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调查:古长城生存状况堪忧 明长城已有三成消失

近日,“最美野长城被修成水泥路”事件引发公众对长城修复工作的广泛关注。董耀会:我们这两段长城的修缮将秉持最小干预原则,妥善保护长城的真实性、完整性和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展现长城厚重的文化内涵。

近日,“最美野长城被修成水泥路”事件引发公众对长城修复工作的广泛关注。然而同样需要关注的是,两千余年的自然损毁和人为破坏,使得古长城生存状况堪忧,被列为全球100处最濒危遗址之一。尽管国家文物部门保护、修缮的工作一直在展开,但事实证明,长城资源点多、面长、线广,保护任务艰巨,传统单纯依靠政府部门拨款保护、修缮的方式,无论从资金还是人力来说,都无法满足现实的需要。长城的保护更需要全社会的参与。

探访

箭扣长城伤痕累累

2015年10月12日,辽宁绥中,最美野长城被修缮。 视觉中国资料图日出喷薄,远远望去,蜿蜒在山间的“巨龙”生动起来。但走近了,却发现“巨龙”早已伤痕累累。

北京怀柔区雁栖镇西栅子村旧水坑西南的分水岭,两个走向的长城在此汇合。这个汇合点被命名为“北京结”。此段长城也被称为箭扣长城。它是明代内外长城的交结点,又是蓟镇、昌镇、宣府镇三大军事重镇的分界地区。从这个意义讲,它在整个万里长城中具有独一无二的特殊地位。

箭扣长城东起正北楼,西至九眼楼,全长7071米,最高海拔1299米。此段墙体地形复杂,险峰突起,集险、奇、美于一身。当地人称“鹰飞倒仰猴难攀”可见其攀爬的难度。部分区域几乎达到90度直角,攀爬需要手脚并用。因为长期自然侵蚀和人为破坏,有的区域垛口墙倒塌缺失,这样就会在攀爬的路上不时突然出现一段悬崖,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眼睛往旁边一望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更糟糕的是,因为一部分墙体整体断裂、滑坡、甚至缺失,原本的长城台阶被侵蚀成胡乱堆叠的乱石堆。爬着爬着便没有路了。人还几乎九十度扒在城墙上,往上没有抓手,往下便是深渊,停在原地惊出一身冷汗。只能抓着手边野蛮生长的灌木,胆战心惊地贴着城墙缓缓横向移动,寻找出路。仅从“鹰飞倒仰”到“北京结”总长700多米的路程内,满眼残破。

这段长城的敌楼、敌台已普遍开裂、坍塌,部分垛口墙坍塌下来,城砖怪异地立着插在路上。沿途地面长满杂草、两米多高的树木已经有碗口粗。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也有一部分墙体倒塌的时间并不长,散落的渣子还没有被覆盖,旁边酥散的边墙随时有继续倒塌的可能,部分条石城砖等被拆毁。

箭扣长城向东200多公里的喜峰口长城,也有着类似的境遇。它由戚继光督建而成,已历经近500年的岁月。曾经,它扼守着中原通往北疆和东北边陲的咽喉要道,是明清商道、贡道的重要结点,是明长城中修建得最坚固、最壮观的一段。1933年春天,国民革命军29军宋哲元率部在此阻击日军。

当时依托长城为掩体,中日两军展开三天三夜的拉锯战。29军五百大刀队夜袭日军驻地,大部分壮烈牺牲,据此创作了《大刀进行曲》。2013年距离潘家口5公里处发现29军墓地,大约有200名夜袭日军驻地牺牲的将士长眠于此。这段可歌可泣的抗战故事,使喜峰口长城承载了厚重的抗日历史。

然而如今的喜峰口长城,深陷年久失修的困境中。其中喜峰口西潘家口段长城目前城墙和敌台残存,内外侧砖墙局部坍塌和缺失、毛石墙芯局部坍塌,地面砖残损缺失并且有进一步恶化的危险。如再不修,墙体某日坍塌甚至会沦为遗址。

据了解,这两处长城段落,都是明长城,且都属于砖石长城。对这些点段进行维修迫在眉睫。

困境

明长城已有三成消失

长城保护,政府责任为主导。自1961年国务院将八达岭、山海关、嘉峪关名列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陆续颁布实施《长城保护条例》、启动为期10年的“长城保护工程”等重要工作的半个多世纪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为加强长城保护做了大量工作,长城总体保护状况有了明显改善。

“但我们的万里长城,保存状况十分堪忧。”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长城保护公募项目负责人,长城保护专家董耀会说,以距今最近的明长城为例,明长城人工墙体长度为6259.6公里,目前保存较好的513.5公里,只有8%;保存一般的1104.4公里,近20%;已消失的(已消失是指地面遗迹不存)1961.6公里,占到31%。

董耀会指出,造成这样状况的原因一方面是自然侵蚀,另一方面是人为因素。一些公路、铁路等建设工程穿越长城,拆长城砖盖房子、搭猪圈,少数违法分子偷盗、贩卖明代长城文字砖,还有时下流行的攀爬野长城。加之长城现多位于远离中心城镇的崇山峻岭、戈壁荒漠之间,工程实施十分困难,增加了保护难度。长城资源点多、面长、线广,保护任务艰巨。“长城太长了。”董耀会说,传统单纯依靠政府部门拨款保护、修缮的方式,无论从资金还是人力来说,都无法满足现实的需要。

资金

网络公募探索文保新模式

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今年9月份开始,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主办的“保护长城,加我一个”长城保护公募项目与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合作,通过线上募集与线下筹款相结合的方式,向社会公开筹集资金,对箭扣和喜峰口的两段长城本体进行修缮。喜峰口段主要通过网上募集,辅以线下劝募,费用估算约2300万元;箭扣段主要采取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为主,联合其他互联网企业共同捐资的方式进行。费用估算约为1500万元。

“这是文物保护领域第一次采用‘互联网+公益’方式进行公募,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说。

官方也对此表示了支持。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刘曙光指出,此次公募活动既是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的积极实践,也是文博领域促进“互联网+公益”融合的创新探索。

截至9月25日,喜峰口长城募捐线上、线下,公众和机关单位共计捐款近200万元,线上参与募捐人数已达近7万人。筹款金额和人数每天都在平稳增长;箭扣长城修缮所需资金,腾讯方面已经领捐1000万元。

人力

研究组建长城保护研究中心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刘曙光透露,国家文物局正在协商有关部门,依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组建国家级长城保护研究中心。

与此同时,北京目前新近成立了长城保护志愿服务总队。志愿者们将定期或不定期地开展长城巡查,劝阻不文明行为,及时发现并上报破坏长城等行为,成为名副其实的长城卫士。同时,北京也开通了长城保护志愿者招募专线,希望通过招募长城专职志愿者,能带动更多人加入这支队伍,不断壮大保护长城志愿者的力量。未来,北京各个区还将分别成立相应的志愿分队。

目前,北京辖区内的长城共有573公里,分布在全市6个区和2个特区范围内。长城保护志愿者的巡查主要针对那些无人看管的“野长城”进行。他们将定期或不定期地对这些长城开展巡查,捡拾垃圾,排除火灾等隐患,及时劝阻不文明行为等。同时,发现严重破坏长城等行为时立刻向相关部门上报,配合专业执法队开展执法工作。

对话

修缮秉持最小干预原则

京华时报:如何才能避免“保护性修缮造成的破坏”?

董耀会:我们这两段长城的修缮将秉持最小干预原则,妥善保护长城的真实性、完整性和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展现长城厚重的文化内涵。所谓的最小干预原则,通俗地讲就是经过修缮之后,除了排除了墙体险情,公众整体上感觉还是没有修过的风貌。这两段长城都纳入了国家文物局“十三五”期间重点修缮计划,国家文物局还将给予项目技术指导和资金支持。

京华时报:募集到的资金如何使用、管理?

董耀会: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公益目的。其中94%用于长城本体修缮,6%用于项目运行。资金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管理,募集和使用情况会及时在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微信公众号和腾讯公益平台上向公众公示,接受社会监督。捐款人可以向基金会提出意见和建议,任何建议都将得到具体反馈。

京华时报:一旦参与捐款,捐款人便和长城有了更为紧密的联系。出于关心,他们都来爬“野长城”怎么办?

董耀会:这两段长城均未达到开放的要求,属于“野长城”。在未抢险加固前,如果几万名参与募捐的人都来攀爬,对长城将造成人为的伤害。考虑到这一点,文保基金会将组织捐款者参与长城环保行动,以及有“获得感、体验感”的公益活动。比如邀请部分捐款者烧制长城砖、捐款人无论捐款多少都将成为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长城之友”、通过网络开辟传播长城保护知识和长城历史故事的公共平台,为捐赠者提供多种亲近长城的渠道等。

京华时报:这两段长城修完之后会开放吗?

董耀会:我们目前阶段不是以开放为目的的修缮,而是属于抢险加固。主要是为了让身处危险中的两段长城停止受到损害。

新闻链接

社会力量参与长城保护有先例

社会力量参与长城保护,在我国是有传统的。30多年前,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习仲勋的题词“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掀起一场捐资修复保护长城的全球华人行动,开创了长城保护管理社会

力量参与的局面。近年来,社会组织、志愿者、新闻媒体等积极参与,为长城保护作出了积极贡献。长城沿线的3400多名保护员,在日常巡查方面,是一支不容忽视、难以替代的力量。

(原题为《政府保护长城需社会力量助力》)

来源:news.sznews.com

标签:长城

猜你喜欢

骄傲!首位中国籍探险家闪米特
清朝选秀女竟然如此残忍
闹鬼的王府,邪门的很
你的努力配不上父母的艰辛
年薪百万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呢
2017年最流行的包包款式
关于去西藏不可不知的九个常识
中国科学家取得这3项大突破
秋冬季减肥要常吃白萝卜
人生四大感悟,看的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