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止阳光和沙滩 这里还有世界第二大的美术馆

在这个图里,一个巨大的蛋就像是地球,而画面里的男人正在从美国版图的地方“破壳而出”,寻求新生。

一提起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 ,1904-1989)的个人博物馆,大家肯定都知道那座位于达利家乡西班牙的菲格雷斯的Teatro Museo Dalí;但很少人知道,其实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州,也有一座纪念这个疯子和天才的美术馆。

要不是因为我在佛州待过三年,我也不知道在Tampa这个以无敌海滩著称的度假城市,居然还有一座专场收藏萨尔瓦多·达利的美术馆(Salvador Dali Museum)。

达利美术馆坐落在Tampa的圣彼得斯堡市(St. Petersburg, Florida),旁边就是Tampa Bay,一出门就可以看小码头上停满的私人游艇。蓝天白云,绿地茵茵,一座造型奇特的不规则建筑就是美术馆了。

这座美术馆就是除了欧洲本土的达利故乡之外,世界范围内最大的达利艺术品收藏馆了!

美术馆里收藏的达利作品涵盖了这个个性艺术家的整个职业生涯,从早期创作,到成熟的超现实主义时期,到后来向广告、设计、电影等领域的拓展,整个收藏包括超过2100件达利的真品,涵盖96件油画作品,大量的手绘和草图,还有达利的雕塑,设计作品,纸本作品,艺术家书,印刷品,并且有许多艺术家的笔记手稿,私人日记,和照片记录 —— 这些作品和文献资料都展现了达利在艺术创作和私人生活上的才情与野心。

一开始我也奇怪,为什么在Tampa这个南部城市,会有一座这样高质量的达利美术馆。直到我进入到美术馆的三楼展区,看到了这一对美国夫妻的故事 ——1942年,莫斯夫妇(Reynolds and EleanorMorse,上图左一和右一,中间就是Gala和Dali)在克利夫兰美术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 )看到了达利的回顾展,这个回顾展是从纽约的现代美术馆(MoMA)借来的,质量之高,内容之丰富,让这对热爱艺术的美国夫妻一眼爱上了达利的作品和有趣的人格。

于是,在1943年3月21日,这对夫妻就收藏了达利的一幅油画(见下图) Daddy Longlegs of the Evening, Hope! (1940)。从此莫斯夫妇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了收藏达利艺术的一生。

DaddyLonglegs of the Evening – Hope!(1940)

MaterialUsed: Oil on canvas

Size: 10x 20 inches

莫斯夫妇开始是在自己家里摆放他们的达利收藏,后来越来越多,在办公室专设的展区也放不下了,于是在1970年代中期,他们夫妻就决定捐献出自己毕生的达利艺术收藏,交给一个更加专业的美术机构去收藏、保管和展示。他们的举动马上被《纽约时报》、《华尔街时报》这样的媒体报道了,于是很多城市的美术馆纷纷开始联系他们。

直到1982年,佛罗里达州的圣彼得斯堡市政府和社区,用他们的诚意打动了这对夫妻,在1月11号,专门建立的达利美术馆落成开幕,莫斯夫妻的长达四十年的达利艺术品收藏,就成为了这个美术馆的主要藏品。

1982年开幕的旧达利美术馆是一个改建的仓库美术馆,但随着达利美术馆的藏品不断扩大,名气也越来越响,一个全新的展览场地呼之欲出。于是,在2008年,圣彼得堡市终于新建了一个全新的,充满达利风格的建筑,成为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达利美术馆。

这个建筑本身成为了达利美术馆的重要标志,相较于西班牙的达利博物馆而言,这个全新的美术馆很有未来感 —— 流线型的网格状玻璃造型就像是达利油画里的奇怪生物,也像是自由生长的梦境,包围、穿行、游走在水泥的四方博物馆里外。在室内和室外都形成了不一样的景观,从每个角度看,都能获得不一样的造型。

建筑造型来自HOK设计事务所,设计师是Yann Weymouth ,由专业的TheBeck Group建筑团队打造,斥资3千万美元。新建的美术馆处在圣彼得斯堡市中心,隔壁就是MahaffeyTheater,过条马路就是美丽的Tampa Bay,周围风景好得真是没话说。

进入到达利美术馆的内部,首先看到的是一楼的书店和纪念品商店,还有一旁的Cafe。排队购票进入后,工作人员会建议你乘坐电梯直接上到三楼。

整个达利美术馆的内部被分为了三层,真正的展览区域并不大,两个主要展厅都集中在三楼。工作人员告诉我,那是因为佛州地势很低,湿气较重,艺术品放在三楼会减小潮气和潜在的积水给艺术品带来的危机。而二楼全部是文献仓库和办公区域,并不对外开放,所以最理想的参观路线就是直接乘电梯到三楼,看完了展览之后再从YannWeymouth精心设计的螺旋楼梯下到一楼,书店、Cafe和户外花园的出口都在那里。

三楼的特展区正在展出从英国的V&A博物馆(the Victoria and AlbertMuseum)借来的摄影展,20世纪最重要的时尚摄影大师 —— Horst P. Horst(1906-1999)的特别展览:时尚与超现实主义(Fashion and Surrealism)。

Horst不仅在摄影的造型艺术上颇有成就,对Vogue杂志有巨大贡献,他的黑白摄影,尤其是静物摄影和人体摄影,都很有超现实主义的意识,本人也给达利夫妇本人、达利的舞台设计、服装设计拍摄过许多照片。所以,把这个特展放在达利美术馆里也是很合适的。

这个就是Horst给达利在1943年拍摄的肖像画,也在这个展览里可以看到。

同时还展出了很多达利和妻子Gala的生活照,他们一起旅行,一起采风,看得出,他们还是很恩爱的,虽然一辈子没同床,达利称自己为伟大的自慰者。

展览的现场不仅有许多Horst的经典照片,还有专柜展示了许多当年的原版Vogue杂志,可以看到当时时尚摄影的印刷图片和封面状况。

隔壁的达利作品展区是美术馆的永久展区,每隔一段时间会更新部分作品,但经典的大作都是一直会在的。进门首先可以看到上面提到的莫斯夫妇购买的第一件达利油画, DaddyLonglegs of the Evening, Hope! (1940),算是镇馆之宝。然后便可按照时间的顺序,从达利的早期作品看起,慢慢了解他一生的创作。

这是达利的一副早期作品,给他的妹妹画的肖像 —— Portrait of MySister. Date: 1923. Material Used: Oil on canvas。可以说,达利对他的妹妹有着非常复杂的心理,因为他的妹妹十分反对达利和Gala在一起,于是这一辈子达利都和他的家人保持着敌对的关系。因此,这幅肖像创作了很多年,一直无法完成,其中不难看出达利对他妹妹的不满,还在后来把自己的形象画在了这个肖像的下半部分,有点像一张扑克牌,展现了达利内心对于亲情、爱情的选择纠葛。

紧接着,在另一面墙上,又可以看到达利所画的,他的另一家人:“我那死去的哥哥“—— Portrait of my Dead Brother,1963, Oil on canvas / 175 x 175 cm。画这幅画的时候,达利已经59岁了,而他从未谋面的哥哥却总是他的一个心结。在达利出生九个月前,他的哥哥在还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时就病逝了,于是,为了纪念他们死去的儿子,达利的父母就把达利取名为了 —— Salvador,也就是他死去的哥哥的名字。于是,这一辈子,达利都觉得自己活在死去的哥哥的阴影之下,反复追问自己的身份。

这幅画的细节之处也很迷人,哥哥的头像就像是pixel picture一样,有许多网点构成,而仔细看,每一个网点都像是颜色深浅不一的血滴,有的部分是非常逼真的,看上去就像是3D的一样。而再仔细观察,又发现这些血滴其实是一颗颗樱桃,在鼻子处的樱桃还看得出樱桃梗;而有的樱桃就是从右下角的小士兵演变而来。

这种小士兵,排出方阵的形象还多次出现在达利的作品里。他的这种暗指人类DNA的、或者是表达一种神秘组合、有点像是冥冥之中的联系的视觉形象,多次出现在达利对于宗教、理想、激情,这类内容的表现里。

仔细看,小士兵们也是各个神态各异,达利的画就像是一个游戏。远处看是一个画面,而走近了又可以看到另一片天地。特别是一些模仿宗教壁画的大尺寸作品里,特别多的细节,都暗存玄机。例如上图右上角的那个穿着黑丝袜的女人,看不见在做什么,但是展现出一种死亡的状态。

可以说,在这个达利美术馆里展示了很多这种“视觉游戏”的作品,他们远看是山,近看是水。最出名的就是上图。远看这幅画,可以很明显看到一个林肯的头像,但都是方块色,自己走近了看,就会看见达利的妻子Gala的裸体背部,望向一片云霞,她的身体左下方还有一个林肯头像的小图,也在一个方块里。也许看大图就更容易了。

这种绘画制造的视觉错觉,或者说是幻觉,是达利十分喜欢的,也是他的Op Art(欧普艺术)的一批尝试。“OP”是“Optical”的缩写形式,意思是视觉上的光学,即视觉效应。正式使用这一名称是在1965年,纽约现代美术馆举办了“The Responsive Eye”的展览。

在三楼的Horst展览厅里,还有一些达利的生活照,正好找到了一张达利创作此画时的照片记录。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下图:

Slave Market with the Disappearing Bust of Voltaire,1940 : Oil on canvas

Size: 181/4 x 25 3/4 inches

从远处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画面中间那块黑白的地方,有一个老妇人的头像。

仔细看图中,这个老妇人的头像就变成了两位穿着黑色长裙的少女。

The Disintegration of Persistence of Memory,1952-54

MaterialUsed: Oil on canvas;Size: 10 x 13 inches

对于所有超现实主义的粉丝来说,达利1931年的《永恒的时间》就是一个符号。虽然这幅画的原作不在这个美术馆,但是大家可以看到达利在20多年后创作的另一幅《融化的时钟》,与那副《永恒的时间》有很多相似之处,深化和强调了自己的logo,同时也满足了大众喜爱这一风格和视觉符号的心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达利在打造自我品牌上下的功夫。

Geopoliticus Child Watching the Birth of the New Man,1943: Oil on canvas

Size: 18x 20 1/2 inches

这幅1943年的作品算是达利艺术创作里很重要的一幅作品,宣布着他从超现实主义中脱离,开始在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中寻找新的灵感,尤其是从对个人梦境的解析中脱离,开始关注更为宏大的、全人类的话题 —— 战争、宗教、科学、生命的起源。

在这个图里,一个巨大的蛋就像是地球,而画面里的男人正在从美国版图的地方“破壳而出”,寻求新生。所以很多评论家也把这幅作品看作是40年代达利的一幅自画像,象征着自己企图在美国市场得到新生的欲望和野心。

谁说现代艺术家都不会画画,都不会写实,你看看达利把自己画得多像。三楼的达利作品真的很多,我就不一一展示了,有兴趣的朋友最好还是找个机会亲自去一下。特别是有几幅达利在60年代创作的大画,非常值得一看。

看完了三楼的展区,大家就可以好好地欣赏一下达利美术馆的建筑本身,尤其是三楼伸出去的玻璃观景台,可以看到美术馆外的海湾和美景。

然后一转身,就可以看到Yann Weymouth精心设计的螺旋楼梯,这个室内设计颇有达利的风格,如果说整个玻璃制的网格透光材料像一个流线型的蛋,那么这一根水泥制造的螺旋就像是这个蛋的核心。

顺着这条螺旋楼梯走下去,就可以到Cafe喝上一杯咖啡。顺便可以在窗边凹一个爱学习的造型。

或者去书店转一转,那里也有很多达利风格的时钟、mug,和各种创意产品。

可以说,达利美术馆里的藏品虽然不像MoMA那么多,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专人收藏馆,数量和质量都是值得肯定的。尤其是建筑本身也很有看点,每个角落都值得回味。

喝了杯咖啡,还可以出门去花园里看看。那里还有东西呢。例如,达利的logo胡子!

还有“融化的时钟”,可以小坐一下。

这里还有一个许愿树,游客可以把自己的门票手环撕下来,系在树上。完了之后,还可以去探索一下树后的树丛迷宫,不是很大,但是非常绕!

达利本人是最早的一批通过自我的精心包装而红遍全球的超级巨星艺术家,他的胡子,他的龙虾电话,他的融化的时钟,这些都是他的标志。整个达利美术馆都可以看到这些作品的痕迹,包括他的动画短片作品。

就连在纪念品商店内,也展示有他创作的“雨中计程车”装置雕塑: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轿车里坐着一位头戴潜水员头盔的司机,后座上坐着一条美人鱼,只要投一枚硬币进去,观众就可以看见这个装置启动,车内下雨了 —— 一个喷泉自动对汽车内部进行清洗,很搞笑也很夸张,真真是达利的创意。

达利整个人一辈子都是这么夸张,这么自我,这么懂得自我营销。同时,他还是一个全能的艺术家,他很懂得利用媒体,他在1929年还创作了实验短片 《一条安达鲁狗》,把实验电影引入了艺术的范畴。他后来还来到好莱坞和迪士尼,给奢侈品做广告,给动画片做创意,给希区柯克的电影《爱德华大夫》设计电影场景,也可以说,达利给自己的个人形象的打造和长达一生的行为艺术都是他的艺术体现。

总之,如果大家有机会去佛罗里达玩一玩,除了阳光沙滩和迪士尼世界之外,坦帕这边还有一处地方,会让你的旅行生色不少。

标签:西班牙

上一篇:印度一婆婆因占卜儿媳怀女孩 向其泼强酸

精彩推荐
中文VS英语,老外被虐哭了
见缝插针!老婆正吃烧烤
日本六旬老人恋上仿真娃娃
《前半生》靳东金句频出
脑洞太大!让老师跟不上节奏的
热巴最暖心的不是遇到了鹿晗
25张你一辈子也可能拍不到的照
《我的前半生》马伊琍为儿子怒
男子抱怨医院食堂价高难吃被拘
《千与千寻》中细思极恐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