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金印被卖800万 揭开张献忠沉银“身家”之谜

百年谜团

“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

张献忠千船沉银的传说一直为人津津乐道,而这首一直在彭山流传数百年的童谣,也成为无数人追寻张献忠财宝的“寻银诀”。据史料记载,明代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反明起义后,于崇祯十七年(1644年)8月9日占领成都,建立大西国,改元大顺。1647年7月,张献忠率部与明朝残将、川西地方将领杨展在彭山江口激战,溃不成军。张献忠和部分官兵逃回成都,而满载金银的船只多数被烧或因相互撞击,沉入江中。

张献忠究竟有多少身家?千船沉银究竟是民间传说还是确有其事?这个百年待解之谜,随着震惊世人的张献忠沉银盗掘案告破,或将拨开迷雾,露出真容。

“张献忠沉银”被盗挖倒卖案告破

100件国家珍贵文物中,包括8件国家一级文物、38件二级文物、54件三级文物,涉案文物交易金额3亿余元。10月14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彭山警方证实,该案主要文物全部追回、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起诉。在同类案件中,追回的国家珍贵文物数量、文物总数、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数均为全省第一,是2016年全国破获的最大文物案。

在追回的文物当中,“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尤为引人注目。这枚国家一级文物,以800万元卖出,其被盗挖倒卖的故事,也格外特别。

追回的国宝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追回的国宝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潜水“老司机”

水下摸出张献忠元帅金印

犯罪嫌疑人宋某今年34岁,有着11年的潜水经验。2013年清明节晚,彭山区江口镇对面的岷江河畔,在夜色的掩护下,宋某身着潜水服下水了。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次下潜,居然摸到一个“金坨坨”。

水下不到三米处,宋某双手不断探寻着,在一块石头上,他摸到了一个金坨坨。“拿在手上分量很重,当时感觉就是个金属。”出水一看,宋某吓了一跳:一只金老虎栩栩如生!

80万!通过中间人袁某,宋某得知,有人愿出80万,收购这只金老虎。宋某有些犹豫,他想再等等,看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

3天后,在同一位置,借着夜色,宋某再次下水。在发现金老虎10多米的地方,不到3米的水下,一块方形金属,摸起来沉甸甸。出水一看,宋某惊呆了:这是一方金印!后经了解,上书“永昌大元帅”!

更让宋某兴奋的是,这枚金印,刚好和之前摸到的金老虎契合。这是一枚虎钮金印!80万的金老虎,配上金印,卖家出价涨了10倍!800万!

袁某交代,经他介绍,这枚“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和金册、银锭等珍贵文物一起打包,以1360万元的天价,卖给了西北某省商人范某。

在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看来,这枚金印是张献忠沉船文物中的核心文物,对考证沉船文物性质极为关键。“根据‘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上所刻的信息显示,金印铸造于1643年农历十一月,当时张献忠还没有称帝,所以刻的是永昌字样,并不是大西字样。”

吴天文说,这枚金印用九叠篆刻有“永昌大元帅”字样。九叠篆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篆书,象征着极高的身份。“当时张献忠虽然没有称帝,但根据金印材质、篆书等来看,地位已经很高,应该是张献忠本人持有。”

追回的国宝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追回的国宝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五十两金锭

为已知明代金锭中最大锭型

和“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一样,“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也是国宝级的一级文物。拳头大的金锭表面,凿刻有铭文“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五十两正,吏杨旭,匠赵。”

吴天文解释,“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是1621年长沙府上供藩王王府的岁供黄金,是已知的明代金锭中的最大锭型,存世稀少,价值极高。“这应该是张献忠在长沙府抢的,和历史上记载的张献忠行军路线、张献忠抢劫官府财物的史料,也是相吻合的。”

“‘天启七年金册’是天启七年,朝廷册封郡王妃的金册。该册页为金册首页,单片完整,极为珍贵,也是国家一级文物。”吴天文说,“除此之外,还有在古代都罕见的明代100两银锭,是明代税收银两的稀少品种,也是国家一级文物。”

册封荣定王世子朱常溒为荣王金册、嘉靖四十五年金册……追回的100件国家级珍贵文物,在吴天文眼中,就是一段清晰的明代历史。“每一个文物背后,都记录了一段历史,对于研究明代经济社会文化等,有重要意义。”

珍贵实物作证

除了抢掠,张献忠还曾自铸银锭

华西都市报记者看到,其他珍贵文物还有张献忠时期的典型器物——西王赏功钱币(金、银、铜)、50两银锭、皇帝册封金银册、金腰牌等。

其中“西王赏功”是张献忠用来奖励有功将士的钱币,是中国古代钱币中的大名誉品。西王赏功存世罕见,早年所知金、银皆为孤品,后又有新的发现,珍罕程度已不如从前。2011年嘉德春拍出品金质、银质西王赏功各一,金质成交价格230万元,银质以55.2万元成交。

之后市场价值成倍翻涨,出现很多臆造品,真品难得一见。深圳海拍国际艺术品投资管理公司在2011年、2012年、2013年分别以980万、500万、1500万的价格,拍卖成交西王赏功钱币。

“‘大顺元年崇州五十两银锭’是张献忠在四川铸造的银锭,过去钱币界曾经普遍认为张献忠使用的银锭都是掳掠所得的,该锭是张献忠自铸银锭的例证。”吴天文说,“‘大顺元年眉州大粮银五十两银锭’,也是张献忠大西政权的自铸银锭,该枚银锭政权名称、年号、地点、税种、重量、银匠等信息俱全,实在很难得!”

万历二十七年一百两银锭。

万历二十七年一百两银锭。

迷雾逐渐拨开

100件珍贵文物再佐证

江口是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

早在2015年12月25日,华西都市报记者,曾受邀参加在彭山举行的江口沉银遗址研讨会。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是本次研讨会召集人。当他用“张献忠宝藏在彭山”的消息召唤全国各大专家时,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李季还心存怀疑,“我这几十年经历这种宝藏传闻太多了,但基本上没有属实的。”

在实地考察江口沉银遗址后,李季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是结结实实的!”李季说,“一是银锭有大西年号,历史上只有张献忠用了这个年号。二是从文物等级来看,当时只有张献忠有这个实力拥有。三是历史记载中,彭山江口有张献忠沉银的历史依据。”

“这次被追回的文物,经专家鉴定,有100件系国家珍贵文物,其中很多都与张献忠有关,更加佐证了江口是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吴天文说。

十一年前,江口埋有张献忠财宝的消息不胫而走后,不少不法分子开始乱挖乱采,盗掘、贩卖文物情况十分严重。“开展抢救性发掘迫在眉睫!”专家还共同呼吁,尽快立项,进行抢救性发掘。

“目前已有的水下技术,具备发掘条件。”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周春水,也是致远舰考古项目领队。“建议先围堰,再发掘。”周春水说,“从现场情况来看,这个项目要比致远舰简单得多,立项成功后,围堰一个月左右就可以完成,可操作性强。”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也有这样的设想:文物基本处于河道内两条沙石埂之间,可以在冬天的枯水季节,利用已有的沙石埂,营造围堰,进行科学的发掘。

追回的国宝封册。

追回的国宝封册。

“江口沉银”

三大谜题或将被解开

1 金银财宝为何沉入彭山江口?

巴蜀文化专家、《张献忠传论》作者袁庭栋说,历史上关于张献忠沉银,主要有两种说法。一说张献忠故意将宝藏埋藏在江底,以掩人耳目。二说其在彭山江口被杨展战败,船只所载宝物沉入江底。

袁庭栋说,张献忠作为流寇,一路杀烧抢掠,并靠沿路所夺,作为后勤储备,因此将财宝主动埋入江中,可能性不大。

袁庭栋认为,张献忠战败后,财宝落入江中一说更为可信。“彭山江口是川西地区最大的渡口,也是历代水战主要战场,最后一次水战,就是张献忠大战杨展。”

2 沉入江中宝物到底有多少?

据《蜀碧》载:“(张)献忠闻(杨)展兵势甚盛,大惧,率兵10数万,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展决战。”相传1646年,张献忠的部将刘进像吴三桂一样弃关,把清兵引进了四川,张献忠见势不妙,决定弃都,“携历年所抢”的千船金银财宝率部10万向川西突围。但转移途中猝遇地主武装杨展,张献忠的运宝船队被杨展大败,千船金银也在争战中沉入江底。

中国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主任杨林认为,千艘金银比较夸张,实际可能没有这么多。“几艘是有可能的,但也是海量的,个人比较肯定的是,还在江里的宝物,肯定比已经出土的多。”

3 抢救性发掘能挖出什么?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明史学会常务副会长毛佩琦认为,“沉银”远不止财富意义。“从目前出水的‘江口沉银’实物来看,涉及了明末清初广阔的社会层面。”毛佩琦说,“沉银”面目的揭开,有助于了解张献忠的行军路线、征饷方式与地方官府的关系,乃至从一个侧面反映明末的社会经济、社会生活和经济制度等,具有重要意义。

“张献忠对于四川,有深远的影响。”四川大学教授、四川民俗学会会长江玉祥认为,相比于文物价值,彭山江口抢救性发掘,对于四川历史的重要意义,同样不言而喻。

张怀安 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庆 摄影报道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澳最大狗狗:重达113公斤
慢跑一小时能消耗多少卡路里
有趣!斗牛犬紧抓车后座惊慌失
满屏马甲线!英国健美大赛型男
时间管理让你1分钟变10分钟
8名埃及女主播因太胖遭停职
醉在童话之秋,河北秋季赏“枫
孩子说话晚真的是“贵人语迟”
非洲饥饿松鼠与蛇大战占上风吃
扎克伯格夫妇捐赠30亿美元用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