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世同堂老太过“百岁大寿” 心怀慈悲喜欢布施

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昨日,孟家老太张松桃迎来了百岁寿辰,子孙们为她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寿宴。面对轮番过来祝寿的子孙,后辈们在老人耳边询问,是否知道自己的名字时,老人均准确叫出。

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昨日,孟家老太张松桃迎来了百岁寿辰,子孙们为她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寿宴。虽然年事过高,说话有些喘,但老人满心欢喜地坐在椅子上接受子孙们的跪拜祝寿。

过寿实际98岁 按习俗过“百岁”生日

昨日一早,居住在八府庄园小区的老太太张松桃家里异常热闹。客厅的正中位置窗子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寿”字,张松桃老人穿戴一新,端端正正坐在一张藤椅上,铁锈红的斜襟上衣与后面的大红寿字相映衬,很是喜庆。

原来,昨日是张松桃老人98岁生日,老人的子孙们纷纷赶来为老人祝寿。在老人的大儿子的带领下,上午11时许,先期赶到的子孙共计二十多人齐刷刷跪在老人面前,磕头祝福。看着膝下满堂的子孙,老人面露喜色。

老人的长子孟长水今年已78岁,据他介绍,母亲98岁,但按照老一辈的习俗,天保一岁地保一岁,98、99岁都可以按100岁过生日,他和兄弟姐妹们张罗为母亲过百岁大寿。

孟先生说,母亲是河南洛阳人,生于1918年。“我们孟家祖籍是山东,爷爷辈迁到天津。”早年凭借做生意,孟家颇有积蓄,后其父亲孟广才因工作原因从天津迁居河南洛阳。

在洛阳居住期间,父亲的第一任妻子不幸去世,留下3个儿子。不久,18岁的母亲嫁给了父亲。然而抗日战争的爆发,为了躲避战乱,父亲带着一家老小来到西安。

“我妈一共生了我们9个儿子,一个女儿,加上那三个哥哥,我们一共13个兄弟姐妹。”孟先生介绍,据他粗略统计,除了兄弟中已经故去的,他们孟家目前共有108口人,现在是五世同堂,其母亲玄孙辈有10人左右。

生活在汉中的老九孟昭武赶到,径直走到母亲身边搂住母亲在其额头亲吻了一下,祝福母亲身体健康,“老妈过100岁大寿,是我们的福气,再远也得赶回来。”孙子辈40岁的孟登攀高兴地说,奶奶很了不起,在做人和生活方面为他们树立了榜样。

习惯每天要看新闻 国内国际的事都知道

坐在老人身边,华商报记者尝试与其交流,发现老人有些气喘,耳朵比较背,需要有人大声在她耳边重复,在听到儿子重复说的话后,老人表现出释然的神态,知道来了客人,还不时向华商报记者点头,以示礼貌。

面对轮番过来祝寿的子孙,后辈们在老人耳边询问,是否知道自己的名字时,老人均准确叫出。

68岁的孟昭明介绍,虽然有着众多子女,但母亲却更愿意自己住,八府庄园小区的这套房子就是母亲的,因为年岁过大,他们兄弟姐妹轮班过来24小时照顾。在孟家兄弟眼中,母亲的生活规律而清简,“我妈爱喝酒,每天几乎都要喝上一两口,而且还要是白酒。”孟昭明说,除此之外,母亲喜欢饮茶,饮食方面较为节制。

“我妈是个大善人,她经常跟我们讲要修行个人,要心怀慈悲。”孟家老七孟金成介绍,在他的印象中,如果家门口来了乞丐,子女稍微表现出鄙夷的神情,母亲都会生气,“我妈会把讨饭的让到我们的饭桌上来,把自己的碗洗干净,给人家盛饭吃。”孟金成说,母亲一生中,不知道施舍出去过多少钱财。

孟昭明说,虽然母亲已百岁高龄,但依然关注着国内外新闻,“每次我过来都得跟她讲新闻,她每天都要看电视新闻。”当着华商报记者的面,孟昭明问起了一些国内外的首脑更换及局势更迭,老人回答得很简短但很准确。

经历见证了西八路的鼎盛和变迁

孟昭明介绍,其父亲带着一家老小刚来到西安时曾在尚俭路住过一段时间。1947年,孟家在西八路建起了一处宅院,占地一亩三分地,分前后院。后院共有9间大房子,前院连带门房有4间房子。68岁的孟昭明当时刚刚出生,即搬进新宅院。

“院子里光一人合抱的槐树就有6棵,院子里还有海棠、何首乌、香椿、桃树、桂花树等,那是一个老式宅院,很漂亮。”孟昭明说,老宅子带走了他们兄弟姐妹的所有记忆,他表示,“文革”期间,宅院曾短暂被占,其父亲也因做生意而被打倒,1981年病逝。平反后,宅子又回到孟家手中,2011年因城区改造被拆掉。

在孟先生幼时记忆中以及母亲的反复讲述中,他们见证了西八路的变迁。新中国成立前,西八路街道两边还有空地,当时,西七路的大户人家比较多,也比较热闹,而西八路住的大多是贫民,住户以逃荒来西安的河南人居多。

孟先生讲,他们孟家来到西安后,父亲凭借积累的家底,创造了一个著名品牌,在车床等现代化铸件工具没大规模普及以前,孟家生产的“剑”牌锉刀享誉西北五省区,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最终退出历史舞台。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他们兄弟姐妹,在西八里平静地生活着,见证着西八路周边的改造变化。

孟昭明说,母亲用自己宽广的胸怀影响着他们每一个子女,虽然母亲已经百岁高龄,但并不服老,“她的脑子里还装着我们家以往的辉煌,她还总想着领着我们重塑我父亲在世时的辉煌。”

孟家兄弟均表示,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作为子女,他们会更加孝顺母亲,让母亲开心度过自己的晚年,“希望她老人家一直身体健康。”

华商报记者杨德合

来源:news.sznews.com

上一篇:别盲目追捧小苏打 它只是“饿死肿瘤”的配角

精彩推荐
不止乌镇西塘,这个距沪杭1h的
内蒙古乌兰察布明长城边发现4
春日污力头屑来找cha?
《择天记》大结局剧透
Kylie晒姐妹童年旧照
肯豆不愧是卡戴珊家族姐妹
原来在徽州,端午节是用来示爱
哈尔滨人最稀罕的多道东北菜
在草原马背上奔驰100公里
杨幂旧照曝光 姑姑不愧是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