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技术 支教大学生大凉山深处修建了三座桥

火普村吊桥建成曹礼勇(最后一排左二)和孩子们的合影。随着了解的深入,曹礼勇得知学生们上学途中必经一座简易木板桥,因年久失修,桥墩不稳,而且桥面的木板已大面积破损松动。

火普村吊桥建成曹礼勇(最后一排左二)和孩子们的合影。照片由本人提供

火普村吊桥建成曹礼勇(最后一排左二)和孩子们的合影。照片由本人提供

在海拔3000多米的大凉山深处,即便是盛夏的正午,气温也只有十几摄氏度,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彝寨人民的热情。

7月26日,四川省昭觉县解放乡火普村,近百名彝族群众聚集在穿村而过的拉青河边,为这座全长五十米的钢板吊桥举行了简朴而隆重的落成仪式。

剪彩的嘉宾中,曹礼勇一身运动装,被孩子们簇拥着,笑得格外灿烂。鲜有人知道,为了促成火普村吊桥的落成,这位四川大学化学工程学院2014级硕士研究生先后募集善款26万余元,经历了近一年的奔波。

这也是他在大凉山发起建成的第三座助学桥。

没钱没技术,一个支教的大学生要修座桥

2013年8月,曹礼勇参加了团中央、教育部派出的中国青年志愿者第十五届研究生支教团,成为四川省昭觉县树坪乡中心校的一名支教老师。

这里地处大凉山腹地,海拔在2000米以上,山路崎岖,交通闭塞。一条拉哈日呷河将学校与对岸的瓦布谷立村分隔开来,村里的50多个孩子每天须步行一个多小时山路,再通过拉哈日呷河上的一座简易吊桥,而后趟过一条齐膝深的小河,才能到达学校。当地人最担心雨季山洪暴发,汹涌的拉哈日呷河水倒灌进小河,使得水位猛涨,彻底阻断孩子们的上学路。

山里的雨来得特别急。9月初的一天早上,照常上课的曹礼勇一进教室就发现班里少了4个孩子。“我们班一共只有16名学生,少1个,也一眼就能看到。”他连忙去找校长,这才明白之前自己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里竟已司空见惯。

下课后,曹礼勇冒雨来到阻断孩子们上学路的那条小河旁,用一段视频拍下了翻滚的河水。他在朋友圈里写道:“泥泞山路、汹涌洪水,坎坷崎岖的上学路,不知道我的学生明天又有多少能来上课。”

然而第二天的情况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4名学生全部坐在了教室里。那个场景令曹礼勇“永远都不会忘记”:他问学生们是怎样从那条小河过来的。4个孩子轻描淡写地答,“水里走过来的,个子高的背个子小的。”学生胸口以下的衣服全湿透了,还不停地滴着水,这让曹礼勇“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赶忙在操场上生起火堆,帮孩子们取暖,几个孩子却纷纷从书包里取出被浸湿的课本,凑在火堆前小心翼翼地把课本先烤干。曹礼勇说,自己就是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下定了帮孩子们修桥过河的决心。

没钱没技术,一个在校学生要修座桥?这谈何容易。曹礼勇从母校四川大学搬来了“救兵”。在学校团委老师的帮助下,他把土木工程专业的同学请到大山里实地勘察,并据此绘制出详实的施工图纸。为了省钱,他几乎跑遍了当地的建材市场,问价格,做预算,并将预算表在内的所有信息都发布到了网上,通过众筹的方式募到上万元善款。当地彝族老乡得知支教来的曹老师要为娃娃们上学而修桥,纷纷要求出义务工。

曹礼勇感慨:“因为省去了人工成本,开销纯粹就是材料钱,进展也特别快。”仅用了不到一个月,一座长8米、宽2米的涵管混凝土桥就建成了。

凝聚社会爱心与善款的钢板吊桥

支教期间,曹礼勇经常利用课余时间到大山深处的村庄家访,有时要步行十几公里,这让他切身体会到山里孩子的上学难。

随着了解的深入,曹礼勇得知学生们上学途中必经一座简易木板桥,因年久失修,桥墩不稳,而且桥面的木板已大面积破损松动。到了冬季,雨雪夹杂之下,桥面异常湿滑。加之河谷地带风力强劲,桥身在山风的裹挟下剧烈摇摆,幅度甚至超过了90°。

曹礼勇清楚,每天有几十名孩子从桥上通过。修桥在他心中已是刻不容缓。然而,要翻修这座70多米长的吊桥,必须请专业的路桥公司施工,仅初步预算就要十几万元。村里无力负担,而网上的小额筹款又是杯水车薪。

就在曹礼勇为资金四处奔波时,事情出现了转机。一位深圳的企业家偶然从网上得知曹礼勇的情况,被他的爱心所打动。将曹礼勇请到了自己公司,详细了解吊桥的设计和预算,主动提供帮助。在她的引荐下,一些有助学意愿的爱心人士纷纷参与。

当曹礼勇将所有的设计图纸和工程预算发到微信群里,不到半天的时间就筹到全部资金。这让他吃惊不已。他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并不缺献爱心的人,真正缺乏的是完整透明的流程与值得信赖的渠道。“我所做的无非是将所有的预算公开,将每一个最新进程都如实、及时地告知捐资人。”

捐款很快就全部到账,在多方协调之下,开工仅一个月,红旗吊桥完工。为增强桥体的稳定性,河两边的桥墩都加固,河中央竖起了一座新的桥墩,使桥体的摆动幅度得以减半,所有的木板都被带有防滑花纹的钢板所取代。“这样不仅非常的平坦,还十分牢固,在上面跑步都完全没有问题。 ”曹礼勇说。

渴望帮孩子们走出大山,开启别样的人生

2014年夏天,为期一年的支教结束了,索玛花儿在大凉山深处盛开。

“有人说‘支教就是用一年的时间做一件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事情’,但我觉得并不是这样。”曹礼勇认为,“支教是用一年的时间去开启一件一辈子都觉得有意义的事情,然后持之以恒地做下去。”

离开的时候学生和他都没有哭。他不习惯学生的“情感泛滥”和依赖。曹礼勇“很平静”地跟孩子们讲:我也要回学校继续读书了,但我还是会经常回来,看看你们有没有好好地学习。

这是一个听起来并不宏伟的约定,但曹老师说到做到。回到川大后,他便和身边的朋友在支教过的学校设立了“山鹰奖学金”,奖励品学兼优的孩子。另一项由曹礼勇具体负责实施的“雏鹰圆梦扶贫助学计划”覆盖了美姑、昭觉两县9所学校,通过爱心结对的形式对上百名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进行长期资助。

自2014年至今,已累计发放资助款20余万元,实现了资助人与贫困学生的一对一帮扶。每个学期,曹礼勇都要对大凉山的这9所学校进行回访。一方面是将助学款亲自送到孩子们手中,另一方面则是持续寻访需要帮助的困难学生。

就在去年的一次回访中,曹礼勇了解到火普村的情况。拉青河上的吊桥年久失修,多次被洪水冲毁,已在3年前被废弃。当地50多名学生不得不绕行5公里,靠两根水泥电线杆搭成的简易桥过河。而此时的曹礼勇已不再是支教老师,在募款过程中遇到了因身份尴尬而带来的困难。他把情况反映给了学校,在四川大学团委的多方协调下,先后通过两家慈善机构募得全部款项,促成火普村吊桥重建工程于今年5月启动,并在7月底顺利建成。

吊桥的建成不仅解决了孩子们上学难的问题,更对火普村的精准扶贫起到了很大的助力作用。当地政府已制定详细的规划,将火普村吊桥纳入新农村建设,有计划地在吊桥附近的拉青河两岸兴建彝家新寨。今年5月,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在四川视察时,还专程来到火普村,实地调研了彝家新寨的建设情况。今后两年内,100多套具有彝族特色的新居将在拉青河两岸拔地而起,新落成的吊桥将成为当地村民往来的重要通道。

三年三座桥,曹礼勇的故事在当地传开,彝族老乡们亲切地喊他“的日木牛”。许多人不知道曹礼勇是谁,却都知道有个为孩子们修桥的的日木牛。“彝族老师帮我起的彝文名字,”曹礼勇说,“‘的日’是当地的一个大姓,‘木牛’是家中排行老三的意思。而我就是我们家三兄弟中最小的那个孩子。”

曹礼勇出生在福建龙岩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常年在外打工,母亲在家务农。每到周末,他都会随母亲插秧、除草、施肥、割稻子。曹礼勇的父母深信只有教育才能改变命运,所以将三个兄弟都供到了上大学。“现在我两个哥哥在厦门和泉州工作,爸妈也被接到了城里。可以说,读书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命运。”

“当我看到这些彝族孩子,总能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就会发自内心地想要去做一些事情,帮助他们读书,帮他们走出大山,快一点摆脱贫困,开启不同于父辈的人生。”

来源:news.sznews.com

猜你喜欢

美国母亲生下“跨年双胞胎”
驾照未满一年不能上高速
他通天彻地,人不能及
墨西哥城,第五个太阳照耀昨日
明年坐飞机需知这些新规
解析7种脸型及适合的发型
城镇户口子女能否继承农村宅基
为什么80后离婚率越来越高
聪明的人不说的四句话
《阴阳师》最实用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