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中药向何处去?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388609

中国中药协会阿胶专业委员会首任轮值主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

传承与传统

四十多年前,1974年10月,16岁的农民秦玉峰招工到东阿阿胶厂做临时工。那是一家创办于1952年的工厂,是国内第一家国营阿胶厂。此前的两千多年,东阿的阿胶始终维持着家庭作坊式手工生产,并一直秉承传男不传女的工艺传承模式。

秦玉峰的师父是一位名叫刘绪香的老药师,他是同兴堂的第七代传人。机缘的巧合,秦玉峰很自然地成为了那家创立于嘉庆五年(公元1800年)的东阿阿胶制售坊的第八代传人,也成为了有完整传承记载的第八代阿胶制作传人。

他跟从师父学习泡皮、切皮、化皮、熬汁、浓缩、凝胶、切胶、晾胶、擦胶全套制胶技法。一套技法下来,少则四五个月,多则一年。秦玉峰那时年少,个头儿又小,铡不动干驴皮,就先从洗皮和泡皮学起。

他跟师父一起把收购回来的驴皮浸泡到泡皮池中,待到驴皮浸软之后放进简易洗皮机中搅拌洗净,然后手工将驴皮上的驴毛刮净,再小心翼翼地将其晾干。师父会带领他们将驴皮用铡刀铡成10到12公分的一个个小方块,收藏起来,等待冬天到来。

冬天到来之后,炼胶的故事就开始了。驴皮方块进了大铁锅里,煮完之后,秦玉峰他们要去搓皮。驴皮搓干净了,就进入了化皮程序。一块块驴皮被溶化成了汁,胶汁经过沉静、过滤再倒入小锅提炼,掌握独门秘笈和火候的师父这时候显得尤为神秘,这个过程决定阿胶质量。接下来就是出胶、凝胶、切胶。所有阿胶都要切成一小两重,16块阿胶正好一斤。接下来是晾胶,然后装箱、返箱、再晾胶。一箱箱的胶块很重,秦玉峰那时候搬都搬不动。

中国中药协会阿胶专业委员会首任轮值主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

一直到很久以后,刘绪香才传授秦玉峰炼胶的秘法。秦玉峰说,师父是一个小个子,他也年少矮小,盯锅的时候,他们师徒俩就发挥勤快、机灵的优势,干得也不赖。

年复一年地学习,秦玉峰渐渐地从舞台角落里的龙套,变成了重要角色。终于在进入工厂32年之后的2006年,秦玉峰成为东阿阿胶总经理(总裁)。他开始站在舞台的最中央。在接下来的十年当中,东阿阿胶成为唯一连续三届荣获国家质量金奖、唯一荣获山东省省长质量奖(组织及个人奖)以及全国质量奖和中国杰出质量人的企业,还连续6次荣获中国行业标志性品牌。

2015年,东阿阿胶实现销售收入54.5亿元、利税25.82亿元,市值320亿元,品牌价值106亿元。十年间,公司销售收入增长4.8 倍,利税增长8.22倍,市值增长 14.5 倍,品牌价值增长3倍,连续8年被评为最具发展力上市公司……

文化与科学

东阿县是中国的阿胶之乡,而阿胶则是最重要的中药品类之一。从掌舵“东阿阿胶”那天起,秦玉峰就感到自己负荷的重担。他时常引用曾参的那句话:“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中药正在走出国门,尽管走得艰难曲折。秦玉峰觉得,这是空前的历史机遇。他们这一代中医药人,倘若错失了历史机遇,中药走出去、国际化的时间成本会更高。他不愿将这历史的负担交给下一代人。他想自己扛起来。

对于秦玉峰来说,中药不单单是个产业,而是一种文化。他一直觉得,中医药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条血脉。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纠缠在“文化营销”、“营销文化”和“文化体验”的逻辑里不能自拔。他对此着迷,又有清醒的认知。

在秦玉峰看来,中医药是中华文明的载体,是也中华文明最重要的局部之一,更是经过了数千年时间检验的科学。

“中医药是经验科学的产物,也是经验科学的实证。经验科学偏重于经验事实的描述和明确具体的实用性,研究的方法以归纳法为主。早期的科学,尤其是化学,大都属于经验科学。中医药的科学性是通过大量的病例形成的,代代相传,形成了科学体系和理论体系。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功效和现象是今天的理论科学所无法解释的,需要我们用科学的精神和态度去探索、去解释。”

很多科学家、工程师都对中医药情有独钟。“商业人物”在采访中也曾发现,搜狗CEO王小川先生就是位中医药迷。他认为科学不仅仅是验证已知的工具,更是探索未知的方法。

秦玉峰认为,作为中医药从业者,应该更努力地使用理论科学的方法去探索中医药的未知部分,而不是妄自菲薄,用已知去解释未知、否定未知。在他看来, “文化营销”也好,“营销文化”也好,就是把中医药已知的部分呈现给世界,并且努力探索中医药的未知,使其变得可理解、可接受、可量化、可实证。这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门槛,也是他们这代中医药人的集体使命。

量化之旅

在中药国际化方面,天士力可谓是领军先锋。天士力董事长闫希军说,为了走出去,他们选择去挑战美国FDA全球最严的审批。“我们以美国为切入点,面对的是全球。”

天士力的丹参滴丸在今年九月中旬将会迎来FDA的最后一次大考,如果大考通过,丹参滴丸将会成为首个拿到美国FDA批文的复方中药。这对整个中药界来说都具有历史意义。

为了这个批文,闫希军他们苦熬了十几年。闫希军他们起初去FDA申报的时候,发现“所有去做的报告、研究的数据,FDA的这些官员、这些专家听着傻瞪眼,他没有听懂。所以不但有严格的实验的科学数据,还要有一种合理的准确的表达方式。后来我们重新组合技术团队进行盘点,发现我们要达到FDA临床实验药品全部的申报标准,找了13000到15000个问题。”

一个个小问题一一解决之后,已经是2006年了,而丹参滴丸漫长的考试之旅才刚刚开始——它只是拿到了准考证而已。

“东阿阿胶”也不甘人后。2013年,在印尼雅加达一项由印尼中医协会主办的医学研讨活动中,印尼中医协会发现来自中国的复方阿胶浆,由于在缓解骨髓抑制、恢复造血系统方面有独特的疗效,而对“登革热”有独特疗效。他们通过对收集的病例开展小规模的临床研究,逐步证实了“复方阿胶浆治疗登革热”的有效性,复方阿胶浆也成为印尼辅助治疗登革热的首个特效中成药。

复方阿胶浆是量化和数字化的产物,而中药国际化最大的桎梏是“量化”。

在秦玉峰看来,“量化”是现代科学的基础之一。如果不能量化,中药的学科性将会受到质疑,“走出去”的路径就会变得狭窄。

具体到中药到底能不能量化的问题,他的观点是:

第一,中药行业只有量化了,才能产生真正的世界级企业。“量化”是一个专业词汇,指的是目标或任务具体明确,可以清晰度量,根据不同情况,表现为数量多少,具体的统计数字,范围衡量,时间长度等等。

在秦玉峰看来,中药一直是量化的,只是量化的程度没有达到现代科学的标准。古老的中药发展中,一直坚持着类似“连服三日”、“饭后”、“分三次服下”等等之类的量化标准。“为什么呢?这就是出于对疗效的考虑,对药效在身体内作用周期的考虑。这就是量化。”

秦玉峰认为,作为融科学与人文于一体的中医药,作为其中的典型代表“东阿阿胶”,都是可以量化的。“东阿阿胶”不仅可以量化、而且可以数字化。量化和数字化是东阿阿胶正在开展的研究领域,也是中医药现代化的必然途径。

“东阿阿胶”于2002年在国际上率先建立驴皮DNA鉴别标准,获得中国发明专利,并收录于《山东省中药材标准》。从此之后,驴和驴皮的DNA研究成为“东阿阿胶”的工作重点。

2008年,“东阿阿胶”在国际上率先实现从阿胶成功提取DNA及DNA真伪鉴别,并获得4项中国发明专利,并且于2009年率先在国际学术杂志上发表了研究成果。采用DNA技术鉴别阿胶的研究成果也获得2011年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0年,“东阿阿胶”与华东理工大学合作,在世界上首次测定了驴I型胶原蛋白质序列。2014年,“东阿阿胶”又与华大基因、山东省农科院合作启动了驴基因组测序,对全世界所有驴种进行比较基因组测序。

胶类中药的DNA分子鉴定技术门槛很高,从DNA提取到DNA鉴定方法构建,再到方法优化及实际应用,要走很长的路。DNA含量极少,片段极短,无疑增加了研究的难度。但“东阿阿胶”通过DNA分子标记选择、PCR检测条件优化、检测限的确定,完成了DNA分子鉴定技术并应用到检测污染与假阳性的排除和样品的检测中。

“这是什么?这是真正的量化。”秦玉峰说。

第二,量化与传统并不冲突。“东阿阿胶”炼制技艺的传承走的是传统传承路线,我们在坚持传统、坚持古法的同时,把那些传统技法、经验,用现代设备、科学语言承接,将炼胶设备、温度、水分含量等传统经验转化为现代语言。在炼胶过程中,我们用经验丰富的炼胶师与精细化的微机自控系统相结合,使每一批次的阿胶质量更加稳定。但是晾胶、擦胶工序,我们还是坚持了数千年以来的手工制作方法。

秦玉峰一直喜欢举的例子是,过去“东阿阿胶”采用传统的胶铲“挂旗”方法,通过老师傅的经验判断熬胶终点。现在他们已经通过对老师傅技术动作的分解及过程中二十多个参数的分析,找到了控制火候的关键参数,并使用智能在线控制技术用于阿胶炼胶过程“火候”的精确化、数字化判断,比老师傅的经验判断更加准确、稳定。

秦玉峰说,对于“东阿阿胶”产品而言,他们从外观表征到质量检测,从质量标准与工艺流程到销售流通环节,都进行了量化、数字化。甚至在前期原料的质量检测、毛驴基地的育种、繁殖、饲养、宰杀、取皮、炮制加工等所有流程,都是可量化、可监控的。通过RFID(无线射频技术),他们给每一头毛驴植入了芯片,进行了全产业链质量管控,通过准确、清晰、完整的数据库,以确保每一份阿胶产品的品质。

“我想,这才是真正的量化。”他说,“量化是为了呈现出中医药的科学性,而不仅仅是一种形式。量化与传统并不冲突。通过量化,呈现出传承与创新的结合,会使中医药的科学性变得更加直观、清晰。”

第三,量化不能一概而论,必须拥有科学的态度。量化的目标是科学,是为了呈现科学性,而不仅仅是一种形式。中医药的量化之路,要走很长时间。中医药与现代医学的匹配之路,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走完。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不能一蹴而就。这是两种科学逻辑、两种文化基因、两种话语体系的碰撞、磨合与交融,需要用科学的精神和态度才能完成。

第四,中医药量化之后不会影响药效。中医药量化之后只能使市场更加规范,生产更加规范,用药更加规范,医生用药也更加标准化,最终使临床疗效更加突出。

秦玉峰说,“东阿阿胶”的颗粒剂、口服液、小分子阿胶这三类产品,在服用方法上都比较方便,小分子阿胶生物利用度更高,吸收更好,已经获得了美国、韩国的发明专利授权。这正是量化带来的好处。

“药效的最终呈现有多种因素,除了药物本身之外,还包括医生的治疗方案、患者的身体素质以及其他外部因素的影响。药物只是治疗环节的一个部分。” “中医药量化,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但本质上只是我们追求‘健康中国’的一个路标。我们要走得更远。这是比量化更重要的事。”秦玉峰说。(节选自 《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中药向何处去?》 作者秦齐)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太经典的语句!我看了很多遍
科学家表示转世再生是可能发生
淘米水不要倒!1碗等于10种药
人生四大感悟,看的透彻
素人偶遇林更新系列笑哭你
没有她就没有秦始皇陵地宫里的
厉害word哥!60岁老人劈腿三个
考古学家发现五千前来自太空的
非洲饥饿松鼠与蛇大战占上风吃
山药原来这么厉害,功效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