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景亮举报转基因监测中心造假:不害怕威胁

封面新闻记者张元玲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原博士魏景亮举报称,为了应对三年一度的转基因检测中心的档案检查,获得资质认定证书,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通过“赶作业”式的档案造假,将3年的实验记录在1个多月时间内赶完。最终,这些档案成功混过了专家组的巡查,该机构也又一次获得了转基因检验资质。

从9月18日发出举报爆料帖子至今,此事受到广泛关注。

9月19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发布声明称,农业部联合调查组将进驻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开展核查。

农业科学院声明将核查造假事件

农业科学院声明将核查造假事件

19日下午,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副所长张军民对澎湃新闻回应称:目前中心并没有接到国家任务,也没有对外出过相关报告。检测中心只是记录体系和质量运营上存在一定瑕疵,但并不是造假。

对于张军民的媒体回应,魏景亮向封面新闻(thecover.cn)表示自己只认同一半:“的确,该中心还没有接到国家检测任务,也没有对外出具报告。也就是说,还没有造成大面积的影响。”

然而,对于另外一句话,魏景亮表示难以认同:“说不是造假,而是瑕疵,这就很微妙了。这都不算造假,那怎样才算?”

举报之路4个月多次举报未果

这条举报之路,魏景亮也是走得比较曲折。

魏景亮告诉封面新闻(thecover.cn),造假一事发生在去年,迫于学业压力一直没有举报。思前想后,今年3月份他申请退学,从今年5月份办完退学手续开始,他便开始向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口头举报检测中心造假一事,然而经过约谈,研究生院表示无权处置此事。

期间,他又求助媒体,然而未果。过了几个月,有记者将他的举报材料反馈到农业部,但是收到的回复是“已经上报领导”,没有任何处理。

9月18日,魏景亮将举报材料发到了百度贴吧里,受到一些网友关注,有网友将材料转到了知乎。魏景亮说,他又以自己的身份在知乎和果壳上面发布了爆料。不过,果壳和知乎后来将他的帖子删除,理由是“政治敏感”。

魏景亮说,举报至今,他尚未收到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中国农科院等机构的任何反馈。

应对巡查一个月“补齐”3年的实验记录

据了解,目前我国有42家转基因监测中心。大多是挂靠在一些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用实验室,兼做转基因检测。

每家转基因检测中心每年都会收到科技发展中心的能力验证任务,检测盲样通过才可以保留。每三年都由农业部,科技部等三部门联合成立专家组巡查,检查质量控制体系,档案等。如果巡查合格,才会给该机构颁发检测能力认证证书。

而这里的巡查内容,就包含转基因检测中心日常工作中需要的所有过程性档案,包括所有质量控制需要的对环境的记录,仪器检查校准,标准物质和所用试剂的使用记录,按年度进行的监督员监督工作记录等。

“我们还没有接到国家级的基因检测任务,也没有对外出具过检测报告。因此这些实验都只是对内的,包括新人员培训、新旧技术对比等等,但是这些实验的记录是巡查组评估资质的重要因素。

”魏景亮说,2015年7月又是巡查时间,而这些按理来说非常重要的实验记录在当时却在5月份还是一片空白,因此要他和其他工作人员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补齐”3年的实验记录,应对巡查。

“赶作业”式的档案造假机构获得资质认定证书

魏景亮被要求担任“档案员”,负责档案制作管理。由于觉得“良心不安”、责任重大,他多次和导师发生争执,要求退出这项工作。然而却被导师驳回。

后来他在举报材料中详细叙述了检测中心造假的情况:大规模“赶作业”式的档案造假、人员的冒名顶替和制作虚假劳动合同、任用实验技能不熟练的硕士研究生进行检测、对外推脱检测委托,同时有可能私下开出虚假报告。

经过1个多月的“赶制”,档案完成。7月,5位专家组成的巡查组前来进行了为期3天的检查。

“专家应该是看出来了问题的,也提出过具体的整改意见:比如记录不完全等问题。”魏景亮告诉封面新闻,尽管如此,但是巡查组最终还是颁给了该转基因监测中心资质认定证书。

“一个月赶制出来的,笔迹、纸张新旧程度都能看得出来。这和3年照实记录制作出来的根本不同。”魏景亮甚至觉得,巡查组的专家大概也是“心照不宣”。

“所以,这个转基因检测中心具有一切国家承认的检测能力和效力,但实际上却是空壳子,有可能出现错误结论。”魏景亮在自己的举报材料中这样写道。

他告诉封面新闻,在2013年的一次国家盲样检测中,全国42家转基因检测中心有1/3没有通过第一次盲样检测、出现了错误结论,其中也包含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不过好在第二次盲样检测通过了,否则就得大幅整改。”

魏景亮博士肄业证

重点不在于“反转”或“挺转”而在于资质造假

魏景亮的举报材料在网上发出后,又引发了“挺转”和“反转”的大争论。有人认为他是借转基因来蹭热度,也有人认为他写这篇文章就是为了“反转”。

然而,在他看来,“挺转”和“反转”是科学辩论,值得提倡。但他的初衷并非“反转”,而是希望唤起人们真实、严谨的实验态度,而非通过造假来获取资质。

“质量控制体系的确是日趋完善,而非一成不变的。我们不能苛求一步到位,做得很完美,可以有后天的修饰和完善,但是很多基本的原则是不能改变的。”魏景亮说,质量控制体系的基本原则就是每一个环节都要坚持有记录,要可追溯,绝不能因为过程繁琐就主观故意放弃。

他说,现在很多人跟他留言交流,表示各行各业都存在这种造假现象。“如果造假成本高到让人们承受不起,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铤而走险。”

“现在机构还没有对外出检测报告,也就是说还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国家及时介入调查,可以增加公信力和说服力。如果等到机构出了报告,而产品又流到国外,国外再调查,那就问题很大了。”

魏景亮说,从退学至今,家人给了他很大的支持。“我父母只是小公务员,导师通过各种渠道给了他们很多压力,但是他们坚持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也不害怕威胁。”

虽然是出于导师压力,他自己也的的确确参与了“档案造假”这件事情中。是否会担心调查此事会牵涉其中呢?魏景亮对此回答的很坦然:“我已经退了学,这个行业估计也容不下我,这是我已经承受的后果。至于以后,如果调查我确实还涉及法律方面的责任,我愿意和机构一起承担。”

9月20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多位机构负责人手机,均无人接听。

来源:fashion.ifeng.com

标签:转基因

猜你喜欢

胶带捆扎蔬菜甲醛超标10倍
远古时期最凶猛的恐龙
这些水果吃过5种是土豪
2017年最流行的包包款式
有趣!西雅图五只浣熊准点登门
周立波吸毒在美国被抓搜出枪支
不可思议:科学家人工合成DNA
儿媳把老人关小屋两年
美国加州好莱坞山标志被恶搞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