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彦平:“造血式”帮扶构筑南疆公共卫生“防火墙”

新华网喀什10月8日电(刘映)在全国39种法定传染病中,新疆喀什有32种。其中,结核病发病率是全国最高的地区之一。如何遏制古老结核病“肆虐的黑手”?面临重大传染病疫情,这扇南疆“窗口”卫生应急如何不掉链子?近日,中国疾控中心南疆工作站第二任站长/卫生应急中心副主任张彦平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治病更需防病,“输血”更需“造血”,进一步完善南疆公共卫生体系,培养当地疾病防控骨干队伍,提升疾病防控能力,构筑基层公共卫生的“防火墙”是根本。

中国疾控中心南疆工作站第二任站长张彦平

中国疾控中心南疆工作站第二任站长张彦平

自然气候条件恶劣 结核病防控艰难

9月27日,在新疆喀什疏附县库萨克镇吐万克吾库萨克村,76岁的维吾尔族老人是涂阴肺结核患者,已服药4个月。见到张彦平和当地卫生防疫人员来了解病情,督导服药情况,很是感动。防疫人员与老人拉起了家常,了解老人的服药及饮食等情况。老人把防疫人员当作亲人,向工作人员述说起自己的家务事,当张彦平询问老人身体近况时,想起最近老伴去世,老人忍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结核杆菌,一种古老的病菌,由结核杆菌感染所致的结核病是世界最主要的致命传染病之一。全球每年报告新增病例约900万例,而中国是结核病大国,尽管过去20年已实现显著降低结核病患病率和死亡率,但每年依旧约有100万新发结核病患者。

喀什,地处新疆西南部,东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古丝绸之路要冲和我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同时也是一个以维吾尔族为主要居民的地区。每年的3月-5月,漫天风沙就会袭击喀什。为了防沙,不少村民房子的窗户都修得少而小,空气流通不畅。恶劣的自然气候条件等因素,加上居民传染病防范意识不强,使得结核病防控较为艰难,结核病家庭聚集性和村庄聚集性现象明显。

张彦平和当地卫生防疫人员前往患者家里了解病情,督导服药情况

张彦平和当地卫生防疫人员前往患者家里了解病情,督导服药情况

为提高基层公共卫生服务水平,2013年5月,中国疾控中心在喀什组建南疆工作站,援疆老卫士刘康迈开始助力和完善当地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建设。2015年8月,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专家张彦平“接棒”南疆工作站第二任站长。

在一年的援疆时间里,能为当地百姓带来什么,留下什么,这是张彦平时常“扪心自问”的问题。为了解当地疾病的真实流行情况,获得第一手材料,一年时间里,张彦平走遍了喀什地区所辖的12个县市、几十个乡镇。每次下乡都要到群众家里了解家庭经济状况、疫苗接种情况、结核病患者的病情及治疗情况、开展健康知识宣传等。

“来南疆,先不说工作,气候、生活习惯适应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个挑战。但来我们这儿的专家,像刘站长、张站长,从没提出过要求,他们都特别平易近人。”喀什地区疾控中心办公室主任杨富东说。

服药督导“送药到手,看服到口,记录再走”

对于结核病治疗,国家已有明确的防控手段和有效药物,并实行免费政策,包括诊断时免费的痰涂片检查和拍胸片,以及病人在治疗过程当中为其提供免费的一线抗结核药品。在治疗过程中,还会提供定期的随访查痰以及服药管理。但在喀什地区,这项工作的执行并不容易,特别是在服药管理方面,患者依从性差,还容易导致结核病耐药的出现。

喀什地区很大,面积相当于一个山东省。去最近的乡镇开车需半小时,去最远的塔县,300多公里,开车要六七个小时。路途颠簸,坐在车里,张彦平手机上的计步器经常“自动”累计几万步。其次,当地农牧民较多,经济较为落后。喀什地区辖12个县市,其中有8个是国家级贫困县。

为了抓好病人的居家服药治疗,根据国家结核病防治策略,疾控专家强调当地村卫生室工作人员一定要做到“送药到手,看服到口,记录再走”的要求。针对实地调研走访中发现的,每一例结核病患者治疗、管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如服药依从性差、治疗效果不好等情况,专家们都提出非常具体的改进意见。

张彦平前往当地乡镇卫生室,了解疫苗接种情况、结核病患者的病情及治疗情况、开展健康知识宣传等

张彦平还多次与中国疾控中心结核病中心、中心办公室组织专题讨论,加强对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控支持力度,协调多批专家入驻南疆工作站,从整体布局考虑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治策略及年度具体措施,提出针对性建议。各援疆省(市)对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治工作的支持力度也在不断增加,2016年山东省投入50万元在岳普湖县(艾西曼镇)开展了援疆结核病防治试点项目,并对发现的患者提供了营养早餐(馕、牛奶、鸡蛋)。

2016年山东省投入800万元在对口援助县开展援疆结核病防治试点工作。张彦平还和疾控中心专家推动多方共同努力,制订中央转移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治专项经费使用方案,利用该资金在叶城等3县市开展“65岁及以上老年人群结核病筛查”及“喀什地区肺结核患者家庭密切接触者筛查”工作。

对于结核病来说,早发现早治疗,同时控制传染源,才是更重要的预防。在此前提下,健康教育尤为重要,让当地居民知道结核病的预防措施,如何避免感染。由于喀什地区的大多数维族同胞看不懂汉语,所有的健康教育宣传内容都要翻译成维语,加大了宣传工作的难度。“村医人手紧张,压力很大”,喀什地区疾控中心主任阿不都那毕江说,喀什地区人口约有450万人,但喀什地区疾控中心人员的编制只有127个,是多年前按350万人设计的,如果按现在的人口服务需求得300多人。

“造血式”帮扶:走到哪儿,培训工作就做到哪儿

事实上,喀什除结核病外,还有麻疹、艾滋病等传染病。在全国39种法定传染病中,喀什就报告有32种。

2015年11月,张彦平接棒第二任站长刚3个月,新疆部分地区出现麻疹疫情,其中喀什地区报告病例数居全疆首位。张彦平迅速指导、协助开展疫情分析及风险评估,多次前往疫情高发县了解疫情、现场督导防控工作。

喀什地区还是防治脊髓灰质炎野毒株病例输入的前沿,为了完成脊髓灰质炎疫苗补充免疫,今年张彦平两次带领专业人员前往伽师县、岳普湖县等四个县,对乡卫生院、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补充免疫活动现场进行督导。张彦平还指导当地疾控机构专业人员及中国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学员及时调查、处置流行性腮腺炎、水痘疫情,开展喀什地区预防接种工作基础设施、人力配备和预防接种工作质量等方面的现状调查。

喀什疏附县一乡村卫生室

喀什疏附县一乡村卫生室

但在采访中,张彦平却不断强调,“疾病防控关键还是靠当地防控人员和村医”。为此,张彦平一边“输血”,一边大力地“造血”,采取“请进来、走出去”等多种方式、多种渠道为南疆地区培养专业技术骨干。推荐喀什地区疾控机构优秀人才报考国家及新疆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推动、协调新疆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将喀什作为实习基地。

“走到哪儿,培训工作就做到哪儿”,在张彦平任职南疆工作站站长的一年时间里,共有9批21人次中国疾控中心、山东疾控中心、新疆疾控中心的专家入驻工作站,60余名领导及专家来喀什进行工作调研及授课。开展的其他援疆工作还包括协调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研讨、修订喀什地区疾控中心理化实验室建设规划;指导喀什地区疾控机构专业人员开展传染病疫情分析,多次到各县区指导、调研疾病防控工作等;推动促进克州疾控中心开展应急队伍建设、传染病风险评估、实验室能力建设等工作。

作为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副主任,张彦平还把中国疾控中心应急队伍拉练拉到了喀什,组织了中国疾控中心重大自然灾害应急队伍与新疆自治区疾控中心、喀什及克州疾控中心、塔县疾控中心等36名应急队员,联合开展为期三天的重大自然灾害应急队伍拉练。此举一方面加强了中国疾控中心与新疆自治区及地州、县市疾控中心的协作与配合,对当地的应急队伍进行了培训,另一方面也为促进未来各级卫生应急队伍的建设提供了经验。

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治所所长肉孜-麦麦提介绍,南疆工作站为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治各项工作带来了新变化,结核病新型防治服务体系已建立;结核病综合示范区工作逐步开展;药敏工作从空白到目前走在全疆各地州前列,“更重要的是工作站领导和专家们的工作理念、工作思维时时刻刻在影响着我们,潜移默化中我们的工作理念和思维在不断改变。”

而中国疾控中心在南疆建立工作站三年多来,共为喀什地区医疗卫生建设投入项目资金近100万元,协助申请到“十三五”期间中央每年提供转移支付资金1900万元用于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治工作;针对从村级到地区级各级医疗卫生专业人员举办免疫规划、卫生应急、传染病防控、流行病学等各类专题培训班12次,610人次参加培训;填补了喀什疾控中心食品检验工作的56项空白。中国疾控中心还专门针对喀什地区疾控机构建立了远程视频培训系统,定期开展远程培训。

援疆期间,张彦平被喀什地区疾控中心党委授予“优秀援疆干部”,以及“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16年9月底,张彦平完成一年的援疆任务,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所办公室主任李新威“接棒”南疆工作站第三任站长。“希望这扇南疆‘窗口’的卫生应急不掉链子。”谈及援疆感受和愿景,张彦平如是说。

来源:news.xinhuanet.com

标签:喀什

猜你喜欢

信阳一女子怀孕24周产下男婴
十个金句,2017年我们都要好好
网友评年度十大美女主播
非洲饥饿松鼠与蛇大战占上风吃
音乐的力量!《月光曲》听哭美
晚上太监一喊,皇帝总会慌张的
世界上最长寿的喵星人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
中国这么美,你去过哪几处?
影响你发家致富的4个坏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