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华裔记者被路人骂“滚回中国”

继美国福克斯 新闻播出一段被指辱华的街头采访后,《纽约时报》一华裔编辑又被路人骂“滚回中国”。

福克斯辱华事件引发全美各界,尤其是在美华裔的声讨,也惹得华裔记者钱信伊(Ronny Chieng)在节目中爆粗口反击:福克斯毫不了解中国,唐人街不能代表中国。

华裔记者钱信伊指出“唐人街和中国不一样”

就在此时,纽约又发生了一件与种族偏见有关的事。

9日,《纽约时报》华裔编辑Michael Luo,带着家人走在曼哈顿上东区,一名女子认为他们挡了自己的道,便呵斥他们“滚回中国”。

Michael Luo上前理论,女子则威胁要报警并再次高喊“滚回你那该死的国家去”。受到侮辱的Michael Luo喊了回去“我生在这个国家”。

这一幕让他7岁的女儿不解地追问:“她为什么要说‘滚回中国去’?我们不是从中国来的呀。”

Michael Luo 资料图

Michael Luo 资料图

事后,在一封刊登在《纽约时报》网站的公开信中,Michael Luo说,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种族歧视,很多亚裔每天都在竭力应对这种无处不在的异己感,“我们来自美国……但有时候人们并不理解这一点”。

一封公开信,致那位让我们滚回中国的女士

Michael Luo的父母从台湾移民美国,目前他在《纽约时报》任都市版副主编,也是种族相关议题的编辑。

1976年,Michael Luo出生于匹兹堡,1998年毕业于哈佛大学,之后曾为美联社撰稿两年,还曾任职于《新闻日报》、《洛杉矶时报》。

2000年,Michael Luo因在中美议题上所做的优秀报道而获奖。2003年至今,他在《纽约时报》工作了13年,他带领的记者团队今年入围三项普利策奖。

即使如此,正如Michael Luo所说,和很多亚裔一样,他们“算是人们口中的模范少数族裔了”,但他“依然常常觉得自己像个外人”。

Michael Luo 资料图

Michael Luo 资料图

他还认为,福克斯新闻在唐人街的采访片段之所以引发愤怒和反弹就与此有关。

他在个人推特上分享了自己被侮辱的经过,引起了不少亚裔美国人的共鸣。

“种族仇恨似乎总在这个国家浮现,并在不经意间,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给你一击。”

“我在美国出生,我的父母是美国海军,来自菲律宾。上周,一个开着越野车的人突然停下,朝我喊:‘中国佬,滚出我的国家’。”

“我被这样叫了很多次,即使是在所谓“后种族时代”(作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曾在演讲中多次提到要带领美国进入“后种族时代”,也就是种族平等的时代——观察者网注)的夏威夷。”

“近几年,即使在这个以文化多元著称的纽约,我仍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受待见。我出生在韩国,但在美国长大。”

抛开那些种族歧视,仍然有一些人态度友好,他们鼓励Michael Luo“你是属于这里的”。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在推特上声援罗:“每个人都是属于纽约的,除了那些你所听到的(种族歧视)言论。”

“罗,你是属于这里的。一个傲慢的女人代表不了纽约人或者美国人,对你的遭遇我深感抱歉。”

“还要证明自己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真令人沮丧。这个国家是他的,也是我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

“罗,很高兴你能讲出这些,教导下一代意识到并反抗那些言论,你根本不需要向那种人证明什么。”

在公开信中,Michael Luo认为这次遭遇可能与当下美国的政治氛围有关。

据参考消息网11日报道,对于福克斯辱华事件,在美华裔团体,包括美国亚裔记者协会、亚裔联邦、州、市的民意代表以及活跃人士,已提出抗议,要求道歉,并有2万人联署要求撤下视频。

纽约法拉盛区的韩裔纽约州众议会议员金兑锡说:

“特朗普认为不是白人就不够资格当美国人,特朗普的言论放纵了福克斯新闻做这种报道。”

在美华裔在福克斯大楼前示威

在美华裔在福克斯大楼前示威

(翻页为Michael Luo的公开信)

一封公开信,致那位让我们滚回中国的女士

亲爱的女士:

也许我应该释怀,选择容忍。我们当时刚刚从教堂出来,我和家人以及一些朋友走在曼哈顿上东区。我们正找地方吃午餐,想要看看街边的那家韩国餐厅有没有位置。你行色匆匆。天空中飘着雨。我们的婴儿车以及一群叽里呱啦的亚裔挡了你的路。

你从不远处朝我们大声嚷嚷:“滚回中国去!”说老实话,当时我颇为震惊。

我迟疑了一下,随即冲到你面前。这个举动肯定把你吓到了。你在Equinox健身房前掏出iPhone,威胁说要叫警察。回想起来有些滑稽。应该是我叫警察才对吧,尤其是当我走开以后,你高叫“滚回你那该死的国家去”的时候。

“我生在这个国家!”我嚷了回去。

感觉挺蠢的。但还有什么办法能证明我属于这里呢。

当然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遇到种族侮辱。问问任何一个亚裔美国人,他们都会立刻回忆起在校园里被嘲讽的情形,抑或在街上或杂货店里的恼人遭遇。我在Twitter上发帖讲了事情的经过,许多人在回帖中提到了自己的经历。

但出于某种原因——没错,或许是和当下的政治氛围有关吧——这一次的感觉有些异样。

后来走回家去的时候,一阵伤感涌上了我的心头。

你穿着一件很好的雨衣,你手上的iPhone是6 Plus。你或许已身为人母,你的孩子或许和我的女儿们同校就读。你看上去,怎么说呢,挺正常的。但你的内心却潜藏着这样的情绪,事实上,这个国家的很多人都是如此。

或许你并不知道,但你对我的家人的侮辱直指亚裔美国人日常经历的核心。我们许多人每天都在竭力应对这种无处不在的异已感。不论我们从事什么职业,有多么成功,和谁交朋友,我们都不属于这里。我们是外来者。

我们不是美国人。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杰西· 沃特斯(Jesse Watters)前些天在唐人街进行实地采访的电视片段——涉及空手道、双节棍和蹩脚英语——之所以引发了那么多愤怒,也与此有关。

我的父母在1949年前来到台湾,又到美国念了研究生。他们养育了两个孩子。我们俩都毕业于哈佛。我在《纽约时报》工作。算是人们口中的模范少数族裔了。

可我依然常常觉得自己像个外人。

不知这种感觉会不会消失。或许更重要的是,不知今天被我带在身边的两个女儿会不会永远都有这种感觉。

没错,网上如潮的支持令人欣慰。

但我的一个女儿只有7岁,目睹了整件事的她后来不停地问我妻子,“她为什么要说‘滚回中国去’?我们不是从中国来的呀。”

是呀,我们不是从中国来的,我妻子回答。她竭力向女儿解释你这样说的可能原因,以及人们为什么不该随便评判他人。

我们来自美国,她告诉我女儿。但有时候人们并不理解这一点。

希望你现在理解了。

此致敬礼,

Michael Luo

来源:news.qq.com

标签:纽约时报

猜你喜欢

色彩穿搭的冬天看腻了
日本女游客撞脸元朝公主画像笑
儿媳把老人关小屋两年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在日本香川 吃一份让你热泪盈
2017年农村4大致富骗局
《阴阳师》最实用小技巧
去这些地方 只吃这一样美食就
揭秘昭君连嫁祖孙三代的悲惨情
怀孕可以改变女人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