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悍然“误炸”叙政府军,停火协议还能维持吗?

近日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达成的停火协议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关注。协议宣布若停火能持续一周,美俄下一步可能会采取联合空中行动,打击IS力量。然而,从9月9日美国俄罗斯谈判代表在日内瓦签署文件开始,到12日协议正式实施,新协议一直饱受争议。

从协议的执行情况看,首日,叙利亚各派基本遵守协议。虽部分地区有零星的枪声和炮火,但包括阿勒颇等烽火地区都已重返宁静。

但好景不长,叙利亚官方通讯社昨天援引叙军方公布的数据称,自停火协议生效后,武装分子已经破坏停火协议百余次,其中15日和16日两天共有近百次破坏停火的事件。

更令人震惊的是,当地时间9月17日,美国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IS)国际联盟对叙政府军一个据点进行空袭,炸死炸伤200多名叙政府军士兵。美国军方辩称此前对该地长期跟踪,认为空袭的目标是IS武装分子,称绝不会有意轰炸叙政府军目标。

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谴责美军的轰炸并要求安理会紧急开会讨论。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说:“我们正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白宫在保卫伊斯兰国。现在不用怀疑了。”此外,莫斯科与叙政府一样,也指责反对派破坏停火。

另一方面,美俄此前都表示希望停火可以长期维持下去,普京曾指出,俄罗斯和美国在实现叙利亚停火一事上拥有共同目标。

那么,协议能否给叙利亚带来真正的和平?这仍然考验美国和俄罗斯以及叙利亚和其他中东国家的政治意愿与政治智慧,尤其是在造成如此严重伤亡的“误炸”之后。

提振信心的协议

协议的生效之日,正好是伊斯兰教的“宰牲节”(古尔邦节)的第一天,美国和俄罗斯都对此协议抱以巨大的希望。国务卿克里强调,此次停火协议将会“缓解人们痛苦,重启和平谈判”,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则强调了谈判过程的困难,暗示了对于协议签署的欣喜。

9月10日,在瑞士日内瓦,美国国务卿克里(左)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出席联合记者会

从外交层面讲,一方面,此次协议的签署,是叙利亚危机2011年爆发以来,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第一次签署相关的和平协议,意义不可谓不 重大;另一方面,此协议对于叙利亚境内的政府军和叙利亚各个反对派普遍具有一定的约束力。尽管这个约束力缺乏强有力的“硬实力”作为支撑和保护,但是第一份在全叙利亚境内都有效的和平协议,将会极大地增强未来可能取得进展的叙利亚和平谈判进程。

从协议本身角度来说,当前的协议尽管公布的内容有限,但是几个方面如允许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前往战场救援,禁止叙利亚政府军空军战机继续打击叙利亚境内反对派武装(“伊斯兰国”除外),以及美国和俄罗斯将会更为紧密地在叙利亚问题上采取双边合作(如计划成立叙利亚问题的美国—俄罗斯双边军事委员会协调立场),共同打击“伊斯兰国”和其他极端组织等,都是协议的重要成果。可以说,该协议的出台,明确表示了国际社会对“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的“零容忍”态度,更能有效地提振各方对叙利亚未来和平与政治重建的信心。

协议的脆弱性

但是与积极方面相伴的,是该协议的脆弱性与实施的复杂性。一个协议的实施,尤其是在当前叙利亚内战战场上复杂的战局现实以及政治现实中,如何协调各个利益方,最终形成共识性的行为,才是真正考量未来美国和俄罗斯叙利亚问题上决心和耐心的重要难点。克里自己也以“威胁”的口吻公开承认,如果协议失败,那么叙利亚内战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危局之中。

首先协议的实施涉及到的重要一方是叙利亚政府军。从当前角度看,经历了多年内战,叙利亚政府军事实上已达到了当前战场控制的某种极限: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被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占据,并且形成了事实上的地方政府;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地区被土耳其和其支持下的反对派武装占据,而阿勒颇周边尽管被叙利亚政府军控制,但阿勒颇仍然是各个武装交战的激烈地点;阿勒颇西南的伊德利卜周边大片地区、中部城市霍姆斯到哈马的交通线仍被反对派武装袭扰;叙利亚南部的戈兰高地的库奈特拉以及南部中心城市德拉仍处于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争夺之中。

阿勒坡一处被摧毁的民宅

阿勒坡一处被摧毁的民宅

就过去一段时间来看,叙利亚政府军在2015年下半年俄罗斯出兵之后,得到了极大的补充,能够在多个战场尤其是北部阿勒颇周边地区取得了巨大的军事进展,但由于地面部队兵力有限,军事进展也随之减缓。

当前叙利亚政府军的优势在于空军力量,能够对反对派武装进行震慑。如果按照协议,叙利亚政府军真的完全停止除了针对“伊斯兰国”之外的反对派的空中打击,那么地面兵力能否支持和抵挡反对派武装在某些地段的“反击”,仍然存疑。尤其是在当前叙利亚政府军和各个反政府武装相互之间信任度仍然有限的前提下,协议是否能够保证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区的安全,仍需打个问号。

其次,对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而言,是否能够完全遵守此次协议也很值得怀疑。协议内容由于保密限制,直到签署之前只是由少数参与谈判以及相关利益方代表知晓,而协议涉及到大量的重要内容,在叙利亚各个战场实施,必然要求各个利益方能够完全地参与并对协议进行充分讨论。

对于协议仍然有很多部分“没有公开”,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表态是,协议有许多秘密部分,不希望被极端组织看到和利用。协议出台后,不久前叙利亚政治反对派“高级谈判委员会”的代表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抱怨道:“停止敌对行动很好,分发实物也很好,要求阿萨德政府军停止恐袭也很好,但是,没有人看到协议内容。我们不可能支持我们没有看到的东西吧!”

此外,在各个战场中,“伊斯兰国”和“沙姆征服阵线”(“支持阵线”前身)往往与其他的反对派武装相互串联,之间的军事合作和战地合作非常多。尤其是“沙姆征服阵线”,往往与不同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相互协作,在战场上共同作战。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够保证未来叙利亚政府军、美国或者俄罗斯在打击极端组织时,能够精确地区分各个不同战场态势下反政府武装和“伊斯兰国”、“沙姆征服阵线”等不同的极端组织,在犬牙交错的态势下精确定位,恐怕更需细化的情报工作,更需各个反政府武装自身做到与极端组织“划清界限”。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

第三,此次协议商讨,很大程度上完全是美国和俄罗斯主导的,而包括叙利亚战场的重要外部力量——伊朗、沙特和土耳其——都沦为“配角”。从叙利亚政府军内部来说,俄罗斯尽管在国际上主导了叙利亚政府的外交方向,但是仍然无法影响叙利亚内部的全部事宜。比如叙利亚政治情报机构很大程度上依靠俄罗斯的支持和帮助,但是包括军队情报机构和空军情报机构,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伊朗的帮助。

其实从过去数年的叙利亚内战来看,叙利亚战场的形势不仅仅取决于华盛顿、莫斯科或者大马士革的决策,更取决于利雅得、安卡拉、德黑兰甚至多哈的利益考量。尽管曾经的声音认为叙利亚情报机构和决策机构已经“伊朗化”有些夸大其词,但是不能否认伊朗对于叙利亚内部军事和政治影响巨大。

从叙利亚反对派角度来看,包括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军”,确实与俄罗斯、美国关系密切,毕竟俄罗斯与美国需要“人民保卫军”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但是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进入9月份后攻城略地,在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地区发挥了重大作用;而包括沙特和其他海湾国家,对于“沙姆征服阵线”曾经的支持和暧昧的关系,以及其他叙利亚境内伊斯兰背景的武装组织的支持,都需要美国和俄罗斯更加注意地区国家在相关问题上的利益与立场。

美国—俄罗斯关系的新突破

此次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签署的叙利亚停火协议,本身存在着一个“视角”上的差异:美国希望的,很可能是借助此协议约束俄罗斯以及其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在战场上进一步取得进展,敦促阿萨德政府回到谈判桌前,接受叙利亚反对派提出的政治进程倡议;而俄罗斯则可能更希望看到依靠此停火协议,通过美国约束各个反对派武装,进而稳定叙利亚政府军在当前的战果。

美国国务卿克里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为叙利亚停火问题谈判

美国国务卿克里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为叙利亚停火问题谈判

其实,美国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共同立场,除了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敦促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真心实意地进行政治和解。美国和俄罗斯都不希望长期陷入到叙利亚内战之中,毕竟一个外来的“非穆斯林”大国在叙利亚长期高调介入,会使自己成为各个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袭击的目标。而从过去将近一年的事件看,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在政治和解的道路上仍然无法形成突破,因此美国和俄罗斯如何通过外部力量推动协议的最终形成,才是双方最大的利益切合点。

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达成的停火协议,尽管存在着诸多漏洞,但是协议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里程碑。除了对叙利亚问题解决的共识性榜样意义外,协议本身显示出美国和俄罗斯在经历了乌克兰危机和叙利亚博弈等诸多风波之后,重新找到了双方可以接受的共同利益点,因此对于未来的美国—俄罗斯关系有着极强的促进作用。

虽然美国主导的联军“误炸”了叙利亚政府军,但美俄达成协议的客观基础和主观意愿,都没有被完全颠覆。“战斗民族”很可能通过其他手段“找补”回来,仍继续与美国维持这份脆弱的协议,但他们的耐心还能经受多少次这样的消磨呢?

来源:news.qq.com

标签:美国 俄罗斯

上一篇:美国众议院与斯诺登隔空对骂 斯诺登:好笑

何洁这段婚姻有多心酸
《择天记》秋山君到底有没有魔
如何委婉的拒绝朋友借钱
明星开始用这4件来代替牛仔裤
从果园飘香到麦浪滚滚
周立波吸毒在美国被抓搜出枪支
斯里兰卡洪水和山体滑坡已致2
比空调更适合暑假的是夏天的喀
街拍女王杨幂热门单品盘点
这个隐世村落竟然是一妻侍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