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有声读物背景音乐太丰富 抑制孩子的想象力

儿童有声读物主要是旁白和对话,音乐必须适可而止,绝不能穿越到电视剧中去。音乐过多,会给听读中的孩子造成听觉干扰,抑制孩子语言和想象力的发挥。

“俺老孙来也!”一句台词,顿时让身在童趣出版社会议大厅的各路媒体记者、编辑们打了个激灵。听声音就知道,李老师来了!没错,他就是“86版”孙悟空的配音演员李世宏。“86版”西游记前五集孙悟空的配音都是由李老师来完成的。

如今的“大圣”,素衣白衫,两鬓略微灰白,不论岁月,你能遥看到当年那张俊秀帅气的面孔。然而,眼睛和嘴角,还依旧迸发着昔日“灵猴”的野性和顽劣。李老师的气息是浓烈的、逼人的,但也是浪漫且充满生命力的,他用语言和声音,通通透透地感染了我们这一代真正与西游记相伴成长的粉丝们。

京剧底子和个人崇拜 让我与“大圣”结缘

我给孙悟空配音,看似歪打误撞,但事实却得力于我多年的京剧修为,包括老生、喉音、塞音、鼻音、脑后音等多种声道的综合训练。其次,是我对上海译制厂老配音演员,配音大师邱岳峰的崇拜!他的配音创作,给我留下的模板令我着魔。故此,叛逆的我不好好学京剧,反到因为“追星”迷上了邱岳峰,就像我女儿崇拜杨幂一样。不同的是,邱岳峰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让我这一生与这只叛逆的猴子结下不解之缘。

“大圣”的台词成为专利 无人能模仿

我的发音和配音,有着我个人浓烈的性格和京剧元素在里面。我从小因为家庭殷实,又是独子的缘故,因此性子就特别无拘无束,属于自由野蛮生长的那一类。自己又没有兄弟姐妹,非常孤单,因此特别喜欢小孩,但又缺乏跟兄弟姐妹相处的经验,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小孩时,既喜欢跟他们玩,又无法好好地待人家,结果就是使劲儿地搞人家逗人家,现在我也是这样。就是这种单纯顽劣的性子,让我打骨子里更贴近那个野性未脱的猴子。其次,就是前面提到的京剧底子,给了我配音的章法和技巧。

但纵然这颗充满灵气的种子已万事俱备,也需要导演给我“生长”的空间和土壤,我才能“发威”到极致,才能配好。就是这几个因素成就了我前五集无人能及的配音,且很多台词都是我的专利,别人想学也学不去。“比如孙悟空在找遍武器都没有找到称手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定海神针,那种惊奇很难表达。”李老师说,当时他就即兴地发出了“啊……啧啧……”的声音,就是这个声音让导演杨洁大为称赞——这就是李老师创造出来的声音,是一个生命的最为原始的形态被唤醒的声音,是一只猴子最真实的状态。

猴子声音的特色就在“猴性”上

猴子来到大千世界,人类自身身上都有如猴子一样原始的灵魂。虽然,我们被各种教养、教化所驯服,但我们遇到不快活时,依旧会表现出“猴性”。人类一开始没有语言,猴子一开始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也没有语言,但看到斑斓的大千世界后又有表达的冲动,因此,我们听到的一定是“嗯啊咦哦”这样的,随着波涛声渐起,这种打引子的效果将猴子的张性、野性、内心的心理活动,以及后续的角色逐渐推向成熟和高潮。

“孙悟空”是猴也是人 更是战无不胜的“猴王精神”

孙悟空在猴、人、神之间不断转换,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猴子本身是具象的,但它赋予的文化是抽象的,它就是战无不胜的“猴王精神”。西游记里的每个字都被赋予了一种文化寓意,就像我们听戏时听到的托腔,其实那托腔里全是文字,就看你怎么解。

比如,猴子看到金箍棒时是“啊……哦……”打冷战的样子;被太上老君赐名“孙悟空”时,语言也是冒泡似的,这些随情节推进而表现出来的声音和词语,细细推敲,是非常有震撼力的。再如,“师父,教我72般变化。”那种无限贪婪地想从师父身上学艺的动机和情感,执着而浓烈到让你不得不相信它有征服世界的本领和勇气,它要用它的一套方式来表达生命的另一种状态。

有人说全国欠李老师一个“美猴王”的美名,其实我并不介意这个美名。我觉得我更像是一个怀揣西游记的舍利,虔敬而踉跄的独行者。就像美猴王到孙行者,在我看来就是一个人修成正果的完满“人生”,百般波折和历练下的生命更令人回甘。我从事幕后语言工作多年,作为老艺人,我必须对得起自己的职业。不论历史多么悲壮,我要用大圣的语言把历史长河涤荡下来的文字,用语音永远地记录下来。这就是我心中的“猴王精神”。

有声读物背景音乐太丰富 抑制孩子的想象力

近期,上海美影和童趣出版社合作出品了一套《经典珍藏》系列小人书,这里面的《大闹天宫》用了我的配音。首先,与电影电视的配音不同,有动作内容的配音更容易一些,声画对拉,彼此有依赖有补充。给广播剧配音,没有图像,完全要靠我们的语言和声音来塑造,通过听觉形成影像视觉进入意境,这是很难的,也是最能见功夫的,是对配音演员的一种考验。

第二个不同就是,随着岁月的沉淀,我的嗓音以及对这只猴子的理解有了变化。我愈发觉得,猴子也是一个正常的“人”,说话与常人无异,有窃窃私语,有偷乐,有发怒,有无赖,有阴险狡诈,也有正义真理化身的时候。它就是一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征服者,对任何世事都扮演着一个顽强对抗的角色,我是对它的一种新的理解。

第三个不同,是我当初了解西游记看的是小人书,那时没有电视剧没有影像的东西。“孙悟空”完全是我脑袋里想象出来的,天马行空。后来,拍了西游记,看到了“孙悟空”是如何通过特技腾云驾雾,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我反到觉得离自己心里的那个“孙悟空”相差甚远了,这应该就是想象力的自由和快乐,带给我的真实体验。

就想象力,我想说的是,儿童有声读物主要是旁白和对话,音乐必须适可而止,绝不能穿越到电视剧中去。装饰的东西过于丰富,非常容易给听读中的孩子造成听觉干扰。听故事时,最好给孩子一个纯净的听觉环境和情节环境。让孩子听到的就是孙悟空的声音、孙悟空的故事、孙悟空的表达。如干扰太多,会影响孩子想象力的发挥。比如,我们蒸馒头,就是要让孩子吃出面的味道,而不是使劲往馒头里加奶油加芝麻酱,广播剧也是这个道理。从锻炼孩子的思维和想象力的角度出发,应该不用音乐,孩子也能有“镜头感”。

他能自己找到语言找到场景,那是真正开发他的语言和想象空间。如果非要弄一些音乐掺和在里面,热闹是热闹,但这就成了一种强迫,强迫孩子去听,等于把真实的精髓和应有的思维给剥夺了,孩子也就没有自己生发开去的东西。所以,上海美影和童趣携手出版的这套传统经典的小人书系列,让孩子们体验的不光是内容上的传统经典,还包括用老配音演员的声音所传递出的语言、声音等多方面的传统精华。让孩子一边读着故事,一边听老艺人的朗读,自己体验和琢磨每一处图文和声音的微妙处理。唯有如此,孩子的阅读能力和想象能力才能得到锻炼。

为出版界“献声”我不认为是跨界

这个说法猛一听很有道理,但从我作为一个京剧演员的角度细品,我应该早就“跨界”了。但界和界,领域和领域之间有共通的东西。不论是京剧,配音,还是出版,这一切都是为现实服务的,但还要把传统优秀的东西保留下来。如果吴承恩活到现在,那么西游记一定不是明朝的西游记,可能手机、滴滴都会派上用场。我本人是一名艺人,从年轻的小艺人到如今的老艺人,我感觉自己有责任把所学到的艺术和文化结合起来传承下去,所以,在哪一行里发挥光热都是一样的。

李老师的“大圣精神”带着热度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个人,特别是我。在采访临近结束时,了解到李老师在录制这套经典丛书时的一件逸事。出版社在听取李老师录制的第一版音频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背景音乐是不是有点少?”,于是李老师便自己掏钱找到声音合成的工作人员,要求再录一版音乐多的和一版“干版”(没有音乐的)。

最终三个版本比较后,出版社反到觉得音乐少的有种特别的意境,能够凸显李老师传神的语言和声音特色。这段小小的插曲让出版方备受感动,想必这就是李老师对配音事业的热爱,对孙悟空这一传世角色真诚而稚拙的赤子之心,也是对儿童事业极其负责任的态度和良心。

来源:baby.163.com

标签:儿童 音乐

猜你喜欢

最黑的这些旅游景点骗局
美国纽约一名双性人获发全美首
没有她就没有秦始皇陵地宫里的
放138天的猕猴桃咋还硬?
湖南商贩给生猪灌食泥浆
中山美女跳桥寻死,没成想
心灵鸡汤:做人,别太真
徽州最全美食都在这啦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汤汪中学一老师期末评语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