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居,美到连神仙都无法淡定的地方

乐途网的老酒老师有句格言,他说:踏出屋门即为旅行,入得眼内皆是风景。旅行的意义不在于路程的长短,不在于地点的好坏,而在于从不同的地方发现不一样的美。想出门走走了,收拾下简单的行囊,说走就走。五个小时的车程后我就站在了浙江台州仙居县的街头。异乡的街头,异样的感觉。这里没有摩天大厦,没有现代繁华,但秋天的风吹在脸上,一样的温润怡人。

摄影/云云

位于仙居的皤滩小镇,一个被历史遗留下来的古镇。经历了时间的沉淀岁月的洗涤,让它显的有些破败与沧桑。没有林立于两边的商家店铺,也没有人声鼎沸,这个古老的小镇跟别的古镇相比嗅不到一丝一毫的商业气息,显的安静,寡淡。此时正值农历八月,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倒也给小镇平添一抹浅浅的温柔。

摄影/云云

远离现代文明的古老建筑,门窗瓦砾,赌场,青楼,让人感觉瞬间穿越。它们都是某个时代的见证者,曾目睹过这里所有的繁荣与衰败。如今,时光把故事都留在了过去,把过去留给了回忆。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这个小镇,或许早已风光不在。洗净铅华,它以另一种姿态安静的守在城市的角落。不争锋,不喧哗,只等着懂它的人来走进这个尘封的世界,去观赏,去聆听,去缅怀。

摄影/云云

来了台州不去神仙居就等同于到了北京不登上长城是一个道理。可见神仙居作为一个旅游景点在整个台州地区的举足轻重。虽然陌生的环境让我几乎一夜未眠,疲劳却丝毫不减我对美景的期待。满心的向往带着全身心的兴奋,我像一个满血复活的圣斗士,终于站在了神仙居的脚下。我仰望着它的居高临下,迫不及待的拍下了它的第一张照片,这是我看它的第一眼,却已是一见钟情。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神仙居,最高处海拔1380米,想要徒步登上山顶对体力和毅力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最终我们选择了索道上行。老远看见那几根钢索贯穿于两座山之间,下面是万丈深渊,我的心里是有些抗拒的。但一旦踏入了吊箱内,当它离地面越来越高,透过吊厢的玻璃俯瞰整个山谷都在自己的脚底下时,所有的恐惧都转化成了兴奋。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下了索道沿着山间的小道一路向前,季节的变化似乎对这个神奇的地方没有丝毫影响。树叶以它一如既往的绿执着的坚守的它们的阵地,放眼望去,满目苍翠。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神仙居的美因为神态各异的山峰显的厚重,也因为仪态万千的树木显的灵动。那些山峰或嶙峋,或娇俏,或巍然。人类的想象力给了它们各自的名字。你看,睡美人,将军岩,骆驼峰,观音像.…哪一座不是唯妙唯俏,巧夺天工。无论你是仰视,平视还是俯瞰,每个角度都能收获惊喜。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如果说神仙居的山雄伟壮观,那神仙居的树就是妖娆多姿。我喜欢古木的千年不朽,我喜欢松树的苍劲有力,但我更喜欢崖柏的绝处逢生。这才是生命该有的样子。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此时此刻,我只恨自己不是文人,不是墨客。不能把这些美景写出诗的风情,绘出画的意境。我能做的就是用相机把它们齐齐框下。我想要记住它们的样子,我想要记住我曾经来过。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围着悬崖峭壁而造的栈道。走这条道对于恐高的同伴小翁来说他的心理一定是崩溃的。最重要的是还被我狠狠调侃了一回。他在那颤颤巍巍不敢往前,而我在他前面走的手舞足蹈,还不时回头笑他胆小,他却戏言我是女汉子中的战斗机。好吧,我承认,我不那么女人。可我这个女汉子此刻内心是有独白的,恐惧就像魔鬼,你弱它就强,你强它就弱。

摄影/云云

摄影/云云

快下山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年轻的帅哥顺着一条绳索从悬崖往上爬。开始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等他上来后,发现他身上还绑着一个大麻袋。原来他是个悬崖清洁工。他的工作就是往返于悬崖峭壁捡回游客随手扔下的垃圾,确保景区环境的干净整洁。

看着这张稚气未脱的脸,突然有一种心痛。不随手乱扔垃圾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他们却是用生命在工作。我用相机记录下了他的身影,希望我们可以做的更好,这样的职业可以尽快消失。

摄影/云云

原本这次旅行的计划还包括永安溪的漂流。永安溪是仙居的母亲河,全程7.68公里。想象中脚踩着竹排,在青山绿水间顺流而下,这7.68公里该是怎样的一种浪漫。可到了目的地却被告知,由于某个路段出了故障竹排下不去,所以暂时不能成行。这应该是我这次旅行唯一的一个遗憾吧。

摄影/云云

留有遗憾就会有所期待。我总是在想,如果把生活中的每个缺憾都连成线,穿成圈,挂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那么,我一定会更清楚自己该要努力的方向。

猜你喜欢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
瘦贼偷红木一次数百斤
这个村庄随处可见美丽的孔雀
29岁的刘诗诗这么会打扮
天高云淡季 去些冷门的地方玩
最后一次!奥巴马在白宫特赦两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满屏马甲线!英国健美大赛型男
醉在童话之秋,河北秋季赏“枫
非洲饥饿松鼠与蛇大战占上风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