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青色的记忆(足迹)

雨后初霁,天空是辽远而纯净的湛蓝。除了观景,龙虎阁里展出的“土”字界碑,帮我们揭开了珲春历史的一角。虽然秋天已带着彩墨悄然而至,但对我而言,初识珲春,挥洒不去的,是那一抹青色的记忆。

出延吉驶入珲乌高速,骤然铺展的山水画卷吸引着我——

出延吉驶入珲乌高速,骤然铺展的“山水画卷”吸引着我——

雨后初霁,天空是辽远而纯净的湛蓝。温软如棉的白云,或积或散,升腾翻卷,如花朵般绽放出万千姿态。远处青山连绵尽显寥廓。傍依山势的原野将青草树木深浅杂糅的浓绿与黛青一股脑儿推至眼前,让心也敞亮起来。葱翠中,间或闪过俏丽的山花,丛丛簇簇,像山野的饰物,恰到好处,赏心悦目。视线尽头,沃野与苍穹合成了朦胧的地平线。

峰回路转,有河流沿山脚蜿蜒,宛如绿野哼出的一段旋律。向导是当地人,告诉我们,这就是图们江。珲春就在江的下游,是我国唯一地处中朝俄三国交界的边境城市。随着江面越来越宽,我们离目的地——最能体现珲春魅力的防川村越来越近。

在紧邻中俄边界线的沙丘公园,我们真正走进这一带山水。沿敬信湿地张鼓峰南坡,一片沙丘绵延而卧,在青山绿树中错落的沙梁显得金黄耀眼,号称“绿洲沙漠”。“这里哪来的沙?”我有些疑惑。朋友笑答:“沙丘是海水倒灌形成的。其实这里离大海不远,一会就可以看到了。”沙丘东侧是有“塞外仙人湖”美称的张鼓湖,面积不是很大,但清澈宁静,鱼跃鸥飞,秀美清新。

按朋友的说法,珲春是个有风景也有故事的地方。风景随处可见,而故事则从湖边远眺张鼓峰开始。

海拔150多米的张鼓峰又名刀山,山顶的分水岭是中俄两国的界线。除了山林美景,此处还因二战时日俄“张鼓峰事件”而闻名。据说,这其中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浪漫情节:事件发生在夏季,那时,盛开的梨花和野玫瑰花漫山遍野,正在这里的苏联诗人伊萨科夫斯基被美景所陶醉,触发创作灵感,写诗名曰《喀秋莎》。后来作曲家勃兰切尔为它谱曲,传唱至今。但瑚布图河畔这片4.7平方公里的土地,又历经半个多世纪的沧桑,才正式回归中国版图,重新承载起真正属于我们的欢歌笑语。

“一眼望三国”是防川的“专利”,绝佳观点,就在这座带有朝鲜族风格的观景楼——龙虎阁。登楼眺望,茂密的森林植被填平了山岭沟壑,我们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海洋(图⑥)。风吹过时,绿浪起伏,绵延东去,连接起远处日本海的蔚蓝。顺着朋友的手指,在北方几百米外,有一排白色建筑,他说,那里是俄罗斯海关。

距此不远,中俄两国的界碑掩映在绿树丛中。转向西南,图们江对岸平缓的坡地已属朝鲜。横跨江面建有一座两侧并不对称的铁桥,这是俄朝两国的通道。这时,正有一列火车冒着轻烟穿桥北行,在绿海洋上划出了一条移动的曲线。图们江上,有小艇游玩水面。朋友说,沿江而下,15公里外就是入海口。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看见日本海上的舰船。

除了观景,龙虎阁里展出的“土”字界碑,帮我们揭开了珲春历史的一角。清末,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割占我国土地,又偷移界碑。1886年,吴大澂奉命与之进行勘界谈判。他据理力争,夺回了珲春黑顶子地区,争得图们江口通航权。据说,当时两名负责移碑的清兵嫌石碑太重,所以没有走到海边便匆匆放下。写有“土”字的界碑落处变成了中俄边界这处起点,听来令人悲愤扼腕。但是,吴大澂却赢得珲春人长久的尊重,他在谈判前书写的,代表着“龙骧虎视”精神的“龙虎”两字,已成石刻,激励后人。

了解了“土”字碑,再走“洋馆坪”,便有了不同的感受。历史上曾有两处“地峡”阻隔着防川与内地,让它如“孤岛”独立“海外”。1992年,通过挖石填江,我们在“领江”上修建了长888米的江堤公路,有了这段8米宽的国土(图⑤)。

如果不急着赶路,就在防川村(图④)住下吧。除了感受浓郁的朝鲜族风情,也可以体验一回“鸡鸣闻三国,犬吠惊三疆”的黎明与黄昏……岁月随江水流淌,历史的风霜却在这一片土地深藏。经风沐雨让珲春的美沉静大气,耐人寻味。

回到城中,灯火初上,小雨淅淅沥沥。找一间朝鲜族餐馆,尝尝珲春特色的烤串儿,竟品出了平和安宁的滋味。虽然秋天已带着彩墨悄然而至,但对我而言,初识珲春,挥洒不去的,是那一抹青色的记忆。

来源:news.sznews.com

标签:历史

上一篇:海外游,越来越精彩

让床头灯为卧室“开光”明暗暖
美国第一女儿找造型师
闹鬼的王府,邪门的很
中国最美的30个低调村镇
一本,二本和三本大学的本质区
分属湖南、贵州和重庆的3个县
做人的十大败局,要切记
到底谁是这个宇宙的“设计者”
让西方惊掉下巴的日本设计师
致敬港爸 香港快运新飞机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