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现在最怕哪两件事?泄密电邮坐实其健康堪忧,辩论落下风

九月的第一个周一是美国的劳动节。按照传统的说法,总统大选在劳动节之后才正式开始,有两个月最后冲刺的时间。2016年总统选举在原先的预计中是一场看头不大的竞赛,由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对希拉里。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运用在选举上是外行看选票,内行看钞票。初选还没有举行,筹款早已展开,从富翁、游说集团、大公司的态度就不难看出谁是最有力的竞争者:共和党方面捐钱大户青睐杰布,民主党方面希拉里的筹款远远抛离他人。

从1988年老布什入主白宫到现在近三十年时间,其中有二十年白宫的主人不是姓布什就是姓克林顿。想着2016又是这两家之间的白宫争夺战,不少人会发牢骚说没意思。但是不管有没有意思,两人都是权贵阶层可以接受的人选。这些年来,美国大选每四年闹腾一次,从来没有出什么意外,共和党也好,民主党也好,每次都是推出让权贵阶层放心的人选。

一场出人意料的选举,两个讨人厌的候选人

没想到这一次初选却是内行看走眼,两党基层都出现强烈不满,以至局势几乎失控。在共和党方面,没人看好的特朗普一加入战局就不断引起争议,先骂墨西哥人,再骂穆斯林,骂完主流媒体又骂当权政客。

在媒体来说,挨骂并不可怕。若是没有突发事件、丑闻、或吵架争议,政治新闻的吸引力肯定比不过娱乐追星。特朗普是一位多是非的富翁,近年来变成真人秀明星,有知名度。他一张嘴乱说话,很容易吸引观众。电视网络其实最喜欢他这种人,有他在直播间骂人,节目就有收视率。

媒体开初并不把他当作有希望的人选,而是想着以他的争议来吸引观众。没想到他的谩骂在基层民众中有回响,免费的曝光更让他的支持率扶摇直升。杰布背后的金主不惜血本打广告攻击特朗普,最后败下阵来的却是杰布及其他一众当权派心仪的政客。

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原本是当权派看好的候选人,后来却证明是扶不起的阿斗。民主党方面原本是希拉里一枝独秀。2008年她在民主党提名竞争中输给奥巴马,其后一直苦心经营自己的形象、人脉与金脉,她先生克林顿更是以前总统之尊鼎力相助。

到初选开始时,她不论在筹款还是民调上都遥遥领先,党内重量级人物没人敢跳出来与她对擂。没想到杀出一位没名气的参议员桑德斯,顶着“社会主义者”的大帽子,打起反权贵反现状的旗帜。希拉里反击无力,又缠上电邮丑闻,竟然被桑德斯追赶上来。

二月上旬初选投票伊始,结果很是让权贵阶层揪心,一边有特朗普,另一边有桑德斯,总统大选处于失控的边缘。好在民主党方面只有两人竞争,当权者一边倒支持希拉里,主流媒体也配合贬低与忽视桑德斯,故意压低民众的关注,让受益于党机器支持的希拉里有惊无险赢得初选。

初选本该推出最佳代表迎接大选的挑战,结果一整年下来,两党产生的候选人都让人大失所望。特朗普与希拉里知名度都很高,却都没有给人留下好印象,在民调中的喜好度都只有40%左右。因此可以肯定,不论谁当选,明年入主白宫者都有超过一半的民众不喜欢与不信任。

这样的结果在两党高层,都让人跺脚叹气。民主党方面没人料到希拉里是纸老虎,要是当初谁敢跳出来,击败她其实没那么难,击败特朗普更是容易。共和党方面一样气恼,这么多候选人,挑出任何一位都能干掉希拉里,偏偏提名被特朗普夺走。唯一安慰的是决赛之中还有希拉里,权贵阶层没有完全失控。

“左右”错位,权贵的叛徒VS权贵的守门人

特朗普与希拉里的这一次对阵,让人很有几分错位的感觉。美国的政治光谱原本是民主党在左,共和党在右。今年代表共和党的特朗普竟然站在代表民主党的希拉里左边,身家上亿的特朗普是权贵的反叛者,职业政客希拉里才是权贵的守门人。

在竞选筹款上,希拉里的募捐会上富翁们争先恐后,不断刷新记录,民主党大会的时候他们大摇大摆在观礼台的前排就坐。而特朗普在初选的时候就批判金钱与选举关系太紧,还以自己过去捐款买影响的经历,说明他懂得其中的机关,也是清除腐败的最好人选,因此捐款大户没人愿意支持他。

在对外政策上,特朗普反对美国到处出兵,认为资源应该首先投放国内,采取民主党的传统主张。而希拉里认定美国举世无双,最为优秀,要负起领导全球的重任,是知名的鹰派,连小布什国安团队的新保守派人物都一个个成为希拉里的粉丝。

在贸易政策上,自由贸易本是两党精英权贵的共识,只有民主党左翼一直反对。特朗普却高举反自由贸易的大旗,谴责签订不久的TPP将进一步导致基层工作岗位的流失,只是为富人谋利,与桑德斯的看法类似。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时曾大力支持TPP,称之为“贸易协定的黄金标准”。眼看TPP在民调上不讨好,她及时转身表示反对,尽管她从政以来一直是自由贸易的支持者,反对的语气也不是很坚决。

今年大选注定是一场抹泥巴的竞赛

大选四年一度,本应就治国方略进行辩论,今年的政策争议却没有看头。特朗普不是职业政客,而是当掮客起家的商人,其成功靠的是“真实的夸大”。他那张嘴想到哪说到哪,强词夺理,漏洞百出。对政策他缺乏了解,却敢于拍胸脯,保证他有解决办法。

希拉里却过于政客,话讲得头头是道,用的其实都是经过民意测验精选出来的说辞,选民喜欢的就说,不喜欢的就不说,一切为着选举上位,大家都知道那只是广告。

在初选辩论会上雄辩滔滔的希拉里,表情过于严肃,显得一脸狰狞,完全是训斥人的架势。两位候选人都难以树立正面形象。特朗普得罪的人太多,而且出名靠的就是在黄色栏目中玩绯闻。希拉里在政坛上时间太长,立场反反复复,不诚实政客的形象深入人心。想要在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扭转民众的负面印象,在两人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负面选举,也就是攻击对手,进行人格谋杀,对双方都是最容易的选项。今年的选举,注定是一场抹泥巴大赛。

特朗普的毛病多,商场的经历之中有许多猫腻可挖,言辞又有许多漏洞,戴上的帽子有种族主义,宗教偏见,性别歧视,甚至法西斯、希特勒。希拉里更直言核武器放在他手里会是灾难,甚至指控他里通外国联络普京。

希拉里的毛病也不少:一个电邮服务器丑闻已经留下很坏的印象;克林顿下台后以筹款为主业,一家人短短十几年从世界各地筹得三十亿美元,权力与金钱的追求紧密相关,存有不少疑点;希拉里一离开国务卿的位置,就到银行、大公司做讲演,一次收费几十万美元,至今不敢公开演讲内容;而最为糟糕的是,她的电邮据说还有黑客盗走的部分没有公开,维基解密甚至声称在这两周就有新暴料[3]。

怕只怕电邮爆真情,辩论落下风

展望这一场比谁更烂的大选,如果不出意外,应该由希拉里胜出。作为这一轮选举权贵阶层仅存的代表,她应该可以得到不少共和党人的支持。在民主党内对希拉里的不满主要来自左翼,但是他们对特朗普极为仇视。

主流媒体上对特朗普几乎没有一句好话,只要他一开口,记者就可以找到不对的地方,批评文章连篇累牍。电视政论节目原本会请两党人士互相叫阵,体现节目的公正,到如今已经变成众口一辞,都在讲特朗普的坏话,亲共和党的嘉宾骂起特朗普来更是凶狠。

而行政当局也出手相助,奥巴马更是脱下白手套,亲自上阵攻击特朗普。挑战当权者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两党权贵联手之后就更为困难。

能够造成意外的大致有两件事。一件是电邮,希拉里与民主党高层的电脑文件到底有多少泄露在外,没人说得清楚。十一月初投票,最怕出现“十月惊奇”。比如说前两天在9·11十五周年纪念会上,希拉里中途身体不适退场,事后先说是由于发热脱水,而后又改口说是肺炎,引发各种猜测。有的保守派网站甚至声称希拉里可能患有帕金森综合症,只是主流媒体视之为无稽之谈,不予报道。不论她生病与否,如果有与她健康相关的邮件出现,恐怕会引起不小的波澜。

主流媒体支持希拉里,更为热衷不利于特朗普的谣言,一直在谈论俄罗斯情报部门盗取电邮,特朗普阵营与俄罗斯有金钱往来,甚至捕风捉影,号称普京试图使用黑客来影响美国大选。奥巴马当局的官员与希拉里阵营也在一旁添油加醋,应该都是为着对付“十月惊奇”做准备。

初选辩论会上,特朗普嬉笑怒骂的表情组图。另一件是大选辩论,头头是道的希拉里讲话还是有章可循,特朗普却是满嘴跑火车。辩论演讲不是希拉里的强项,罗里罗嗦的长句子,配上过于严肃的表情一点都不讨人喜欢。而特朗普讲话是街头混混的风格,句子简单明了,敢骂也敢笑,喜怒自如,他还拥有许多站在电视镜头前的经验。俩人相遇有点秀才遇到兵的意思,希拉里可能讨不到便宜。

纽约时报保守派专栏作家David Brooks最近在电视节目上说:很多人已经决定不把票投给特朗普,现在犹豫的只是能不能受得了由希拉里当四年总统。他的说法,可以代表共和党权贵的普遍心态。而他给希拉里的建议则是少抛头露面,多花些时间备战九月二十六日的辩论。

标签:美国

上一篇:希拉里缺席竞选“时机不妙” 奥巴马单独出马卖力拉票

精彩推荐
这样扦插绿萝,搞不好哪天成大
男子野外捡到一只呆萌小猫
十七岁的她已经有了七个孩子
编剧太TM懒了,每次都是这种套
普通父母和聪明父母的11个区别
8岁男童玩手游半天花去近5万
哈尔滨人最稀罕的多道东北菜
尴尬!拘留所外接朋友
讨女友欢心男子工资全上交
千年来世界最富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