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维多利亚风格建在老土的鱼米之乡

春秋时期,附近一带湖泊草丛中鸠鸟众多,吴国将此命名为鸠兹邑,流经此地的长江一段由此别名鸠江,此地则有湖泊芜草丛生,得名芜湖。 但如果就此认为,当年“四大米市之首”(还有沙市、长沙、无锡)是芜湖唯一的logo,鱼米之乡是芜湖唯一的文化DNA,那便太不地道了。土到车牌号是“皖B”?土到省会合肥看着它膈应,就不跟它画城市圈一起发展?怎么可能!

一条“破街”,为什么是青石板的路面,等级这么高?

过去数安徽古代的八府四州,数来数去总差了一个。凤阳府占地面积大好理解,淮河的平原嘛。可是宁国府(府治宣城,不是宁国)一半是山,怎么会面积也那么大?再看看马鞍山的当涂,一个“破县”,居然有个方形的“越级”护城河,这又是怎么回事?。后来才发现,数落下一个,是因为现在没有叫“太平县”的地方。我之前以为的宁国府,有大约1/3是单独的一个府——太平府,府治当涂,带现在芜湖的3个县,其中芜湖县的县城,在现在芜湖的市区。市区有“环城X路”四条路,就是当年县城的位置了。可惜基本拆光了。

至今,长街上还能看到传统的老建筑残渣

如果从中江桥下车,不沿着青弋江也不沿着一条叫做“二街”(有上二、中二、下二3段)的路,而从这两条街的中间一条“摆摊街”向长江方向走过去,就会经过这条路。初看起来不过是条路,仔细看却能发现些不一样的地方——地面的条石,铺出来的宽度,是容纳两辆马车并行的!不过现在被摊位占据了,只剩下中间那部分。

难道,这就是“消失了的一街”?!街的两边都是老房子,仔细一看残存的构件,依然能看出精细感来。更有趣的是,传统的老房子多在东半段,而西半段,在改造后的建筑立面上,则能隐隐约约看到ArtDeco的影子。虽然很多地方保留了些三线城市的特征,但是谁敢说芜湖“土”的?

直到,走到底,看到一座小山包,山上有好几栋“歪果房子”

沿着那条街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步行街,稍微转转,就到了雨耕山的脚下,这才追溯到了“米市”的源头——不是因为这里曾经是鱼米之乡,而是因为这里曾经开过埠,商贸繁荣,人们从雨耕山下进货,沿着长街到达旧城批发至全国。四大米市中,沙市也是开埠的结果,荆州的租界,而无锡则靠着上海,长沙靠着岳阳(这是自开埠的,相当于自贸区)。开埠加速了城市的近代化转型,芜湖因此在后来变成了地级市,“皖B”,而太平府的首县当涂,则剩下了一个“超标”的城墙后,变成了“新兴工业城市”马鞍山的附属品。

西班牙学校建于1935年,但不是ArtDeco风格的

芜湖山多,但都是A-Cup,雨耕山也不例外,山顶是英国领事馆旧址(还有个旧址在范罗山,因为租界划好后曾经搬过一次),还有一座1935年建成的西班牙学校。解放后那座学校依然存在,只是换了单位,变成了机电专业,直到学校彻底搬迁,房子空出来,之后被开发商改造。

人们一说民国就是旗袍,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flapper

“芜湖当长江之冲,贾贸四集,阗城溢巷,各国轮舟,上下而侨寓,通商之地,始尚阙如。光绪三年,英领事达文波商请监督芜湖关道刘傅祺开办租界,勘定县治西门外沿江宿太木商滩地,南自陶家沟起,北抵弋矶山脚止,东自普同塔山脚起,西抵大江边上,作为各国公共租界,任各国洋商在界内指段划租。租界内地址共六百八十九亩零,每亩议价洋一百八十圆,外加四成迁费七十二圆,各国商人一律照行。如在界租地,须先行报明各该国领事,照会监督芜湖关道委员会勘指租某地段若干丈,查明妥办,缴价存官,由官立契成交,方准建造房屋。”

所以,为了配得上20世纪初的房子,专门穿成盖茨比风格

不过现在,“只有津沪汉,才配是洋奴”,人们往往对租界对本地集市的兴起闭口不谈,从来不承认有些关于本地富裕的童谣是晚清至民国产生的,而一定要强调“租界伤了国家的面子”,“伤害了税收”,“进口额大幅增加”。芜湖如果政治正确的话,就真的变成人们口中的“土”了。

——有租界,米市才会发展出期货金融啊!有租界,芜湖才从安徽鹤立鸡群的呀!

远处过个楼,就是长江了

太平天国战争期间,芜湖城市遭受严重破坏,十里长街化为废墟。1876年,芜湖根据《烟台条约》开埠,次年,镇江米市迁移到芜湖。英国人为什么选择芜湖而不是府治所在的当涂,是因为这里至今依然是长江下游最后一个深水港,再上溯池州安庆,就没有这样的水文条件了。数年之后,芜湖成为中国四大米市之首,市场集中在县城以西到长江之间,青弋江北岸,前面说到“超标石板路”的十里长街很快得到恢复。

此外,以北又陆续开辟了二街(1894年)、大马路(1902年,今中山路)和二马路(今新芜路),成为新的商业街区。而李鸿章家族在芜湖大量投资房地产。到1910年,芜湖市区扩展约2.4平方公里。而1914~1928年,安徽省分设3个道,其中芜湖道辖皖南地区23县,治所驻芜湖——就此,芜湖从一个县城,生长成为了副省级城市之一。

英领事馆旧址里,还是维多利亚时期的风貌

然后去维多利亚风格的领事馆旧址吃饭。里面是个半餐厅半博物馆的设计,私人开发。由于前现代主义时期建筑的室内空间都框得比较死,小房间很多,于是就变成了一个个4人左右的小包间,可以呆一个下午。有最低消费,估计100元吧,但怎么吃也都能吃到了,所以还算实惠。

新的,老的,仿古的,随便坐

“维多利亚时期”在建筑史上算是一个比较模糊的说法,从1837年到1901年,经历了浪漫主义II期(简单粗暴来讲就是“废墟风”)、新古典、折中主义、直到ArtDeco(装饰风艺术)的曙光。这段时期同时遇到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然“先进”了的日不落帝国并不需要太多努力,因此在技术改进上处于保守的状态,并非以上风格的发源地,而是独有一种“英伦范”来。

大一点的空间可以开趴踢用

喝个下午茶吧?

虽说是餐厅,但是楼道里又有当年英国人用的很多小物件,用玻璃罩起来,看起来像19世纪晚期的生活风貌展。私人承包有时也有好处,就是空间的性质比较模糊,老板根据喜好收集家具、配饰什么的,还愿意share出来。

偷窥一下厨房。

作为一个地级市来说,有这样的实物展出,是个真心很上档次的事情,毕竟这是历史的一部分,很多号称开埠了的城市(比如岳阳),最后想找个海关旧址都找不到,因为之前被认为是城市的耻辱,拆了,现在只能YY强市。能保留下来,收集下来,展示出来,让人觉得,芜湖好高洋上啊,真的是是觉悟上的,大城市的感觉。

晚上再回来,这灯光设计得,还挺有见过大世面的感觉的

他们家的菜还挺地道的。看看500米开外中山路步行街的“县级市”感觉(但是星巴克、H&M,想有的还全有),再吃到诸如Ham & Melon这样的菜,真心觉得挺精神分裂的。再翻看芜湖的贴吧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得到很多关于领事馆的消息,同时也可以看到很多人痛心疾首,觉得还不够强调“爱国”。可是强调了“爱国”,就不会有人来拍婚纱照了,就不会有人来装逼了,就不会把老建筑变成可以使用的公共空间了……就浪费了,为了“面子”,成为城市的负资产落灰——这到底是有面子还是丢面子的事情?

到了开趴踢的时间咯,flapper的衣服刚刚好

广场的灯光设计很赞,一看就像大城市——所以才会觉得芜湖有点,嗯,就算是“能屈能伸的错乱感”吧,还是说“后发优势”? 总之是件如果深入研究会很有意思的事情,洋气,但并没有伸向城市的所有角落,一如租界就在那里,却没有彻底改变全国的生活。

贴士

芜湖的这些灵感适合全年去玩。

推荐景点:

雨耕山、海关等开埠遗迹

美食佳酿:

芜湖也是淮扬菜系,要吃鸡火干丝和汤包,并且要去耿福兴

标签:江一

上一篇:脑洞大开 艺术家为整栋房子编织粉色“毛衣”

精彩推荐
How To:夏日被热浪虐的体无完
巴西十大最受欢迎旅游景点
9个求救信号你得听得懂
2017秋冬时装周趋势报告
脸红心跳的全裸健身房
南非开普敦竟然长这样
全国媒体露营体验日活动圆满收
中国最美海湾的城市——城区内
欢乐颂四美胡歌靳东同框
超好用泰国清迈精油推荐——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