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魏文锋:与“毒书皮”“毒跑道”作战

2016年4月,魏文锋在昆山某小学操场取样。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2016年4月,魏文锋在昆山某小学操场取样。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他偶然发现女儿使用的包书皮存在有害物质,走上死磕有毒有害产品之路

■ 对话人物

魏文锋,杭州人,70后,“老爸评测”发起人。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曾在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从事产品安全检测和产品认证工作十余年。

2015年,魏文锋偶然发现女儿使用的包书皮存在有害物质。截至目前,魏文锋及其团队已经将铅笔、橡皮等至少40种与孩子学习生活相关、可能存在危险的产品,送到第三方实验室检测,并发布安全产品清单。魏文锋被家长们和孩子们称为“魏老爸”。

■ 对话动机

近日,魏文锋一篇关于包书皮存在有毒物质的文章刷爆朋友圈,引发关于文具安全的讨论。在过去一年,魏文锋还曾介入多地“毒跑道”事件,检测跑道中所含的有害物质,推动部分学校拆除“毒跑道”,并呼吁建立关于跑道的新标准。

“我应该让大家知道这个东西有毒”

新京报:你怎么想到要做这件事?

魏文锋:2015年,女儿春季学期开学了,要包书皮,但买回来的塑料书皮,有很大的塑料味。我做过十年的检测工作,出于职业敏感,觉得这个东西可能有问题。

这些书皮一天到晚都要接触,如果存在有毒物质,危害太大了。

我花了1000多块钱,把书皮送到泰州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结果很震惊,也证明了我的猜测——书皮中邻苯二甲酸酯和多环芳烃全部超标。

前者对还在生长发育阶段的儿童生殖健康有明显危害,后者则是强致癌物质。

新京报:你向有关部门反映过问题吗?

魏文锋:我拿着检测报告,在微博上@相关部门,给质监局打电话。微博没有获得回应,质监局说这个不归他们管。我后来又找了工商、教育部门,没有获得积极回应。

新京报:不要让你的女儿用这种书皮不就没事了?

魏文锋:全国约有一亿小学生,他们可能都在接触这种书皮。作为一个公民,要有责任感,我应该让大家知道这个东西有毒。

新京报:你做了什么?

魏文锋:我买了7种包书皮,送到泰州的检测中心检测。检测发现,7个包书皮,全部邻苯二甲酸酯严重超标,三个书皮含有多环芳烃,其中一个超标。

我把整个过程拍成了纪录片,还写了一篇文章,一起发在网上。结果,刷爆了朋友圈。

“我算是被家长们推着往前走”

新京报:文章广泛传播后,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改变?

魏文锋:我一开始只是想曝光书皮的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很多家长开始找我,咨询包书皮、油漆,甚至“什么样的台灯没有蓝光危害”……

我还陆续收到快递,家长们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寄给我,让我帮忙检测。比如锅、菜板、除甲醛的产品,甚至有钙片和餐巾纸。

我算是被家长们推着往前走。当时,我在经营一家状况还不错的公司。面对家长们的期待,我想,专门去做评测的话,社会价值可能更大。

新京报:你于是创立了“老爸评测”?

魏文锋:是的。今年3月,我辞职专职做评测。以众筹的方式,找专业机构检测,再将检测结果公布给大家。

新京报:你也关注到了“毒跑道”的事情?

魏文锋:去年10月,杭州一个幼儿园的家长找到我,说学校才铺好的塑胶运动场,有很大味道,让我帮忙去检测。

后来越来越多的家长找到我。今年,我们检测到浙江瑞安一所小学的跑道,发现有有害物质,联系媒体曝光,浙江省教育厅重视了,派了调查组下去调查,跑道就被铲掉了。

甚至还有北京、武汉的家长找到我,我给他们提供了一些咨询。这两年,我们陆陆续续检测过14个学校的跑道、3个企业送过来的跑道,百分之五六十是有问题的。

新京报:家长们为什么会来找你?

魏文锋:他们不了解哪些检测机构比较专业;直接去找的话,对方可能没有时间跟他们说太多;我做过检测工作,知道什么样的东西应该送到什么样的检测机构。

“不要说我是做公益的”

新京报:现在你有了微商城,附带产品购买链接。

魏文锋:做带有公益性质的事业,也要活下去,要有自我造血的功能。

目前互联网创业三个路子:一个是to B(business),我收企业的钱,和企业穿一条裤子,那评测就没有公正可言了;第二种是广告,企业和工厂来买单,和to B一个性质;最后只能to C(customer),方式就是卖货。

新京报:你被称为民间公益人士。如何保持公益和商业的平衡?

魏文锋:不要说我是做公益的,这样别人会对我进行道德审判。

我就是一个企业,一个专注于解决有毒有害产品这个社会问题的企业,以让孩子们远离这些产品。

我们有本事自己赚钱,把事情一直做下去,也会尽力和工厂保持距离。以前,我们评测后向家长们推荐过一款糯米胶。家长们都跑去买,商家很惊讶地问家长,怎么突然有人说我们东西好。

新京报:被质疑过吗?

魏文锋:经常被质疑。昨天,在家长群里,有人说,我点进去一看你在卖东西,我心里咯噔一下。你能不能不要卖货了。可以仿照国外的订阅模式。

我跟他说,订阅模式在中国是走不下去的,很多人不会给你捐款。

新京报:家人支持你做这件事吗?

魏文锋:最开始,花了很多钱做检测,也没看到什么结果,我妻子很不支持。

后来,我发了“毒包书皮”的文章,粉丝量增加了,一千多个人点赞,她觉得这件事做得对,转而支持我。

我每次去女儿班里,孩子们都叫我“魏老爸”。言传不如身教,我希望女儿以后会成为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倒逼、监督和补充”

新京报:死磕有毒产品一年多,有效果吗?

魏文锋:我们收到的反馈是,包书皮这件事曝光以后,今年很多厂商已经改良了工艺。今年我们又抽检了10个包书皮的样品,只有一个邻苯二甲酸酯不合格。

今年2月,上海和江苏的包书皮市场抽查中,就按照我的标准增加了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两项毒害化学物的检测。

最近我们做了甲醛检测仪漂流活动,很多家庭及时搬离了甲醛超标的房子。

新京报:作为民间力量,有没有想过联合政府的力量?

魏文锋:尝试过,和政府打交道需要时间和精力。我有很多质监局的朋友,我们经常互通有无。他们是正规军,我是游击队。更多的是私下建议。

最近,我都想把我的跑道标准发布一下:一个民间老爸对“毒跑道”的检测标准。

新京报:你有一句宣言:在保卫孩子远离致癌产品的斗争中,你我都不是看客。行动,才会改变。你如何评价自己这一年多的行动?

魏文锋:我是身体力行者。我付出了行动,也看到了效果。

新京报:这场“斗争”中,政府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魏文锋:不能特别苛责他们没有尽到责任。事情的发展总是螺旋式的,科技发展和技术进步让我们身边有了五花八门的产品,我们的标准只有不断更新,才能有效监督。

跑道就是一个案例。新的东西出来了,我们的监管和标准还没有跟上,才导致了一些阶段性痛点。

中国人口众多,消费量非常大,不可能指望政府完成对所有产品的监管。这时候,就需要行业自律、消费者提高鉴别能力,以及我们这样的企业倒逼、监督和补充。

新京报记者张维北京报道

来源:fashion.ifeng.com

标签:杭州

猜你喜欢

有人收头发,有人卖头发
《向往的生活》对于赵丽颖的到
明朝16个皇帝都苦寻张三丰
连科学家都不敢去的地狱之眼
春运:多地可刷脸进站
为什么要旅行?这是我听到的最
高楼起火,到底往上跑还是往下
甄嬛到最后终究爱的还是四郎并
这些水果吃过5种是土豪
白百何2015年就已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