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有讲究,贪方便出大事!

一名网友与阴中阴出租屋的真实纠缠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可还能常想起来,就是现在,我也还是隔几天就要梦魇一次。

相信关注轻口味灵异故事的都知道梦魇是什么意思吧,可能很多人都有过这个感觉,说不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我每次梦魇基本要五分钟左右,全身动不了,眼睛可以睁开;可是现在,我会闭上眼睛,心说,来吧,反正也死不了,也不知道总吓唬我干嘛……

有时就这么睡过去了,有时一下就感觉挣脱了束缚,突然能动了,然后就从床上起来了。不特别害怕的时候我还能调侃自己一下,对自己说你就是胆子小,所以让个胆子更小的鬼来吓你~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每次感觉就要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就突然能动了。

好了步入正题吧,这事是我迄今为止最害怕的,印象最深刻的,只有我妈妈姐姐知道,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因为我觉得说出来可能也不会有人相信,直到我看到大家在这里讲的这些东西,才知道原来灵异无处不在,我并不孤单。

刚毕业参加工作后,跟两个同事合租了一间房子,地址就在中街苏宁电器后面几栋比较旧的楼里面,现在可能苏宁电器搬走了,那几栋楼还在。那里离新玛特很近,屋子挺大,南面一间大卧室里一个女孩单住,她的男朋友偶尔来;我则和另一个女孩住在北屋的卧室,她睡铁架子床,我睡木头床,床头直对着卧室门,我上床躺下的时候一伸手就能把门关上。

你觉得这很方便?后来我才知道,千万不能像我这样睡觉!

这种睡法跟死人一样——“只有死人才对着门停放”。也不知道房主怎么设计的,本来北屋就小还特地放两张床。当初年纪小,也不懂风水之类的东西,百无禁忌嘛,当然房租也相对便宜很多。

刚开始我们三个女孩挺好的,我不会做饭,她们两个比我大几岁,就叫她们老大老二吧,我是老三。老大老二对我都很照顾,每次开工资的时候我都买好多好多菜啊,日用品之类的,也算弥补下她们每天做饭的辛苦。

夏天的时候我们基本不怎么在出租屋里吃了,因为屋里没冰箱,东西吃不完就坏掉了。我们晚上溜达,逛街,吃完饭回到家,关门之前就开玩笑说小四快进来,这么磨叽呢,都等你呢,然后大家就嘻嘻哈哈各忙各的去了。

之前我和老大在一个班,后来老大和老二掉到一个班去了,做晚班的话她们要到晚上十点多才能到家。刚开始,我一个人也没害怕,可是后来每次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犯困睁不开眼睛,总想睡觉,有时晚饭也不吃了,睡觉也睡不踏实,就感觉迷迷糊糊的必须躺下才舒服点——其实我也不想睡,毕竟才七八点钟嘛。

后来我就强迫自己洗衣服,一边看电视一边洗到她俩回屋,有天我就问她们两个有没有觉得害怕的感觉,就是在睡觉的时候或者一个人在家的时候。

老二说没有,老大说我有病,房子她住了两年了,比我们早,从来没有害怕的感觉,她说放心吧,房子很干净,她都住了这么久了!那时候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就没再想下去。

又过了段时间,还是经常犯迷糊,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老想睡,看着电视就睁不开眼睛,感觉老年人才这样呢。还做梦,也不全是噩梦,但是感觉不太好,以致于有段时间早班下班根本不愿回家,和朋友一起去玩或者去姐姐家蹭饭,等到八九点才回出租屋。

不一会儿她们就回来了,老二有时也去亲戚家,太晚就不回来了。你们知道吗,如果老二不回来睡,我肯定不自己一个人睡,而是跑到老大屋子去和她一起睡。因为我感觉事态严重了!一个人的时候刚迷迷糊糊睡着,眼前就会有各种画面飘过,就像快镜头一样,感觉还有各种颜色,说不好到底是怎么一种感觉,就是极其不舒服不踏实。

其实我是一个挺坚强的女孩,这些事持续三个月了我都没和家里人说过,姐姐来过几次看我,每次来都说屋子潮,还暗。

说到这里提一下,房子紧邻苏宁电器大高墙,白天上班化妆都需要开灯,否则就看不清楚,而且屋里很潮。我还好,老二腰上起了很多湿疹,我还帮她擦过好几次药呢。

有次我刚闭灯,正玩手机呢,只听老二咕咚一声手肘拍墙的声音。我俩床都靠着墙壁,中间隔着过道,我就用手机光照了她一下,轻声问她“睡了吗,怎么了”?她没理我,我也没再说话,继续玩手机。

记得第三天的时候,早上她起来收拾自己准备上班,我在床上躺着没起床呢,她一边化妆一边轻描淡写地说,“我爸昨晚来看我了”。

我说…“啊,啥?在哪里呢”,老二说“就在门口站着,可能想我了…”,我还问她是真的吗,她就笑了,说”晚上再跟你说”,就走了.我当时真的没有特别害怕的感觉,等到晚上我们都在一起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就问她怎么回事。

她看着我问“你要听啊?”,我说“啊,你说吧”,她说她七岁父母离婚,跟着爸爸生活。爸爸当时是什么纸盒厂的厂长,离婚以后把楼房给了妈妈,她和爸爸搬到工厂院里住,生活相对来说过得不错。后来经济不景气,厂里可能也经营得不太好,工厂倒闭厂房都陆陆续续卖给外地来打工的人了。

她爸那时候好赖也做过厂长,穿衣吃饭都很讲究的,特别喜欢西服。后来她爸爸得了脑瘤,卖厂房的钱大多用来看病和交她的学费了,最后就剩一间小房子也就四十平左右吧。

这小房子我去过一次,是帮她去取东西,我俩开门开了半个小时,房子里的东西堆得塌下来了,把门压得打不开。好不容易打开了,一进屋画面真是混乱,蚊帐掀开一半,地上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下不去脚,屋顶感觉随时会塌下来一样,灯不知是已经坏掉还是没电,反正打不开,她拿了一个超大的箱子还有个包我们就走了。当时就有个感觉再也不想进这个屋子了,幸好是个大白天,这要是晚上真不敢想象啊。

接着讲生病的时候,那时候白天她爸基本是她姑姑照顾,晚上她放学姑姑做完饭就回家了,后来她说他爸爸病重了,脑袋都变形了,每次晚上喂饭的时候都乱说话,比如说,给你后面的叔叔吃点...你看墙角那蹲着的是谁呀...他穿的衣服跟我的挺像,我的那套呢你给我找出来...还有就是,你去拿个凳子,别让人家在那站着...

刚开始的时候,她爸只要一说这些胡话,她就扔下饭碗跑出去喊人,然后哭,后来也就见怪不怪了,反正她也看不见。有次她爸说你去再盛碗饭给那个叔叔,她说好,等你吃完...后来她爸去世了,她就搬出来和我们一起住了,我听完只觉得挺心疼她,但其实也挺害怕的,就想她爸是真的来了吗,还是她做梦呢。

后来我就骂自己为什么非要问她这些呢,后来她又跟我说了三次,她爸晚上来看她了。我就在心里说:“能不能别总来,我害怕...”

突然有天,我俩在床上躺着聊天,她就跟我说,觉得屋子里有“小四”!我噌的坐起来跟着附和说是啊是啊,我早就感觉到了,这时她又说有就有吧,我还要说话,她说她困了………

那天我清楚记得是周三,因为我休息,早上起来泡了袋方便面吃,穿着吊带睡衣,我的屋子没电视,一般都在老大屋里看,因为夏天吗,开着窗户还有风也挺凉快的,我就四仰八叉躺在老大床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迷糊了,天呐,才刚起来多久啊,说啥也睁不开眼睛了,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睡没睡着,反正电视没关。突然一阵风把门吹关上了,啪的一声,把我吓一跳,窗帘也吹起来了,这时候我就听到耳边有塑料袋的哗啦哗啦声,感觉是有人故意弄出来的一样在我耳边哗哗响。

我想坐起来,可怎么也起不来,根本动不了。眼睛还睁开了,看着天花板就着急使劲,一使劲我真坐起来了,一回头可能就回半个身的功夫,突然看到——我的胳膊在床上!差点没吓死我,朋友们是真得,千真万确,我还在躺着根本没起来!

瞬间我就觉得不对劲儿,我就马上又躺下使劲掐了不对是抠了自己大腿一下,都抠破了,可见当时得有多狠,可能是我求生欲望太强烈了。

电视演的什么我没看只听到两个人在吵架,这时我确定自己大清醒了,因为能听到电视讲什么了。然后我就坐了起来。卧室门确定已经关上了,我光着脚下床就去窗台呼吸空气,看着楼下的人和车辆,慢慢才缓过来,这是最严重也最痛苦的一次梦魇,后来陆续又有很多次。

我不得不打电话告诉姐姐,姐姐也很害怕,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老妈说啥让我回家一趟。

趁休息的时候我就坐车回家了,跟我妈说了些事,当然也没有全说。我在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妈就带我打车去了一个地方,就20分钟车程左右就到了,去看一个当地名望很高的一个仙家。

朋友们我说的句句属实,关注轻口味灵异故事很久了,才决定投稿写出来的。可能有点啰嗦了,可是不写出来故事不具体呀。

那是个三四十岁的外地女人,因为在农村,所以她是坐在炕上。刚下车的时候,她老公坐在屋外面凳子上和别人聊天呢,一看我们就是来看事的,就说,今天满了不能看了——原来是有限额的,靠!我妈就说了是一个干姐妹介绍来的,那个男人就说哎呀进去再说吧。

当时我还是不太相信的,进去后看到屋子里面有三个人,一男两女,好像是两拨人,我和老妈坐在凳子上等着。那个女人“仙家”一直在不停的吸烟,一根接着一根,说的什么话我也没太听懂,她不是用同一个口音说话。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左右,致谢的给钱的陆续都走了,然后她跟我妈说不能看多,中午12点以后就不看了,还好我妈是干姐妹介绍来的,福利呀。

她让我坐过来拉着我的手,说我是有福之人,让我“必须自己”写上姓名和生辰。等我写完,她看了一眼然后背过身去,嘴里不知道念着什么,过了一会转过来,换了另一个口音,可能就是看事的时候这个口音,真心有点听不懂啊,她说“赶快搬家,不能住了,赶快搬家!”

我看我妈一眼,心想可能我去厕所的功夫我妈跟她说了我的情况,(后来才知道我妈什么也没说,只说孩子晚上睡觉害怕,想看看怎么回事),此时我还是有点半信半疑,当时因为小不懂事,再加上等的时间久了有点不耐烦,所以态度不是特别的好,就说刚搬进去三个多月,房租都交完了,怎么搬走啊?

她又看着我妈说,不搬走孩子要得精神病!这时我看出来我妈有点着急加紧张了,拍我一下告诉我好好听着,仙家又说刚才去看了,问我房子是不是五楼,黑了吧唧的...我顿时有点蒙了,不止这些,她还说了我睡觉的位置是大忌,太奇怪了,她什么都知道!

然后她看着我妈说怕孩子害怕,只跟你说吧,让孩子出去待会,我说不用了,我不害怕,我来看事,看的是我,有啥就说啥吧。她就用那种口音说,这孩子脾气太犟,牛头犟子,以后可得悠着点,其实她一直不是在用自己本来的口音方式说话,之前她送人的时候和拉着我手的候说话根本是很正常的,你说装也不能装这么久啊对吧,此时我心里已经有点接受这些了,挺神奇的。

她告诉我住的房间跟外面的高墙形成了阴中最阴的住所,其实一般不干净的东西是不能随便进去家里的,除非是像我这种户型或者特别招阴的体质,我不是属于特别招阴的体质,但是也不是很正能量,她说我的体质有点特别。

隔了一会,她说我以前是一只什么灵鸟,还说我年岁越大越会招灵“。人家都是从小有什么阴阳眼啊灵童之类的,长大了或者结婚了就渐渐消失了,我恰恰相反,真受不了...

我就说我们三个人一起住,她们都不感觉到害怕呢...她说每个人都不一样,所经历的,感觉的,甚至看到的都会不同,最后说跟我一个屋子住的女孩对我尤其不好!我就刨根问底问她为什么?可能再这么问下去她“仙家”也会受不了的,但因为此时我已经对这些事情有了些兴趣,所以话语和问题也多了起来,她说“老二”招来的灵都在我身上,我这才恍然大悟!

最后她给我写了一道符用红布包着,说戴着它那些不干净的东西都不会吓唬你了,但是最好还是搬走不要住了。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仙家附身帮着,后来才知道,那道符很贵的,一般她不写,说是费精神。直到现在我还留着这符呢,但是已经不戴在脖子上了。我回去后又住了两个月就搬走了。

讲完了!这事真的都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呀,我自己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投稿轻粉: 宁℃

上一篇:印尼巴厘岛地震引发民众恐慌 尚无人员伤亡消息

日本人的迷信 路过墓地要拇指
身上筋结散,体内百病去
打开TA的珠宝盒:女神江疏影
被遗忘的老宅改成了创意园区
如何最大程度的享受春日
阿联酋航空:美国旅行禁令致飞
日本游之前你必须要了解的事
雄安新区:踏访白洋淀
运动Leggings如何搭出时装范
聪明的人不说的四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