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那晚我在博鳌看到了什么

“外面什么动静?”

“怎么了?”“什么东西?”

“什么?别出去!”

“( ⊙ o ⊙ )啊!别吓我啊!”伴随着走调的尖叫,我蜷缩在帐篷里一动也不敢动。我的前面是出状况的帐篷,我的背后是不可知的黑暗森林,空气里的每一粒灰尘都隐藏着危险。“妈呀~”我听到自己带着哭腔的声音,脸上是滚烫的热泪,今晚的种种让我几尽崩溃,再也承受不住重压……

被辐条划破口子

并不是所有的旅途都如文昌般幸运。暮色中的博鳌“除了荒凉,还是荒凉。”这座因为亚洲论坛名声大噪的城市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一幢幢高大华丽的酒店诉说着它往日的辉煌,然而现在徒留一片空城。喷泉,泳池已经干涸,墙面的浮雕被蔓生的植物遮蔽,只露出残缺不全的花纹。琉璃窗破损了,罗马柱折断了。海岸是漫漫无边的红土,与灰暗的大海在天尽汇聚,巨浪滔天,海风肆虐。我们就要在这里露营。回想起昨夜温暖的灯光,今晚的情形怕是要来个反差对比吧。

路边喝椰子解渴

队友趁着昏暗的光线开始搭营,插不上手的我和“货架”CC负责去买补给。等我们拎着大包小包返程的时候,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手电在前方碗口大的一点光,照着颠簸的碎石子路。凭借着记忆小心前行,然而黑暗抹去了一切路标。

我们迷路了。走了好远好远,发现偏离了海岸。向再远一点看过去,本应是大海的方向居然出现了灯火通明的海鲜大排档,北边又是一片断壁残垣,残破的雕像狰狞着面容,破洞的窗子是一个个黑洞。脑海里浮现出“鬼打墙”一类的情景,不由打了个冷战。 我努力让自己不想这些鬼话,回到岔路口,再次择路。

仿佛过了好久好久,黑暗中看到了反光的帐篷,隔着老远,我大声喊着队友的名字,这时候冷也知道了,怕也知道了,紧紧绷着的弦一放松,人瞬间就垮掉了。我语无伦次地说着一路上的惊悚经历,说着那妖艳的灯光,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恐惧。“迷路了不知道打电话给我们吗?”“好了好了,回来就好,这么多人就不怕了。”“CC你护驾无力罚你喝洗脚水啊。”看着狼狈不堪的我们队友很无奈,CC被搞得很尴尬的样子,我这才意识到因为自己的胆怯让他受到指责。于是不敢再发牢骚,收起一肚子的苦水缩进帐篷里。

帐篷头碰头聚在一起,队友们的帐篷把我护在最里面,离道路和海滩最远,我的斜后方是野生的树林。营地中间的空地上堆着满满的宵夜,白亮的营地灯扫去了刚才的阴影,各自从帐篷里露出头来,商讨路线。突然万小骏变了脸色:“帐篷外是什么?”我被他这真假莫测的惊呼吓傻了,呆望着他没了下文。

周易笑嘻嘻地看他吓唬我,其余人也都以为他是在逗我。可是万小骏探出身子,突然抖了一下缩回帐篷,脸上肌肉已经扭曲了。“怎么了?”见他不像是闹着玩,大家纷纷追问,我紧张地抬头只看见他帐篷外漆黑一片,刚想跑出去看个清楚,CC死死把我拽回帐篷,“妹子别出去!”营地出现一片慌乱。

……这便是开头的场景。还好只是一场虚惊,是海风吹的塑料袋摩擦着帐篷,感觉像是动物在爬搔。而刚才我试图探头的一个动作现在想来真是幼稚,大家纷纷往帐篷里躲,只有我分不清哪里才是最安全的。哭过闹过,又分析我和陈超走的冤枉路,大概是因为迷了方向,根本没有那么诡异,一切都是在自己吓自己。

回营,准备睡觉。今晚没有烧烤,没有灯光,也不能冲洗一下汗湿的衣服,有点狼狈,又经历了这么一番折腾。旅行,远没有理想中的那么美好呀。我暗自感慨。

标签:鬼吹灯

猜你喜欢

婆婆说话不耐听,你会顶嘴吗
9个求救信号你得听得懂
为什么老二比老大聪明
看4张图,学会餐桌座次
世界那么大,跟着世界上最美的
为啥《王者荣耀》这么受欢迎
雍正帝最爱的不是甄嬛
《三生三世》子阑和胭脂永不相
北京大医院预约最热门的科室出
经常这么做,可以预防和治疗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