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骑行记——文昌古镇

地图不给力,而攻略上并没有提到露营点的具体位置,我们迷茫了老半天,甚至打算放弃露营了。一队人马再一次在十字路口徘徊,回头发现一个闪烁的蛙灯向我们迎来。这种安装在车把上的小小灯泡是一个骑行爱好者的标志。白色美利达在我们面前干脆的甩尾刹车,车主摘下头巾做自我介绍,热心地问我们是否需要领路。大家一阵欢呼,知道今晚露营海滨有希望了。

已经60多岁的权哥是重庆人,冬天来海南的度假区避寒,算得上老独行侠了。天色已晚而月亮湾距离略远,权哥建议我们露营在相对安全的白金海岸度假公寓区。我们又贪得无厌地提着露营点的要求,“要是有公厕可以洗刷就好了。”“要人少,安静一点。”在火车上认识的新队友刘欢一心要看海,最大分贝喊着“要离海足够近哦~”这和一分钟前沮丧失望的我们可大不一样。“走吧,我带路!”权哥干脆地说。

海风轻轻地吹,骑了不久就到了郊区,明显感觉到湿润的水汽迎面而来,不由对今晚的露营地充满了期待。车队穿行在灯火通明的大道上,等待我们的将会是怎样呢?

“Oh—my—god.”当海浪撞击着礁石的声音出现,当脚底已感触到沙滩的柔软,当椰林在夜色中迎着风儿舞婆娑,我不禁惊赞出来。南国的海第一次走进我的世界,原来是在这样一个夜晚。看不清海的模样,却感受到它的温柔。露营点完美到超出我们想象,而权哥的热心帮助更是给这里增添了温情。送走权哥,几百米海岸线就只属于我们六人了。

合作把帐篷搭好了,六辆车用粗绳穿起来绑在帐篷边的椰树上,行李堆在帐篷里。轮流去百米外的洗手间,借着自来水冲洗了下,归营,睡觉。

合上天顶,再没有一丝光透进来。多么美好的夜晚呐,倘使再错过一秒,我们就无缘权哥和他慷慨的馈赠。把今晚的大海,沙滩,椰林,灯光全部归功于此次偶遇,想必我们都会赞同吧。世界晚安,希望明天一切安好。

清早被潮声吵醒,拉开天窗,看到椰树巨大的叶子在头顶招摇,心情大好。借着晨光写下几句感触,催队友们出发。收拾好行囊踏上旅程。此时又一位陌生骑友前来问询,随后带领我们走上了美丽的椰林小路。

这是一条谷歌搜索不到的乡间小道,严严实实被椰树遮掩起来。平整的水泥路上不见车来车往。路两边是多的奢侈的椰树。高高低低的椰树没有人修理,肆意生长。因无人采收,长着绒绒草毯的地上落满了椰果。粗壮的树干有的被砍伐下来堆在路边,也已经腐朽,滋长出菌菇。看这情形,砍掉椰子树只是为了开辟道路呢。弯弯曲曲的小路不时穿过村庄,椰林中隐约可见聚集的几户人家,房屋都是一式格局,黑瓦白墙。有一个叫“六桂第”的村子却让我们逐步停留。

猜不透是哪个年份的古村落,低调的隐没在这片原始的树林中,瓦缝参差杂间生着嫩绿的蕨,斑驳的墙面镀上时光的灰黄,地基处密密堆积着茶褐色苔藓,庭前院后亦被各色植物填充着。三五成群的房屋错落有致,像椰林里冒出来的小蘑菇。静谧的村落像是没有被外面世界惊动过,村民带着尖尖的斗笠,清瘦黝黑,望见我们有一点好奇又很腼腆地笑。大陆被过度开发的丽江,周庄,在不曾被游人打扰前,是否也如此美好?

文昌一站,这个“偃武修文”的将军故里,文人圣地,是上天给我们最大的馈赠。小道走向尽头,面前又是宽阔的省道。合影留念,我们向博鳌——进军!

标签:古镇

猜你喜欢

有趣!西雅图五只浣熊准点登门
世界上最长寿的喵星人
张歆艺发文指责医生反被吐槽
日本长寿老人常吃这道菜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
人生四大感悟,看的透彻
高科技!仿真动物机器人试飞令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影响你发家致富的4个坏习惯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