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里会飞天

莫高窟,是敦煌的脸面;飞天,是莫高窟的一张名片。

敦煌莫高窟,几乎窟窟都有飞天。洞窟大到能纳几百人的厅堂,小到仅容一人打坐的小洞,都有飞天在壁画里,轻舞飞扬。

莫高窟外景 摄影/谢平

翻拍资料里的飞天 摄影/友贞女

翻拍资料里的飞天 摄影/友贞女

可飞天的形象,随着凿窟年代的不同,工匠身世审美的各异,各有千秋。年岁在1600以上凿窟初期的飞天,带着五胡十六国的印记,身段舞姿粗重而豪放;随着丝绸之路的日益繁忙,飞天明显中欧特点:隆鼻深目,轮廓分明;有着浓郁盛唐风的飞天,那就性感而妖娆了:婴儿肥似的脚丫蹦得老高,白白嫩嫩的酥胸紧绷颤跳,樱桃小嘴娇俏,单凤细眼含笑,身扭S,反弹琵琶,随着轻快的节拍,“嘣!哒!”,就要从壁画里,飞旋而下。

窟顶漫天飞舞的飞天 摄影/友贞女

菩萨上方如焰火群舞的飞天 摄影/友贞女

翻拍资料中反弹琵琶的飞天 摄影/友贞女

而我,最爱这样的飞天:双目微合,一脸沉醉;身段只露蜂腰以上的雪胸酥肩,余下部分裹在反向高扬的裙袂飘带里,若有若无;随着曼妙轻灵的舞动,她们的无骨柔指,抛洒出无尽的花雨,纷飞,环绕。

莫高窟正门 摄影/友贞女

导游姐姐选择性开放部分洞窟 摄影/友贞女

导游姐姐墨衣墨裤墨鞋墨镜墨伞墨手套, 职业性的轻声细语从耳机里缓缓传出;近在身旁的游客,借由耳机,随导游的“耳语”,送葬般静默随移。

满是壁画与彩塑的洞窟 摄影/友贞女

洞窟里的弥勒佛头像 摄影/友贞女

洞窟里的卧佛 摄影/友贞女

原本兴奋激动的我,不爱这种肃穆滞缓,悄然退到众人后面,要与壁画里的飞天,来一通神会。

我轻轻拉了拉飞天的裙带:

“飞天姐姐,您飞舞了成千上百年了吧?您和姐妹们总在跳舞,总在奏乐,总在撒花,不累吗?

“傻妹妹,能闻佛法是多么殊胜啊!只要我佛开讲,我们就情不自禁,满心欢喜,便忍不住起舞奏乐撒花,怎么会累呢?

“姐姐,我知道极乐世界妙不可言,我们有漏人间麻烦多多,可是,您那么高的音乐舞蹈造诣,不该下来接接地气,化育化育我们凡夫俗子吗?我们凡间人也爱歌舞的,不如您下凡来,指导指导我们无处不有的广场舞吧!

“我下过凡间教过歌舞,玉环的《霓裳羽衣舞》,就是我手把手教的。至于你们现在流行的广场舞,什么‘小呀小苹果’,跟在那大叔屁股后面乱蹦乱跳,叫我如何指导? “

翻拍飞天素描图 摄影/友贞女

翻拍飞天临摹图 摄影/友贞女

我还想赖皮拉她下凡,可高冷的导游“墨”姐,堵在透光的洞口,手执一把钥匙,沉默却不容商量。我只好用手机扫一扫,匆匆加了飞天为微信好友,快步出了洞窟。

与飞天的约会,依依不舍 摄影/友贞女

贴士

莫高窟的这些灵感适合全年去玩。

标签:莫高窟

接收到跨越30亿光年的宇宙信号
2017年农村4大致富骗局
全球最帅囚犯成人生赢家
如何委婉的拒绝朋友借钱
车险理赔12句不能说的话
吃饭用这种筷子等于慢性中毒
高科技!仿真动物机器人试飞令
人活一辈子,到底为了啥?
夏天到了,来看看蚊子都爱咬什
百慕大魔鬼三角可能是通往平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