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妇用脚镣拴住85岁婆婆:"怎么会虐待她"

张婆婆被儿媳妇锁上了脚镣 警方供图

张婆婆被儿媳妇锁上了脚镣 警方供图

昨日,沙坪坝区烈士墓金星花园小区85岁的张素芬,又翻窗离家出去玩了——就在前一天,她还因为“擅自离家”,被儿媳妇秦桂香拴上了脚镣。

收工回来看到空荡荡的家,秦桂香也无奈地摇了摇头——喜欢出去看世界的母亲,我该拿你怎么办?

现场1

戴脚镣的老人

前天上午9时,小雨,烈士墓一家面馆外。“110吗,你们快来看,马路上有个戴脚镣的老太婆。”这个报警的人叫张明,他看到一位银发婆婆的脚上戴着铁镣。

张明报完警后,马上把老人搀扶到面馆屋檐下躲雨。老人穿着红色袄子,脚上的铁镣锈迹斑斑,粉红色的单鞋磨损得有些厉害,张明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哎呀,这是啷个回事?”面馆老板看到这一幕,向张明投来质疑的目光。张明赶紧解释一番。

“你们先进来坐,我去给老人家下碗面。”听完张明的解释,老板二话不说就朝厨房走去。

“好多钱,我来给。”张明对老板说。“哪个还要你掏钱哟,都是做善事。”老板简短地回答。

这时,面馆外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好造孽呀,肯定遭虐待了!”有人喊了一句。“对头,绝对是恁个的!”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都义愤填膺。

“老人家,你给我们说,是不是遭虐待了?”面对一片谴责声,老人只顾吃着面。“老人家是不是有老年痴呆症,才遭家里人戴脚镣哟?”有围观者小声地说。

很快,沙坪坝区110民警赶到面馆,正好看到一位好心的路人塞给老人100元现金,让她去买吃的。

民警马上询问老人的具体情况。“我叫张素芬,我儿子叫张德贵,我儿媳妇叫秦桂香。”老人流利地回答,不像有老年痴呆症。不过,家庭住址和亲属电话,老人没能记住。

不辩解的儿媳

由于老人戴着脚镣,民警推测她应是附近居民,便开着车带着老人在附近小区挨个询问,到了金星花园小区时有了眉目——有个保安认识老人,确实叫张素芬。中午时分,老人的儿媳妇秦桂香接到民警电话赶回小区。

“你怎么锁着老人?”民警质问秦桂香。秦桂香显得很不高兴,“我在外面打扫清洁,一天只挣几十块钱。”秦桂香答非所问地说,自己是推了一家顾客的清洁业务才赶回来的。

“我在问你为啥要把你妈这样锁着?”民警问,“你这样回答,我只有把你抓到派出所了。快点把你妈的脚镣打开。”

秦桂香提着一个塑料桶,里面装着抹布、肥皂、洗洁精等清洁工具,似乎想辩解些什么,但又倔强地咽了回去,眼睛有些泛红。

最终,秦桂香还是给老人解开了脚镣。“你再用这种方式对待老人,我们就要把你抓到派出所了。”民警临走时严厉批评了秦桂香,并叮嘱小区保安和热心邻居监督。

自始至终,秦桂香都没有为自己虐待老人的事辩解一句。

现场2

能理解的邻居

昨天上午11时,重庆晚报记者来到金星花园小区。提起前一天的脚镣事件,小区保安都说认识张婆婆,她天天都要出去,最远走到过渝北区新牌坊。

重庆晚报记者跟着保安来到小区7栋张婆婆的家,多次敲门无人应答。

“我好像看到这家婆婆又出去了。”一位在隔壁租房的大学男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隔壁婆婆身体好,口齿伶俐。

“我记得有一次她竟然从家里翻窗户到过道上,然后跑出去耍。”男生说,这家婆婆有个改不了的习惯,就是喜欢跑出去耍。“她儿媳妇和儿子挺好的,一家人平时也很融洽,就是这事有点恼火。”

另一位邻居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张婆婆的孙子是小区住户,后来张婆婆的儿子、儿媳也到这个小区租房,有好几年了,“不过,这家人的经济条件好像不太好。听说孙子在一个工地上班,儿子儿媳也在外面打工,周末都不得休息。”邻居说。

对于脚镣事件,邻居们都不赞同秦桂香的做法,但又能理解她的无奈,“没钱,请不起保姆,估计她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看世界的母亲

重庆晚报记者昨日第一次联系秦桂香时,她直接挂了电话。第二次,她甚至说“我不认识张素芬,我不认识张德贵,你打错了”。

昨日下午3时,重庆晚报记者再次打去电话,“我晓得你们家困难,脚镣锁老人肯定也有具体原因,你真的不想给自己一个辩解的机会吗?”

听完重庆晚报记者的话,电话那头大概沉默了20秒。“对头,我是秦桂香,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多说啥子,让大家误会好了。”秦桂香终于开口了。

秦桂香今年63岁,丈夫张德贵65岁,母亲张素芬85岁。6年前,秦桂香夫妇从垫江县农村到主城打工。张德贵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妹妹在新疆,弟弟在渝中区大坪。到主城的第二年,秦桂香和丈夫就回到老家,把张素芬接到主城一起生活。

“我们主动接她来主城,怎么会虐待她?”秦桂香说,母亲的生活其实相对自由,有时在大坪的弟弟那里住一段时间,如果想来沙坪坝住了,她就去接母亲。不过,来到主城的第一个月,母亲就没管住自己的腿,出门找新鲜了。

“母亲竟然对我说,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秦桂香在电话那头叹了一口气,觉得母亲这句话可悲可叹又可怜。“我们哪有这个钱,为了节约,房子才租成390元一个月。”秦桂香说,自己和丈夫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在没日没夜地打工,有时连周末都不能休息,就是想存点钱回垫江养老,不给孩子们添麻烦。

因此,对于母亲“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的“荒唐”想法,家人既不在意,更没精力在意,生存和赚钱已经成为首要目标。“其实我自己都想出去看看世界,不过从来都是想想而已。”秦桂香又叹了一口气。

一个家的难题

张婆婆为实现自己看世界的目标,先后去过烈士墓、白公馆、渣滓洞、磁器口。“她如果只是在这些地方转悠,肯定找得到回家。”张婆婆的儿子张德贵说

“母亲并没有痴呆,只是不认识路。”秦桂香补充说,母亲身体很好,只是每隔一两个月,就会被人送回来一次,有时是送回大坪。脚镣事件的前一天,母亲又从窗户翻出去冒雨离家看世界,当晚就被磁器口派出所民警送回来了。

天气越来越冷,母亲又好动,秦桂香这才和丈夫想出这个不得已的法子,暂时用脚镣把母亲拴在家里。岂料母亲这样都关不住,又跑出门了。

“我真的不是虐待母亲,物管和隔壁邻居都晓得。”电话那头的秦桂香有些激动地说,现在肯定不能让母亲独自回垫江农村去,那里已经没有亲戚了,回去了更没人照顾,“要回去也是和我们一起回去。”

声音

沙坪坝公安分局110民警

脚镣拴老人可列入虐待

秦桂香的家庭条件虽然让人同情,但从法律上说,如果秦桂香继续用脚镣拴住老人,那么可能列入虐待老人的范畴。

如果只是偶尔打骂或态度粗暴等,不能视为虐待行为,但也应予以批评,向老人赔礼道歉。

市社会心理学会常务理事谭刚强

寻求社区和志愿者帮助

秦桂香面临的这个问题确实比较棘手。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这种社会现象越来越普遍。

建议秦桂香首先寻求社区帮助,这也是政府职能之一。社区通常有老年活动室、俱乐部等,在这里可以让老年人摆脱孤独感,找到归属感。其次,还可以寻求相关社会基金会和志愿者协会的帮助,这也是这类机构的社会服务功能之一。重庆晚报记者朱隽

(文中人名除专家外均为化名)

来源:news.southcn.com

标签:金星

猜你喜欢

2017年春节这样请假你能在家多
有了它,工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手
有趣!西雅图五只浣熊准点登门
罗志祥女友被盗号 支招
关于腊八粥,它还有一个名称
一个把头发染红一个染绿
我们有可能是外星人的后代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年薪百万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