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鸟志愿者:拆不完的鸟网 砸不断的黑心链

候鸟南飞季节捕鸟贩子张近万米网捕鸟 南飞鸟多被截拦“吃、放生、玩” 捕鸟产业链环环相扣 志愿者在拆除鸟网。王明说,捕鸟利润高,有些鸟能卖几千元一只,有些捕鸟人一个早上可以赚好几千元,从而选择铤而走险。

候鸟南飞季节捕鸟贩子张近万米网捕鸟 南飞鸟多被截拦“吃、放生、玩” 捕鸟产业链环环相扣

志愿者在拆除鸟网。

志愿者在拆除鸟网。

被网捕住的南飞候鸟。

被网捕住的南飞候鸟。

国庆期间,一则《太惨,这个假期最悲伤的新闻》刷爆朋友圈:天津、河北唐山交界处惊现万米捕鸟网,数千只鸟挂网死亡,在被捕的野生鸟中,甚至不乏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天津是候鸟迁徙的重要中转站,每年9至11月,候鸟南下会在此歇息。据护鸟志愿者介绍,有些候鸟价格高达数千元,不少捕鸟者在利益面前铤而走险。目前捕鸟产业链已经形成:捕鸟——催肥——杀鸟——卖鸟。而候鸟主要流向三大市场:吃、放生、玩。

护鸟志愿者们呼吁:劝君莫打迁徙鸟,来年百鸟盼春归!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李华

这个国庆假期,天津护鸟志愿者王明(化名)、刘懿丹都忙坏了。刘懿丹和执法人员等一行人前往天津宁河区捣毁了两处非法捕鸟人工催肥窝点。王明是天津民间巡查队队长,10月11日,他们在滨海新区又发现大片用于捕鸟的鸟网。

鸟殇

万米网海

从10月2日至10月6日,一共1.5平方公里内,护鸟志愿者和执法部门人员连续清除了近万米的鸟网,总共解救活鸟将近2000只,在网上的死鸟有两三千只,“还有一些是在地上腐烂的,满地都是死鸟。”现场志愿者说,“这些年来,从来没有单次发现这么多鸟网,从来没有!”

参与现场拆鸟网的志愿者回忆,鸟网之多,令人绝望,从没遇过,“很多时候一张网挂满了鸟儿,仅有的人力全都扑上去,用最快速度解救,但仍然有大量候鸟来不及抢救。”

10月5日,天津汉沽又在中新生态城发现万米鸟网!茫茫网海中,志愿者又奋战了一日,当地派出所也雇了工人,大家一起拆网救鸟,可是仍然还有许多鸟网没拆。只能把活的鸟先救了。天黑后志愿者们都瘫在地上,被网住的鸟往往会因为极度紧张等原因快速死亡,人力有限,大家又累又绝望!

“茫茫网海,拆网的人力很快就被淹没,但是鸟网太多了,根本拆不完!”王明说,候鸟挂在网上,他们救下来活着的候鸟,取完证就放了,有的鸟死在网上,然后就埋了,“(现场)情况惨极了”。

志愿者田阳在现场拍下了一段现场:在湿地芦苇荡中,很多鸟网已经拆除了,湿地里都是阵阵候鸟腐蚀的味道。视频镜头下的鸟已经腐烂了,从10月1日晚上到2日,鸟贩子基本没来收鸟,湿地内鸟尸恶臭连连。

候鸟

被“吃、放生、玩”

“天津是候鸟迁徙带”,王明说,天津的汉沽、宁河、武清区全是候鸟道,从东到西都有候鸟,有水鸟也有陆鸟,“我们这有一个湿地,到了11月份,天鹅都在这里歇息,还有全世界只有2000多只的东方角鸮,它们在天津歇息以后就往南方迁移去了。”他说,迁徙时间从9月到11月,候鸟从北方往南方迁移。

相关调查的数据证实,从我国过境迁徙的候鸟种类和数量约占世界20%至25%左右。天津位于“东亚/澳大利亚迁徙线”,是重要中转站。该迁徙线上主要候鸟有:白鹳、天鹅、黑鹳、老鹰、猫头鹰等猛禽、雀科鸟,地球上种类数量最多的候鸟是相思、画眉等。

王明加入护鸟志愿者已有2年多,据他长期观察,一张捕鸟网长7、8米,宽1米,捕鸟人一溜一溜地布置鸟网,两头竹竿一固定就是一片网,一溜插5、6片鸟网,鸟一飞过去就撞上了,“就这么一个逮法”。

捕鸟人逮鸟,一种方式是用诱捕鸟,把诱捕鸟放在笼子里,挂在鸟网周围,诱捕鸟一叫唤,吸引其他候鸟飞过来,就撞到网上了。还有一种是用电子诱鸟机,这种电子机模拟鸟叽叽喳喳的叫声,其他鸟听到叫声就都飞过去了,一飞就撞到网上了,“他们都这样捕鸟。”王明观察到,近几年,捕鸟情况厉害,“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都想吃野味”,这提供了一个捕鸟市场。另外,佛教提倡放生,这些捕鸟人捕了鸟,提供给那些信徒放生,这是另一个市场。还有遛鸟的玩主,这也是一个市场。

“捕鸟就这三大市场:吃、放生、玩。”王明说。

救鸟

最怕被打击报复

2014年天津民间巡查队成立,这是“让候鸟飞”公益组织领导下的一支队伍,天津巡查队有2个组,一个组5个人,天天倒班着干活。

国庆期间,王明和巡查队成员协助执法部门在汉沽就抓到一个捕鸟人。这次没起什么冲突,大家把捕鸟人堵在中间,警察当场给他铐上手铐带走了。护鸟志愿者与捕鸟人站在天平的两端,有冲突在所难免,以往捕鸟的人会阻止志愿者拆网,现在大部分捕鸟人都不敢了,他们知道(捕鸟)违法,“见到我们就跑”。

王明说,捕鸟利润高,有些鸟能卖几千元一只,有些捕鸟人一个早上可以赚好几千元,从而选择铤而走险。

过了候鸟迁移期,捕鸟的人就少了,“我们就去鸟市、饭馆巡查、宣传,一年四季都没闲着,因为鸟市一年四季都在卖,我们发现情况就举报给公安。” 巡查队闲不下来。

巡查队都是利用业余时间行动,几个人倒班,“我们一个人一个月去几天,其他时间还得正常上班。”王明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天津辖区的县区、郊外。

“我们考虑的是生态环境,甭管你干什么,各行各业都需要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其中鸟在当中显得更加重要。”王明和巡查队成员看到了这个重要性,但很多老百姓没有看到,于是他们成为了志愿者。王明是巡查队队长,他的网名是“中正之道”,但他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这些年做志愿者,挡了不少人财路,很多人都在寻思报复他。

“一个养鸟场有几十万、上百万的收益,我们举报后被捣毁了,这些人破产了,肯定恨我们,想打击报复我们。”上个月,王明和队友帮助执法部门倒毁了一个养鸟场,放飞了3.6万多只候鸟,去年他们还帮忙倒毁了几个养鸟场。王明知道自己成为这些人的心头恨。

护鸟

一月租车近两千

民间巡查队与鸟贩子们斗智斗勇。鸟网在明眼处,好找易拆,而养鸟场、鸟市可是地下黑市交易,隐蔽性强。

“养鸟场都是偷着干,我们也是依靠别人提供的信息,要是没人提供,很难找到养鸟场。”长期的斗争经验,王明已经掌握了鸟贩子的手法:他们一般租一个很隐蔽的地方,白天锁上门、晚上再行动,周围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他们知道这是违法,都是偷着干。”鸟市、餐馆也是偷着卖候鸟,其手法也挺隐蔽,“我们一般上农家院、渔村、渔馆, 这些地方卖野味的多。”有时,王明和队友直接以志愿者身份上这些地方宣传,有时也能发现他们卖候鸟,“他们在菜单上写着,像什么炸麻雀、野兔、野山鸡、大雁。”

一经发现有贩卖候鸟的违法行为,志愿者们第一时间向执法部门举报。

相应地,举报得多了,危险也随之而来,“没法保护自己,干这个就得豁出去,什么都怕就干不了。我们经常跟鸟贩子动手,他们恨我们,还动手打我们、骂我们,这样我们也得干。”

志愿者们也常常跟林业部门合作,林业部门给志愿者标语,“我们帮忙挂,发现情况向他们举报,他们跟我们一起搞普法宣传,跟每个区林业局都有合作。”

回忆这几年的志愿者经历,王明深感干这公益事业不容易,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另外,巡查也需要一笔不小的支出,租用巡查车一个月1900元,还要油钱,购买巡查设备等,“干什么都需要钱。”这些费用他们向社会募捐,“现在愿资助的人也在增加,这是可喜的变化。”

来源:news.sznews.com

猜你喜欢

2016年度十大科学流言
伦敦举行新年街头游行表演
汤汪中学一老师期末评语火了
离婚时如何确定子女的抚养权
有了它,工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手
色彩穿搭的冬天看腻了
五年级学生发现课本配图有问题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这些水果吃过5种是土豪
2017年最流行的包包款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