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昔日电诈“重灾区” 今成反诈“示范区”

反诈宣传一条路。

反诈宣传一条路。

电白麻岗等村挂了很多反电诈横幅。

电白麻岗等村挂了很多反电诈横幅。

村干部分片联系村民,宣传打击电信诈骗。

村干部分片联系村民,宣传打击电信诈骗。

早两年,骗骗骗

早两年,在乡村的大树下或竹林里,时不时会听到一些青年在打电话进行诈骗的声音。

——树仔村民亚邵

现如今,零诈骗

如今,电白本地的电信诈骗案发案率几近为零,当地正在引导群众走正路消弭往日“诈骗镇”恶名,昔日的电诈“重灾区”正悄然变身为反电诈“示范区”。

——电白警方

说起电信诈骗,许多人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广东电白。其中,麻岗和树仔两镇是电白电信诈骗的“重灾区”。

在这两个“重灾区”, “打工不如打电话”一度成为不少村民捞快钱的错误观念。从事电信诈骗的群体呈现出文化程度低、年轻化、本地化、家庭化的群体特征,他们抱团作案,不少是“夫妻档”、“兄弟连”。他们多半是看到同乡人迅速发财致富而心动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因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等问题,2014年5月,电白被广东省综治委列为2014年度社会治安重点地区;2015年11月被公安部列为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拔钉子”专项行动7个重点整治地区之一。

为了清除诈骗“毒瘤”,摘掉电信诈骗的“帽子”,茂名、电白两级党委、政府领导面对严峻形势,痛下决心,从2014年起组织力量先后对电白区“猜猜我是谁”、“我是你领导”等电信诈骗犯罪发起了20多场全链条式的专项打击行动,取得了显著的成效。自2015年11月以来,电白全区已有152名电信诈骗罪犯被判刑,占全国‘拔钉子’专项行动7个重点整治地区判决总数的55.68%。

此外,电白通过源头治理、系统治理、综合治理,探索建立了法律观念培育、学生防流控辍、推荐就业、基层治理等十大机制,得到公安部、省公安厅及兄弟省市的认可。目前,电白区内的电信诈骗报案数量已由2014年初的平均每月13起,下降为半年仅一二起左右。

电白是如何从严治理电信诈骗并取得如此显著成效的?近日,记者走进电白这个被列为全国七大电信诈骗之乡之一的南方小城进行了探访。

失足成恨

麻岗、树仔均属电白沿海地区,两镇相距仅数公里。麻岗镇位于电白沿海中部,总面积110平方公里,辖20个村委会和1个居委会,总人口7.5万人;树仔镇总面积52平方公里,下辖13个村委会,1个居委会,人口约6.9万人。

今年36岁的阿鹏(化名)是最早参与电信诈骗的电白人之一。2006年秋,阿鹏尚在广州一家士多打工,每月的工资1000多元。一天,一个老乡找到阿鹏,说只要每天帮他打几个电话,就能赚很多钱。

“当时我在想,打电话就有钱了,且看到他们着实赚了钱,就心动了。”阿鹏说,时年26岁的他,接过老乡递来的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数百个电话号码的名册后,即按照老乡的指点,一一打过去,用带着电白口腔的普通话问对方:“猜猜我是谁?”

阿鹏打了几天的电话后,终于有一位上海籍的手机用户进了圈套,顺着他的问话回应:“哦,你是某某吗?”“是的。”阿鹏在电话中假借是对方朋友的身份,声称发生车祸急需输血救治,骗取了对方分多次汇的30多万元。

这是阿鹏第一次参与电信诈骗,十几天后,阿鹏及同伙被上海警方逮捕。

回头是岸

在结束了8年的“牢狱”生涯后,2014年,阿鹏回到了家乡电白麻岗镇,在镇上开了一家小小的玻璃店铺。玻璃店是在获得了镇村“反诈同盟会”提供的10万元免息贷款支持下开办的。“雇了2个工人,每个工人的月薪为3500元,玻璃店每月可赚8000元左右。”阿鹏说,当初自己因为贪图“快钱”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现在开玻璃店虽然没有赚大钱,但觉得挺安心踏实,很有幸福感。

阿鹏是众多“反诈同盟会”帮扶对象中的一员。“反诈同盟会”是由村干部和乡贤自发组成的,去年年初至今,电白麻岗、树仔两镇已先后成立了多个“反诈同盟会”。这个团队既在村里宣传防诈政策,更为改过自新的电诈人员提供就业帮扶。

“在外经商的乡贤很乐意为村里出钱出力,电白的名声不好,我们在外也脸上无光。”在深圳创业的邵老板说,“反诈同盟会”为有条件创业的人员提供无息贷款,为愿意在村里农业基地务农的人员,提供免费种苗和销售渠道。

据电白区委宣传部一官员介绍,为帮助更多的刑释人员走到正道上来,帮助他们解决就业等问题,防止他们重操旧业,电白近年来先后投入910多万元,在全区359个村居建设公共就业服务平台,同时大力发展特色种养基地和产业,并鼓励企业更多地招收本地员工,取得了明显的效果。目前,仅在麻岗村,就有20多名曾参与电诈的村民,在“反诈同盟会”帮扶下找到正当职业。

电诈链条

2014年,阿鹏出狱时,他的家乡电白,电信诈骗已泛滥成灾,在“打工不如打电话”捞快钱的错误观念驱使下,一些无业青年走上了谋求“致富”的歪门邪道。

这些从事电信诈骗者,往往是抱团作案,不少是“夫妻档”、“兄弟连”。他们都有着共同的一个特点,就是文化程度低,比较年轻,年龄在18~30岁之间,且多数都是看到同乡人迅速发财而心动,最终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猜猜我是谁”、“我是你领导”——这些一度十分流行的电信诈骗方式,多出自电白,其中麻岗、树仔两镇是电诈的“重灾区”,被外界称为“电信诈骗镇”。

“提供公民信息、购买银行卡、老板组织策划、打电话骗钱、取款仔取钱。”茂名的一民警说,电白的电信诈骗团伙已形成一完整的诈骗链条,购买公民信息和银行卡按量付费,诈骗所得老板分成5%,打电话者分成85%~90%,取款者分成3%~5%,“不要看老板分得少,他可能负责多条线,总量收益不少。”

里外追打

阿鹏的家乡麻岗镇麻岗村有5330人,近一半村民在外务工。该村一村干部介绍说,参与电诈的村民腰包很快就鼓了起来,在家乡盖了新房,其他人眼红,就跟着学诈骗,甚至认为这是靠个人劳动赚钱,村里的风气就这样被带坏了。

因涉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等问题,2014年5月,电白被广东省综治委列为2014年度社会治安重点地区;2015年11月被公安部列为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拔钉子”专项行动7个重点整治地区之一。

为了清除诈骗“毒瘤”,摘掉电信诈骗的“帽子”,茂名、电白两级党委、政府领导面对严峻形势,痛下决心,在今年7月30日晚至31日凌晨“收网”行动中,茂名市委书记许光挂帅,担任总指挥,组织200多名公安民警分成12个抓捕小组雷霆出击,在三市(茂名、惠州、湛江)四地(电白、茂南、博罗、吴川)同时展开统一行动,先后抓获涉嫌电诈疑犯35名;从2014年起,茂名、电白组织警力先后对电白区“猜猜我是谁”、“我是你领导”这一类型电信诈骗犯罪发起了代号为“305”至“325”的20多场全链条式的专项打击行动,共打掉20多个电信诈骗团伙,破获本地案件803宗,刑拘涉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694人、逮捕556人、抓获网上逃犯211人。

为形成“里外追着打”的高压态势,茂名还与多地签订打击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警务合作协议。电白110指挥中心的李松峰警官告诉记者,自2015年以来,茂名警方已先后接洽、协助全国各地公安机关365批次,带破协外案件975宗;2015年11月以来,电白全区已有152名电信诈骗罪犯被判刑,占全国“拔钉子”专项行动7个重点整治地区判决总数的55.68%,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全民防诈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严厉打击电诈犯罪,省市区三级党委政府予以强力的支持,其中省公安厅、茂名和电白两级政府共安排9100多万元资金用于开展专项整治。

而电白区的“全民防诈”亦是功不可没。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村干部、党员、乡贤纷纷参与,成为各村民间防诈的主力军。

为做好反电诈帮扶工作,电白从全区60个综合治理成员单位抽调230人组成驻村工作组,长期进驻麻岗镇和树仔镇的35个村(社区)展开帮扶,与镇、村干部一道对疑犯家属进行劝导,敦促被电白警方网上通缉的疑犯尽快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邵国政在2014年当选麻岗镇那笈村委会主任,上任之后的主要工作便是进村入户,排查村民参与电信诈骗的情况。

据介绍,那笈村曾有12名涉电信诈骗在逃人员,为了劝导这些躲在外地电诈人员投案自首,邵国政和帮扶组几乎每周都有两三天时间耗在这些电诈人员家里做工作,经过半年多苦口婆心的沟通,最终成功劝导4人投案。

为更好地宣传防诈政策,同时为改过自新的电诈人员提供就业帮扶,去年初,树仔、麻岗等村纷纷成立了“反诈同盟会”,为有条件创业的人员提供无息贷款,为愿意在村里农业基地务农的人员,提供免费种苗和销售渠道。

与此同时,电白近年来先后投入910多万元,在全区359个村居建设公共就业服务平台,将更多的青壮年引导到依法致富的正轨上来。

两年前,记者曾探访过麻岗、树仔两镇,发现这两个镇的乡村里三五成群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时,不是讨论别的,而是在讨论如何进行电信诈骗。两年后,记者再次走进电白麻岗、树仔,沿途发现村头巷尾,挂满了反电诈横幅或标语;三五成群的村民聚集在一起时,谈论着如何反电诈,尽快摘掉“电诈村”的帽子,“如果这‘电诈村’的帽子不摘除,将严重影响我们村的声誉,日后咱儿孙娶媳妇或到外面做生意,都会受到严重的负面影响。”麻岗村的邵老伯说。

电白警方一负责人表示,在省、市、区联合高压全链条式的打击下,至今,电白本地的电信诈骗案发案率几近为零,当地正在引导群众走正路消弭往日“诈骗镇”恶名,昔日的电诈“重灾区”正悄然变身为反电诈“示范区”。(记者关家玉 通讯员李华斌、柯科、王全明、李松峰)

来源:news.xinhuanet.com

一种发病率在增加的慢性结肠炎
六个流传千年历史常识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晚上太监一喊,皇帝总会慌张的
农村养老保险可以一次性缴纳了
小伙路边卖菜被老板相中
最让人迷恋的10个美景地
学会这3招!你包的饺子绝不会
中国上古诸神,个个神通广大
至上励合刘洲成妻子宣布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