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山——骑行者的信仰

“不要骑了,我没力气了。”虽然声音里都透着疲倦,然而我还不甘心地踩着脚踏。

“没力气还能说出话来?骑!”以往好说话的周易此时是一点余地也不留,话没说完就蹿到我前面十几米。

我真怕掉队,连忙狠踩几下想追上他,喘了几口粗气却硬是没有提上速,车子歪歪扭扭的往前挪了几步最终停了下来。我把车子摔到路边,瘫坐在地上。下午两点,我在翻今天的第二座山,随后还有一座更高的在等我。累,小腿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热,午后的焦阳毫不吝啬它的光辉;渴,水壶滴水未剩。我闭着眼任汗水顺着头发滑到脸上,顾不得去擦一把,大脑已经停止运转了。一点也不想动。

周易扔过他的水壶,里面还有一点水了,他示意我喝光。“你踏频不对,骑车姿势也要改,这样扭呀扭的骑着费力。”我抬头看看盘旋而升的道路,又低下头沉默。“走吧走吧,他们在前面等着咱呢,赶紧的。”他完全不给我退缩的机会,直接上车走人。我扶着膝盖起身,照着他说的方法爬坡。,用身体加压,一下一下踩着让车轮滚动。上身快要贴着把横了,喘气喘得肺都要出来了,仍然是龟速向前挪。山路十八弯,爬一段,拐个弯是更陡的坡,而山顶仍需要仰视。

“讲个笑话吧。”我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周易也真的讲了一个:“小明长得很黑,有天你看到他,突然他消失了,突然他又出现了,然后又消失了。请问小明在干什么?”不等我回答他自己就乐了:“小明在过马路,哈哈哈。”我被这低级幽默逗得咧了咧嘴,不知不觉转过了一个弯。“我那时去西藏,也累得像狗一样,跟不上队伍,自己一个人骑得都绝望了。”他讲到了我最爱听的川藏故事。

“有段路,泥都没过车圈,一百多人就我们五个没有搭车,其实咬咬牙就坚持过去了。”“翻海子山时,队里有个妹子骑不动了,晚上8点多困在半路上不能进不甘退,和压队推着车大半夜才到宾馆。”。。。。。。半个多小时的川藏回忆快到尾声了,我作为倾听者,不插一言,只是哼哧哼哧的喘气声证明我还活着。

猛地一抬头,看到下坡的警示牌,我知道自己又征服了一座高山。右边是山体,左边可以看到辽阔的平原,恬静的小山村。回头望望蜿蜒的山道,突然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清凉的山风拂面,吹去了刚才的疲倦。周易抱过椰子就灌了下去,我才意识到他一下午滴水未进,口干舌燥地陪我侃了一路。

“妹子今天不行啊,居然比队长骑得还慢。”CC指东打西地调侃队长,我没有力气回应了。检查一下刹车,揉了揉腿,又跨上单车。“笨鸟先飞呀。”我和原地休息的队友摆摆手,早一步出发。不一会儿就被超车了,又剩下压队的周易陪着我一点点转山,看着警示牌眼巴巴期望着出现向下的黄箭头,走近发现不过是之字拐或者注意落石。我总是告诉自己“再转一个弯就停下休息”,而周易总在我将要崩溃的时候鼓励一句“再骑一点吧。”我便咬牙再向上爬升一点。

我思考着当初的决定,或许是把环岛看得太简单,把自己想象得太强大,才遭受了今天的挫折。现在要我一口口喝下自己酿的苦酒,算是对自己莽撞决定的惩罚吧。继续在群山里蜿蜒前行,感受着“人往高处走”的巨大阻力,感到转山像一个仪式,用大山的雄伟让我看清自己的渺小,让我学会量力而行。转山于我而言,不再是一种征服,而是用躯体进行的,最虔诚的膜拜。

前方是等待我的队友,明黄的下行箭头示意,今天的转山结束,接下来是20公里下坡直达五指山市区。

上一篇:秋游温柔湿地,梦回浓雾鄱湖

精彩推荐
这些世界顶尖的科学家都相信神
辣眼睛!两男子共骑小黄车
怕未婚妻知道自己失业
美颜暴击!路人和粉丝高糊镜头
顺治帝竟曾向一位大师问大清国
80后姑娘当妈前后对比
女孩考科目二太兴奋尬舞
厉害了!有人把世界名画的下半
林更新进潮店被衣服价钱吓到
张杰与年轻女子吃饭还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