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报:日本“弃老憎老”现象恶化 医院“打点滴”杀老人

参考消息网10月3日报道新报称,日本警方调查发现,横滨一家医院的年老病人因输入其体内的点滴混入了洗涤剂成分而死亡,进而揭发多宗类似事件,警方将以杀人重案清查。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3日报道,日本横滨一家医院日前传出有80多岁老人遭人毒害,日本舆论对此一事件格外关注,指这是日本社会的“憎老”现象。

上个月20日,横滨市神奈川区的大口综合医院,有一名88岁老人八卷信雄日死亡。院方原以年老患病死亡处理,但有人给警方通风报信,指此事并非如此简单。经日本警方调查,终于水落石出,法医报告,老人的死与输入其体内的点滴有关,点滴里面混入了洗涤剂成分。

日本警方追查后还发现,9月18日还有三老者也同样因点滴而死。最新报道指出,有两死亡者是同住一个病房,而负责装置点滴的是同一组医药人员。

该医院院长高桥洋一称,“相信医院职员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但是,警方已将这起“点滴案件”列入杀人重案,并且正在对该医院的医疗人员进行清查。各报道也认为种种证据都显示“点滴杀人事件”是医院内部人士所为。

一些报道指出,横滨这家医院如同“鬼门关”,入院的老人总是凶多吉少。又有媒体引述邻里街坊的观察,指这家医院都把卧床不起的老人放在“四楼”,意思是他们已无可救药。

常有杀害老弱案件

日本医护人员杀害老弱,在这之前就已经存在。今年7月,神奈川县的安养院也发生了轰动一时的护理人员杀人惨案。凶手是一名已经辞职的男护理人员,他用刀砍死19名老人和残障人士,有20人身负重伤。

2日,日本媒体又揭发三重县一安养院的看护人员向老人施暴。一些家属拍摄到了虐待情况。此一报道指,女护理人员对着住院老人骂“你们本应该死”,还经常掌掴老人的脸。是极为典型的“虐老”案例。

日本舆论对这些事件做出分析,认为日本老化社会面对的首要难题是护理职场人手极度不足。同时,面对老化的日本,社会的护老温和度已大不如前。

日本电视台昨日引用调查数据报道,“认为政府无需再为老弱提供福利”的民众有38%;同样问题在美国,所得的数据是28%。日本舆论还进一步指出,老年人口的增加使日本年轻一代负担更重,无形中对老者心生恨意,这也是日本近期“弃老、憎老”社会现象的根源所在。

资料图片:日本老龄化严重

资料图片:日本老龄化严重

美媒称日本老龄化“掏空”山村:一个村仅有5个孩子

参考消息网7月13日报道美媒称,山上那座红屋顶的寺庙10年前就关了,而今柴田吉广甚至想不起它的名字,虽然这位54岁的奶农在这个风景如画的村子生活了一辈子。看着这个村子郁郁葱葱的茶树、紫阳花、竹林和松树环绕的废弃之地,他说:“寺庙的收入取决于居民人数,这里的人口不足以供养一名僧人。”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7月10日刊登题为《随着日本人口减少 熊和野猪在曾经的学校和寺庙徜徉》的报道称,在寺庙关门几年后,村里的茶厂和小学也关门了。现在剩下的学生要坐一个小时公交车去上学。

柴田说:“我年轻的时候,我们这儿差不多有100个孩子,而今只有5个孩子。”

当地的神道教神社还在勉强维持着。原泉村属于附近的挂川市,现在只剩下大约250户人家,在每年一度的祭典上,这个村子的男子人数不足以抬着传统的彩车巡游。

柴田说:“他们就把彩车放在那里,彩车不动。”再过几年,连这样或许都不可能了。“今后10年,我们的人口可能会减少一半。”

报道称,多年来日本各地像原泉村这样老龄化的村子在悄悄地空心化,而城市地区的人口继续略有增长。不过就像一个破旧的木制过山车,爬到最高处慢下来,然后突然急剧下滑,据去年的人口普查显示,日本的人口在2010年左右达到1.28亿的高峰,之后减少了大约90万人。

现在,这个国家的人口开始了令人紧张的向下滑行。据专家预测,到2060年,其人口将减少1/3,约4000万人。今后30年,日本39%的人将在65岁以上。

报道称,虽然人口统计学家早就预估到日本现在面临的转变,但是这个国家现在似乎才对即将发生的巨变清醒起来。

越来越多的空房子存在的安全隐患令警察和消防部门感到棘手,而交通部门则在讨论哪条道路和公交路线值得保留。年迈的小企业主和农民难以找到继承人来接管他们的产业。日本每年要关停500所学校。

报道称,去年秋天,安倍晋三首相召集内阁大臣和专家开了一个专门会议,信誓旦旦地表示他的政府将“使出生率下降和人口老化停止,在今后50年使人口保持在1亿以上。”

不过,很多专家说,除非出现婴儿潮或日本大大放宽其限制性的移民政策,安倍的目标不可能实现。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林伶子说,虽然政府制定的每个妇女生育1.8个孩子生育率目标低于人口替换率,但是即便如此也是不现实的。

她说:“这是个愿望。我们的生育措施启动太晚了。”

福冈亚洲城市研究中心的久保高行说:“每个人都说,没有移民,1亿人的目标不可能实现。在30年内,一半的地方政府可能消亡。不过日本人不喜欢突然发生变化。”

日本老龄化催生“银发色情” 外媒:老人拍AV很常见

日本有名61岁的妇女献出AV初体验,但早在之前就有76岁的老人,和孙女一起拍A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考消息网4月3日报道外媒称,61岁的富多弥悦(音)身穿和服,安静地跪坐在榻榻米上,看上去像是即将进行一场茶道表演,其实这是她作为色情女演员的首次演出。

据法新社4月1日报道,在镜头准备摇动的时候,弥悦羞赧地眨着眼睛,她证明了,在日本的银发社会,任何时候开始追求梦想都不算老,无论这个梦想是多么的不雅,多么的荒诞不经。

她也成为日本“银发色情”这一繁荣市场的一部分——延长老年人的性欲,在一个预期人们会优雅老去的国家里,颠覆了社会准则。

日本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在用更加传统的方式探索他们的渴望。他们说,爱不仅仅是年轻人的专利。据称,专门针对老年人的婚姻介绍所生意越来越兴隆。

弥悦说:“我只是希望自己还能跟得上潮流。”她以前在一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厂工作,后来和女儿一起在日本一家非常景气的AV公司注册。

在日益老龄化的日本,约有3200万人年龄在65岁以上,占其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由于低出生率和寿命的延长,到2060年预计这一比率将达到40%。

仅从统计数字来看,就不难理解日本银发色情业的繁荣了。据业内人士称,成人电影一年可以狂赚200亿美元。由于越来越多日本自信的老人开始感受到自己的魔力,过去十年,成人电影的销售额迅速增加。

导演木村文昭说:“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银发色情业变得非常受欢迎。老年夫妇一起观看,因为他们能从中感到一种联系,一种亲密感,或者说是一种同年龄的亲近感。”

一些人在进入暮年后只是想找个伴儿,或许是在失去或离开他们第一任长期伴侣之后。但由于习惯问题,很难碰到一个合适的人,许多人开始求助于专门针对老年人的婚介机构,比如“爱-老年人”公司。该公司声称拥有6000名注册成员,有些会员已经90多岁了。

去年11月,68岁的日本“黑寡妇”笕千佐子因涉嫌用氰化物杀害其70多岁的第四任丈夫被日本警方逮捕,此案引发了人们对黄昏恋的关注。

然而,大多数黄昏恋的老人都有着较为幸福的经历。

66岁的小森洋介和他57岁的妻子睦彦是通过另外一个婚介机构认识的。两人以前都曾结过婚,他们是四年前结婚的,到现在仍像年轻人一样手挽着手。

睦彦说:“我认为健康的性生活是婚姻的额外福利。但在一段关系中最重要的是互相理解。”令她的女儿们震惊的是,睦彦结婚时居然大胆地穿了一条短裙。

对于羞怯的小森洋介来说,婚姻不仅仅是关于肉体。他不好意思地说:“当她感到幸福时,我觉得非常满足。我只想让她笑。实际上,最重要的是爱。”

资料图片:日本一处红灯区。图片来源于网络

资料图片:日本一处红灯区。图片来源于网络

日本人口普查:老龄化情况加剧 独居家庭比例高

中新网6月30日电 据日媒报道,日本总务省本月29日发布的2015年人口普查的“1%抽样速报”显示,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例(老龄化率)达到了自1920年开始调查以来的最高值,为26.7%。每4人中超过1人为老年人的情况尚属首次。

日媒称,此次与上一次2010年的调查相比上升了3.7个百分点。日本未满15岁的人口比例下降了0.5个百分点,为12.7%,创最低记录。日本少子老龄化加剧,将对社会保障的财源确保及地区的维持产生极大影响。

日本就业、择业中的女性比例(劳动力率)虽然几乎各个年龄层均比上次有所上升但幅度很小,抚养孩子的年龄段呈下降趋势的“M字曲线”依旧存在。一个人独自生活的人数创历史新高。

比起老龄化率为22.4%的意大利及21.2%的德国等国,日本的老龄化现象更为严重,为世界最高水平。而未满15岁的人口比例则为世界最低水平。

从日本各个都道府县来看,老龄化率与上一次相比均有所上升。41个道府县超过了25%,其中12县为30%以上。最高为秋田,达33.5%。接下去为高知32.9%,岛根32.6%。秋田较上次上升了4.0个百分点。四国4县皆为30%以上。

低于25%的有埼玉、东京、神奈川、爱知、滋贺、冲绳等6都县。即使全国最低水平19.7%的冲绳县,其65岁以上的人口也超出了未满15岁人口。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65岁以上人口都超过了未满15岁人口。

女性的就业率为49.8%,较前一次上升了0.2个百分点。从年龄段来看25-29岁为80.9%,为有可比数据的1950年开始以来首次超过80%。但与被视作常常与生育及抚养儿童的年龄段重合的30-39岁女性,与前后的年龄段相比就业率呈下降趋势的特征。

日本一个人独自生活的家庭比例为32.5%,为史上最高值。除以年轻人为中心的未婚者人数的增加以外,老年人的单身人口也出现增加倾向。65岁以上人口中,男性每8人中有1人、女性5人中有1人过着单身生活。

外媒:日本靠机器人应对人口萎缩和老龄化

参考消息网2月5日报道 外媒称,在日本,由于人口萎缩和国民反对外来移民,推广智能机器人的应用得到认可。

据英国《金融时报》2月5日报道,在世界其他地方,未来机器人——从玩伴、无人驾驶出租车到交易算法以及手持电棒的机器人巡警——被认为前景极其复杂,风险与回报并存。

经济效益与危险很难计算,伦理辩论还没有开始。例如,我们不知道多久以后能够出现一款人们可以放心地让它照顾儿童或老人的Pepper(由日本科技与电信集团软银出品,台湾富士康负责装配的可爱类人型机器人)。

而在日本,由于人口萎缩而且国民反对外来移民,这些担忧被抛到了一边。日本最精明的商业大脑之一、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打造的Pepper,在政治高层拥有知音。

去年5月,安倍在日本机器人革命行动委员会成立大会上发表讲话。该委员会得到公共和私营部门的支持,负责推动一项计划,在工业部门推广智能机器人的应用,同时将机器人的销售额扩大三倍。安倍表示,日本企业必须“把机器人的应用从大型工厂拓展到我们经济和社会的每个角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番振臂高呼是有道理的。在人口出生率低、65岁以上人口超过总人口四分之一的日本,照管儿童的资源有限,而且劳动人口正在萎缩,这使得利用不需食物、不用支付养老金的机械劳动力的想法明显具有吸引力。

但这种一股脑儿的热情之中也蕴含着危险:Pepper 、Asimo、Cyberdyne公司生产的外骨骼套装、长崎附近一家由机器人提供服务的酒店的机器人迎宾员以及上百种别的巧妙创新,使得日本推迟了一场围绕外来移民的日益迫切的讨论。安倍已承诺为妇女提供更好的职业前景,并缩减每年因照顾老人而离开工作岗位的10万劳动力(包括男性和女性)。向新工人开放边界只是被看作一种勉强且无法令人信服的解决方案。

日本同样不愿利用移民来阻止本国人口数量下滑。从现在到2060年,日本劳动力数量预计将减少50%。在去年一次采访中,日本内阁女性活跃大臣有村治子将移民问题比作“潘多拉魔盒”,称最好不要打开。

日本经常将机器人的光明前景与很快将成为压倒性的老年人护理需求联系起来,这并非巧合。安倍关于推广机器人的呼吁包含了一种不那么隐晦的请求——呼吁日本工程师们尽快行动起来,在政府被迫容许岌岌可危的赤字由外国人来填补之前生产出大量护理机器人。

资料图片:9月28日,美国纽约,天体物理学家奈尔·德葛拉司·泰森(Neil deGrasse Tyson)在“克林顿全球倡议”年会上与人形机器人Pepper互动。

标签:日本

上一篇:世行:全球贫困人口大幅下降 中国等亚太国家贡献大

精彩推荐
王思聪爆料《战狼2》还找过林
美颜暴击!路人和粉丝高糊镜头
禽兽!12岁女童沦为全家性奴
脑洞太大!让老师跟不上节奏的
肝脏好不好,看这4处就知道
见缝插针!老婆正吃烧烤
在未来,人工智能将彻底秒杀人
婴儿6-14个月,是教育的最好时
女子为博眼球,直播一大盆辣椒
鹿晗搞事情要迪丽热巴帮他做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