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女生进入大学半年 两次与室友打架

一个外表斯文,说话轻声细语的女生,很难让人联想到打架一词,可就是这样一个大一女生,在进入大学半年的时间里,两次与室友打架,心理压力让她面临崩溃:“因为和室友关系处不好,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以前觉得室友都排挤我,可才换寝室不久,我又和两个室友打了一架。我意识到是我的问题,压力很大。”

该事件经网络发酵引发广泛大学生群体的热议,陈年的网络热语“感谢室友不杀之恩”又重出江湖。

从引发冲突的原因看,大多集中在生活作息、生活习惯等琐事方面,这看起来不是难题的问题却让很多大学生感到苦恼,甚至引发校园悲剧。

对此,专家建议,进入大学后,学生面临的第一课是学会“说话”,也就是要学会与别人沟通,正确处理人际关系。

寝室问题仍然存在

说起国内的校园悲剧,大家对这些名字肯定不陌生:马加爵、朱令、林森浩……事件结果令人不寒而栗,但究其原因,或为口角琐事积累怨愤,或为大学研究名利嫉妒。

对于大学生而言,处理人际关系似乎成了当下的难题。“清华投毒,复旦下毒,南航刺杀,噩耗频传,还记得马加爵,忘不掉胡文海,我们活着的人,是否应该给大学同窗打个电话,尤其是同宿舍的,热泪盈眶地说一声感谢:大哥,感谢当年你不杀之恩!”发帖网友的语言虽为调侃,但足以引起重视。

如今的校园里,每年仍有不少大学生因为与寝室室友不和而要求换寝室。小瞿如今已毕业两年,但说起当初换寝室的事仍有些无法释怀。

小瞿刚进入大学时,与三位本省女孩一个寝室,因为寝室有人要养小狗,但是小瞿怕狗,与室友几次沟通无果后不得不要求辅导员介入,这才换了寝室。然而一个班级上课总要打照面。小瞿说,此后就没跟那三位女生搭过话,走在路上碰见了大家也不会互相打招呼,十分尴尬。

可是,换了寝室,问题真的解决了吗?

家庭教育短板再现

每个人的行为习惯,都与家庭教育密切相关。

室友问题的背后关系到家庭教养,每个大学生的举手投足都是其家教的体现。据悉,半年两次与室友打架的女生从小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备受父母宠爱,从小学到高中,因为离家近,一直是走读,上大学是她第一次过集体生活,不同的生活习惯让室友关系很快出现破裂。

英国诗人约翰·多思有句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生活中,我们无法避免地要与陌生人接触,从而构成复杂的人际关系。资深心理咨询师王越告诉记者,人际关系分为四种,损人利己、损人损己、利人利己与利人损己。

举个例子,如果某位大学生来自损人利己教育的家庭,他的父母或者周边环境给他灌输的是不能吃亏,要占便宜。遇到这样的室友双方价值观都无法统一,大学生涯注定是无法平静的,损人损己也是如此。

王越说,利人利己能创造双赢的局面,室友会主动为他人考虑,大家有福同享有苦同担,遇到这样的室友无疑是幸福的,要好好珍惜。还有一种室友是利人损己的,通常表现得比较谦让,比如,初见时把好的床位让给室友等。遇到这种室友一定要感恩并倍加珍惜,这样的室友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不能坐享室友对自己的关爱,同时也要向室友伸出关爱的翅膀,友谊才能持久。

加强沟通,提前约束

面临集体生活,沟通能力的培养必不可少。曾在大学担任过校学生会主席的谢同学告诉记者,大学里的社团是很能锻炼人的。每年新生入学时,也是社团纳新的时间。刚进入大学的学子不妨趁此机会,选1-2个自己感兴趣的社团参加,一来,打破固定的寝室交友圈;二来,也在社团活动中锻炼自己的沟通与组织能力。

过去,不少寝室的划分是按照学号来分的,不同地区、不同生活习惯的大学生被动地居住在一起,矛盾频出。此前,温州某大学推出过“自选寝室系统”,赢得不少学生好评。新生可根据生活习惯、性格特点等因素,自主选择满意的室友。有网友则说,选室友不如选心态,选择摩擦不如选择沟通,好室友都是聊出来的。

王越建议,如果是被动分到同一寝室的,不妨在开学后就集体讨论一个室友公约,列出自己喜欢和不喜欢的,一方面促进彼此了解,另一方面也提前约束彼此,为共同维护寝室的整洁和室友友谊做铺垫。

大学,是一个开放型的小社会。在踏入这个小社会前,良好的生活习惯受家庭影响很深,大部分学生从读大学开始才真正开始离开父母,离开家长,接触另一种全新的环境。如今的家庭条件普遍提升,导致越来越多的孩子从小以自我为中心,缺少对人基本的尊重与宽容。再者,家中的电子设备诸如电脑、电视、游戏机等则有可能导致孩子沉迷其中,与外界沟通减少,从而缺少基本的人际交往技能。

因此,家长首先要对自我进行约束,给孩子做好榜样,潜移默化地帮助孩子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教会孩子正视自己,培养孩子主动解决问题的能力。

来源:news.qq.com

标签:联想

猜你喜欢

关于去西藏不可不知的九个常识
日本女游客撞脸元朝公主画像笑
网友评年度十大美女主播
无意间路过一次阴界鬼市
色彩穿搭的冬天看腻了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派对造型 Do's & Don'ts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公司年会上绝对会让你闪耀全场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最美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