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协警今年数次水中赤脚指挥交通 市民点赞

19日一早,日新路和民航路交叉口积水差不多已齐膝。原来,赤脚协警叫赵红明,1970年出生,2010年开始当交通协警,去年年底来到交警八大队辖区的民航路和日新路交叉口站路指挥交通。

实习记者 张昊哲 摄

实习记者 张昊哲 摄

19日一早,日新路和民航路交叉口积水差不多已齐膝。7点20分,协警赵红明提前10分钟上岗。见几个路段都已堵成长龙,焦急的喇叭声不绝于耳,他不假思索地脱掉雨鞋,赤脚站到了冰冷的雨水里开始工作。

在积水中赤脚指挥交通,这已经是赵红明今年第4次这么干。他自己觉得“没什么”,但这一幕被细心的市民发现,并纷纷点赞“为警察叔叔点赞!”“都替他感到冷了!”“心疼!”……

发现:昆明有个赤脚协警赞赞的

19日,经过一夜大雨,昆明很多路段出现了淹积水。从12日开始的几场大雨,也让昆明的气温不断降低,到19日一度降到13度。

民航路和日新路交叉口由于地势相对低洼,一到下雨天就有积水。19日早上,整个路口陷在一片“汪洋”中,积水深的地方没过膝盖。7点不到,路口已聚集了大量的车,急着送孩子、上班的司机焦急地按着喇叭。

张先生家住香樟俊园,他7点从家出发,准备送孩子前往民航幼儿园。7点20分左右,才走到三四百米远的民航路和日新路交叉口附近。当时车子很多,交通秩序有些混乱。他在民航路上一步步跟着前车挪,大概一两分钟后,交通突然畅通起来,一下子就开到了与日新路的交叉口。

“这时候,我就想肯定是交警上班了,一下子秩序就好了。”他笑言,本来自己也没留意,可后排的女儿一直回头看,疑惑地问他:“那个警察叔叔怎么不穿鞋?”

等送完女儿返回时,他特意看了一下。“呀,一位协警正打着赤脚站在差不多十几厘米深的积水里指挥交通,勇气可嘉啊!”

和张先生一样,很多市民都注意到了这位打赤脚的协警。还有市民拍了照,发到了微博上。

认真:红袖章落下都来不及管

在市民发的微博中,有一张赤脚协警的工作照。照片中,这位协警裤腿卷到膝盖以上,赤脚站在湿湿的路面上指挥着交通。他周围都是车,本来别在袖子上的红色袖章已经落在了手臂上,他却来不及让其“归位”。

19日下午,按照市民的说明,记者来到民航路和日新路交叉口,此时积水已退,也不见赤脚协警。问及照片中人,正在执勤的一位交警指着旁边骑着电动车准备离开的一位同事问:“你看是不是他?”

拿照片给骑电动车的人一看,他满脸疑惑:“这就是我嘛!早上我就在对面站路,可怎么会有这照片?”几位准备下早班的协警也凑过来看,“就是老赵嘛,上午就在对面”。

原来,赤脚协警叫赵红明,1970年出生,2010年开始当交通协警,去年年底来到交警八大队辖区的民航路和日新路交叉口站路指挥交通。

讲述:下水指挥好几次已摸到“诀窍”

赵红明为何要赤脚指挥交通?

原来,19日早上,赵红明7点20分就提前上岗(7点30分正式上班)。看到积水已经及膝,他便直接脱鞋卷起裤腿,站在积水里指挥起交通。

“本来是穿着雨鞋的,但水太深穿雨鞋没用,索性就不穿了。”赵红明说,“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没有什么。”

不冷吗?赤着脚会不会被路上的杂质硌着、伤着?这个身高1米8的耿直汉子哈哈笑起来:“不冷,我都习惯了。这个路口下雨超过一个小时就会积水,今年下水指挥都四五次了。”他说,下水指挥讲究技巧,走的时候要脚底贴着路面挪,可以避免被伤着。

直到上午10点半,日新路和民航路交叉口的积水才渐渐消退,此时,赵红明已在水里连续泡了5个多小时。他下水指挥几次,差不多都是这样。

“脚没有伤着,还泡白了呢。”赵红明开玩笑说,自己的腿很白,但不愿意再脱下鞋让大家看。

为人:平时沉默 对工作却“喋喋不休”

干了6年的交通协警,赵红明说,从以前的日新立交附近到现在的民航路一带,更换了很多个工作点,但对于这份工作他从没有怨言。

“看着路面上的车有序前进,大家安全到家,心里满足。”赵红明的话听似冠冕堂皇,但从他的工作状态可以看出,那是他的真心话。

挺直的腰杆,标准的姿势,他注意着路面上每一辆车,留意着每一个违规和不安全行为。平时的他沉默寡言,但站路时,你会听到他“喋喋不休”。

“稍等一分钟!”“往这边走。”“那张白色车,往这边。”……嘴里喊着,手上比划着。看到摄影记者绿灯亮时站在他前面拍摄,他都会下意识地示意记者到边上去拍。安全是他心中不变的第一准则。

问及家里的情况,赵红明顿时心花怒放:“就一个儿子,今年准备去当兵了。我希望儿子能有个好前途。”

都市时报记者 段玲燕

来源:news.sznews.com

标签:昆明

上一篇:安吉开无人机邮路:省时又省力 山区不再愁

精彩推荐
度假避暑的首熏恰逢清凉世界的
最值得你去体验的春日纽约
这里是地球的“干极”
春季单品迷你百褶裙打造流行s
花儿与少年第3季阵容太养眼
山东好时节 聚乐生态乐园台儿
盘点人类未来九大威胁
河南人都玩过的童年游戏
南极:一抹极不真实的白和梦里
谁说腾格里沙漠是“生命的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