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去小诊所治皮炎 一针下去右眼疼痛失明

9月12日下午,家住成都大丰街道的薛英大妈捂住眼睛一边哭泣,一边埋怨老伴。坐在一旁的老伴一脸烦躁,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个多月前,58岁的薛英大妈去成都五块石一家名为“成都金牛翔和综合门诊部”的小诊所治疗皮炎,医生往她脸上打了一针后,当即起了反应,右眼疼痛不已,不久便失去了视力。

这一个多月来,薛英变得焦躁不安,也不再喜欢出门,时常以泪洗面。家人为此开始寻找原因,并向诊所讨说法。

9月13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前去调查,发现这家诊所门牌已换,但当事医生和负责人仍然在岗。对于患者打针后眼睛失明的事情,当事医生作出了自己的解释。

患者讲述

脸上打针后右眼肿如鸡蛋

薛英右眼失去了视力,全家一筹莫展。

薛英右眼失去了视力,全家一筹莫展。

12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薛英家中见到了她。通过靠近观察,发现她的右眼球浑浊无色,明显和左眼有差别。捂住左眼后,薛英无法辨别记者伸出了几个手指。

根据薛英和老伴的讲述,以及家人提供的相关病历显示,薛英几年前得了神经性皮炎,开始只有手腕很小一块,一年多前开始扩散,手臂长了不少,额头上也有。因为奇痒难受,她想到医院看看。

薛英的老伴在五块石市场一带送货,他留意到商贸大道一段有个叫“成都金牛翔和综合门诊部”的诊所,招牌写了擅长治疗这种皮肤疾病,想到这个地方离大丰也近,方便往返看病,于是他让薛英去这里看病。

主治医生是一个叫冯标的中年男子。薛英自己说,她在冯标这里治疗了1年多,效果还是有的。之前,冯医生也在脸上皮癣位置打过针。

8月1日早上,薛英来到诊所,提出自己要在家带孩子,不想继续治疗皮炎了。冯标给她开了1800多元的药,又在她长皮癣的右额头进行皮下注射,注射药是曲安耐德。“这是最后一针。”冯标告诉薛英。

薛英说,打针之后不久,自己面部出现严重状况,“右眼突然痛得很,几分钟后就肿得像一个鸡蛋,眼睛四周全紫了,还开始呕吐。”医院诊断眼动脉栓塞 恢复机会极低

右眼突然肿涨时,薛英和老伴还没离开诊所。薛英说,当时自己很害怕,赶紧找到冯医生问咋回事,说又吐又呕,难受得很。但冯医生说反应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再观察观察。自己也相信了,但随后感觉越来越差,于是急得大喊大叫。诊所其他的人又把外出办事的冯医生喊了回来。

当天下午,诊所安排人带薛英去其他大医院检查。

记者看到了次日华西医院出具的检查单,上面显示薛英的右眼“瞳孔药物性散大,晶体混浊,玻璃墙混浊,眼底看不清,隐约可见局部视网膜呈白色”,诊断为右眼眼动脉栓塞。成都市第三医院眼科诊断也是右眼眼动脉栓塞,并强调“因眼动脉阻塞超24小时,视力恢复机会极低”。

虽目前还未作相关鉴定,但薛英的右眼已失明。家属告诉记者,医生在诊断时已明确告知眼睛瞎了,“而且不可逆”。

这个突然变故,对薛英的打击沉重。她的女儿女婿告诉记者,自从右眼瞎了以后,妈妈的脾气变得很暴躁,也常常以泪洗面。

刚开始一段时间,薛英时常发火,尤其是埋怨老伴“瞎了眼”,给自己找了这么一家医院。老伴开始多是忍气吞声,但次数多了,也急得跳起来,“怪我干啥子,明天我去抓医生,也弄瞎他一只眼睛,行不行嘛!”

慢慢的,薛英只得接受这样的现实。她告诉女儿,不能再为这哭了,左眼本来就做过白内障手术,视力就不好,“如果左眼也哭瞎,就没法活了”。医生回应“栓塞在体内随时可能发生”。

出事后,这家门诊部重新换了招牌。

出事后,这家门诊部重新换了招牌。

13日上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这家门诊部,发现门牌已更换,不再是“成都金牛翔和综合门诊部”,而换成了“成都金牛华济综合门诊部”,但里面的人马和科室没有变化,冯医生当天也在坐诊。

治皮炎为何在脸部注射?打针与眼睛最终失明是否有因果关系?记者采访了冯标医生。

冯标承认了当时打针后出现不良反应的事实。他说,当天自己给薛英面部进行皮下注射,大概半小时后出现了反应,右眼睛部位肿了起来。

成都三医院诊断基本失明不可逆。

成都三医院诊断基本失明不可逆。

对于打这一针和眼睛失明两者的因果关系,冯标并没正面回答。他只解释说,从后来送到华西医院等地检查来看,如果早一点去处理的话,眼睛或许能治好。

“栓塞在体内随时可能发生”,冯标称,栓塞如果在心脏就是心肌梗塞,到了脑部就是脑梗塞。在之前家属和他见面时的一段录音里,冯标也表达出右眼失明,很可能是刚好发生栓塞的情况所致。

对这个事情,冯标表示“错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说目前卫生执法部门已经介入,如果查了是他的责任,他会承担。

最/新/进/展

执法部门介入调查诊所有执业许可证

12日,记者联系金牛区卫计局。工作人员透露,8月份接到家属投诉后,相关执法部门已介入调查。同时,调解部门也组织了双方进行调解,但目前没有进展。

而对这家门诊部在事后换了其他牌子,家属怀疑这家诊所资质有问题,金牛区卫计局监督执法大队也给了回复,称该诊所工商注册单位名字为“成都金牛华济综合门诊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名称是“成都金牛翔和综合门诊部”,这是一家公司组建的皮肤研究院,把“成都金牛翔和综合门诊部”作为华济皮肤研究院临床基地,和华济皮肤研究院是挂靠关系。8月26日,该诊所变更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为“成都金牛华济综合门诊部”。

13日上午,该诊所一位王姓负责人说,目前执法部门已介入调查,正在走相关程序解决这个事情,患者家属也可以通过诉讼。目前,此事不便接受采访。

华西医院诊断显示药物性瞳孔散大。

华西医院诊断显示药物性瞳孔散大。

律/师/说/法

一只眼失明起码达到六七级伤残

薛英家人目前已聘请律师,搜集证据准备起诉索赔。律师告诉记者,一只眼失明起码达到六七级伤残,而且据医生说,薛英的右眼今后会萎缩坏死,必须要做眼球摘除,安装义眼,这些都是对身体心理巨大的伤害,也涉及到非常大的费用。而目前,当事人反映医院调解时只愿给最多不超过5万元的人道补助,“这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逢春摄影报道

来源:news.southcn.com

标签:成都

上一篇:媒体发表英国乔治小王子照片 被裁定侵犯隐私权

其实,拉开人与人之间差距的也
如果你要去泰国版的马尔代夫
谜一样的崇左花山岩画
辛迪克劳馥女儿再现逆天大长腿
人生就是带雨伞时不下雨
肯豆不愧是卡戴珊家族姐妹
新疆天山腹地的世外桃源
日本15个适合拍婚纱照的地方
6月最值得去的18个地方
旅行时这种不要脸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