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女孩患白血病 亲生父母2次拒绝后终愿骨髓配型

示意图

示意图

27日,绵阳安州区4岁的小茜戴着口罩,坐在养父袁通云身上,虽然尚不知生离死别是何概念,但身患白血病的她,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而她的生死,目前可能掌握在亲生父母手上。

不过,面对养父母求助,小茜的亲生父亲刘唐(化名)面临着两难,因为小茜是他的第三个孩子,他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已成年,另一个还在读书。刘唐担心骨髓配型会让她们知晓还有一个妹妹存在,与他翻脸。因此,他曾两次拒绝配型。

但是,小茜的病情也一直是他的牵挂,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知道,如果自己不配型,小茜可能性命难保。28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最终血缘亲情战胜了刘唐的纠结,他表示愿意配型,但前提是不能让另外两个孩子知晓。

抱养四年养女突患白血病

27日上午,小茜戴着口罩,拿着一颗葡萄喂到养父袁通云嘴中,甚是可爱。但4岁的她并不知道,自己身患重症——白血病,而袁通云也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原来,4年前,袁通云的妻子杨红到安州区某医院做B超,正好来自与安州区交界的德阳某地的刘唐夫妇,也在该院做B超。不同的是,杨红希望能怀个小孩,刘唐夫妇是准备做人流。在等候过程中,几人聊起了孩子。

“聊天时,他们告诉我这是第三胎,前面两胎都是女儿,这次是意外怀孕,担心再是女儿,于是想进行人流。当时我看刘唐的老婆已经怀孕5个月左右,而我曾经怀了一个小孩,但流产了,医生说很难再怀上,于是我立即有了抱养他们孩子的念头。

”27日,杨红介绍,经过和刘唐夫妇商量,双方决定如果生下来是儿子,就由刘唐夫妇自己养,如果是女儿,就由杨红领养,“我老公袁通云也同意了,双方互相留了电话。”

2012年4月25日,刘唐的妻子生下了一名女儿。次日,杨红到医院领养了孩子。双方约定,从此不再见面,互不打扰各自生活。

回家后,袁通云给女儿取名小茜,并被一家人视为掌上明珠。从此,袁通云在外开铲车挣钱,杨红在家一边种葡萄,一边带小茜,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但是,幸福只维持了4年。今年7月1日,小茜被诊断为白血病。远在安徽打工的袁通云也回到了老家,一心为小茜治病,目前共花费10余万元,已用光了家中积蓄。

亲生父母两次婉言拒绝骨髓配型

小茜之所以戴着口罩,是袁通云夫妇为了小茜不再感冒,因为身在农村,环境较差,而小茜身患白血病,一旦感冒,就难治愈。

“现在进行了两个阶段的化疗,效果还是比较明显,后续还有6个阶段的化疗,医生说需要费用40万~60万元。”袁通云说,但是,医生表示,如果要想保证化疗后不复发,彻底治愈,则需要进行骨髓移植。

袁通云没再出门打工了,一心在家陪着养女小茜。因为他和妻子以及亲朋,都到医院进行了骨髓配型,但没有成功,他也无心再外出打工,就想多陪陪女儿。

不过,袁通云也没有放弃,他通过网上查询,得知亲生父母骨髓配型成功几率非常大,于是,他开始四处寻找刘唐。因为刘唐手机号码已换,袁通云便通过自己曾经在周边开铲车的经历,找了很多朋友,终于在约定的地方见到了刘唐。

“7月中旬,我找到了他,但因为我们两人没见过面,他并不相信我。9月初,我带着妻子再次找到他,这次他相信了,但他说两家已经没有关系,婉言拒绝了我们。9月中旬,我们再次联系他,还是被他婉言拒绝了。”袁通云说,刘唐不愿意配型,肯定有他的苦衷,“我也不会强求他,但我不会放弃救小茜的希望。”

内心想法担心不知情的两个孩子与自己翻脸

那么,刘唐夫妇为何要拒绝骨髓配型呢?28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刘唐,他道出了自己的苦衷。

电话中,刘唐的声音较小,他表示,小茜确实是他们4年前抱养给袁通云夫妇的,而且确实曾经拒绝捐献骨髓,原因是担心大女儿和二女儿和自己翻脸。

刘唐介绍,他今年40多岁,大女儿已经成年并参加工作,并交了男朋友,二女儿还在读书。2011年,他的妻子意外怀孕,原本是要进行人流的,但最后抱养给了袁通云夫妇。这件事,除了刘唐妻子的妹妹知道外,其余人一概不知,包括他的两个孩子。

“生老二的时候,老大已经十多岁了,(老大)哭了很久,我们问她,她说担心我们有了第二个小孩后,给她的爱就少了。”刘唐在电话中,略带哭声,“所以当袁通云找到我时,我根本不敢相信我和他们一家还会有交集,更不敢相信小茜患了白血病。”

刘唐说,虽然大女儿现在已经成年,但二女儿出生后大女儿的表现一直历历在目,因此,他不敢让大女儿知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被抱养出去了。

“如果我捐献骨髓了,我担心大女儿会胡思乱想,担心她认为父母的爱又少了,担心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刘唐说,不仅如此,最近几年,由于自己生意亏损,现在全靠大女儿在支撑这个家,“如果大女儿知晓了此事,如果捐献骨髓又对身体有后遗症,她到时不管我们怎么办?”

纠结半月血缘亲情战胜内心终愿配型

就这样,刘唐在9月两次婉拒了袁通云夫妇。但是,虽然袁通云夫妇没有再打电话,没有再去找他,但刘唐内心并没有平静:因为小茜也是他的亲生女儿!

“我和妻子每天晚上睡不好觉,聊的都是小茜,觉得对不起她。我们不敢外出,也不敢关手机,害怕听到小茜的噩耗。”刘唐说,血浓于水的亲情始终是断不了,虽然每天自己照常生活,但心中的那份牵挂却越来越强。

9月20日前,刘唐夫妇委托唯一知情的妹妹到医院看望了小茜,送去了礼物,还带去了几千元捐款,但是是以好心人的身份前往,袁通云夫妇至今不知情。

几天前,袁通云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我和妻子愿意先去进行骨髓配型,等候你的电话。看到这条短信,袁通云急忙回复了一条:谢谢大哥,我们一家人感谢你!

“小茜是我们的亲生女儿,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我妻子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她痛苦而无动于衷。”刘唐声音有些哽咽。

对话记者

“如果大女儿知道了,希望她能理解!”

记者:你现在同意进行骨髓配型,有什么条件吗?

刘唐:没有条件,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让我大女儿知道这事,不要让她们也去配型。

记者:万一你大女儿知道了,你怎么办?

刘唐:小茜也是我的亲生女儿,大女儿现在已经成年了,以后也要为人母,我只希望她能理解。

记者:什么时候去骨髓配型呢?

刘唐:等袁通云的电话,什么时候需要就什么时候去。我们会尽所能来进行帮助。

成都商报记者汤小均摄影报道

来源:fashion.ifeng.com

猜你喜欢

近年来得甲状腺癌的人数激增的
故事:身体不适检查无果
心理学家:深度睡眠和死亡状态
一眼教你看出化学催熟、药水浸
杨幂爸微博晒大幂幂毫不手软
宇宙有可能就是一个大气泡
婚前婚后9个生活大变化
湖南旅游你一定要去的24个地方
山药原来这么厉害,功效真好
生活中常见的7个错误卫生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