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假期民俗旅游走俏 卫生条件参差不齐

10月2日,大金丝胡同甲33号。这家民宿有三间客房,一位小女孩正在一间房间内玩围棋。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以自有住宅、四合院等方式招徕游客的越来越多,“民宿旅游”日渐走俏。“十一”期间,新京报记者探访了北京城区和郊区的民宿,不少民宿都能按相关规定执行。不过,一些民宿超标设置房间及卫生不达标等情况也不鲜见。

草案明确“民宿”概念

作为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北京城区和郊区分布有大大小小的民宿。这个“十一”,不少来京旅游的外地游客选择城区的民宿,而一些北京市民的郊区游也选择投宿“农家乐”之类的民宿。

今年9月底,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对“北京市旅游条例”进行二审,对非遗景区讲解员、一日游、民宿等热点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

其中,关于民宿旅游,此次草案修改稿中明确了“民宿”的概念,指利用自有住宅,结合本地人文环境自然景观生态资源及生产生活方式,为旅游者提供休闲旅游住宿场所。“拟规定,城区民宿的经营规模,客房数为5间以下;乡村民宿的经营规模,客房数为15间以下”。

草案修改稿还规定,从事民宿经营活动,符合上述规模、标准和技术要求的,依法办理工商登记。客房数超过上述规模的,按照国家和本市旅馆业相关规定进行管理。同时,条例鼓励民宿旅游经营者通过购买保险等方式为旅游者提供安全保障。

一些郊区民宿卫生条件不佳

新京报记者探访城区故宫、北海等一些重要旅游目的地附近的民宿以及怀柔等郊区民宿时发现,大部分民宿在“十一”期间涨价。

民宿的环境也参差不齐,一些郊区的民宿,卫生间无水、地面脏、床上用品有汗渍等情况严重;城区也有民宿突破条例相关规定,设置的卧室超过了5间。此外,新京报记者探访的民宿基本都没有为旅客购买保险。

现状1

民宿环境卫生条件参差不齐

10月2日,新京报记者在什刹海附近的大金丝胡同探访坐落于此的“北京人家”民宿。这户人家长年经营民宿,在奥运期间还更名为“奥运人家”。

院口是一个拱门,古色古香,走进院子是一个天井,院里栽种着一棵石榴树,宅主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和老伴住在北边的正房,西厢房2间和厢房1间开辟接待游客。西厢房里装修古朴,木质地板上简单地摆放着两张床,整体环境还算干净整洁。“我们干的时间长了,要待客总得先归置好家。”宅主说。

与这家民宿不同,新京报记者在怀柔区雁栖湖景区周边看到的一些以农家乐形式出现的民宿虽然整体环境不错,但卫生条件则各有不同。

在离雁栖湖会展中心不到3公里远的一个小村里,一处没有挂牌的民宿内,新京报记者参观了这里的客房。客房基本没有过多的装修,一处房间里,地板上还保留有一些泥印。一位刚刚从这里结账离开的小伙告诉记者,“夜里停了水,马桶没有水冲,条件一般。”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市修订旅游条例正式承认了民宿的概念,不过除了拟规定民宿设置房间的上限外,并没有对民宿的卫生标准提出明确规定。

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刘思敏表示,既然条例提出从事民宿经营活动,就应当符合相关规模、标准和技术要求,依法办理工商登记。那么民宿的卫生条件应该要达到接待游客的标准。同时,他也建议,民宿卫生条件应该达到什么样的标准应该尽快明确,以促进民宿这一业态的健康发展。

现状2

投宿客多 有民宿临时改价

新京报记者还发现有的民宿在“十一”假期突然涨价,上述怀柔雁栖湖景区周边的这家民宿平时收费只有100元一晚,假期涨到150元一晚,宅主告诉记者,“十一”假期投宿的游客较多,临时涨了价。

一位来自山东的游客小东对记者说,他10月2日在网站上查询到了东城区一家民宿,经与房东联系后约定10月4日投宿,收费400元/晚。但到了3日,他接到房东的电话,由于假期旅游旺盛,涨价到了600元/晚。

不过,也有假期未涨价的。大金丝胡同12号的收费为第一人500元,第二人300元;大金丝胡同甲33号民宿则每间房收费300元。

刘思敏表示,民宿在假期期间涨价是非常合理的,这是市场行为,政府也没有任何调控的必要。

“民宿如果定价过高,游客完全可以选择不去。”刘思敏认为,民宿没有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因此,价格也应该由市场调控。

现状3

投保非“强制” 落实不佳

根据北京新修订的旅游条例之规定:鼓励民宿旅游经营者通过购买保险等方式为旅游者提供安全保障。不过,记者探访的民宿都表示不能为游客购买保险。

“我们是民宿,不是旅游。旅游才买保险。”大金丝胡同甲33号民宿的宅主说。

虽然北京市的此项规定不是强制性的,但刘思敏认为,作为一个新兴的旅游业态,进行相关的引导是有必要的。“过去民宿不打眼,比较私密,业态也不太成熟。现在北京修订旅游条例,承认民宿这个业态,以及它对旅游业所发挥的作用,并完善相关法规,对民宿进行规范化管理。”

刘思敏认为,游客在投宿民宿时,最可能遇到的是意外伤害,如火灾、触电、砸伤这样的意外事故,而条款鼓励为游客购买保险有利于民宿行业走向成熟。

现状4

有城区民宿卧室超5间

北京旅游条例修订后拟规定,城区民宿客房数为5间以下;乡村民宿客房数为15间以下。

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郊区一些民宿虽然设置的房间数在15间以下,但也有空间过于拥挤的。在怀柔雁栖湖景区周边,一家民宿内设置了5间房,但有一间房间里设置了3张床铺,过道以及床与床之间的空间都十分狭小。

而在城区,有民宿已经违反规定,设置了超过5间房的民宿。在一家专业预订民宿的网站上,一家位于什刹海附近由名为DAN的外国人经营的民宿设置了8间房间。记者联系房东询问此事,未获回应。

刘思敏认为,饭店业、旅馆业和民宿业分别属于不同规模的业态,对民宿设置的房间数量上限进行规定,就是避免其规模扩大变成旅馆业。“旅馆业已有法规规范,民宿则应控制规模。如超过了这个规模,就应该以旅馆的名义向工商部门申请,而不能再打着民宿的招牌。”刘思敏说。

来源:news.xinhuanet.com

标签:北京

猜你喜欢

剧版跟影版的《三生三世》造型
元旦小长假推荐:你带着我
女子驾车停十字路口27分钟
医生强行把男宝塞回孕妈肚内
《向往的生活》对于赵丽颖的到
拔掉智齿人就会变傻?哈哈
生不出孩子?这7件事会影响男
古代正妻、平妻、嫡子、庶子
科学告诉你人死后发生什么事
游泳池里居然有这么多尿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