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把长城抱在怀里

老牛湾,因长城与黄河在这里第一次握手而闻名天下。万里长城自辽宁告别鸭绿江之后,翻千山越万岭在偏关终于和滔滔南流的黄河第一次见面了。

老牛湾位于山西省的偏关县境内,这里在明朝时是一座屯兵的城堡。

从太原出发,驱车经宁武五寨,翻山越岭,到达万家寨时,我看到的第一眼晋陕大峡谷里的黄河,第一次看到这么清澈的黄河水,很诧异,以前从未想过黄河水是碧蓝呈绿的。

摄影 魏采薇

黄河水出河套到老牛湾后,拐弯流经深山峡谷奔腾南下,老牛湾是黄河入晋的第一站,长城在突兀陡峭的怪石嶙峋,犬牙交错状的山峦中延伸,长城到老牛湾之后,虽抵黄河岸边了,但并未跨黄河西去,而是与黄河并肩南下,似两条巨龙携手飞舞,黄河长城这两大古代文明在老牛湾交汇,在这里握手拥抱。

老牛湾有长城有天下第一墩,鸡鸣三市的美誉,也是古代长城沿线上的军事要塞。

登临高处,两岸断臂悬崖,黄河婉转迤逦。“断崖万仞如削猴,飞鸟不度山石裂”,这就是包子塔湾,黄河水静静围绕这个垂头形成一个巨大的U型湾。

包子塔湾,是黄河入晋第一湾,途经去老牛湾的路上,这里的观景台是近年建的,好像改名叫乾坤湾了。

摄影 魏采薇

在老牛湾看到日晕,如羽毛般的卷云衬托着赤橙青蓝的光晕,绮丽壮观。

摄影 魏采薇

从老牛湾新村走过来,老牛湾城堡与山崖,直插在黄河与杨家川交汇处,崖头上这个城堡叫望河楼,这里山崖隔水相望的,是内蒙古荒原,这里成为整个山西最西北角上的守护。

摄影 魏采薇

望河楼屹立在山崖上,俯瞰着黄河,已有400多年的历史,至今保存完好,墩高22米,建有垛口和楼橹,在望河楼上瞭望来自黄河的敌情,点燃狼烟向东,西两边长城传递信息。

望河楼四周无门,只有一个小窗户,不知道当时的将士如何进出。

摄影 魏采薇

初春的老牛湾,到处都是新绿,安静的黄河与陡峭的山崖,让人感到莫测的高深。

这里曾有过一个很热闹的码头,大户人家与古堡生生相息,如今,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一年又一年,生命总是走在单行道上,无法回头,不能重来,无论是绿意渐浓还是冬季冰冷,我们总会在自己的路上前行。

摄影 魏采薇

在望河楼南侧,峡谷悬崖之上,是老牛湾古村落,据村民讲,老村落被一个内蒙的人买去搞旅游开发,这里居住的人才被劝搬到坡上新村去了。

摄影 魏采薇

老牛湾的老城门,里面是城堡的瓮城。

城墙坍塌后裸露出来的沙土,似在倾诉历史的烟云,过往的枯荣兴亡,唯有冷峭的寒风,从残缺的城门洞呼啸涌出,回荡又飘散。

有游人穿过城门,在捡拾着残梦虚弥。

摄影 魏采薇

大山深处,少有木材,石头垒起的房子,在风吹雨打中,在川峁上岿然不动,人虽然已经离去,但这份坚硬还在。

摄影 魏采薇

吱吱呀呀的木门,石碾,斑驳的小路,走进这扇门,有炊烟升起,盈盈绿意,阳光洒满农家小院。

摄影 魏采薇

长城从东逶迤而来,从这里转弯与黄河并肩南下。

在本世纪初,万家寨水库建成后,自万家寨水库大坝开始,黄河水位上升有5、60米,奔腾咆哮的黄河,变的温柔起来,浑黄的河水变成了墨绿色,明镜般清澈。

摄影 魏采薇

望河楼的对面也叫老牛湾,不过已经是内蒙古境内,沿着接近垂直的峭壁崖壁修建有石梯,在河水湾里还停有好多渡船,游人可以乘坐渡船,从山西老牛湾去对面内蒙的老牛湾。

摄影 魏采薇

黄河,长城,古渡,烽火台,在清晨里,似乎从苍凉的远古而来,把人们带回那金戈铁马的边塞古战场,古朴与苍凉,沉淀着不朽的历史传说。

摄影 魏采薇

崖下的黄河水寂静无声,崖上树影婆娑,夜色里远处山影叠幻,明亮的月亮高悬天空,淡泊宁静。

月光把格子窗的影子打在屋内的地上,似一幅剪纸画,铺满房间。

夜晚的老牛湾安宁沉静,月光如水,我喜欢这样的夜。

摄影 魏采薇

贴士

偏关的这些灵感适合全年去玩。

标签:长城

上一篇:全国POP广告高手齐聚东阿 为消费者描绘彩色购物环境

精彩推荐
沈梦辰穿凤凰装与女星竞艳
《楚乔传》大结局猜想
男子每晚让八旬老母露宿街头
10张图让孩子远离人贩子
狗狗被抛弃后,郁郁寡欢
皮肤越来越黑?可能是吃出来的
女人买衣服时的幻想VS现实
长大后,你必须要懂的那些事和
印度第一美女因产后发胖
手上总起痒痒的小水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