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治愈师”张玲:为抑郁症患者驱散心底阴霾

新华网北京9月19日电(王坤朔)在张玲刚参加工作时,曾接诊过的一位患重度双相情感障碍的女孩,病情严重,抵触治疗,在很多人都放弃治疗的情况下,张玲坚持耐心照顾她,最终帮助女孩回归了正常的人生轨迹。

“我一直相信所有的努力都是有意义的,在对疾病足够了解的基础上,付出最大的努力,即使结果不理想,也可以尽量把伤害降到最低。”这是张玲在别人都放弃的时候继续坚持下去的理由。

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病区主任张玲

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病区主任张玲

张玲现在是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的病区主任。北京安定医院在2006年成立了国内首家专门治疗情感性精神疾病的抑郁症治疗中心,收治的抑郁患者来自全国各地。张玲从中心成立伊始便承担着重要工作,与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等心境障碍患者共同抗病已经有十几年了。近日,新华网“青年医生”栏目走进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看看心理、精神的“治愈师”青年医生张玲,是如何帮助患者走出抑郁阴霾的。

抑郁症自测不可取 需要专业医生诊断

张玲的专业方向为各类成人心境障碍的诊断治疗,除抑郁症外,还擅长诊治双相情感障碍、应激障碍、强迫症、焦虑障碍、睡眠障碍等成人常见精神疾病。

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我国抑郁症发病率约为3%-5%,目前有约9000万人患有抑郁症,然而仅有4%左右的就诊率。

“仅以来安定医院的抑郁焦虑患者来说,占到门诊的60%以上。随着人们面临压力不断增大,对疾病的认识也在逐步提高,当他们出现心理、情绪问题的时,也有意向找专门的医生来咨询。”张玲说。

现代社会的人们面对越来越大的生活、工作压力,或多或少都会出现抑郁情绪,随着人们对抑郁症认知程度的提高,很多有抑郁情绪的人会主动上网找抑郁症的测试,希望能得出一个大概判断,张玲直言自测的方式“不靠谱”。

“当自己或家人怀疑抑郁症的时候,要立刻找专业医生,医生会询问特定的疾病信息,看哪些符合抑郁症的诊断标准,还会做专业的心理测查等专业检查。不能以网上的信息为准,再好的测试量表也只能起到筛选问题,网上的描述跟病人的理解有很大出入,确诊一定要找专科医生。”张玲提说。

与其他躯体性疾病的科室相比,张玲所在的精神科看诊时间较长,看一位患者平均要20几分钟,不断详细、反复确认患者的发病时间、症状、用药、生活习惯等,事无巨细地回答患者及家属的问题。精神科更多的是体现在心理的交流上,要花费医生很多心力。即便是这样,张玲还认为“我们的工作强度比其他躯体性疾病科室的要低”,这也源于张玲对这份工作的执着和热爱。

抑郁症面临反复换药 加剧治疗困难

张玲表示,抑郁症目前有明确的诊断标准,通过了解症状及其严重程度、持续时间等标准便可确诊,因此抑郁症的诊断对专科医生来说并不难,但治疗却面临很多困难。首先是治疗本身的困难性。“精神科属于发展中的学科,并不像有些疾病有很明确的疗法,精神疾病的病因很多都处在假说阶段,药物也是在假说的基础上开发出来的,药并不会对所有患者都管用。”张玲表示,精神科用的一线药物只对大部分患者有用,有相当一部分患者效果很差,面临反复换药等问题,治疗非常困难,给患者及其家庭带来很大痛苦。

另一大治疗困难是患者本人的认可程度不高,不能正确认识到这是由精神、心理方面的问题造成的,经常去寻找客观原因。张玲表示,抑郁症需要患者积极地参与到治疗的过程中,提高患者的自我认同感对治愈更有好处。

“在解决这两个困难的过程中,对医生是非常折磨的,经常会付出很多却看不到效果,甚至遭到埋怨。”张玲说。

张玲刚参加工作时接诊的那位患有重度双相情感障碍的女孩便极度不配合治疗,有自杀倾向,女孩的家人和很多精神专业人员都认为她没有治愈的希望了。但张玲却没有放弃,通过耐心的照顾慢慢去感化患病的女孩,激发他内心善良的一面。

慢慢地,她的配合程度越来越高,再加上一些心理工作,解决了她跟家庭的矛盾冲突。经过长时间的治疗,最终走到减药、停药阶段。“现在她早已完全走上人生正轨,已经成家立业,成为了一名初中老师,工作状态稳定积极,很受学生爱戴。”张玲讲述这名她接触了十几年的患者现在的生活状况,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当面对患者家人失望甚至要放弃的时候,张玲是靠什么支撑下去,坚持治疗这位患者呢?

“凭借两个信念,一个是热爱,一个是相信。”张玲思考了一阵子,轻松却又坚定的说出了坚持下来的理由:真正地热爱这份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别人;要相信所有的努力都是有意义的,在对疾病足够了解的基础上,付出最大的努力,即使结果不理想,也可以尽量把伤害降到最低。

用“获得感”来调节负面情绪

张玲自2000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随即来到安定医院从事精神卫生工作,如今已是第16个年头,在工作期间完成了硕博学位,除了进修外,没有脱离过临床,一直都在一线面对患者。

作为人们心灵和精神的修护师,张玲接触的抑郁、焦虑患者会传达出很多负面情绪,如何调节这些“负能量”呢?张玲说,选择精神卫生领域是兴趣使然,她对工作充满了热情。虽然在刚参加工作时面对患者过多的负面情绪会有压力,但工作时间长了以后,她更关注精神层面的“获得感”,来冲抵这些负能量,十几年的工作经历也让她获得了更多的人生历练。

在工作中,因为要深入挖掘患者的生活、心理状态,让张玲体验到了更多的人生经历。“可以说,我的一次人生,实际上经历了很多种可能性,增加了阅历,对人生和人性的思考更为深入,这是我在工作上的最大收获。”张玲说。

关于未来的设想,张玲脑海中构建出一幅踏实的规划图:在脚踏实地继续本职工作的同时,作为病房的管理者,发挥出承上启下的作用。“临床、科研、教学这三方面要同时推进。我要将从老专家、教授以及临床上积累学习的知识传给年轻医生,同时也要帮助他们更好地度过职业平台期,让他们与我同龄的时候相比有更大的进步。能通过努力工作发展事业,惠及更多人,这是我能发挥的最大价值。”张玲说,金钱、职位这些从来都不是她最终所求。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每天吃6瓣大蒜,一个月后会有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
世界上最长寿的喵星人
太浪费!亚马逊快递过度包装被
威廉王子将携家人访问加拿大
厉害word哥!60岁老人劈腿三个
日本长寿老人常吃这道菜
孩子说话晚真的是“贵人语迟”
信阳一女子怀孕24周产下男婴
女教师拉绳索护学生自己被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