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曹云金师徒骂战 看武术界如何避免师徒反目

太极拳张志俊收徒仪式。广州日报记者 施绍宗 摄

太极拳张志俊收徒仪式。广州日报记者 施绍宗 摄

俄罗斯散打运动员穆斯里穆拜师。广州日报记者 施绍宗 摄

俄罗斯散打运动员穆斯里穆拜师。广州日报记者 施绍宗 摄

这几天,相声大腕郭德纲和曹云金的师徒骂战成了娱乐界的最大新闻,先是郭德纲重修家谱“清理门户”,给已出走多年的弟子曹云金扣上了欺师灭祖、背信弃义的帽子,随后曹云金发六千字长文历数与郭德纲的14年恩怨,而这对师徒反目的背后,是中国传统的师徒制在现代所遇到的普遍问题与困境。其实,传统师徒制不仅在相声曲艺界,就连棋类与中国传统门派武术也同样存在这一问题,这次我们请来两位嘉宾,就是围棋与传统拳术的权威人士,从他们各自的角度分享他们对这一问题和现状的见解。

立法避免武林师徒“反目”

施绍宗:虽然围棋与传统武术都有传统的师徒关系,但相比之下,围棋基本上已淡出传统的师徒传承关系,即使有这种关系,也早已与以前那种带有浓厚人身依附关系的师徒关系不同,而传统武术门派保留得更多的这一传统文化的特色,因此,在讲究法律规范的今天,必定会产生更多的问题,不知黄掌门对此有何感受?

黄念怡:这也是我的烦恼之一。欺师灭祖的事常有发生。例如馆规有这么一条,没有经过师父的批准不得私下授拳,但很多弟子都不理会馆规。到了要为名誉而战时,就变成缩头乌龟,不敢出来比赛。掌门人管不了自己的弟子。我建议为此立法: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容坚行:黄师傅,时代不同了,就算是传统武术界,师徒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也没有以前那么强了,师徒有什么问题,谈不妥都可以通过法律解决的嘛,不能再以以前的老眼光来看问题了。

黄念怡:现在不是没有法,而是这个法只对弟子有利,但就没有一条对师傅有利的,没有维护我们的权益。弟子要人权,结果是无王管。由于管不到,我现在就等于不管了。

施绍宗:在中国传统观念看来,拜师是学习传统技艺的头等大事,中国很多传统的项目如戏曲、书法、国画、中医、针灸等传统文化都是如此,而传统武术就更讲究了,如果没有拜师,会被认为是没有师承,而没有师父就不能算入门,即是“不正规”,因此正式拜过师的就叫做“入门弟子”,不知黄掌门有多少入门弟子?

黄念怡:收弟子已是20年前了。以前收徒都要举行拜师仪式的,但米机王咏春馆开馆后,一直都没有举行过拜师仪式。我今年准备收一班老弟子入门,他们这么多年来跟着我,我应该给他们一个名分。入门弟子与普通弟子是有分别的,一次过交齐学费,但没有正式拜师的,我们对他没有太严格的要求。入门弟子不同,他们是经过考察,又主动强烈要求入门的,我们才会考虑。不是家境好的才收,主要还是看人品,以德为先。入了门就要有责任,就要出更多力。

拜师的叫入门或入室弟子,我们有传承记录,但没有按辈分取统一名字。其他方面与普通弟子没有什么分别。很多没有正式拜师的,等于没有时间学到最后而已。我不会只教正式弟子一些秘技,都是一视同仁的,教学的内容与过程都是一样的。不同的地方是,正式拜过师的,将来在族谱上有名,也可以协助他建立分馆。收入室弟子是很难的,经济能力强的,往往是工作狂,没有时间训练。经济条件差的还要艰苦奋斗,同样时间不多。

棋圣聂卫平收女弟子。广州日报记者 施绍宗 摄

棋圣聂卫平收女弟子。广州日报记者 施绍宗 摄

棋迷金庸曾拜聂卫平为师

容坚行:传统武术的拜师礼与其他项目有何不同?而且,传统武术的入门弟子与师父的关系,带有浓厚的传统文化色彩,但在本质上还是体现为双方对各自利益的理解上。具体的形式是怎么样呢?在交费上,是入门弟子实际支付多呢?还是一般学生支付多?

黄念怡:这个不一定的,但很多正式弟子都愿意。我收了入门弟子,并没有要求他们给多少钱,但学好武功师父引进门很重要,所以家长一般都不会吝惜。至于学费,我是不收费,但入门弟子要负责师父的赡养终老。此外,过年过节的礼数要教他们,馆庆和师父生日都要到,人不到礼到,但礼多少就随意。至于说到拜师的仪式,其他门派可能会很复杂,但我这里已经简化了,主要是行跪拜之礼和递贴。

施绍宗:听说一龙曾在你的咏春馆学过一段时间,他有正式拜你为师吗?

黄念怡:一龙在我们馆总共学习了一年多,时间上是断断续续的,一龙并没有正式拜我为师。现在在一龙的比赛中也能看到一些咏春的技法,如果大家注意的话就会发现。

施绍宗:围棋的情况又如何呢?我听说容会长曾见证过金庸拜聂棋圣为师,我知道聂棋圣还收了个女弟子孟昭玉,这位女弟子也和金庸一样,坚持要向聂棋圣行跪拜大礼,当时还在棋界引起了很大反响。

容坚行:当年金庸向聂卫平拜师,我是见证人。当时在场的还有《新体育》的主编郝克强,他在回忆录中提到此事,那次是在广州的从化,当时新体育杯围棋赛在广州二沙岛的广东省体育训练中心举行,我是广东棋队的领队。聂卫平作为上届冠军正等着新冠军产生后向自己挑战。比赛期间,我们一行到了从化,金庸一定要拜老聂为师并坚持行跪拜大礼,当时金庸也有60岁了吧,聂卫平才31岁,他赶忙扶起金庸,说怎么受得起。这段典故现在成为一段佳话。金庸先生那真是个超级棋迷。

而孟昭玉拜老聂为师,虽然两人都说是有缘由,但在棋界和棋迷中却有很大争议。她早已退役,在西安开了个棋院,不少人都认为她是借老聂的名气炒作,棋界不认可,他们的师徒关系只有名分,与老聂当年收常昊、古力等人为徒是完全不同的。

棋界师徒如今是教练与队员

施绍宗:其实,中国棋界一直都没有传统武术界特别是曲艺界那种师徒关系的,这是因为围棋和象棋在那时还无法成为一门职业,围棋象棋以前也只是文化的一部分,江湖棋手的地位不高,即使是象棋大师杨官璘与陈松顺,他们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生活与地位都比新中国成立之前走江湖时代要强得多。那些水平与名气远远不如杨陈两位大师的象棋手,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往往靠下彩棋为生。

因为以前下棋不能成为一门可以谋生赚钱的行业,也就没有了那种师徒关系。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体制使得类似的师徒制度完全失去了存在的土壤。但改革开放后,事实上是一种双轨制。当时老聂收徒弟,搞了一个仪式,当然不是很严格意义上的拜师,还是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大家认为聂卫平作为国家队总教练的身份私下收徒不合理。

容坚行:其实,不管是什么行业,现代的师徒关系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了,由于社会不同了,有了较为完备的法律,人身依附关系的那种师徒关系不存在了。但在中国棋界,棋手变成了运动员,进入运动队成为专业棋手,靠工资生活,是教练与队员的关系。

黄念怡:还有一种拜师,演艺界名人的拜师是跨界拜师,属于玩票性质,这种师徒关系也是只有名分,双方是皆大欢喜,各得其所。通常情况下,师傅愿意收这个徒弟,是因为这个徒弟非富即贵,而徒弟一定要拜师,也是因为师傅在江湖或庙堂上颇有人脉资源,声望也够。对于师徒双方来说,这是一种资源置换,而且往往是长远的,并且还有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

来源:news.southcn.com

标签:郭德纲 曹云金

上一篇:吓人!皇岗海关一内地旅客竟携带4把30厘米长刀过关

精彩推荐
不做花脸猫!如何才能成为不招
杨紫再也不用天天愁减肥了
韩媒称中国禁售韩国游产品
日本女游客撞脸元朝公主画像笑
能够拯救人类的“末日种子库”
故事:身体不适检查无果
越来越多夫妻怀不上孩子
故宫新增5万多件“有户口”藏
共享单车遇上“天敌”,
寻一息浪漫,点一盏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