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自曝被医托带到民营医院 检查后处女膜破裂

北京京坛医院挂号大厅

北京京坛医院挂号大厅

市民李一(化名)称,她在“医托”引导下,来到北京京坛医院,医生对其进行了阴道彩超及阴道镜检查,导致其处女膜破裂,出现出血、疼痛等症状。她认为医生存在失职、过度医疗等问题,向医院索赔。北京京坛医院负责人否认该院医生医疗过程存在问题,并表示在9月12日开会后给予相应答复。

前街一号记者调查发现,确有人员在三甲医院大厅内徘徊,刻意与患者搭讪,诱导患者前往北京京坛医院治疗。

女子称医生检查致其处女膜破裂

9 月11日,李一告诉前街一号记者,她今年22周岁,未婚,没有男友。近日,因月经不调,她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预约了妇科专家号。9月7日下午1点半左右,她前往该院,在大厅排队取号时,一名排在她身后的短发妇女主动和她搭话,对方得知她有月经不调的问题后,向她推荐了京坛医院,“她说京坛医院在治疗妇科方面比较好,边说边把我拉出了队伍。”

李一说,她还在犹豫时,另一名卷长发妇女上前对她进行游说,“这个人说她的女儿和我一样有月经不调的问题,前不久在京坛医院治好了。她还告诉我门口有公交车可以直达京坛医院。”李一感觉卷发女子态度热情,便跟着她来到了公交车站。李一说,该女子在目送她上车后便离开了。

9 月7日下午1点40分左右,李一到达京坛医院,一名护士引导她挂号,支付挂号费后,一名梁姓大夫接诊。李一说,医生询问了她末次月经时间及药物过敏史等问题后,随即推断她为炎症或者内分泌失调引起的月经紊乱,并为她安排了性激素六项、阴道彩超、阴道镜等检查。为此,她支付了649.74元。

李一说,在进行阴道彩超时,医生要求她脱掉裤子,她觉得很惊讶,有些犹豫。但在医生的催促下,她还是按照指令脱掉了裤子。在随后的检查中,她明显感觉到下体有疼痛感,并发出尖叫,“医生让我放松,并没有停止检查。”检查结束后,她拿到了报告单。报告单影像诊断结果为,宫颈纳囊及盆腔积液。

接下来,梁大夫为她做了阴道镜检查,检查结束后,她的下体疼痛并开始出血,“梁大夫说出血是月经不规律造成的。”李一说,梁大夫根据检查单诊断她患有阴道炎,推荐她在该院做3到5天的冲洗,“我觉得不对劲,身体也不舒服,借故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后,李一下体出血的问题没有缓解,并伴有会阴部、腰骶部疼痛。次日,她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检查,医生诊断其盆腔正常,并发现其处女膜有多处新鲜裂伤。

李一在京坛医院的缴费单据

李一在京坛医院的缴费单据

医院称处女膜破裂或因生理结构

李一回忆,在京坛医院,她曾明确告诉梁大夫自己8月来了两次月经,日期分别是8月6日和8月21日。该大夫并未询问她初潮时间、是否结婚及是否有性生活史等问题。但在病历本中,梁大夫为其记录的末次月经时间为“8月6日”,并写有初潮时间为“13岁”,“两次性生活史”等字样。李一说,“病历上写的内容和我的实际情况严重不符,而在该院做的相关检查直接导致我的处女膜破裂。”

此外,李一提供的检查报告单显示,其阴道镜诊断检查日期为9月7日11点52分,而其挂号交费的单据上显示的时间为9月7日下午1点47分。“我还没到医院,这份报告就已经出来了,我有理由怀疑报告有问题。”

她希望医生当面向她致歉,并要求医院作出相应数额的赔偿,“我认为京坛医院大夫的严重失职对我的身体、精神及生活都造成了不良影响。”

9 月11日上午,前街一号记者陪同李一来到京坛医院。该院一名杨姓院长表示,院方接到李一的投诉后进行了相关调查,梁大夫及其他相关大夫均表示,曾经询问过李一的性生活史,在得知李一曾有过2次性生活后,才为其安排了相应的检查,“如果未婚无性生活史,医生不会安排阴道彩超、阴道镜等检查。”她表示,李一9 月7日所接受的检查均属常规检查,医生的整个医疗过程中不存在问题。

杨院长称,报告单据的时间问题可能是电脑系统导致的时间显示错误,而李一检查后出现阴道出血、处女膜新鲜裂伤等问题可能是因为个人生理结构问题,“部分妇女怀孕后仍然有处女膜,有过性生活史的人处女膜也可能不破裂,不能排除生理原因。”

杨院长说,因医生与李一的说法矛盾,院方建议李一做医疗事故鉴定,走相应的法律程序,医院也将于9月12日就此事开会讨论,届时将就李一的诉求给出相应答复。

李一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就医的病历

李一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就医的病历

多名“医托”引导患者前往京坛医院

9 月11日中午,前街一号记者以患者身份来到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记者在挂号窗口简单咨询后,一名卷发女子主动和记者搭讪,当得知记者想挂妇科专家号后,她向记者推荐了北京京坛医院。她称,自己就曾患有妇科炎症,在京坛医院治疗后痊愈,“京坛医院治疗妇科是权威,不用排队。”

该女子在大厅内徘徊发现女患者便主动上前搭讪。

记者走出大厅后,另一名短发女子上前,她态度热情,“是因为月经不调吗?月经不调不能瞎治,否则越调越乱。”她说,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治疗月经不调不够权威,且挂号预约困难,她建议前街一号记者去附近的京坛医院,“京坛医院是二甲医院,好挂号,(医疗水平)不比这里差,打个三轮车,10分钟就到。”

前街一号记者观察发现,上述两名女子徘徊在大厅内外,一旦发现有女患者咨询便主动上前搭讪。

前街一号记者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发现,北京京坛医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卓桂元。2014年及2015年,北京市工商局东城分局曾2次因虚假宣传对该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并于2014年对其处以10000元罚款。

来源:news.southcn.com

标签:北京

上一篇:辽宁运钞车嫌犯的失控轨迹

精彩推荐
挂上十年的陈年臭猪肉
天艾高考来了,为啥就我要降价
Gigi Hadid 随性又干练
樱花季又来 外出度假
这位来自战斗民族的摄影师
河北省涞水县被网友评为最喜欢
菲 一般的潜行 薄荷岛
荆门圣境花谷,仙境般花海将是
2016年中国在线旅游行业研究报
波音公司交付首架737MAX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