750美金可以做什么?我拿它换了一场和山地大猩猩的面对面

750美金可以做什么?一个包?一顿米其林?一部iPhone?

我拿它,换了一场和山地大猩猩的面对面。

(本文图文均来自穷游er sunny_ing)

为什么要去卢旺达?

“为什么要去卢旺达,那能有什么东西?”

我告诉全世界我要去卢旺达的时候,几乎全世界都这么回复我,附以你是在找死吧的表情。

他们哪里知道,那里栖息着全球仅存的山地大猩猩。

由于人类的入侵和猖獗的盗猎,如今山地大猩猩全球仅存900只,是极度濒危物种之一。与好动聒噪的黑猩猩不同,大猩猩粗鲁的外表之下是一颗柔软和平的心脏,每天的生活除了吃、睡就是闲逛,听着有些像我们的大熊猫。

大猩猩性格胆小,怕水,甚至会害怕突如其来从树上掉下的毛毛虫。

成年银背大猩猩带领着他的家族,群居在刚果、卢旺达和乌干达三国交接处6座火山构成的维龙加山脉,维龙加的火山多为休眠火山。3个国家先后成立了4个国家公园,以保护大猩猩免遭偷猎。

它们分别是乌干达西南的布恩迪难以穿越国家公园、卢旺达西北的火山国家公园、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维龙加国家公园和卡胡兹毕加国家公园。

虽然“追猩猩”是一项适合全年进行的活动,但你永远不会希望在雨季时候满身雨水混着泥流爬坡,显然雨季是“追猩猩”的淡季,而旱季得尽早预定。

(卢旺达旱季指6-9月,而乌干达指6-9月以及12月至次年三月)

卢旺达和乌干达的旅游条件成熟,卢旺达permits价格几年来一路从375美刀高涨至750美刀,乌干达旺季600刀淡季450刀。乌干达国境面积十倍于卢旺达,Bwindi Impenetrable national park也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森林茂密物种多样性繁杂难以穿越,火山国家公园与之相比更容易到达或是攀登。

有限的时间和体力之下,在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追猩猩”总是第一选择。

作为中非秘境的刚果虽然景色怡人物价低廉,“追猩猩”permits价格为400美刀,但仍由于局势不明安全至上,今年中国领事服务网也接连发出通告,提醒公民谨慎前往刚果(金)并且注意埃博拉病毒,所以只能摆作最后一位供有胆量和经验充足的旅行者前往。

山地大猩猩的DNA与人类相似却没有人类的免疫力,容易感染人携带的病菌而死亡。750刀的“追猩猩”permits虽然要求苛刻——需要提前半年预定,并且无法更改日期,因故无法参加也得不到退款,但是,要是你生病了,出示医生证明,permits是可以被取消的,RDB(Rwanda Development Board卢旺达旅游发展部)也在尽所能的保护大猩猩脆弱的生存环境。

住哪里?

要“追猩猩”,必须住在火山公园入口附近,早晨7点之前必须到公园门口登记过时不候,那过时追不了猩猩了我要求退钱?抱歉,没有的事。

所以在火山公园周围散落着不多不少一些酒店,他们坐拥维龙加山脉的绝美风景和极其便捷的地理位置,住宿条件并不如意服务一般,价格倒是辣手。

查了谷歌,Peakspot Kinigi camp离火山公园半小时车程,相同的价格下,住宿条件好得多了。

(Mountain Gorilla View Lodge是当地比较有名临近火山公园的住宿)

从主路开车到Peakspot得经过一条特颠簸的小路,浑身马杀鸡,太阳渐渐下山了,映着山里袅袅升起的烟,好醉人。

Peakspot的第一眼特让人兴奋,它建在一个草木繁茂的花园内,火山悠悠仿佛置身尘世之外,先前尘世间百态就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

我们定的家庭套房,2室2卫带一个开放式厨房,面积足够大了,客厅里有个壁炉,房间里的摆设复古讲究。卢旺达1月早晚凉,尤其是山里。刚安放好行李,小哥进来帮忙生了火,还在被窝里塞了热水袋。

卧室里的热水汀我们都开了起来,还是冷。卢旺达的插座标准我一直没弄明白,基加利的欧标,到这里变成了英标,幸好2个转换头都带了。房间没有wifi,需要去lobby蹭。

Easy or Hard

6点半不到,我们的司机Damascene把行李装上车,干净闪亮的普拉多驮着我们一颠一颠从土路拐到了大路上。

7点过几分钟到达了火山公园入口,入口处已经聚集了大批游客,几乎都是欧美人,除了我们之外只看见另外一个孤单的亚洲面孔,像是独自旅行的日本人。

Damascene特别尽责,拿着我们的permits帮我们去管理处登记,问我们需要选择easy mode 还是hard mode,给我们争取最好登山向导,要知道我们只是花了一天150刀雇了个司机而已,每天至少得跑两三百公里,他负责开车就足够了,我们并没有以一个向导的价格来雇佣他。

我其实是想着hard mode的,大猩猩中最著名的庞大家族Susa group有28个成员,生活在3000多米海拔之上,至少徒步三到四个小时才能抵达,管理部会精挑体力足够健壮的小分队去探索这条线路,easy路线有时只需要散步一样的花费30分钟,就能和大猩猩相遇。

一样花了这么多钱,不hard一下是不是太便宜向导了?但是小伙伴坚持认为easy路线更好,花了这么多钱当然选择轻松啦得便宜自己。好吧。

向导来了,他叫Felnamu,又是一个来自法语的名字,这总是拗口又难记住。他长相很酷,眼神里的自信让人觉得威严。Felnamu向我们介绍起大猩猩家族和生活习性来,他说起英语带着着浓重的法语腔,得竖着耳朵听。

火山国家公园上大约分布着20来个大猩猩家族,其中只有一半供游客追踪,剩余的家庭仅供研究机构研究,通常都是8人一组,管理中心会根据你们体力给你们选择合适的小组,15岁以下的小孩是不被允许进行这项活动的,追踪大猩猩只有在清早开放,所以很容易算出一天的访客量。

这也是一张permits难求并且价格水涨船高的原因。

我们很幸运,这次Felnamu一个人只带领我们4个。我们追踪的家族叫做Amahoro,这个词在当地意味着和平,这是一个温和的族群,容易追踪,时常栖息在2800至2900米海拔,容易抵达。

Felnamu向我们介绍到一半时,一个白人妇女经过热情地和他招手示意,她是第二次参加“追猩猩”活动了,之前就是跟着Felnamu向导。她羡慕并且诚恳和我们说,相信他,他是这儿最棒的向导。

Felnamu依旧很酷,淡淡一笑以回报。我心想,棒不棒我不知道,但他一定是这里最帅的向导。

Felnamu问我们需不需要一个挑夫。我们年轻力壮,这还是easy路线,哪儿需要挑夫呢,委婉拒绝。Felnamu又用他淡然并且威严不容置否的表情说,不,我觉得你们必须需要,你们不能背着包拿着拐杖进入猩猩的领地,你们需要挑夫,他会在猩猩家门口帮你们看着财物。

恩…你懂的,这都是套路。你们是花了750美金的冤大头,一个挑夫10美金的小费是逃不掉的。

答应我,来一场火山公园的徒步

差不多8点,Felnamu打开普拉多的后备箱坐了进来,Damascene开车送我们去徒步的起点。我以为peakspot门前那段7分钟石子路已经够颠簸了,在这段路面前还是小巫见大巫。

窗子外的风景再是迷人也无能为力,你根本端不平你的相机。我甚至觉得要不是Damascene车技好,我们至少会被弹飞30公分。

在开满雏菊的尽头,我们下了车。下车的时候太阳高照,空气里的凉意还是使命往骨子里钻。Damascene提醒我们注意保暖山上凉,我想了一下还是把冲锋衣的加绒内胆留在了车上(这绝对是明智的决定),身着防水冲锋衣外皮一件衬衫一件短袖,登山鞋以及防水护腿。

(Damascene帮我们用手机按的,技术有限咳咳)

好了,如果你们准备来,我一定推荐你们向导的橡胶雨鞋穿完就扔,我穿了护腿比小伙伴是好些但也并没什么用,山里的植被高过膝盖刺穿你的裤子,泥水粪水你在赶路的情况下根本不懂得分,下山后才发现鞋子里里外外和裤腿上全是粪便。

小伙伴抱着侥幸穿的单鞋,最后当然不止鞋子完全报废,还双腿报废,走山路也特容易打滑。

另外,你永远不知道山里何时飘雨何时艳阳高照,一顶遮阳的帽子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不过你得小心每根树枝都似乎想偷走你的帽子。当然要是害怕走着走着吃到一嘴的蜘蛛网或者一团无缝不在的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虫子,并且不害怕在雨林里汗流满面,那么也许你还需要一块防尘面巾。

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话,那是水,一定要多带水。虽然选的easy,这段山路一点都不easy,标准也许是跟着老外体力定的。我们从海拔2000米攀登到2800米足足花去1小时,时而陡峭时而泥泞,时而又陡峭又泥泞,大汗淋淋,走一段路就得大量补水。

向导在前面灵活的斩荆披棘开路,你必须紧跟,否则你会看不见你的向导钻进了哪一丛浓密的草木里。

遍地都是长刺的荨麻,层层枝叶底下的泥和粪见不到光常年湿滑,你一定会滑倒。荨麻会刺穿你的裤子扎进你的皮肤,如果你伸手矫健在滑倒之前抓了一把边上的绿色植物潇洒地稳住了下半身,姿势很酷,但是抱歉,这时荨麻直接扎进了你的手心里,火辣辣透心凉,如果你准备了手套,也许会舒服些。

也许我说的吓到你了,但是不要害怕,我多希望这段路能走上3个小时甚至5个小时,我们很幸运,多雨的高海拔之上天气一路晴朗,周围的风景很浪漫,我们走的很狼狈,那又怎样呢,我爱这里,就算不是为了大猩猩,这段绝美孤傲的景色,飘渺的猿声,空气中弥漫着原始腥鲜的水汽,选择任意一条廉价的徒步风景路线或者追踪一场金丝猴,都会成为这辈子最难忘最泥泞的经历之一。

终于见到你

艰难的一个小时后,爬山了900米高度,终于到了Amahoro 家族的门口。

在家门前,见到了其余几个大猩猩守护卫士,他们持枪守卫在这里保护Amahoro一家,他们的枪支不是为了防止猩猩兽性大发攻击游客,而是对准了偷猎者,和会对我们产生威胁的数量还不少的暴躁的野牛。

其中一位在山脚就拿着砍刀和枪走在前头为我们开路,并在之后护送我们下山。我不知道他名字,我们就叫他英雄吧。

Felnamu不苟言笑,性格冷静;英雄不是,他性格开朗爱笑,更喜欢看见你们笑,总是拉着你看这儿那儿的风景。

Felnamu和我们交代了看见大猩猩该怎么做,并模仿大猩猩各种叫声和动作,他们发出什么声音做出什么举动,我们该给出什么反应。总之,野生动物Rule No.1不能开闪光灯,触摸和喂食都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不要靠近,不要盯着银背大猩猩的眼睛,要是他不愉快了,不要逃,单膝下跪表示谦卑。

我们把随身物品和拐杖聚在一起以后,就准备去见大猩猩了,真是有点激动呢。

大猩猩的宝宝们先出现了,我甚至有些讲不出话,一只两只……好多只。他们栖息在地上树干上甚至树枝上,好像到处都有大猩猩,那些小的特痴缠的粘着母猩猩。

大猩猩根本不怕人,它们从你面前走过都不带绕路,简直就是故意把你逼到荨麻堆里。我们努力保持安静,周围只有猩猩的呼吸声和咂嘴声。

英雄特别开心,拉着我穷让我站过去给我拍照,拍得我尴尬证都犯了。至于猩猩离得有多近?差不多我伸长手臂,猩猩就能倒进怀里。

英雄突然激动地拉着我转边,是银背大猩猩!出现了!我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看到银背大猩猩时候心跳的声音,一个威严如神话一样的巨人、还是一个无数电影里的盖世英雄,此时就在你脚跟前。

爸爸回家了,回到家……就……躺下……

这牙…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也许是爸爸发现了什么小虫子……小伙子逃走了……

然后……恩……然后远处来了只不一样的母猩猩,银背大猩猩就……当着我们的面……当着儿子的面……开始了不可描述的事情……恩……不可描述……,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大猩猩真的是非常和平的动物,这边我们听到那里穿来一片刺耳的嘶叫声,才几秒钟我们赶过去,那边已经恢复了平静,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们没有办法和猩猩在一起待太久,按照规则我们只被允许和这些可爱的生命近距离接触1小时。天上一天人间十年,是不是在海拔高的地方,时间过得特别快,我以为才过了10分钟,时间就已经到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道理在这儿也没有错,如果你上山弄脏了你半身,那下山你全身都变得泥泞了。

这座木桥就是登山的起点,过了这座桥,再见了Gorilla,再见了 Volcano National Park,挥一挥衣袖,只带走几层蛛网。木桥连接着凡尘俗世,桥下就是一大片耕地。

后记:后来我得到消息,卢旺达的追猩猩许可从今年,就是2017年5月5日开始,涨至1500刀。这个价格已经变成了我无法承受的奢侈消费,现在我也无法把火山公园追猩猩推荐到第一位了,或许你看到这里,心中自有衡量这一行是否值得750美金或者1500美金。

当然除了“追猩猩”,火山公园其余平价徒步项目也非常值得一试。

想知道作者在卢旺达和坦桑尼亚还有哪些旅行趣闻吗?

签证怎么办?机票怎么买?

真的有东非五国签吗?还是三国签?

戳阅读原文继续来了解吧~

回复“目录+以下关键词”,如:【目录 非洲】,收看往期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来源:www.sohu.com

上一篇:唯一一个全世界都会的芬兰词语,代表一个国家的文化

精彩推荐
明星的大学生活都是什么样的
黄瓜这样拌,又脆又好吃
日本六旬老人恋上仿真娃娃
企鹅如何抓痒?帝企鹅歪头抓痒
这些看似浪费时间的坏毛病
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剧
明星衣服多?可有的也是租的
三种便宜小物,让你过一个没蚊
这些开拍待播的古装剧
你可能还不知道的冷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