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交了房租却被驱赶 原是中介拖欠房东租金

安居伟业公司所在的写字楼。

安居伟业公司所在的写字楼。

200多人陷“中介套路”,大学毕业生刚入住就被驱赶。

记者昨悉,洪山区房管、公安、工商等多部门展开了联合执法,其中一家涉事中介公司“信诚基业”被要求停业整顿,3名员工被公安部门带走调查。

“别人都在朋友圈里晒旅游、晒美食,我整个假期都在找房子,晚上回家还要点蜡烛。”昨天,憋了一肚子委屈的黄婷(化名)说,没想到刚从大学走入社会,就遭遇了当头一棒。

今年8月底,黄婷通过一家中介公司租了一套房子,没想到刚住了两天,就被房东王女士找上门,说因为中介公司拖欠了一个季度的房租,王女士要收回房子。

在几个维权群里,有200多人和黄婷、王女士一样,有人是租客,有人是房东,因为中介公司拖欠了数月房租,房东收不到房租,不得不驱赶租客。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中介公司背后存在猫腻,而公司前员工说“里边全是套路”。其中一家中介公司,还威胁记者称“再报道就把你饭碗砸了”。

刚入住两天就被房东驱赶

今年8月,刚从大学毕业的黄婷在汉找到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为了上班方便,她在汉口租了一个单间,月租800元。

“一套房子被中介隔成了四个单间,住了四户租客。房租押一付三,加上一整年的物业费,一共3800元。”黄婷说,同住的几个“邻居”也都是刚毕业不久的上班族。

入住的第三天,黄婷和另外两个合租室友就被房东堵在屋里了。房东说,把房屋委托给了房屋中介“安居伟业”公司,但该公司已经拖欠了一个季度的房租,“房东要求我们三天内搬走,否则就要把我们的东西扔出去。”黄婷说,她当即给中介公司打电话,对方却表示:“你们是跟公司签的合同,谁也无权把你们赶出来。如果有人强制要求你们离开,你们可以报警。”

“房东看我们不容易,知道我们也是受害者,就说宽限我们几天,等我们找到新房子之后再搬走。”黄婷说,这次租房已经把积蓄花光了,加上刚刚工作不久,很难再请假出来找房子,其他几个合租者陆续搬走之后,她一直拖了半个多月。

“房东最后也忍不了了,直接断水断电,说话也不客气了。”昨天,黄婷向同学借了2000元,重新租了一个更小的单间,准备当晚就搬进去。“我已经点了半个月的蜡烛了,没电没水的,实在受不了。”她多次找“安居伟业”讨要剩余的房租,对方还是同一套说辞:房东没有权力要求租客搬走,如果房东骚扰租客,租客可以报警,如果租客自行搬走,属自由行为,中介公司无法退还剩余租金。

“我也报过警,警察到现场之后,说这是合同纠纷,让我跟中介和房东自行调解。”黄婷说,她坚持了一个多月,先后向工商部门、房管部门反映,都没有结果。

200多人陷入“三角债”

通过黄婷,记者先后见到了另外几个租客和房东,他们分属不同的房产中介公司,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我把房子交给中介,签了三年合同,总共7万多块钱的房租,按季度支付。中介公司还要求前两个月免租金,我也同意了。现在,他们拖欠我一个季度的租金,拖了半个多月。”房东郭女士说,她也曾上门与租客见面,发现那些租客全都是小年轻,跟她自己的孩子差不多大,不忍心立即将他们赶出去,但是房屋也不能一直免费让这些租客住下去。

“我去找中介,中介直接说没钱。让我同意延期三个月支付,或者让我报警。这完全是耍无赖。我不能找租客再要一次钱,中介又这种态度,我只好把租客赶出去。”郭女士说,她加入了一个维权群,里边有120多个成员,大部分是租客,有少量的房东,都是因为“安居伟业”陷入“三角债”的人。

在另外一个维权群里,有84个成员,他们遇到的情况比黄婷更复杂。

“我们遇到了三个公司,鹏程置地、易城置地和江诚置地,这三个公司相互之间不知道什么关系,说不清楚。”租客陈小姐说,她4月份在街道口鹏程国际大厦A2206,通过中介公司“鹏程置地”租了一个单间,8月份被房东找上门,要求搬离。陈小姐到鹏程国际大厦交涉,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

“打电话过去,他们说搬到武昌的樱花大厦了。但是去樱花大厦,发现挂的是‘易城置地’的牌子,对方说跟他们没关系。”陈小姐说,在维权群里,不少人都是与“鹏程置地”签的合同,现在不知道该找谁维权。

房东蔡敏(化名)今年年初的时候在鹏程国际A2506号房,将房屋委托给“江诚置地”中介公司,今年9月份,因为房租被拖欠,她前往鹏程国际A2506房,发现也已经人去楼空。不得已,她也对租客下达了“逐客令”。

另外,还有一些租客和房东向记者反映,他们与一家名为“武汉市信诚基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中介机构,也发生了同样的纠纷。

三家公司频换“马甲”藏猫腻

武汉晚报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武汉鹏程置地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武汉易城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武汉江诚置地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之间存在一定的关系。

根据系统搜索,无法查询到“鹏程置地”的相关注册信息。但是根据“易城置地”搜索出来的信息,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今年8月22日由“鹏程置地”变更为“易城置地”,注册地址也由“鹏程国际A2206”变成了“樱花大厦A2001、A2002”。并且,去年9月份,公司曾进行过法人变更,由赵慧丰变更为梁猛,而今年5月份,又由梁猛变更为刘子宁。

根据“江诚置地”搜索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证照核准日期为今年6月6日,注册地址为鹏程国际A2506。今年6月份,公司法人由徐静变更为梁猛。

而在某知名网站上,还能搜到“鹏程置地”最近两天发布的招聘,其中显示其公司地址为“樱花大厦A2002”。

记者前往“易城置地”采访,一位姓刘的男子说:“易城、江诚以前都是鹏程置地的,后来分开成立了公司。以前在鹏程的时候,有三个合伙人,各自带着自己的团队,共同用‘鹏程置地’的合同,但各自成员签的单子各团队单算。现在合伙人散伙了,‘鹏程置地’没有了,有些人拿着‘鹏程置地’的合同来,说发生什么纠纷,那要看这个合同具体是当初那个团队成员签的,如果是我们的人签的,我就认。也可能是别的团队签的,那就去找别的公司去。”

记者将从工商网站上查到的信息展示给他,表示从工商注册看,“易城置地”是由“鹏程置地”变更而来,租客和房东拿着“鹏程置地”的合同找来,“易城置地”是否应该处理。刘姓男子说:“变更的又怎么样,跟我们没关系,为什么要找我们”。

记者通过合同上的电话,联系“江诚置地”一位包姓业务员,询问该公司新的办公地点,以及是否拖欠房东房租情况。对方表示:“我的电话一直是通的,有什么问题让他们直接跟我联系,我没有什么可以跟媒体讲的。”

记者现场被威胁“砸饭碗”

记者在“安居伟业”采访时,碰到几个租客和房东正在现场交涉,房东正在讨要房租,租客正在反映房屋已经被断电,房东要求收房。由于租客报警,现场来了两名民警,他们查看了双方的相关资料,要求租客与中介协商解决,随后离开。

一名身材壮硕的男子大声斥责租客:“你本事挺大啊,你不是报警吗?以后房东赶你的话就别找我了,你再报警呗!”

记者表示希望采访时,这名男子高声回答:“有什么好采的?去年就被你们报道过,现在公司没钱,收不上来房租,就是因为被你们报的。你要是再报,我们会去找你的,你等着,我把你饭碗砸了你信不信?!”

记者见采访无法进行,转身下楼,发现楼下还有七八个赶到的租客和房东,正准备组团前往交涉。

“我们找过房管局,说是归工商管,工商又说让我们报警,警察来了又说让我们自行协调或者起诉。拖了半个多月,这些人现在也知道了相关部门的态度,变得邪得很,动不动就吼,威胁我们,我们人少了不敢上去。”房东刘女士说,现在被拖进纠纷的人遍布武汉,大家已经被拖得心力交瘁。

前员工称“都是套路”

去年夏天,以及今年年初,武汉本地多家媒体曾陆续报道,房产中介收取租金之后不交给房东造成租客被房东驱赶,武汉市房管局还曾在武汉晚报公示了16家房产中介公司,提醒市民交易风险。

通过这些被报道过的公司名称,武汉晚报记者找到六七个曾经在“鹏程置地”、“江诚置地”等不同的公司工作过的前员工,向他们了解了一些内情。

燕燕(化名)今年9月初才从“鹏程置地”离职,原因是“觉得一些做法我个人不能接受”。听记者说起最近的纠纷,她直言“这里边都是套路”。

燕燕介绍,公司租下一套房子,会隔成小单间出租,与房东签订合同开始,事情就不由房东控制了。“中介会以时间缓冲为由,要求房东免掉一个月或者两个月的租金。另一方面,中介会向租客按季度甚至年度收取租金,然后重复收物业费、卫生费、电梯费什么的。钱收到手,就由中介说了算,他们利用时间差,拿出去投资、或者拿到别处周转,有时候就会出现拖欠现象。”燕燕说,一旦房东和租客找上门,中介先是会耐心找理由拖延,最后会连吓带蒙甚至耍无赖,如果遇到行为过激的租客或者房东,中介反而会报警。

“对租客来说,事情出了,最要紧的问题是重新找落脚点;对房东来说,房子压在中介手里,最重要的问题是尽快产生价值。各种部门投诉一圈之后发现只能起诉,但是起诉的时间漫长,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燕燕说,她在鹏程国际大厦的“鹏程置地”工作半年,后来搬到樱花大厦,发现都是同样的套路,“内心觉得不安”才果断辞职。

昨天,租客在维权群里发消息称,经过反复投诉,洪山区房管、公安、工商等多个部门,在国庆长假后第一天进行了联合执法,要求“信诚基业”中介公司停业整顿,同时带走了该公司3名员工进行调查。

来源:news.qq.com

猜你喜欢

怀孕可以改变女人的大脑
甄嬛到最后终究爱的还是四郎并
全世界唯一一只棕色大熊猫
开车时给朋友圈“点赞”
皖南回忆:那些遗忘在时光里的
父亲11次要钱,最后一次换来女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聪明人从来不说的4种话
反季节蔬菜到底能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