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父坐50小时火车来看女儿 女儿却关机失联

史志军向记者展示车票。

史志军向记者展示车票。

大洋网讯 近日,天河尚丙辉外来工关爱工作室来了一位特别的求助者。他是56岁的史志军,9月25日,他坐了50个小时的火车,从新疆乌鲁木齐来到广州看望女儿。但下了火车后,却发现女儿关机了,无处可去的他被好心人送到了工作室。史志军说,1994年,自己与妻子离婚,是自己把女儿抚养长大,还供她读了研究生毕业,但女儿与自己的关系不够好。“我就想见她一面。”史志军说。

昨日,记者见到了史志军,他衣着干净利落,但张嘴一说话就露出了身体的病状,嘴巴有些歪斜,双手一直在颤抖,拿一张纸都费劲。

坐50小时火车为见女儿

为何要跨越万里来广州?史志军说,是为了和女儿见一面。“我来之前给她打过电话,她不同意我来,但是我坚持要来。等下了火车,她手机就一直关机。”史志军告诉记者,前年,自己突发患上脑梗死。“当时我在油站做保安,摔了一跤,一头栽倒在地上。”史志军说,经过治疗病情转好,但仍留下了后遗症。“现在身体很差,经常头晕。”

史志军说,火车票是侄女帮忙买的,从乌鲁木齐到广州,要50个小时,加之身体抱恙,行动不便,史志军这一路很艰辛。9月25日19时,他在乌鲁木齐南站上车,由于正值国庆客流高峰期,只买到了无座票。“火车到了武昌,列车长看到我身体不好,就好心帮我补了一张硬卧车票。要不是一路上好心人帮忙,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来到广州。”

到了火车站,史志军发现身份证丢失了。他马上报警,因为找不到女儿,先在一家酒店住了几天,后来又到救助站住了4天。直到10月7日一大早,他被一位好心人送到了位于天河区客运站附近的天河尚丙辉外来工关爱工作室。

“人生地不熟,他身体状况又不好,我们都很替他担心。我们给他找了一个宾馆让他暂住,每天给他些钱让他去买盒饭。”尚丙辉说,虽然有了暂时住处,但是史志军还是念念不忘找女儿的事情。

称独自抚养女儿长大

史志军提供的证件信息显示,他户籍地址为新疆石河子市新安镇一四二团。“我1984年结婚,1986年女儿就出生了。”史志军说,1994年7月,他与妻子因感情不和离婚,自己一个人抚养女儿长大,还一直供她读了研究生。“女儿在广州读研究生的三年,我还打了1万多元给她。”

说起女儿,他说,女儿今年30岁。2010年,女儿到广州一所大学读研究生,2013年毕业后,曾回到克拉玛依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辞职又回到广州工作,“女儿和我说她在广州做老师。”

在史志军眼中,女儿的有些行为让他有些寒心。“她今年年初悄悄举办了婚礼,我都不知道。今年6月,她在新疆生了孩子,我想见一下外孙女,她至今没有抱孩子给我看看。”史志军说。

“前年,我患脑梗死时,她在克拉玛依工作。我在医院给女儿打电话,她只是说了一句好好养病。”史志军说。 至今无法联系上女儿。

史志军表示,自己现在生活状况不是很好,由于突然生病,工作也没有了。“我过去10多年,一直在乌鲁木齐租房居住,月租金450元,现在房子也退租了。”

史志军说,自己最后一次与女儿见面在今年9月底的一天。“当时,女儿还在乌鲁木齐。她给我说,你的事情,我都给二叔安排好了。女儿还告诉我,要在老家石河子租房子给我住,每月给我500元作房租。等她离开了,我便去问我弟弟,我弟弟却说我女儿啥也没有给他说,房子也没有租,一分钱也没有给。这不是骗我吗?想把我甩给我二弟,不管了?我一身病,该怎么办呢?”史志军说。说起最后一次见面,史志军有些气愤,“自己也不想给女儿添麻烦,只是想当面问清楚这些问题。”

9月25日,上火车前,史志军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我告诉她我买了火车票要去广州。她在电话里问我你来干吗?我说‘你不管我,我要去找你’,她说,‘你来,我也不去接你’。”史志军说。

等上了火车,史志军多次拨打女儿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我当时认为是路上信号不好,没想到下了火车,拨打女儿的手机就一直是关机了。”史志军表示,至今十多天了,手机还是关机。

史志军说,自己出门时带了五六千元,现在只剩下两三百元了,身体还有病,下一步不知道如何是好。

昨日,记者多次拨打史志军女儿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联系到她所在研究生学校的一位老师,该老师表示也无法与她取得联系。

文、图/广报记者 肖桂来

来源:news.southcn.com

上一篇:皮划艇运动员教我们如何活得精彩

让床头灯为卧室“开光”明暗暖
美国第一女儿找造型师
闹鬼的王府,邪门的很
中国最美的30个低调村镇
一本,二本和三本大学的本质区
分属湖南、贵州和重庆的3个县
做人的十大败局,要切记
到底谁是这个宇宙的“设计者”
让西方惊掉下巴的日本设计师
致敬港爸 香港快运新飞机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