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国度的数学明星”——苏步青

出生于20世纪初的苏步青是中国的数学大师,被誉为“东方国度上灿烂的数学明星”,他是中国微分几何学派创始人。享有世界声誉的德国数学大家布拉须盖对在汉堡留学的中国学生曾炯说过:苏步青是东方第一个几何学家!“中国数学之王”

但其实苏老也是著名的教育家和疯狂的诗文爱好者,他是个性情之人,很爱写诗,常常能有感而发的现场作诗。今天笔者不谈数学家苏步青,而谈有吟诗才情的文学爱好者苏步青。

13岁时酷爱古诗文的苏步青开始学写诗,读初小时常骑在牛背上诵读《千家诗》等。几十年来,他与诗为伴,与诗书同行,每次出差,提包里总放一二本诗集,如《杜甫诗选》等。苏步青不仅读诗,更有作诗兴趣,几十年笔耕不辍,写了近千首诗作。其诗往往有感而发,而且言外有意,令人深思。

苏步青抗战时在浙江大学任教,生活非常清苦,于是买了一把锄头,在住所边开辟了一块菜地种菜。每天教书归来,就浇水、施肥、松土、除虫,自给自足,并且题诗记录此事:“半亩向阳地,全家仰菜 根。曲渠 疏雨水 ,密栅远鸡豚。丰歉谁能补,辛勤共尔论。隐居那可及,担月过黄昏。”地里的蔬菜长得非常好,后来有一阵子湄潭街上的酒家蔬菜断了供应,还向他买去了好几筐花菜。

在国难当头日子里,苏步青或切磋教义,或评论时局,其忧国思乡,愤世嫉俗之情常流露于笔端。1944年,他以“游七七亭”为题作诗一首:“单衣攀路径,一杖过灯汀。护路双双树,临江七七亭。客因远游老,山是故乡青。北望能无泪,中原战血腥。”他以物寄情,把爱国忧世之情,淋漓尽致。

有一次,苏步青应故乡一家报社的约稿,寄去了一首自己的七律诗。那天夜里,苏步青还一直在琢磨着那首诗,忽然,他发现其中有一句诗的意思表达不够清楚。

第二天一清早,他就带着这首诗向他的学生谷超豪、胡和生夫妇征求意见,谷教授建议作些修改。于是,苏马上给报社编辑写信,要求退回原稿,并将改过的诗一同寄去。那几天,苏步青坐立不安,生怕原作见报影响不好,直到原稿被退回,他才放下心来。

苏步青无心做诗人,但他的诗作朗朗上口,通俗浅近而又寓意深长,堪称佳作。他曾感慨地说:“文学和历史是扶我登上数学殿堂的翅膀,它帮助我开拓思路,加深对数学的理解。我吟诗填词,出口成章,很大程度上得力于小时候文理兼治的学习方法。”于他而言,写诗虽为业余,却也是他人格的投影,为我们了解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世界,提供了一份不可多得的艺术参照。

来源:www.sohu.com

标签:明星

上一篇:时间增长不光是年龄还有西安的饭价 吃个泡馍30块

精彩推荐
明星的大学生活都是什么样的
黄瓜这样拌,又脆又好吃
日本六旬老人恋上仿真娃娃
企鹅如何抓痒?帝企鹅歪头抓痒
这些看似浪费时间的坏毛病
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剧
明星衣服多?可有的也是租的
三种便宜小物,让你过一个没蚊
这些开拍待播的古装剧
你可能还不知道的冷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