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万拿文凭被骗:揭秘"花15万读武大"骗局

警方带走嫌疑人

警方带走嫌疑人

浙江在线9月21日讯“毕业”回嘉兴两年多,现在家里连“武汉”两字都不能提。26岁的小胡每每想起荒废的4年光阴,仍忍不住偷偷痛哭。比起被骗走20多万元,被毁的前途更让人痛心。“嘉兴往返武汉的火车票都积了一大叠,钱没了可以再挣,可是孩子的青春和前途都被毁了。”父亲老胡说。

在嘉兴,一共有30多个孩子遭遇“花15万读武大”骗局。他们不少甚至真的在武大校园里读了4年书,等到“毕业”,却发现这是一个惊天骗局。

近日,该案在嘉兴南湖区法院开审。33岁的嘉兴男子凌某被诉诈骗460多万元;此案的另一名被告人李某,负责在武汉大学为学生们安排课业和住宿,骗得340多万元。

15万元可拿“武大本科文凭”

嘉兴30多个学生交了钱

2010年,小胡参加高考,成绩不尽如人意,三本线都没上。

班主任找到小胡,说有个朋友路子很广,能送他到武汉大学读书,四年后毕业能拿到和统招生一样的文凭。但是,除常规学费外,还要8.8万元赞助费。

小胡和家人商量了一下,8万多元就能“买”个读名牌大学的名额,怎么看都划算,就报了名。当时,小胡班还有几个家境较好但成绩不理想的同学,也交了钱。

当年凌某才20多岁,他本科学历,在嘉兴开了家教育咨询机构,自称做过大学老师。

凌某许诺,“孩子先到武大上一年学,第二年就能获得学籍,不管考试能不能通过,都能搞到毕业证。”从2010年到2015年,陆续有30多个嘉兴考生交钱到武大“念书”。想读书的人越来越多,“赞助费”也一路水涨船高,涨到15万元。

说起来,家长们也不“傻”,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也让他们有所怀疑。不少人还亲自到武大考察了一番。

“接待我们的,是武大‘自主招生办公室’,就在武大校园内,宿舍也在学校内,一切看起来很正规。”老胡说,交完赞助费,就收到了“武汉大学录取通知书”。凌某还开了收据,注明是“办理武汉大学全日制普通本科二学位”。

老胡说,每学期约1.5万元的学费,也是直接打入凌某的账户。

整整四年时间

学生们在武大都学了些什么

2010年9月,老胡陪儿子入学,当时一起的还有4人,一个嘉兴的、两个嘉善的、一个诸暨的。

安排好孩子住宿后,家长们就返程了。可骗局这时才开始一点点露出端倪。

据学生小杨回忆,开学时的军训并不在校内,而是在一家离得很远的拓展中心进行的,也没和其他统招生一起。

“这四年,我们根本没和统招生一起上过课。我们50多个人,大家专业都不同,却上同样的课。”杨同学说,每次考试,也都是带到很远的地方,一起参加考试的还有些社会上的人,很不正规。

生活上也很不方便,统招生都有学生证和校园一卡通,可以用来吃饭、进出校门、到图书馆学习借书。

然而他们这批人什么都没有,食堂吃饭得现金,要么去校外吃。

学生在电话里告知给家长他们的遭遇,家长们找到凌某,要求“解决”这个问题。

凌某让学生们去找李某。这位李某是江西人,也开了家教育中介,办公室地点就设在武大校内,对外自称“教导处主任”。

李某做了“工作”后,学生们办理了进出校园的门卡,但还是不能用来吃饭借书。学生们以“旁听生”的身份,和统招生一起上公共课。“这些年,我们这些人一次也没被老师点到过名。”小胡说。

有学生说,上了一年多学,住宿的地方换了3次,“有时候遇到学校宿舍大检查,就把我们带到宾馆去。”

有学生察觉,自己在武大校园内的身份,还不如自考生,“相当于网络学院学生,其实在家就能完成学业。”

读了四年都没搞定学籍

家长报警才揭开惊天骗局

2013年,武大官方发文不再自主招生,这让部分交了钱的家长坐不住了,去找凌某问情况,有的家长听孩子反映在学校的遭遇后,要求退钱退学。

每次家长找上门,凌某都信誓旦旦保证,自己能搞定,孩子肯定能拿到武大的文凭。

“那时我们已是骑虎难下,虽然看上去破绽百出,但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坚持读完四年,万一真拿到毕业证了呢?如果自己中途放弃,凌某更有借口不退钱了。”老胡说。

终于四年的学上完,小胡等第一批学生确实拿到了武汉大学的“毕业证”和“学位证”,可一查,都是假的。

去年2月15日,家长们找到凌某。他被逼无奈,给家长写了一份承诺书。上面写道

“校方承诺,武汉大学2013年在浙江省所有以自主招生形式入学就读的学生统招学籍一事,校方确认于2015年3月15日完成并可在武汉大学官网与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查询。如未能完成校方将承担所有损失与后果。”落款是“武汉大学教务部”,还盖上了“武汉大学教务部”的“公章”。

到了3月15日,这事依然没有下文。有几名家长跑到武汉大学校务处讨说法,结果人家说,“我们武汉大学没招过这样的学生,承诺书上的公章也是假的。”

大家这才死心,意识到受骗,报了警。

去年,这起案子一度成了全国热点,炒得沸沸扬扬。当时,武汉大学还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称其招生工作严格按照国家政策执行,绝不存在任何国家政策之外的招生方式,对于招生骗局受害的学生情况,武汉大学将配合警方调查。

法庭上两被告人相互推诿

受骗家长和学生心灰意冷

9月18日上午9点半,嘉兴南湖法院开庭一审此案,旁听席上坐了很多专程赶过的家长。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5年,凌某伙同李某,骗取32名被害人,其中凌某得手460余万元,李某骗得348余万元。凌某、李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共同或者单独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均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法庭上,凌某辩称,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在武汉同样做教育培训的李某,李某自称“教导处主任”。他向家长所作许诺,都是李某所说,自己也是受骗者。

而李某称,他从来没向凌某承诺过,受骗学生可以拿到和统招生一样的本科文凭。

因为涉及的受骗人数较多,庭审进行了一天,法院将择期宣判。

钱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有少部分家长向凌某讨回了部分“学费”。而帮忙给凌某介绍“生源”的几名高中老师,也已经被其所在学校开除。

对于被骗家长和学生来说,最痛苦的,不仅仅是金钱的损失,更是孩子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和前途。

很多家长在庭审结束后难掩悲愤,“孩子的前途全被毁了,现在拿张高中文凭能干嘛?”

也有家长说,自家的孩子经此挫折一蹶不振,整天窝在家里不出去找工作。也有小部分学生仍然留在武汉,想通过自考拿到文凭。

已经26岁的小胡在嘉兴找了份工作,一个月2000多元,同时又报了成人自考班,“没学历找不到好工作,只能重头再来。”

来源:news.southcn.com

猜你喜欢

醉在童话之秋,河北秋季赏“枫
在日本香川 吃一份让你热泪盈
女人46岁后不能留长发
扎克伯格夫妇捐赠30亿美元用于
音乐的力量!《月光曲》听哭美
有才!初二学生想当语文课代表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最美乡村
厉害word哥!60岁老人劈腿三个
全球最美10大徒步旅行地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