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子半月前车祸身亡 女子带走他人1岁孩子

9月8日,临武县公安局,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李某兰。图/潇湘晨报记者 金林

9月8日,临武县公安局,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李某兰。图/潇湘晨报记者 金林

在抱走小祺的半个月前,李某兰唯一的儿子去世了。

那是在8月21日,广东清远,一起车祸带走了她26岁的独子。

少有人知道她这半个月来的悲伤。9月4日,她带着笑颜,出现在郴州临武西街,四处转悠,和周围街坊热心打招呼。她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带走一个孩子自己抚养。

9月7日,她带走了房东家隔壁的1岁男孩小祺,引发朋友圈疯狂转发和全城大寻人。11个小时后,她在140公里外的家中被抓获,孩子无恙,身上还穿着新衣。

一边是差点失去幼子的家庭,一边是涉罪的失独母亲。侥幸背后叠加着不幸,没有人是赢家。

9月8日,郴州临武上西街9号,这个城中村的“闲话中心”恢复了往日的热闹。1岁多的小祺在人群中央,依偎在太外婆王细兰怀里,胖嘟嘟的脸蛋,一点都不认生。

就在前一天,小祺险些被隔壁租客李某兰永远带离这里。目前,李某兰因涉嫌拐骗儿童罪已被临武警方刑事拘留。

自称儿子要转校,她租进城中村

西街是临武县城一个比较典型的城中村。村内屋檐交错,人口密集。闲暇之时,这些失地农民总喜欢聚在一起扯谈。王细兰一家开的早餐店,就是村子里一个“闲话中心”。

9月8日下午,潇湘晨报记者到达西街时,街坊们正聚在一起,逗着“失而复得”的小祺。早餐店的门口长期摆放着4张板凳,此时已坐满了街坊。小祺也一点都不认生,记者刚伸出手臂,他就张手求抱。

李某兰与小祺的初次会面也是在这里。

71岁的王细兰回忆,9月4日下午,她抱着小祺在店门口转悠,李某兰拿着一个袋子迎上来,一口正宗的临武方言。面对心善的老太,她称儿子即将转校到附近的临武县第二完全小学,希望能租房子陪读。

王细兰也很乐意给邻居介绍租房生意,她带着李某兰打听房子的事情,并选定了相距约20米的袁满意家。

“很热心。”袁满意评价这位租客。刚进屋时,李某兰嘴巴特别乖巧,喊她姐姐,喊丈夫姐夫。

李某兰跟袁满意说,儿子在读四年级,近期将转学过来,袁相信了。交涉房租时,李某兰称身上只有150元现金,儿子转校时会将钱一并带到。

城中村的房租不贵,2000多元一年。李某兰选了二楼的两个房间,摆设很简单。往外看进去,床上仅放着一张凉席。9月4日晚开始,李某兰就在这里连续住了3个晚上。

袁满意说,李某兰的生活很规律,只是一直没有开伙做饭。到了饭点,她就会到王细兰家的早餐店内吃碗水饺。

房东家孩子上厕所,她主动拿纸擦屁股

租住下来后,李某兰爱在村子里转悠。9月6日,李某兰甚至在王细兰家的早餐店呆了一天,“专门照顾小祺”。

小祺的母亲苏珊经营一个手机店,夫妇俩平日里忙着工作,小祺长期呆在苏珊娘家,由外婆和太外婆王细兰带着。

王细兰一家不仅经营早餐店,还顺带卖些生活用品,已经习惯了店里人来人往。习惯性的,他们也将租住在这里的李某兰当成可信的街坊。

直到9月7日上午,李某兰将小祺带走。

事后回想起这个中年女子,街坊们总结出诸多疑点,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孩子过于热情。

袁满意也带着两个孙子。她回忆,李某兰刚入住时,对两个孙子尤为关心,常常要带他们出去买东西吃。只是,两个幼童认生,李某兰一拉他们,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愿出门。

袁满意的女儿雷女士曾觉得“这个人很可疑”。她说,家里小孩上厕所时,李某兰居然主动拿纸帮忙擦屁股,正常人一般不会有这个举动。

旁边就是武水河,袁满意带着两个孙子在河里戏水,李某兰就在岸边观看,还笑得很开心。女儿雷女士用手机拍了照片。大家都没料到,这张照片也为之后寻找小祺提供了最清晰的影像线索。

袁满意说,看到李某兰很热心,他们也没催过房租,对方至今只缴纳了100元电费。

而且对于这个女人,他们甚至不清楚具体年纪。袁满意的丈夫曾试探性问过:“妹子,你40几了?”未想,李某兰笑着转头道:“姐夫,你觉得我有40岁了么,我才37咧。”这让袁满意夫妇有些尴尬,甚至不好意思询问其他具体情况。

然而,从事后警方调查的情况来看,李某兰今年46岁,已改嫁到郴州苏仙区,她的儿子已经26岁。所谓的“陪读”,都是她编造的。

警察到来时,她抱着孩子神情淡定

她到当地租房,就是为了带个孩子回家抚养。经过一系列调查审理,临武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如此分析。

民警介绍,李某兰是临武楚江镇人,年轻时嫁给了同县的一个农民,并育有一子。

大概在儿子4岁时,夫妇离异。8年后,为了孩子,她再次与前夫复合,但没过几年,再次离异。此后,李某兰四处漂泊,辗转来到郴州市区一家餐馆洗盘子。

在此期间,她结识了现任丈夫。现任丈夫住在郴州苏仙区飞天山镇桥口,家庭条件不好,还吃着低保。而且,他已经74岁,比李某兰足足大了28岁。

按照李某兰的自述,在餐馆打工期间,她路遇中暑的丈夫,并及时施救。之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几年后,两人扯证结婚。

“他更多的是把我当女儿看待。”李某兰在审讯时,如此描述与现任丈夫之间的感情。她还反复问民警丈夫的情况,感叹:“我不在,他恐怕水都抬不进屋”。

8月21日,李某兰唯一的儿子在广东清远遭遇车祸离世,她由此陷入了悲伤。在审讯过程中,她多次为儿子落泪。

9月4日,她瞒着丈夫来到临武西街,想带个孩子回家抚养。她物色过很多对象,也考虑过房东家的孩子,最终瞄准了不认生的小祺。

办案民警介绍,从他们调查的情况来看,李某兰没有反侦查意识,她在转移过程中,始终都带着小祺的童车,也没有变装。之所以到郴州火车站,是为了转大巴回苏仙区飞天山镇。

9月7日晚上,办案民警找到小祺时,他刚刚洗过澡,穿着新衣服坐在李某兰怀里。而后者看到警察的到来,神情淡定。

据李某兰交代,丈夫问过她孩子是哪里来的,但并没有追究,还陪她到附近镇上给孩子买衣服。

回家后,丈夫的侄儿打来电话,称在社交网络朋友圈看到了她抱走孩子的消息。他们才知道出大事了,便给小祺的妈妈苏珊打了个电话。

带走小祺,也让李某兰在审讯时多次表示“悔恨”,她主动要求民警拍了几分钟的视频,向王细兰一家道歉。

视频里,她哽咽着,说自己对不起王细兰,是她带着自己租房子,自己却从她手上把孩子带走。

警方:初步排除其精神疾病可能

9月7日晚,小祺妈妈苏珊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李某兰丈夫称其因为失子而“精神错乱”,所以才“把别人小孩当成自己孩子给抱走。”

对于这一说法,临武公安刑侦部门多方走访调查,初步排除了精神疾病的可能。约在8年前,李某兰曾受过伤,患有脑震荡,也患有心脏病。按照其丈夫的说法,李某兰在情绪悲痛时可能会晕厥,曾晕厥过四次。

8月21日,得知其儿子在清远出事后,她处于悲痛之中。办案民警介绍,7日晚,李某兰落网后一直闭口不言,之后还出现了晕厥。警方将其送到临武县人民医院紧急就诊,但医生检查发现,其各项生命体征正常。

9月8日中午,民警从拉家常开始,与李某兰聊过去的经历,她才慢慢讲述带走小祺的过程。

办案民警分析,李某兰目的明确,到西街租房,假称陪读,还隐瞒身份和年龄,就是为了带走一个孩子自己抚养。民警多方调查,发现李某兰及家族都无精神病史,初步排除精神疾病可能。

9月8日下午,李某兰在办案民警的陪同下指认了现场。目前,她因涉嫌拐骗儿童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来源:news.qq.com

猜你喜欢

秋冬季减肥要常吃白萝卜
慢跑一小时能消耗多少卡路里
"高富帅"用花招诈骗多名女子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盘点河北
威廉王子将携家人访问加拿大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罗志祥女友被盗号 支招
放138天的猕猴桃咋还硬?
每天吃6瓣大蒜,一个月后会有
鲜肉猎人!英57岁熟女靠约会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