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吉克斯坦:独立25年后 它还好吗?

“那就是‘世界屋脊’,”中间人Didorali说道。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是宏伟的帕米尔高原,在山谷对面。

撰文:Davide Monteleone

帕米尔高原高速公路从霍罗格一直延伸到穆尔加布,这是公路沿线的一景。

帕米尔高原高速公路从霍罗格一直延伸到穆尔加布,这是公路沿线的一景。

今年是前苏联解体25年,我用三周时间穿越了塔吉克斯坦,希望能在这个最贫穷的前苏联国家,看见历史留下的痕迹。在这里,我遇到了成千上万的塔吉克人,他们是俄罗斯的外来工人,而随着俄罗斯被制裁、卢布汇率下跌,他们又纷纷返回祖国。

5月中旬的一个周六早晨,我和Didorali驾车沿着喷赤河进入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GBAO)的山区。这条河是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之间的唯一分界线,而人们很容易就可以游过去。

冷战期间,这个边界曾有重兵把守,而现在只能勉强把武装走私分子和绑匪拦截在外,在塔吉克斯坦政府看来,寻求全球圣战新战线的伊斯兰叛乱分子引发的威胁已经火烧眉毛了。

在GBAO的首府霍罗格东北部,我见到了曾经出国打工的Falaknoz Nasillobekov和他的妻子Jahongul。乡村里多是传统的帕米尔式房子。他们家有一个朴素但美丽的花园,我们坐在花园的露台上,一边喝着茶,一边远眺贡特河。Falaknoz告诉我,他和不少塔吉克出国打工者一样,过去经常往返于家乡和俄罗斯之间。

“几个月前,我从莫斯科回来了。从1997年开始,我就在那里工作。近十年来,我只在夏天时回来过几次,这次我不会再回莫斯科了。”

“我们是人”

作为一个古老的山区,塔吉克斯坦曾被俄国人、蒙古人、突厥人、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占领。一千多年来,这里一直是亚洲文明的交汇处,如今塔吉克斯坦又处在了新的十字路口:塔吉克人正在把注意力从俄罗斯转向中国。

俄国人对塔吉克斯坦的影响要追溯到19世纪六七十年代。1895年,随着英俄两国长期“大博弈”即将落下帷幕,两大帝国的代表在佐库里湖(在今天的塔吉克斯坦境内)商定,以此为阿富汗的边界。

到目前为止,在15个从前苏联独立出来的国家中,塔吉克斯坦是最贫穷的。这个国家有着严重的社会问题、经济欠发达、政府独裁,最糟糕的是,失业率极高。自1997年,塔吉克斯坦内战结束后,大量塔吉克人涌向俄罗斯务工。2012年,塔吉克斯坦超过半数的GDP来自于侨汇。

但在西方制裁、油价下跌、新民族主义情绪上涨的共同作用下,俄罗斯的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在过去两年里,工作机会越来越少。从2015年开始,俄罗斯移民法有所变化,外来务工人员必须通过俄语和历史考试、获得许可证,并支付费用才能保住工作。

我在塔吉克斯坦遇到的大多数人和Falaknoz一样,对自己在俄罗斯的生存状况感到迷茫,还对工作条件和种族暴力事件表达了担忧。

Timur是一名建筑工人,在莫斯科工作了5年,但现在回到了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边界附近的霍罗格,和家人在一起。

他说:“是的,我们是外籍劳工,但我们为他们清理城市,为他们建设房子。我们是人,而(俄罗斯人)却把我们当作牲口。”

一座由卡塔尔资助的大清真寺正在杜尚别拔地而起。

一座由卡塔尔资助的大清真寺正在杜尚别拔地而起。

转向中国

从霍罗格向东,开往穆尔加布的途中,一路尘土飞扬,我们经过不少荒凉的小村庄。在秀丽的风光面前,我竟然失语了。喷赤河边,白色的沙岛土壤肥沃,一棵棵杨树就这样孤单地站在那里,白雪皑皑的山峰高耸入云。在河的一边,我看见人们在用老旧的19世纪的犁和罕见的前苏联拖拉机劳作;而在另一边,身着艳服的阿富汗女人正在浣洗衣物。

穆尔加布就是一座荒凉的村庄。1893年,这里是俄国最精锐的部队进军中亚的前哨,海拔超过3600米,温度从零下40度到40度不等,温差极大,而且物资并不足以支撑小镇的4000个居民活下去。

Asad Nassilobekov说:“这是一片不毛之地,所有的东西都靠运输。因为我们是前苏联的一部分,所以前苏联红军在这里也有基地。他们带来了我们所需的一切物品,而现在我们只能指望中国人。”

距离主路不远处,停着约30辆中国卡车。主路上,屹立着苍白的列宁雕像,它的胳膊指向东方,指向中国。今天,中国人负责运输所有的货物,包括食物、衣服、建筑材料、廉价纺织品、电子仪器等等。他们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来到塔吉克斯坦,再到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乃至伊朗。

在落日的笼罩下,遥远的帕米尔高原高速公路从霍罗格一直延伸到奥什。

在落日的笼罩下,遥远的帕米尔高原高速公路从霍罗格一直延伸到奥什。

告别过去

回到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我见到了中国汉族商人Hu Fang和他的塔吉克族妻子。18年前,Hu Fang从中国乌鲁木齐搬到了塔吉克斯坦,并从事多种商贸活动。

他坦言,官僚机构臃肿、高度腐败和经济条件落后都让经济活动举步维艰,但他仍然保持乐观。

“成功大部分取决于两个社会如何接轨。回到10年前,如果你问谁会帮助塔吉克人,答案100%是俄罗斯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领导阶级,都意识到中国也是一大助力。”我们在我下榻的酒店大厅聊了一会儿,那里有一幅大壁画,上面的塔吉克斯坦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显得年轻而又仁慈,背景是田园诗般的山峦。

很显然,塔吉克斯坦和俄罗斯之间的文化历史联系仍然很紧密,但几年前,首都中央广场的列宁雕像被拆掉了。市场上的所有物品都来自中国,虽然质量让人不敢恭维。还有更多的年轻人开始在大学里学习中文。

我在思考,多久之后,曾在莫斯科淘金的塔吉克人会把目光投向北京(站在世界屋顶眺望未来),又或者,这只是另一场大博弈的开端。

标签:历史

上一篇:户外野营去哪儿?这些地方很适合!

精彩推荐
四川将推出全球唯一的大熊猫国
这个被遗忘的东南亚度假胜地
浪漫 夫妇在盐碱滩拍唯美婚纱
凤凰旅游独家专访易烊千玺
霉霉最新绯闻男友出炉
大洋路上的木偶奇遇记
国家旅游局提示赴韩游需慎重
贵阳:开阳马头寨发现古神龛
纯美天堂-尼泊尔深度九日游
清明小长假唐县全胜峡景区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