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试点医患纠纷“第三方调解”

去年10月,南昌地区医调中心调解室内,三位调解员正在为朱光辉和医院方代表调解。 资料图片

近日,山东莱芜暴力伤医事件再次将医患矛盾推向风口浪尖。虽然近年来,医疗纠纷数量整体呈下降趋势,但医患之间仍缺乏信任是现实问题,暴力伤医、医闹事件屡有发生。同时,不少“专业医闹”已产业化运作,“一哭二闹三上吊”成为流水作业。

为有效解决医患矛盾,2011年起,江西南昌成立了南昌地区医疗纠纷调处中心,司法、卫计、法院、公安等多部门常驻参与调解,立案调解、专家咨询和保险理赔“三位一体”。五年多来,已调解结案1149起,医患双方回访满意率达100%。

近日,中央政法委在江西南昌召开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工作会议,会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表示,暴力伤医、医闹等问题频发,暴露出医患之间信任缺乏,各地可以总结黑龙江等地“三调解、一保险”的做法,确保投诉有门、处理公正。同时,江西、甘肃等地建立医警联动机制的做法可以作为借鉴样本,依法打击涉医违法犯罪。

困境

医患矛盾此前“不闹不解决”

现实中,由于专业性强、利益牵扯复杂、涉及部门多,医患纠纷成了世界各国社会治理的“老大难”。越来越多的医疗纠纷、不断增大的索赔金额,利益冲突之下,医患矛盾激化在所难免。

在江西南昌,2011年8月发生的医患冲突事件仍让很多人心有余悸。由于对医治效果不满,患者家属带上百人与医院医护人员发生暴力冲突,多人受伤,直到110警力出动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以前医患矛盾基本是不闹不解决。”南昌市第一医院院长黄国富说,一旦患者在医院出现死亡等情况,患者家属一般会叫上亲属、同事甚至同村人,一起去医院“闹”,威胁医生和护士,甚至会在医院摆设灵堂。

“以前早上都怕去上班,因为几乎每天都有患者家属来医院闹事。太无奈了!”黄国富说。

在黄国富看来,医患双方“面对面”解决纠纷,恶性冲突事件很容易发生。同时还有“医闹”中介,通过鼓动患者家属闹事获取利益,更激化了医患之间的矛盾。

如何真正架起连接双方的桥梁,用双方各自能消化的语言和方式反映对方的诉求,或许还需要第三方社会机构的引入,并用“法制化”方式解决。

个案

医患调处中心帮病人多获赔偿

去年,朱光辉来到南昌第一医院就诊,因做冠状动脉造影手术引起桡动脉闭塞,朱光辉右手疼痛不止。与院方协商赔偿过程中,他提出赔偿15万元,但医院只接受赔5万元。协商无果,去年9月21日,64岁的朱光辉爬到医院5楼试图自杀。

这件事让黄国富印象深刻。当天早上9时,南昌第一医院刚宣布他接任院长一职。9时10分,朱光辉就到了他办公室,希望医院直接赔偿,还要跳楼。他紧急劝阻,并建议朱光辉跟医务人员一起去医调中心调解。这是他担任院长后处理的第一个案例。

当年10月8日,在黄国富多次劝说后,朱光辉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到了南昌地区医调中心。让朱光辉意外的是,这起医疗纠纷案当天就被受理。

调解时,朱光辉认为他来医院本是治胃病的,做冠状动脉造影是医生忽悠他做的,后来手术失败,引起其右手疼痛,要求赔偿15万。医院方面则认为,进行冠状动脉手术指征明确,不存在过度治疗。双方各执一词,争持不下。

依照法规,调解员建议先做医学鉴定。由于医学鉴定时间较长,且需要垫付鉴定费用,朱光辉把索赔金额降到了10万元,申请做专家咨询。一周之后,专家咨询意见认为,手术过程符合常规,院方没有明显过错。对这一结果朱光辉并不认同。

第二次调解时,医方当事人首先表态,认为医方的诊疗行为虽然无明显过错,但术后的处理与患者桡动脉闭塞存在因果关系。经协商,赔偿金额从5万元增加7万元。而朱光辉表示,他后续治疗至少得花15万元。

随后,调解员再与朱光辉沟通,朱光辉退让一步,同意把赔偿金减至8万元。又僵持一段时间后,调解员第三次与医院方面沟通,希望院方再大度一些,尽快化解纠纷。

最终,院方同意赔偿8万元。这个结果让朱光辉很满意。“这个过程确实公平公正,最后能解决是我没想到的。”

调解机构

保险公司三个工作日可理赔

朱光辉的经历是江西医疗纠纷调解机制的一个缩影。2011年12月,江西省南昌市医调委、南昌地区医疗纠纷调处中心正式挂牌。如今,医调中心现有专兼职人员36人。设立了办公室、接待咨询室、专家咨询室、调解室、保险理赔室、警务室和巡回法庭,多部门“联动”。

不到5年时间,1000多件的医患纠纷在这里顺利调解。截至今年9月30日,南昌地区医调中心共立案受理1177起,调解结案1149起,患者索赔46823.6万元,医患双方回访满意率100%。

走进南昌地区医调中心,一楼有调解室,二楼有巡回法庭和专家咨询室。南昌市司法局局长涂慧琳告诉记者,司法局、卫计委、法院、公安等部门,都抽调了专职人员长期入驻,其中南昌市中院委托东湖区法院在医调中心设立了巡回法庭。医患纠纷的受理立案、开庭、理赔等程序,都可以在同一地点完成。

谈到调解程序,南昌地区医调中心主任、南昌市司法局副局长周晓雄介绍,医调中心负责省市两级医院的医疗纠纷调解,南昌3个县目前也设立了医疗调解中心。索赔金额2万元以上的案例,都可以到调解中心免费立案、调解。

根据案件纠纷的程度,分别进行协商、医学专家咨询,或通过司法鉴定提供证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后,可向巡回法庭进行司法确认,增加公信力。如果调解不成功,可以行政调解,或者在巡回法庭进行司法调解。

调解只是其中一环,患者和家属更关心如何赔偿。目前,江西省市公立医院普遍参加了医疗责任保险,医方给患方的赔偿统一由保险公司赔付。医患双方签订调解协议后,保险公司三个工作日即可理赔到位。同时,对医方没有明显过错、患方病重无钱医治的案子,设立救助基金,给予一次性临时救助金。

不足

调解员老龄化还需真正“无缝对接”

不止江西,全国各地医疗纠纷调解机制也正在走向成熟。2015年,各地建立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组织近4000个,调解处理医疗纠纷7.1万起,调解成功率85%以上,化解了60%以上的医疗纠纷。

今年7月,国家卫计委召开的医患关系媒体沟通会上,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表示,2014年全国医疗纠纷数量比2013年下降8.7%。在2014年下降的基础上,2015年发生在医院的涉医案件继续下降12.7%。

担任南昌市第一医院院长一年多来,黄国富也感受到变化。“现在医患纠纷肯定还有,但暴力冲突明显减少了,医闹中介慢慢消失。今年1月至9月,医院警务室基本没接到警情。”

调解机制逐渐成熟的同时,朱光辉这类患者也有一个担忧:“医调中心的权力太小了。”

朱光辉认为,调解是非强制性,调解时一般都要三番五次地跟医患双方协商,工作辛苦,但效率也相对较低,调解不成再走司法程序一般至少一两个月。

这也正是南昌地区医调中心主任周晓雄正在思考的问题。南昌地区医调中心目前是省市共建,这就存在一个“对接”的问题。由于涉及省市两级医院和相关综治部门,还需要继续加强联动,真正做到“无缝对接”,更快“拍板”,才能更快捷地解决医患纠纷。

同时,医调中心已成立近5年,调解员、专家多是公检法部门的老同志。在掌握大数据平台、电子资源共享方面,还需要年轻的力量,尤其是既懂医又懂法的人才。

“怎么引得进来?怎么留得住?”周晓雄担心,队伍建设、加强待遇等都非易事。

来源:fashion.ifeng.com

猜你喜欢

21岁大学生娶55岁中年妇女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
十大撩妹金句,你值得拥有
最后一次!奥巴马在白宫特赦两
年薪百万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呢
胶带捆扎蔬菜甲醛超标10倍
为什么80后离婚率越来越高
父亲11次要钱,最后一次换来女
我们有可能是外星人的后代
中国科学家取得这3项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