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兴 环保亮剑(人民眼·环境保护)

时任昇科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苏永强因企业废气排放问题,曾一个月连续5次在深夜被泰兴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叫醒。” 梳理矛盾集中和群众信访投诉较多的环境问题时,泰兴市环保局发现,化工园区的恶臭扰民问题较为突出。

化工企业集聚的泰兴经济开发区一瞥。

化工企业集聚的泰兴经济开发区一瞥。

顾伯章摄

“东西南北中,处处搞化工。”这曾是濒临长江的江苏中部县级市泰兴的写照。历经数十年,化工产业托举起泰兴的发展之兴,也衍生出泰兴的发展之痛:单位面积污染负荷高,河流变得“五彩缤纷”,空气变得“五味杂陈”。群众对此反映强烈,举报投诉不断,环境信访量一度居江苏各县市前列,原分管环保的副市长两度被省环保厅约谈,环保局长遭老百姓当面呛声……

然而,短短3年,泰兴打了一场漂亮的环保翻身仗,让多年的环保沉疴痛点逆转成为亮点——

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好转,化工城跻身“国家级生态市”,环境信访总量大幅下降;取缔关闭112家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经济发展并未一蹶不振,今年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9.1%,在全省42个县市中增幅排名第一;曾被百姓认为守土不尽责而骂为“坏保局”的泰兴市环保局,捧回了江苏省环保系统先进集体、泰兴市“十佳人民满意机关”等奖牌,其执法经验被环保部发文点赞,成为全国环保系统的“尖子生”。

泰兴与不少地方一样,背负环境历史欠账问题,可用的环保政策法规“工具箱”也大同小异,面临着发展的惯性思维和路径依赖。可喜的是,泰兴的环保翻身仗,打出了人民群众对环境改善的认同感和获得感。“泰兴打法”打痛了什么,打醒了什么,给基层环保打出了什么启示?

记者走进泰州泰兴市,一探这里环保执法是如何硬起来的。

企业关掉了,他也离了婚

身处长江边的化工重镇,吴小平知道,自己这个泰兴市环保局长不好当,但没想到这么难当。

2013年6月30日,上任一年的吴小平与刚招募来的33位环境义务监督员座谈沟通,不曾想“沟通会”变成了“批评会”:“你们环保局不作为”“和企业狼狈为奸”……监督员们把平时对身边环境污染问题的怨气,全撒在吴小平身上。

吴小平坐不住了,7月5日晚亲自带队,20余名环保执法人员兵分四路,突袭泰兴经济开发区。泰兴经济开发区1991年成立,一度集中了全市200余家化工企业,是全国最早的专业性精细化工园之一;也是群众反映废气扰民信访最集中、矛盾最集中的区域,成了江苏省环境信访的重点单位,仅2012年,环境举报就达1088人次。

从5日深夜到6日拂晓,突击检查20家企业的结果让泰兴环保人心惊:大部分企业的环境管理十分混乱,“碱性吸附液呈酸性”“活性炭吸附装置从未更换过”等污染处理设施不运转、不规范的问题普遍存在,在距化工园区两公里以外的地方就能闻到恶臭气味。

“难怪群众抱怨,难怪网民要我们去喝开发区的河水、闻开发区内的气味!问题出在企业,难道环境监管没有责任?”泰兴市环保局党组连夜召开班子民主生活会,从吴小平开始,班子成员人人回答两个问题:环境问题面前,我们怎么看?下一步怎么办?

“企业老板环境意识太差,应加强教育”“环境污染有历史原因,应慢慢来治”……民主生活会一直开到早上7点,红红脸、出出汗中,大家达成了一个共识——不能再以环境历史欠账太多为由推脱,必须为过去的执法不严偿还欠账,“宁愿因为整治企业被赶下台,也决不能被百姓骂下台!”

没来得及睡觉,7月6日,泰兴市环保局又召开“严执法”全员大会。吴小平撂下狠话:“必须用最严苛的法律法规惩处环境违法行为,把碧水蓝天还给百姓!”

也是从这天起,泰兴市环保局建立了严格的每日夜查制度,确保24小时有监管有执法,即便是春节、国庆等法定假日也从不间断。

时任昇科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苏永强因企业废气排放问题,曾一个月连续5次在深夜被泰兴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叫醒。仅2015年,泰兴市环保局就查处环境违法行为220多起,责令60家企业整改,并向公安机关移送3件环境污染案。

“因为我们天天查,有化工企业说环保局是‘一个神经病带着一群疯子在折腾’。”吴小平笑着说,“我可是把这个‘骂名’作为对我们严格执法的最大肯定。”

对环境违法行为“零容忍”的高压执法,让一些污染企业很不习惯,甚至出现了暴力抗法。

2015年11月的一个晚上,泰兴市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郭建一行4人在外出学习回来的路上,接到群众举报:一家企业非法试生产。他和同事立即驱车前往,当他们亮出执法证要求企业配合检查时,不料企业老板手舞砍刀叫嚣:“谁和我们过不去,就砍谁!”面对暴力威吓,郭建和同事们没有退缩,迅速控制住场面,果断对企业实施断电、断气,迫使其停止生产。

泰兴市苏鑫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电镀企业,因污染严重、整治不力,被泰兴市政府责令关闭。该公司老板拒不执行关闭决定,还组织人员阻挠执法人员进入。执法人员连续3天3夜轮流驻守,强行予以关闭。

在这次执法中,苏鑫电子的老板质疑道:“你们天天盯着我们小企业,为什么不盯大企业啊?”

大型企业,直接影响地方财政收入和就业,对其污染行为,有些地方不敢查、不愿查、不真查。“在泰兴市环保局的执法过程中,企业没有大小之分,只有是否符合国家标准和公众期盼之别。”吴小平说得很硬气。

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是泰兴市的纳税大户,也是多年的环保免检企业。2012年12月,因为隔壁厂油罐倒塌,植物油流进新浦化学的工厂。在被紧急暂停生产后,新浦化学托人说情,希望能尽快恢复生产,但吴小平态度坚决,“我要是同意生产,这些油污流进长江,污染了常州的水源地,我就要坐牢。与其事后被追责,还不如现在严格执法到底。”硬是待厂区清理完毕,才准新浦化学投入生产。“停工一个月,损失4亿元左右。”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林嘉华说。

“越是大企业,在监管执法上越不能放松,只有将大企业管住、管好,才有底气去管小企业。”泰兴市环保局副局长葛学勤说,执法不设禁区、不搞特区,凡是有污染的企业,都一视同仁,一查到底。为此,他们拒绝过同事、朋友、亲戚、家人的请托。

泰兴市环境监察大队一位副大队长,在执法一线工作了19年。他妻子经营的化工企业因环境问题被立案查处后,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说要看看环保局会不会袒护自己的干部。这位副大队长深知企业是父辈传下来的,关掉企业就是断了家里的命根子,但在法律面前一切都得让路。他回家做妻子工作,刚一开口,妻子就怒了:“你是执法大队长,连自己老婆和家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你那个大队长值几个钱?大不了辞职!”但他铁着心对妻子摊了牌:“关厂是法律说了算,你违法在先。”最终,企业关掉了,而他也离了婚。

打铁就得自身硬,泰兴市环保局坚持监督从严,强化内部管理:现场执法人员满两年必须轮岗;全面推行随机抽查制度,打破行政区域企业与执法人员简单对应关系;查处对象全覆盖,查处结果全公开;经常警示告诫党员干部,局党组、纪检组先后开展提醒谈话11人次,发现问题苗头及时咬耳朵、扯袖子。

“让企业对环境监管心存敬畏,对违法排污不抱侥幸心理。”泰兴环保人经受了重重考验。

轰动全国的“天价”环境公益诉讼案

“站得住的顶不住,顶得住的站不住”,是一些基层环保局长不敢挺起腰杆向违法行为亮剑的顾虑。

而在泰兴,高压执法的环保风暴一“刮”就是3年多。让吴小平与他的同事们一往无前的,是泰兴市委市政府“环保优先、生态立市”的理念自觉与责任担当。

“作为基层的党委政府,不抓环保,就是失职渎职!”泰兴市委书记张育林说,“安全与环保是悬在我们头上的两把剑,泰兴发展到今天,不要、也不需要带血的GDP、污染的GDP。”

2012年刚赴泰兴任市长时,张育林对泰兴的空气质量就有真切的体会。“当时同事送我过来,我们一下车,他就说这里的空气有异味。”张育林说,泰兴当时的环境确实需要集中整治了。

坚持环保优先、生态立市,泰兴的主政者不当“环保叶公”,给吴小平们吃了颗“定心丸”。

在一些地方,环保执法是“开发区不敢查、重点保护企业不敢查、领导不点头不敢查”,而在泰兴,坚持严打违法不设禁区、不搞特区。

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是新加坡新浦化学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泰兴经济开发区的龙头企业。2013年1月,由于工作人员操作不当,厂区内的高浓度废液泄漏到厂外。为此,泰兴市环保局向企业下达了停产整改通知,直至整改完成才恢复生产,直接损失高达上亿元。

作为园区内生产上游化学品的企业,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的停产波及整个园区内的产业链,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2013年一季度泰兴市工业经济指标任务没有完成。

沙钢集团与台资共同投资建设的沙桐化学(泰兴)有限公司,是泰兴市政府引进的重大项目,总投资20多亿元。2014年8月,这家公司在卫生防护距离未达到规范要求的情况下擅自投入试生产,被泰兴市环保局依法叫停。企业老板急了,找到吴小平的一位老领导说情。面对老领导,吴小平说,“论规矩我是您的兵,您叫我干啥就得干啥。但我得给您看好门、守好家。我放企业一马,以后我们就无法执法了……”随即将老百姓投诉该公司环境问题的材料递给了这位老领导,最终获得其理解和支持。

这家企业随后又找到泰兴市主要领导。“市里的重点项目更应该带头做好环保,如果真违规了,请环保局严格执法。”这位领导的表态,让吴小平更加有了底气,该公司因为环保红线至今仍未能生产。

在一些地方,环保组织的公益诉讼,有时因为行政干预而难以开展,而轰动全国的泰州“天价”环境公益诉讼案,涉及的6家企业全是泰兴境内的企业,却依法审结。

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泰兴经济开发区6家化工企业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2.5万余吨废酸,以每吨支付20元到100元不等的价格,交给无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公司,偷排到直通长江干流的如泰运河、古马干河,导致水体严重污染。

除了14名污染环境的被告人和2名监管失职的海事人员被判处有期徒刑,泰州市环保联合会还依法提起公益诉讼,被法院受理。最终,涉案的6家化工企业被判赔付1.6亿元修复环境。这是迄今为止全国环保公益诉讼中赔付额最高的案件。

“我们向泰兴市委市政府汇报此案时,市委市政府的态度十分鲜明,不管是谁,都要依法处理。”吴小平说,正是泰州和泰兴两级党委政府的“不干预”,让泰兴市环保局坚定了查处的决心,使得案件顺利进入了司法程序。

顶环保,泰兴市委市政府是“真刀真枪”。2014年,时任泰兴市市长的张育林在全市压缩人员编制的情况下,仍给泰兴市环保局增加了10个名额;同时,泰兴市财政每年安排不少于1200万元的节能减排专项资金;泰兴经济开发区也投资约1200万元,建成大气预警系统,实时监控园区企业废气排放。“我当时就对吴小平说,你要人我给编制,要钱财政拨款,但我们要的环境,你也要给我。”张育林说。

如今在泰兴,环保部门不再有单打独斗的无力感。

在泰兴市委市政府的统筹协调下,泰兴建立环保执法监管联动机制。工商、税务、安监、城管、水务、供电、银行等部门,担当起各自的环保责任,对主观故意环境违法或屡查屡犯、拒不改正的企业,同步运用断水、断电、停贷、吊销营业执照等法律、经济、行政手段合力打击。

泰兴市环保局与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等联合成立环保联动执法室,实现案件线索发现、取证、移送、批捕、起诉、审理无缝对接。同时,坚持“督政”与“查企”并举,环保考核成了各乡镇园区头上的“紧箍咒”,不完成目标不仅评先评优被一票否决,乡镇园区还会受到区域限批的严厉制约。

环保执法不光看“国标”,还要看“民标”

几十个执法队员如何管住上百家化工企业?吴小平明白,仅仅通过政府和环保执法部门动用行政手段自上而下地进行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依靠公众参与强化社会监督。

让环境执法走群众路线,突破口首选“羌溪花园论坛”。

“羌溪花园论坛”是泰兴当地颇有影响的草根网站,平时老百姓遇到难事急事都喜欢在此发出声音、寻求帮助。这里有关环境投诉的帖子经常是“自然置顶”,几乎天天有人就环境问题吐槽,其中不乏夸大事实恶意中伤的言论。

“全面敞开举报平台,要和骂我们的网友合作。”吴小平刚表明态度,就遭到不少同事反对。有人说,这不是请来一群“刁民”吗?还有人说,环保工作社会关注度本来就高,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吴小平坚持认为,不要怕委屈,不要怕监督,网民的反映可以变成环境执法的“第三只眼睛”。

最终,泰兴市环保局在“羌溪花园论坛”上开辟“生态家园”版块,接受群众监督。为此,安排专人负责“生态家园”的网络民意收集,要求所有中队长以上人员,每天必看网民帖子,回答网民关注的环保问题。执法人员接到投诉后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向投诉人答复具体位置、联系方式、处理过程及结果,并在论坛上实时与投诉人分享。一时间,网络平台从吐槽的“火药桶”变成环保监管的“前沿哨”。

泰兴市滨江实验学校教师徐锁是论坛上的“活跃分子”,经常在清晨、中午、晚间、午夜拨打举报电话。他曾几次故意躲藏在暗处,观察执法人员是否真到现场查处。他看到的是,环保执法人员均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2013年暑期,泰兴市环保局“零门槛”面向全社会招聘义务监督员,徐锁欣然报名,“义务监督员都是我这样的‘活跃分子’”。

不过,即便利剑高悬,泰兴市辖区内的企业环境违法行为逐渐减少,群众对于环境质量的改善仍不满意。郭建有时会感到委屈:“如果说原来执法有松懈,可现在真的是拼命干活,为什么还有投诉?环保局的工作为什么还是被骂?”

梳理矛盾集中和群众信访投诉较多的环境问题时,泰兴市环保局发现,化工园区的恶臭扰民问题较为突出。“之前的执法主要监管企业是否达标排放,但即使企业达标排放后,产生的气体也可能再次在空气中发生化学反应出现异味。”泰兴市环保局副局长杨剑平介绍。

为此,泰兴市环保局将“民标”(百姓认可标准)理念引入监管执法中,增强群众对环境改善的认同感和获得感。

“排放达到‘国标’了,为什么还要整改?”在实施“民标”之初,很多企业都有这样的疑问。

“有没有味道?”“国内有没有成熟的技术可以解决?”在生产现场,几乎每个不想整改的企业都会被环保局工作人员问到这两个问题。有味道,有技术,就要整改。

和其他企业一样,经不住环保局的“折腾”,针对群众多次反映厂区周边有异味问题,昇科化工有限公司最终投资6000万元对生产和治理设备实施改造。整治结束后,环保局邀请群众代表、网民代表、行风监督员等参与验收。

昇科化工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通过整改,公司目前的污染物排放指标还严于即将从2017年施行的新的国家标准。

“国标+民标”,让企业的环境行为发生了从任性到自觉的巨大转变,“这是几年前无法想象的。”吴小平说。

同样让泰兴环保人欣慰的是,2015年全市环境信访总量比2012年下降54%,曾经将环保局骂为“坏保局”的网民,态度悄然变化,点赞多了。

“此时此刻外面下着大雨,有人进入梦乡,而泰兴环保人却在常隆(泰兴)公司进行督查。我只是想说,我们泄泄对无良企业的私愤可以,但是别寒了这些奋斗在一线环保人的心,如果他们真的懒政,你们怒骂是可以的。”这是网友“老银杏树”发在“羌溪花园论坛”上的帖子。

环保风暴下,经济扛得住吗?

大量整顿关停化工企业,泰兴经济扛得住吗?每一个来泰兴调研环保工作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抛出这个问题。

“抓安全环保,说眼前没有代价,不影响发展,肯定是假话。”张育林说,“我们支持环保局的严监管、严执法,是倒逼企业的环境自觉,而不是一味地罚企业、停企业、关企业。对于通过整改能符合环保标准、继续生产的企业,我们要求环保局不能一关了之,还必须做好‘治病救人’的服务工作。”

为此,泰兴市环保局探索建立“谈心式约谈”和“诫勉式约谈”的执法机制。对新入驻企业、存在轻微环境违法行为企业,组织对企业负责人进行集体谈心,晓之以法,晓之以果,给他们敲敲警钟;对环境问题整改不得力、环境违法行为多发的企业,泰兴市环保局领导直接约谈企业主要负责人,告诫企业要切实履行污染防治主体责任并承担相应后果。

2015年下半年,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就曾因废气污染问题,被泰兴市环保局实施了诫勉式约谈。这次谈话中,公司希望“能给我们两到三年的时间整改”,但泰兴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回答很坚决:“不能给!估计泰兴的老百姓也不会给。”

2013年以来,泰兴市环保局谈心式约谈企业50余家(次),诫勉式约谈企业20多家(次)。

“开始我们也很不理解,为什么环保局会揪着小问题不放?但后来打交道多了,就理解了,他们频繁‘打招呼’就是为了让企业不被‘打板子’。”江苏瑞和化肥有限公司总经理叶俊华说。

不仅帮企业找问题,泰兴市环保局也为他们找专家,“开方子”,除病根。2014年下半年,邀请16名专家,用时6个月对泰兴经济开发区内98家化工企业开展污染源普查,并按照专家意见制定“一厂一策”,组织企业限期整改。

“企业不消灭污染,污染就要消灭企业。”泰兴市扬子医药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任文忠对吴小平的话记忆犹新。

由于铁粉还原工艺落后,扬子医药一度被列为重点整治对象。“国内20家企业都采用铁粉还原技术生产对氨基苯酚,为什么要‘刁难’我们?”停产整改,不仅要损失利润,还要增加投入,和许多企业一样,任文忠一开始对环保局的做法抵触情绪很大。

经不住环保部门三天两头催促,扬子医药几年前投资3亿元,彻底清除老装置,改造污水处理工艺,加快实施加氢还原二期工程。环保局牵头帮助企业与泰兴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沟通协调,使得公司所有的冷却水、雨水、清洁下水送到园区污水处理总厂接管,实现清洁生产。整改不仅让企业扭亏为盈,还为赢得行业发展先机奠定了基础,产品相继打入欧美高端市场。2015年,公司实现国税开票销售6亿元,其中出口3亿元。而同处泰兴经济开发区的另一家规模和工艺与扬子医药相近的企业,则由于铁粉还原工艺落后被强制关停。

环境执法的痛点变亮点,江苏裕廊化工有限公司的管理者同样是感慨良多。

裕廊化工公司生产初期,因废气问题多次被停产或者限产整改,在投资6000万元彻底整改后,环境问题得到解决。2014年,裕廊化工由于环保设备健全、各项指标好于国家标准,在行业不景气的背景下,以39亿元的高价被法国一家公司收购。

“充分发挥环保的引领和倒逼作用,促进大企业转型升级和小企业主动退出,泰兴努力实现企业数量做减法、经济效益做加法的良好发展。”吴小平说。

近年来,泰兴市淘汰31家较大规模企业的生产设备700多台(套),取缔关闭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112家;拒批或否决化工、印染等重污染项目30多个,计划总投资达20多亿元,在泰兴经济开发区之外没有新批一个化工项目。

与此同时,泰兴经济并未因此一蹶不振,今年上半年实现GDP398.3亿元,增长10.5%,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2.5亿元,增长19.1%,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幅在江苏省42个县市中排名第一。前6个月,泰兴经济开发区实施亿元以上重大产业项目63个,完成产业投资113亿元,跻身全国化工园区第七位。

这些来之不易的数据,给了泰兴市狠抓环保的底气。

不久前,记者见到泰兴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孙群时,他刚参加完一个招商会。“如今,不仅是企业选我们,我们也选企业。”孙群自信地说,“我们现在实行绿色招商,非世界500强、上市公司和行业巨头的项目不招。我们不能让污染企业进来,把我们治理好的环境又破坏了。”

来源:news.sznews.com

猜你喜欢

异物呛入气管,这样的救命方法
13岁女生痴迷手机每天只睡4小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盘点河北
2016年度十大科学流言
转世存在,意识是能量形式
44岁是男人的危险年龄
墨西哥城,第五个太阳照耀昨日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2017年农村4大致富骗局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