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水河上最后的渔民:退捕上岸 心里觉得空荡荡的

8月26日,农业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与泸州市政府签订协议,计划年底前完成赤水河四川段全部捕捞渔民的转产转业,力争2017年赤水河全面禁渔。

渔民蒋桂生夫妇在赤水河捕鱼

渔民蒋桂生夫妇在赤水河捕鱼

渔民周华玉回到岸上的家

渔民周华玉回到岸上的家

蒋桂生夫妇船上的家

蒋桂生夫妇船上的家

■ “现在都在讲环境保护,禁渔也是为生态好嘛,为了大家生活环境都更好,我们也是支持的。”对于全面禁渔,渔民们的理解简单质朴

■ 得知全面禁渔的消息,进入十月以来,每个不适合捕鱼的日子,渔民蒋桂生都会上岸回家,去把荒芜的田地重新“开垦”出来。还打算在老家建一个规模化的养猪场

■ 合江渔政水产局局长袁大春介绍,县级有关部门和乡镇政府将进一步核实涉及渔船、渔民的基础数据,确保赤水河流域捕捞渔民上岸后顺利转产

“天晴捕鱼,下雨制网。”赤水河畔的渔民即将告别这样的生活常态。8月26日,农业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与泸州市政府签订协议,计划年底前完成赤水河四川段全部捕捞渔民的转产转业,力争2017年赤水河全面禁渔。这是四川省首条试点全面禁渔的河流。

为保护长江渔业资源和水生生态环境,2003年起国家对长江实施禁渔期管理制度,其中就包括赤水河。今年起又把禁渔时间从3个月延长到4个月。实施禁渔期制度,对长江水生生物资源、流域生态环境、生态文明建设等起到了积极作用。2011年,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表示,长江渔业资源及生态环境已承载不起现有的渔业捕捞力量,迫切需要让部分渔民转产转业上岸。因此,努力开展长江捕捞渔民转产转业工程是长久之计。

曾经 靠水吃水 极盛时每天进账上千

10月中旬,合江县密溪乡瓦房村外的赤水河边,一大一小两只船靠在岸边。渔民蒋桂生的妻子在船上一边做饭,一边为新买的渔网拴铅坠。上游几百米外,停着同村渔民周华玉的船。他们靠捕鱼“讨生活”都已有20多年。

“第一张网全是自己织的,加上拴漂和铅坠共花了两三个月。”周华玉说,“开始主要‘放长钩’,沿着河放几公里。”粗尼龙绳做主绳,一米左右就有一颗钩,天黑时放,天亮时收,便能钓上不少鱼,以黄辣丁为主。

第一次“放钩”和下网,他就捕到了好几斤鱼。“(当时)一斤卖两三元,一天就有几十块,比打短工强多了。”日日穿行水上,从合江到赤水约50公里河段,周华玉对哪儿产什么鱼一清二楚。“先市有一处产清波,最多时我一天捕到过100多斤。”

“只要是正宗的赤水河鱼,这么多年从来都不愁销。”一位渔民介绍,有时甚至船没靠岸鱼都被预订了。只要手里有鱼,渔民立马打电话给鱼贩子,一手称鱼一手交钱。蒋桂生、周华玉在极盛时每天有上千元进账。不过,当了20多年渔民,自己从来舍不得把活鱼留下来,“都是捡死了的鱼吃”。

尽管眼下不是捕鱼旺季,技术娴熟的渔民每天仍能捞到10来斤鲜鱼。由于贵州赤水已经禁渔,鱼价已攀升到五六十元一斤。

捕鱼、卖鱼,蒋桂生家供女儿上了大学,还有一笔储蓄。十年前,周华玉就把家里的房子换成了二层小楼。

如今 即便不禁渔,也难再有“渔二代”

全面禁渔之后,他们将是赤水河上最后一代专职渔民。其实,即便不禁渔,这些捕鱼人家也难再有“渔二代”。渔民退捕上岸,只是迟早的事。

周华玉有两个儿子。繁忙时,他会让孩子来帮忙拾掇拾掇渔网,但复杂一点的织网、拴漂他们根本不会。“现在的年轻人没耐心,也吃不了那个苦。”

蒋桂生夫妻只有一个女儿,去年大学刚毕业,在重庆一家会计事务所工作,每月工资6000多元。“回家次数都很少,别说下河了。”说起女儿,蒋桂生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容,很是骄傲。

赤水河上其他渔民的后代绝大多数也不再“靠水吃水”。毕竟,由于多年的捕捞,赤水河里的鱼已不如以前好捕;船上捕鱼有时出去便是半个月甚至更久,年轻人受不了;捕鱼的技术是长期总结出来,年轻人难有父辈那样的耐心。

“现在的年轻人,他们想的我们捉摸不透。”周华玉吐出一个烟圈,一声叹息。

退捕上岸 “心里觉得空荡荡的”

合江县渔政水产局工作人员介绍,该县共有44户85名由渔政部门颁证的专职渔民。今年初,贵州赤水市开始推进渔民“退捕上岸”,停止在赤水河上捕鱼。四川段则力争明年全面禁渔。

得知全面禁渔的消息,进入十月以来,每个不适合捕鱼的日子,蒋桂生都会上岸回家,去把荒芜的田地重新“开垦”出来。还打算投入20来万元,在老家附近租一片地建一个规模化的养猪场,建成后能养200头猪。

周华玉默算了家里的情况——家里4个人有两亩多土地,大部分种上了荔枝和真龙柚树,剩下的一块田种水稻能产600来斤,现在种着荔枝苗。“实在要回来只有卖了荔枝苗,重新还田。”

渔民们长期一叶扁舟出没风波里,要长期在岸上生活,他们自言像鱼儿上岸一样,极不适应。比如,渔船虽然又矮又小,出入都要猫着腰,睡觉还会一直晃,可他们早就习惯了。回到岸上的大床上睡觉,又稳当又宽敞,可就是不舒服,“心里觉得空荡荡的”。再者,渔民的生活无拘无束,一艘船,两个人,各抓各的鱼。与鱼贩子的接触也很单纯,过秤,收钱,如此而已。在岸上听到邻里吵架的声音,周华玉皱皱眉头说:“在船上绝对不会像这样。”

渔民理解 “为了环境更好我们支持”

“现在都在讲环境保护,禁渔也是为生态好嘛,为了大家生活环境都更好,我们也是支持的。”对于全面禁渔,渔民们的理解简单质朴。

“赤水河全面禁渔主要是为保护中华鲟、白鲟和胭脂鱼。”合江渔政水产局局长袁大春介绍,赤水河中生存着100余种鱼类,其中40余种为长江珍稀特有鱼类,尤以上述3种为最。“珍稀鱼类本就数量少,渔民下网常常会误捕。”因此,赤水河全面禁渔势在必行。县级有关部门和乡镇政府将进一步核实涉及渔船、渔民的基础数据,确保赤水河流域捕捞渔民上岸后顺利转产。

来源:news.sznews.com

猜你喜欢

霜降来了!教你过好秋天最后一
俄罗斯的冬天到底有多冷
为什么80后离婚率越来越高
皖南回忆:那些遗忘在时光里的
我们有可能是外星人的后代
这位富家女,直到上大学才知道
吃鸡蛋前你必须知道十件事!
王者荣耀:中了下面三条
也许齐天大圣真的存在
老北京12种让人流口水的美味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