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000多年前月球就已成为外星文明的基地

俄罗斯权威学者瓦·法门柯坚信:早在1000多年前月球就已成为外星文明的基地。

自1879年英国皇家天文学会发布关于月球上发现奇异的闪光和几何形状规则的物体的消息后,有关这方面的报道就从未间断过。仅两年时间,该天文会就发现月球上出现2000多次怪异现象。天文学家通过对这些怪异现象的研究仅得出一个结论:月球上有人正在建造某些设施。

早在20世纪50年代,世界各地的许多天文台发现,在月球地势较低的平原地带出现一些奇特的圆顶状物体,截止到1960年,共发现这种圆顶状物体总数超过200个。

从前,天文学家只能观测到月球表面。早在20世纪60年代,天文学家在月球明亮部分曾观测和记录下300多次异常运动物体的活动,这些物体呈光点、三角形、十字形、排气状和缓慢的分支延伸状等。日本天文学家也曾一度发现和拍下月球上出现的不明飞行物,这些飞行物的直径足有几十公里。

1970年1月6日,美国航空航天局发表了“阿波罗”号系列月球飞船探月飞行时获得的全部资料。美国科学家在对这些月球资料其中包括图片资料的分析和研究后确认,月球上发现一些大型机械装置,其中绝大部分机械装置已被废弃,但有部分机械装置仍在继续工作。科学家们对月球金格环形山地带的观测表现出浓厚兴趣,从这一地带的月面照片上能清晰地发现,这里有一些“X”形大型设施,它们好像在环形山的斜坡上进行某种施工作业,并将施工过程中产生的残余砂土喷射到环形山的另一侧。

从月面照片看,除发现那些机械装置外,还发现圆柱形、圆形、八角圆顶盖形和几何形状规则的大型设施。早在19世纪末,在月球危海地区就清楚发现2层楼和3层楼高的直角形建筑,在哥白尼环形山谷中还发现三角形设施。

须知,从月球照片上的发现是微乎其微的,特别是要看到我们所想看到的那些月球上的真正秘密。人渴望登上月球最终揭开那里诸多的不解之谜,然而,人已登上月球,在那里又有些什么重大发现呢?美国登月航天员格尔顿回忆说:“当我们掠过月球时,一群银白色闪光的飞行物从我们身边飞过,很显然,不明飞行物装有神奇的发动机。”

美国航空航天局证实,共有25名参加“阿波罗”月球考察计划的美国航天员遇见过UFO。美国“阿波罗—8”号、“阿波罗—10”号、“阿波罗—11”号和“阿波罗—13”号月球飞船共记录下186起月面出现的变换不定的怪异现象。

有关月球之谜的许多照片直接来源于美国航空航天局。这些照片表明,月球上存在早已销声匿迹的未知文明的古城遗迹。俄罗斯“月球—6”号探测器和美国“阿波罗—10”号、“阿波罗—11”号和“阿波罗—16”号飞船拍下的月面照片都显示出:在月球危海中的一个被毁坏的透明圆顶盖的下方有一座月球古城,从地球上看,它处在月球圆面的右上部地区。

1967年,美国月球飞船曾拍摄了月球的许多黑白照片,其中有一张是月球乌凯特环形山地区照片,照片上明显出现一个3公里高的巨大阶梯式建筑群,它外表看上去很像一座塔楼风格的城市。使科学家们大为震惊的是,在距这个阶梯式建筑群不远处还发现几座高11公里的塔式建筑。研究人员立刻对这些月面照片进行计算机配光分析,对月面塔式建筑的详细分析结果表明,照片上显示出塔式建筑轮廓的最亮部分并非是月球表面在日光作用下的幻影产物,而是物体的本来面目。研究人员对照片上的塔式建筑图像采用内析法的研究结果,这些塔式建筑是用水晶状晶体透明材料或类似玻璃钢一样的材料建造的,建筑物表层就是用这种奇特的透明材料大面积镶复的,从而形成独特的几何形状。科学家们认为,迄今屹立在月球上的这些透明状垂直塔式建筑是几百万年前被遗弃的。究竟是谁和为什么建筑这些月球塔城?要知道,乌凯特环形山恰恰坐落在月球永远朝向地球一面的中心区距地球最近点上。

1969年7月16日清晨,载着“阿波罗—11”号飞船的运载火箭,在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39A发射台点火升空。几小时后,飞船进入飞向月球的预定轨道。飞船上的航天员恩·阿姆斯特朗、姆·克林兹和兹·奥尔德林向地面报告:他们驾驶的飞船受到某些神秘“光球”的严密跟踪,所以,它们迫使“阿波罗—11”号飞船多次改变航线。

1969年7月20日,“阿波罗—11”号飞船在月球静海地区着陆后,美国休斯敦航天中心将航天员这一直接来自月球的报告向全世界进行了实况转播:“我看到月球0.8公里的地方还发现很像坦克留下的履带轨迹……不久这里又出现一些巨大的神秘物体,它们就在环形山的那侧。这些怪物好大好大!天啊!他们正在那里监视着我们!”突然,数百万美国电视观众听到很像火车头呼啸和电锯工作时发出的奇怪声音。这时,美国航空航天局负责人对着麦克担忧地问:“你们是否有把握同他们联系上?”飞船上的航天员检查了一下无线电发射机,他们明显发现,这种神秘信号来自另一个地方。于是,航天员阿姆斯特朗改用另一个频道同休斯敦航天中心进行联系:“这是什么?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这究竟是什么?”就连美国航空航天局的负责人对月球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出现什么异常,也一无所知。

又过了5个小时,当紧张气氛有些缓和时,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终于决定走出飞船,但在他们离开飞船之前提醒留在飞船上的克林兹:随时准备迅速逃离月球。可出人意料的是,阿姆斯特朗在飞船出口给卡住了好办天。这时,地球上的电视观众能听到太空中传来一阵子呼呼的喘息声和嘈杂声,最后终于听到航天员阿姆斯特朗沿飞船舷梯登上月面的脚步声。

“阿波罗—11”号飞船在月球上的着陆地点距萨宾环形山约100公里,美国天文学家哈利斯和克罗斯曾通过地面天文观测在这一环形山附近发现过浅黄色闪光。登月美国航天员在着陆地点发现,这里的部分土壤被烧熔过,但这并非是登月飞船着陆发动机所致。美国研究人员格尔德教授对从月球带回的这种被烧熔的土壤进行化验分析和研究后认为,这些月球土壤至少在10万年前被一种亮度大于太阳亮度100倍的大功率能量射线流击射过,其连续受击射时间达10~100秒钟,不过,这一土壤熔化的地域范围不大,似乎这种未知的能量射线流在与月面相距很近时对其发挥作用。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这绝非是陨石撞击留下的痕迹,因为那里没发现陨石坑。美国在下一次登月考察时,在月面发现另一种与这种烧熔土壤有些相似的物质,土样被运回地球,经化验分析发现,这种物质的熔化性能十分奇特,它是一种由烧结后凝聚而成的玻璃颗粒组成的物质,要知道,玻璃的熔点约1500℃。

1967年,电视现场直播美国登月飞船在月面采集月岩标本的镜头,观众们从电视屏幕上清楚地发现,在一种未知的神秘力量的作用下,登陆飞船着陆器上的取样机铲斗中的土样曾经脱落,令人费解的是,当月面的摄像机拍摄取样机采样未获成功的镜头时,摄像机无论用什么速度拍摄都未获成功:在一个镜头中取样机中有土样,而在下一个镜头中取样机中却没有土样。这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是“风”在作怪?这不可能,因为月球没有大气层,风从何而来?难道发生了月震?这更不可能,因为登月飞船上负责此项检测任务的测震仪传感器并未记录到月震——飞船上的摄像机却纹丝未动。

1969年11月14日,“阿波罗—12”号飞船飞向月球时,那些发光的不明飞行物多次绕道而行,在远处跟踪飞船,进而使“阿波罗—12”号飞船毫不停息地在月球风暴洋着陆,万幸的是,飞船丝毫无损。飞船指令长查·坎拉德兴奋地高呼:“我们太走运了!他们对我们很友好!”。按照“阿波罗—12”号登月飞船的月球考察计划,在月面装设了实验综合系统,该系统包括月球磁场测录仪、月震仪和宇宙射线检测仪等仪器。电池独立供电系统计划够用1年的电能,可这套综合实验系统的工作时间神奇般地大大延长了,结果,到1976年1月18日,月面实验综合系统突然停机。电池放电时,信号逐渐熄灭,月球同地面的通讯联系瞬间中断了。美国休斯敦航天中心的设计师们花了1个月时间试图找到月面实验综合系统突然神秘停机的故障原因,正在这时,月面实验综合系统却又神奇般地运动恢复工作,并开始向地面传送月球上的实况,图像较过去更清晰了。但美国休斯敦航天中心的专家们对这里发生的一切尚未给出任何明确的解释。各种可能都会出现:或许事情本身根本不像我们所想像的那么复杂,是“聪明”的自动装置自行排除故障后恢复工作;也许有什么人在月球上暗地里捣鬼蓄意干预这项月球考察计划?当时,美国研究人员、计算机图像专家里·霍格兰德对行星探测器从火星发回的照片进行了详尽研究,进而发现了一些很像埃及金字塔形状的奇特建筑,而且,他又幸运地发现了月球上也有这些类似埃及金字塔一样的建筑。霍格兰德认为,在月球危海地区能清晰地看到一座圆顶盖坍塌的城市。此外,从美国航空航天局拍摄的大量月面照片中,还能清晰地辨认出类似拱形建筑和台阶一类设施,甚至还能看清月球上有一台巨大无比的挖掘机铲斗,这一切震惊世界的发现都处在月面1公里范围内。

然而,继此之后,“阿波罗—13”号飞船宇航员却不太走运,他们却受到一些神秘“火球”的跟踪,但类似跟踪事件主要发生在月球上。1970年4月13日,航天员精心准备好的一项月球实验却神奇地遭到挫败——他们准备在月球上进行一项小型核弹爆炸实验,以便进一步考察月球空层的月震情况,可出乎意料的是,拟进行实验的小型核弹非但没有爆炸,航天员生命保障系统中的氧气瓶却意外地发生爆炸。万幸的是,氧气瓶爆炸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而进行小型核弹实验所需的仪器却毁于一旦。此时,一个飞碟就在现场附近。结果,所需氧气几乎不够,从而迫使他们不得不放弃在弗拉莫罗环形山地区的小型核弹实验计划,提前返回地球。事发后,航天专家分析认为,这次飞船上氧化瓶爆炸与拟在月球上进行小型核弹爆炸实验有着微妙联系,这一事件是他们的“老相识”——UFO所为。驻足月球的外星人绝非对地球人的小型核弹实验感兴趣,他们力图干扰和阻止地球人在月球上实验,以保护他们安装在月球内部的科学仪器免遭破坏。

9个月后,神秘的弗拉莫罗环形山再次阻止了来自地球的探险家们接近“他们”的领地——驾驶“阿波罗—14”号飞船登月的美国航天员阿·塞帕和埃·米切尔却在这个环形山上迷路了。当他们接到休斯敦航天中心关于航天服内的氧气储备已消耗殆尽的警报后,便纷纷抢先挤进那窄小的飞船入口,迅速离开月球返回地面。其后不久,这两名航天员便宣布辞职,永远不再登月。但他们并未向全世界宣布他们是怎样获救的。许多年过去了,米切尔在一次谈话中才承认,他在环形山附近仿佛遇见一位“白老翁”。

美国“阿波罗—15”号飞船在月球上着陆后,航天员走出飞船着陆舱,他们对月球上的海德利堑壕仔细观测了六个多小时,就在航天员观测的这段时间里,不知从哪儿来的十多升水流进已失去密封状态的着陆舱的地板上。当航天员返回着陆舱时发现舱内的地板上出现一汪水。根据地面指令,他们把涌进舱内的水用纸袋舀出舱外。有些专家对月球上那很像干涸河床的弯弯曲曲的辐射纹进行研究后得出结论,月球上曾一度有过许多水。毫不例外,现在月球上的水可能积蓄在某个地方。

这一迹象表明,昔日的月球上可能曾有过生命或智慧生物,现在他们还仍旧存在吗?令人惊异的是,美国学者弗·斯捷克林格历经长达12年对月球照片的分析和研究后,对这一问题作出完全肯定的回答。他对拍摄的125张月面不同区域照片的研究结果进行了综合阐述,进而写下专著《我们发现了月球上的外星人基地》。弗·斯捷克林格证实,自德国天文学家帕·格鲁杜伊捷克1822年在月球斯列泰尔谷地附近发现几座“城市”以来,登月美国航天员在这一地区经常观察到好像人造的飞行物。研究人员从美国“阿波罗—15”号月球飞船拍下的月面照片中发现一座高180米、宽90米的类似拱桥式的建筑。

1972年4月,美国“阿波罗—16”号飞船指令长驾驶越野月球车开进德卡特环形山地区,他在月球尘中发现一个已有几十亿年历史的玻璃棱镜。此外,在格里马尔基环形山北部边缘和东海之“滨”也曾发现过耀眼的闪光。

1972年12月15日,美国“阿波罗—17”号飞船离开地球卫星轨道飞向月球。美国12名登月航天员中最后一个登月的是地质学家哈·施密特,他同指令长尤·塞尔楠在月球亮海的边缘捡到一小块橘黄色玻璃片,其来历还尚不清楚。

标签:俄罗斯

猜你喜欢

色彩穿搭的冬天看腻了
日本女游客撞脸元朝公主画像笑
儿媳把老人关小屋两年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在日本香川 吃一份让你热泪盈
2017年农村4大致富骗局
《阴阳师》最实用小技巧
去这些地方 只吃这一样美食就
揭秘昭君连嫁祖孙三代的悲惨情
怀孕可以改变女人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