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天山无人区 新奇骏勇闯S101国防公路

从未去过新疆,但却向往久已。这片曾经被称作西域的地方,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如今也是关乎中国发展前景的一个重要支点。个人对于新疆的认知,是复杂的,甚至是矛盾的:既有物产丰饶之说,也有戈壁大漠的印象,沃土与不毛之地,交织了我对新疆的好奇与向往。真正的新疆是什么样子呢?感谢“东风日产新奇骏勇闯无人区Ⅲ——天山极境”活动选择了新疆,选择了一条被称作“天山北坡地理风光走廊”的路线,让我能够同时近距离感悟新疆的富饶与荒凉。

提起新疆,有一个名字立刻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张骞。公元前139年,25岁的张骞应汉武帝之募出使西域,用13年时间才完成使命,建立了中原文明与西域各国的联系。可以想象,除了匈奴的阻拦,地理的不便,也是他必须面对的重大考验。这次东风日产选择的无人区,想必就是一种充满挑战的恶劣地理环境。当然啦,在科技发达的今天,真正人迹难至的地方少之又少,尤其是有了公路之后,有了汽车之后,沙漠、高山、峡谷、林地,都不能阻拦人类的前进步伐。

我们是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出发的,但真正要体验的“无人区”,却是分布在S101国防公路沿线的数个自然景点。按照网络资料,S101是从乌鲁木齐西山农牧场岔口至独库公路库尔萨勒的省道,全长309公里,是上个世纪60年代为备战备荒、防止苏修袭击而修建的天山公路。

我们选择从独库公路(即G217)进入S101,沿西向东,经过巴音沟牧场、鹿角湾、雷达山庄、观音沟、玛纳斯河滩等诸多景点,再经小路转到G30连霍高速返回乌鲁木齐。这个路线,其实只经历了大约一半的S101,但已经足以体验到新疆的地理特色。当然啦,缺少沙漠,那是沿着独库公路向南就可以体验的另一种境界。

但是,我们最先拜访的景点并不属于S101,而是独山子大峡谷。很多人对这个地名应该非常陌生,独山子属于克拉玛依市,现为该市的一个区,大峡谷则位于城区西南约30公里处。独山子是有名的历史油城,开采石油的历史可追溯到清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目前石油资源接近枯竭,在去往大峡谷的路上,我们还看到了油田遗址的指示牌。

独山子大峡谷是尚未开发的天然原始旅游资源,只有一条便道供车辆行驶至峡谷顶端平台。该便道四周是大片牧场,能看到牛羊、骆驼和骑马的牧民。这条便道是非铺设路面,坑坑洼洼的,要么布满小石子,要么积满尘土,选择奇骏的“Auto”模式,让汽车自动处理各种路况,就可以轻松应付。

独山子大峡谷的形成,是源自天山雪水和雨水千百年的洗刷,形成了谷底宽100-400米、谷肩宽800-1000米、高达约200米的壮观大地裂缝。在水流的漫长作用下,谷壁上雕凿出了各种奇特景观,形成了层次分明的土壤层,据说它们其实就是丹霞地貌,颜色有灰、黑、黄及少许红色。虽然我们没有下到谷底,但也可以感受到它的壮观。据说,在融雪季节,谷底的水流很大,当年兵团为了利用这些来自天山的雪水,还专门建设了一条引水渠。

独山子大峡谷只是初涉“无人区”的开胃菜——大自然的壮观交织着简易不平的道路和游人的兴奋,那些游走的牧民反而更像过客,只在草木繁盛的时候才来拜访。

接着,我们就要去S101国防公路了。在百度地图上,25公里的比例尺就看不到这条公路了,可见它的交通地位并不高。事实上,这条位于G30连霍高速、G218伊若线之间并与其大致平行的省道,穿越深山峡谷与崇山峻岭,沿路几乎没有人家。S101因特殊年代的国防需要而建,也因和平年代的祥和而被人遗忘,年久失修的结果就是路况极差,非常考验车辆的抓地性能和通过性能。一般来说,只有SUV甚至是越野车才适合进入这条道路,实际上沿路所见也多是SUV及牧民们偏爱的摩托车。

S101的难还有另一个原因:它本就是在无人区内穿行,当初设计时只考虑了军事用途,主要是砂石搓板路面,路窄处甚至无法会车通行。搓板意味着汽车开上去肯定会颠簸,而砂石意味着抓地不牢,特别容易打滑,所以过弯时一定要提前减速,防止车辆滑出路面。更糟糕的是,沿路有很多容易发生地质灾害如泥石流、塌方的路段,这对于奇骏来说也是很大的考验。

说实话,我是第一次在这样的路况下开车,幸好有四驱“Auto”模式帮我分忧。在弯心处,即使车轮下细小砂石的滑动令我信心不足,但我毕竟还是稳稳地留在了道路中央,可以跟上同行的其他车辆。等慢慢熟悉了这种路况,我也有了欣赏四周风景的兴致。矮矮的草甸铺开了一片绿中带黄的苍凉,偶尔能见到孤独的牛羊。

我又想到了张骞,在他为汉武帝带来西域的消息之后,公元前119年,张骞奉命第二次出使西域。这时,汉军已经多次击败匈奴,控制了前往西域的河西走廊,张骞出使的目的已不是寻找援军,而是去探索更外面的世界。这种探索,正是“无人区”于我们的意义——有难度,去了解,去尝试,去发现,最终找到无与伦比的美景。后人沿着张骞的足迹,走出了誉满全球的“丝绸之路”。

进入S101国防公路后不久,我们来到一户哈萨克牧民的家里,品尝了他们熬制的奶茶。这里应该就是巴音沟牧场,大片的草地散布在几个山坳之间。各个山头颜色迥异,有的完全没有植被,露出了褐色的岩土层;有的披着深绿色的草甸,像一张巨大的毯子;还有的夹杂着数道新鲜的滑坡体,形成了灰、绿、黄的三重奏;更让人欣喜的则是山坳中向阳坡面上的那一大片树林,郁郁葱葱的,充满生机,庇护着牧民在半山腰安置的圆顶帐篷。

前往牧民家的便道刚刚能通过一辆车,不宽,还有一条被水冲刷出来的深沟。我们必须慢慢行驶,以找到更合适的路线,而这让我们有机会寻找路边草甸里旱獭。离便道不到10米远的草地里,往往就有旱獭的家,也就是入口比碗口稍大的洞穴,旱獭们喜欢在家门口活动,听到声响就迅速躲进洞口里。

要想看到旱獭,就得尽量安静,千万不能按喇叭,但因为排在车队靠后位置,我只看到了几只胆大的旱獭从家门口探头的景象。据说,这里的旱獭可能会携带鼠疫,因此政府要求人们远离旱獭,千万不能捕捉。后来在S101上,看到了不少“预防鼠疫”的标语,远离旱獭应是必要的。

这条便道在一个大拐弯处塌了一块,剩下的路面也就一辆车的宽度,一侧是水沟,另一侧则是笔直的土坡,很不好通过。这时,可以打开奇骏的AVM全景式监控影像系统严密监控路面,以保证车轮还在便道上。第一次遇到这种需要精确把控路线的道路,我的手心里都是汗,好在有了奇骏的影像系统帮助,我只需要稳住方向盘缓慢前进,有惊无险地通过难关。

哈萨克牧民很热情,在我们把车停在倾斜的山坡上时,热乎乎的奶茶就准备好了。在山坡上摆下一张简陋的桌子,大家围桌站立,奶茶就在热水壶里,用纸杯盛着喝,颇有“一箪食,一瓢饮”的感觉。主人正在宰羊,剥下来的羊皮就铺在草地上,倒是看不到什么血腥,只是这头羊并不是为我们准备的,因为我们来这里只是小憩。

山坡上散放着众多牛羊,还有不少马,吸引了我们前去拍摄。只是你得小心,这里长得最茂盛的草,其实是有毒的,千万别碰它们。我不小心被隔着衣服扎了一下,马上就感到火辣辣地疼,然后伤处就肿起了小包。治疗方法很简单,吐口唾沫涂在伤口上,能去毒消肿,大约半日后就能恢复。

从网上学到了几个哈萨克词汇:扎克撕=你好,热和买特=谢谢,获喜=再见,可惜没有实战检验。

沿着S101国防公路继续前行,我们要经过一个叫做鹿角湾的地方。这里是天山北麓最好的草场之一,是哈比尕(gǎ)山北麓的低谷丘陵地带,海拔1500~1700米,地属沙湾县博尔通古牧场。此地冬季平均气温零下14℃,夏季平均气温20℃,对于新疆来说,是个不错的度假圣地。鹿角湾以南就是海拨4000米以上的哈比尕山,沿路行驶时还能看见雪峰。鹿角湾一带曾是天山马鹿繁衍生息之地,马鹿每年要蜕落一次角壳,在山水间留下大量鹿角壳,鹿角湾由此得名。

鹿角湾的公路,更为蜿蜒曲折,风景也自然更加美丽。转过一个弯,山坡上的草甸也许就换了一种色调,在灰、黑、黄、绿间变换,难怪人们称呼这里为“调色板之路”。山涧间有水的地方,偶尔还有树木,景色就会大不相同,加上点缀在水边的白色圆顶帐篷,一下子涌现了勃勃生机。

关于鹿角湾,还流传着一些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的初冬,哈萨克族牧民的小女儿阿依古丽(意思:像月亮一样美丽的花)牧羊归来,怀里抱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梅花鹿,她把小鹿抱进毡房,用身体温暖它,用鲜奶喂它。半年后,小鹿体格健壮起来,与阿依古丽形影不离,仿佛一对幸福的恋人。有一天,阿依古丽与小鹿一起去牧羊,再也没有回来。

人们都说,阿依古丽已化做一只梅花鹿。不久,人们发现有成群结队的梅花鹿整天围在阿依古丽父母的毡房四周,守护着他们,从此,人们就把这里叫做“鹿角湾”。另一个传说则是阿依古丽爱上了一个叫做阿曼杜尔的男孩,城里的大巴依想娶阿依古丽为第十三姨太太,阿依古丽就带着小鹿与男孩一起逃进了深山,变成了一对梅花鹿。我更喜欢后一个传说,它有点像梁祝化蝶。

穿过鹿角湾,向上爬坡,到坡顶平路处又是一片美丽的草场。这里与其他地方不同,是一段铺设路面,平整得多,沿路分布着不少农家乐,显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开发。这里也是适合宿营的地方,继续沿着左侧的铺设路进山,就会来到我们这一天的目的地——雷达山庄。据说,该处有空军某部的雷达站而起名雷达山庄,业已开发成哈萨克草原饮食娱乐文化旅游地,有草地赛车、射箭、滑草、篝火晚会、骑马等多种娱乐活动。但我们在这里只露宿一晚,只体验了篝火晚会。

山顶是一个稍有斜度的大草坪,建设了十来个住宿用的大蒙古包和简易房。这里视野非常开阔,可以望见北边的草原和南边的天山雪峰。这些雪峰在山顶上看起来非常近,我甚至傻傻地问要多久可以爬上雪峰山顶,结果听到了“望山跑死马”的回应。

我其实更想望见雪山背后那个叫做“轮台”的地方。在汉武帝晚年,国库因战争而空虚,公元前89年,当汉军出兵西域,再次攻破车师后,汉武帝却拒绝了桑弘羊等人提出的在轮台扩大屯田的建议,反而自我检讨,下诏提出调整政策,与民休息,这道诏书被称作“轮台罪己诏”。当年的轮台,就是如今位于天山南侧的新疆轮台县。

锐意进取的汉武帝,在经略西域的过程中,遇到了现实的难题,不得不暂时退让。但他的开拓,也为公元前60年西域都护府的建立奠定了基础。正是在轮台,汉朝正式在西域设官、驻军、推行政令,开始行使国家主权。西域都护府的建立,使得西域成为了中国的组成部分,也保障了丝绸之路的安全畅通。

但是,随后的国家动荡让西域与中央的联系若即若离,时断时续。东晋时期,前秦帝苻坚统一了北方,他听说西域有位叫做鸠摩罗什的高僧分外了得,于公元382年派大将吕光前往迎取此人。这时的鸠摩罗什不到四十来岁,在龟兹国担任国师,龟兹都城在现轮台县以西的库车县东郊。于是,“一个人”的战争发生了,西域诸国派兵支援龟兹,在这里与吕光的七万大军对战。公元384年,吕光攻破龟兹城,平定西域,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鸠摩罗什。

次年,吕光带着鸠摩罗什返回中原,行至甘肃凉州,得到了淝水之战苻坚大败的消息,于是滞留此地。鸠摩罗什也因此在甘肃凉州待了17年,在吕光为其修建的鸠摩罗什寺传授佛经,学习汉文。公元401年,鸠摩罗什被后秦文桓帝姚兴迎入长安,拜为国师,主持译经事业,促进了佛教在中国的传播。鸠摩罗什是最早的译经家之一,也是汉传佛教的奠基人。他与当时的其他译经者不同,他不是直接翻译梵文,而是以自己对汉文的理解,以意译的方式,将佛经变成容易理解的汉文。鸠摩罗什及其弟子,总计翻译经律论传94部、425卷。

在天山北麓的山坡上,遥望披着白雪的山峰,思绪在历史的长河里激荡。今晚,我们将体验“无人区”的生存环境,晚饭是一块烤馕、一杯羊汤,住宿的则是自己动手搭起来的野营帐篷。围着熊熊燃烧的篝火,暂时忘却了幕天席地时的阵阵寒意。

深夜,星空灿烂,睡不着的同伴们,有的起来拍摄这璀璨的星空。那种纯净的空气,那种远离人世的环境,令银河分外清晰,不由得唤醒了满天繁星的儿时记忆。

早晨,生物钟让我们在太阳升起前醒来,踏着小草上薄薄的寒霜,兴奋地望着东方那轮小小的红日。新疆的早晨,比北京晚了两个小时;山顶的日出,只能持续三、四分钟。

又得出发了,从山顶望向S101国防公路沿线的草场,在晨光中分外新鲜,分外漂亮。沿路也依然险峻、壮丽。

雷达山庄附近的铺设路面,很快又变成了S101一贯的砂石路,然后是尘土飞扬的维修路段。2016年初,在新疆政协次会议上,有人提议把S101建成旅游观光公路,以串起一路的美景。我想,这个计划应该正在执行吧。沿路经常能看到大型机械,新推出的路面上,积着厚厚的泥土,汽车通过时,扬起漫天尘土。结队前行的方式,可苦了编队靠后的车辆。前几辆车跟近一点,还能避开正在升起的扬尘,后几辆车则必须跟得远远的,否则向前只能看到厚厚的尘土。好几次,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停下车来等扬尘散去。

这样的环境,受苦的还是那些骑摩托车或骑马的牧民。汽车带起的尘土,他们避无可避。所以遇到有人时,我们会尽量靠边一点,也让车速稍慢一点,以减少扬尘。但靠边更主要的原因是转场的牧民们驱赶的牛羊占据了整个路面,稍靠边慢慢向前开车,牛羊会自动避开汽车,这样才能通过。一路上看到不少骑着高头大马的哈萨克牧民,当他们扬起皮鞭驱赶牛羊时,那姿势帅呆了。

沿路还有几条河流,河里流淌的是雪山融水。9月份应该是枯水季节,河水并不湍急,但也能形成比较宽的河面,以及曲折的水流景致。一些河床上还有巨大的石头,想必是丰水季节被水流冲击至此的。其实,从河岸的塌方也可以看出,在雪水融化的季节,这条路可能会有额外的惊险。

再向前,就会到一个叫151团的地方,也就是紫泥泉镇,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观音沟——就在镇东南的天山之中。与之前的独山子大峡谷一样,观音沟也是一个无人看守的景区,即尚未开发。进入观音沟有一条30多度的爬坡小路,被活动组织者叫做“奇骏坡”,也就是专设的奇骏爬坡能力考点。因为有交叉轴路况,需要用到奇骏智能全模式四驱系统的“Lock”模式,以锁止前后桥的动力,通过恒定的前后轮扭矩分配来确保车辆的通过性。

爬这样的坡也有一些小技巧,可以增加成功率。最关键的就是油门要稳,让车辆低速平稳地攀爬向上。假如油门控制得不好,车辆的抓地力就会变化,有可能导致在坡中打滑。到了坡顶,另一侧是一个大下坡,可以利用奇骏的HDC陡坡缓降控制系统,来维持车辆的低速状态,以免出现意外情况。

进入观音沟,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座银光闪闪的雪山。那是南边海拔5290米的河源峰,终年积雪,成了观音沟最引人注目的背景。从观音沟入口向南望去,丘陵连绵起伏,线条优美,虽然草色已呈灰黄,但也能令人兴趣盎然。

观音沟是否与观音菩萨有关?还真有。相传当年唐僧师徒一行去西天取经,经过千山万水来到这里。由于地势特殊险峻,人困马乏,孙悟空远望方圆数百里杳无人烟,无奈只好驾筋斗云去找观音菩萨救助。观音来到此谷,救了唐僧师徒们,此地便得名为“观音沟”。据说,这个传说故事被凿在了观音沟两侧的崖壁上了。

观音沟的传说,让我想起了遣派玄奘法师西行取经的唐太宗李世民(历史上,玄奘西行的请求并未被批准,他是自己前往的)。在贞观之治的年代,李世民励精图治,知人善任,从谏如流,以怀柔手段安抚四邻,形成了诸民族其乐融融的局面。他被各族人民尊为“天可汗”,古老的丝绸之路也重新焕发活力。

对了,观音沟也属于峡谷地形,只是与独山子大峡谷的平地大裂缝不同,它是由两侧高耸的崖壁夹着大片的草场,游人身处山谷之中,向两侧欣赏美景。观音沟东西走向,全长20公里。谷中有雪融水冲刷出来的河道,这个季节并没有流水,可以行车。

据说,观音沟的水,会注入玛纳斯河,即我们的最后一个景点。没水也有没水的好处,我们可以沿着干枯的河道向前,直到靠近大片的“丹霞”山体,甚至能走到山边仰望沟壑纵横的丹霞风貌。但观音沟这里的“丹霞”色系偏暗,也算是另外一种风格吧。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在干枯的河道里肆意驰骋,必须留心那些尖锐的小石头。这不,同行的一辆车中招了,左前胎瘪了下去。其实,只是被石子扎出了一条不足一厘米的小缝,但也得在这“荒郊野岭”里换胎。这时,我才发现之前我们是多么幸运,S101国防公路上的碎石居然放过了我们。

在观音沟,我们遇到了不少游人,既有汽车、摩托车,也有步行的。我从未想到,如此“野”的一个山谷,只有数个指示路牌的景区,居然也能吸引到这么多的游客。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最后一个自然景点,玛纳斯河大峡谷,已经无关克服艰难险阻,也无关心情的释放。在并不湍急的水边,在沙子和鹅卵石的河滩上,我们像小孩子一样,寻找着色彩最斑斓的石头——据说,足够幸运的人可以找到珍贵的玉石。

但玛纳斯河大峡谷还是深深震撼着我们。它的两侧是一层层互相平行的石层,由于每层岩石的颜色、厚度、所含颗粒的粒度、胶结物成分等存在差异,远远望去,两侧河谷就像摆满了书卷的巨大书架。这些“书”是古代河流携带的泥沙等沉积物经过近十万年的堆积而形成的。站在山岩顶上,一眼望去,玛河大峡谷像条赤色的潜龙,蜿蜒曲折,伸向远方,峡谷两边层峦起伏,山丘绵延。这里的山体,颜色更加鲜艳斑斓;这里的峡谷,更加蜿蜒曲折,更加深谷峭壁。

据说,玛纳斯河大峡谷的丹霞地貌形成于7000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全长约120公里,号称“百里丹霞”。由代表着侏罗纪不同年代的绿色、紫褐色、朱红色、灰绿色、灰白色、淡黄色、棕紫色等砂岩构成了壮美雄奇的七彩山色。

我们流连忘返,我们欢呼雀跃,直到被催促着返程。剩下的路,不再是S101国防公路,遇到的村庄、帐篷也多了起来,但仍能时时发现令我们动心的美景。比如路基下一池碧汪汪的雪融水,比如路旁一垄垄碧绿的葡萄架,或者大片稍微枯黄的玉米。对了,还有永恒不变的牛羊与骑士。游牧与农耕,在这里交织不断,在富饶与荒凉的穿梭中,形成了我对新疆的新印象。

标签:历史

猜你喜欢

音乐的力量!《月光曲》听哭美
这三类人是宇宙程序特意安排到
老北京12种让人流口水的美味早
18年前抛尸案被害人身份成谜
日本女游客撞脸元朝公主画像笑
晚上太监一喊,皇帝总会慌张的
北京大医院预约最热门的科室出
伦敦的吸血鬼来自何处
80后记忆带你回到儿时的那个年
关于工作调动社保卡的转移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