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媳妇”以残疾之躯照顾4个病残亲人

相关部门领导看望朱春梅

相关部门领导看望朱春梅

朱春梅为公公擦洗身子

朱春梅为公公擦洗身子

公公卧病在床20年,生活不能自理;娘家的爹娘心血管硬化,脑萎缩,需要长期照顾;弟弟有智力障碍,也需要长期帮助……家住南充市高坪区白塔街道办梨树街社区仙鹤巷7号的朱春梅,在丈夫把大部分时间用于开公交车、打短工养家糊口的情况下,她拄拐杖、坐轮椅,用二级残疾之躯和孝心、爱心为4个病残亲人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成为他们的心灵归依。朱春梅的孝心、爱心感动左邻右舍,大家称她为“最美媳妇”、“最美女儿”、“最美嫂子”。

命运多舛

家人病倒夫妻双双下岗

朱春梅的父亲在原南充县五金公司工作,妈妈在制衣厂订扣子、锁扣眼。朱春梅记得,小时候姐弟三人晚上做完作业,就和爸爸一起帮着妈妈订扣子、锁扣眼。朱春梅问妈妈为什么拿这么多活儿回家,妈妈告诉她:“乡下的爷爷、外公、外婆年纪大、病痛多,看病吃药都需要用钱,我们要尽量多做点活,多挣点钱孝敬他们……”母亲的言传身教和耳濡目染,在朱春梅幼小的心田里,种下了“孝老敬亲”的种子。

成年后,朱春梅进了南充市高坪区金珠酒厂工作。1993年,时年22岁的朱春梅,同刚从部队转业分到该厂工作的覃勇相恋。覃勇在部队里服役4年,荣立过三等功。

朱春梅和覃勇刚相恋时,一个闺蜜悄悄劝朱春梅赶快“刹车”。闺蜜说:“覃勇一家太特殊了,他的爸爸覃邦坤是个老病号,长期背着药罐罐;覃勇的妈妈三四年前病故,为他妈治病的钱现在还没还清;覃勇的两个弟弟中,一个智力障碍是个长期包袱,一个在读书还需用钱。他家负担这么重,你嫁入这样的家庭,简直是自讨苦吃。”

“覃勇是转业军人,忠厚老实,只要我们相亲相爱,用勤劳的双手,是可以改变家庭条件的。”朱春梅不为所动,执意同覃勇交往。

1994年11月,朱春梅和覃勇喜结良缘。不久,他们有了自己的宝宝。他们对幸福的未来充满着憧憬。

然而,朱春梅和覃勇没想到,大祸接二连三的砸在他们头上。

1996年,年近七旬的公爹覃邦坤被的士撞倒,头部受伤、手臂骨折,接着又患上了脑萎缩、前列腺、痛风等病,一直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屋漏偏遭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1997年,金珠酒厂破产,朱春梅和覃勇双双下岗。一家人的生计顿时成了问题。

朱春梅四处奔走找工作时,觉得腿部经常疼痛。刚开始朱春梅认为四处奔波把脚走疼了,但后来腿部疼痛钻心,无奈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双侧髋臼变形、双髋关节病变。

朱春梅进行了手术治疗,病痛缓解,但因家庭经济窘迫,治愈不彻底,腿部还是隐隐作痛。朱春梅虽能行走,但医生要求她尽量少走路、少站立。朱春梅买来拐杖和轮椅。在非行走不可时,朱春梅才丢开拐杖、离开轮椅。

所幸覃勇下岗后,找到了公交公司当司机的工作,使这个家庭得以勉强度日。

孝心感天

用大好年华照顾公公

覃勇的身体健康的弟弟成年后到湖南谋生,同家人几乎没有联系。覃勇要开车养家糊口,照顾卧床不起的公爹和智障的弟弟的任务,就落在朱春梅身上。

20年来,朱春梅拖着病痛的身体,默默的照顾公爹和弟弟。公爹不能翻身,朱春梅就帮他擦洗身子,接屎、接尿,端茶递水,喂饭喂药。怕他长褥疮,朱春梅还要随时帮他翻转身体,推拿按摩。

2010年5月的一天,公爹突然全身僵硬,只有呼气没有吸气,双眼一直盯着前方,眨都不能眨一下。当时家中只有朱春梅一个人,朱春梅特别着急,甩开拐杖鼓起劲背了几次公爹,都没能成功。后来在邻居帮助下,朱春梅把公公送到医院,把公爹从鬼门关抢救了回来,医生告诉朱春梅,如果再晚一会送来,病人就没救了。

朱春梅20年如一日,为公爹端屎倒尿、喂药擦身子。有人问朱春梅累不、烦不、难为情不?朱春梅笑着回答:“公爹也是自己的父亲……人人都会老,都会有无奈无助需要帮助的时候,这没有什么羞不羞,难不难为情的。只要心底还有良心的话,都应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朱春梅常说,长嫂如母。对智障的弟弟,朱春梅为他洗衣服、煮饭,从不懈怠。

除要照顾公公、弟弟外,朱春梅还要照顾娘家的父母。朱春梅娘家父母均年近八旬,体弱多病,长期患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硬化、脑萎缩等多种疾病,常常需要人照理。而朱春梅娘家弟弟在成都务工,妹妹嫁到天津,照顾二老的责任也全部落到朱春梅的肩上。

从1996年以来,朱春梅用自己的青春年华陪伴4个残疾人、病人。

尽管娘家和公公家相距不到500米,但长年累月的在娘家和公公家奔跑,对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来说,这500米也足已累得死去活来。

朱春梅的行为感动左邻右舍,大家称她为“最美媳妇”、“最美女儿”、“最美嫂子”。

大病再袭

她最担心4个病残亲人

由于长期超负荷劳累,朱春梅的骨科病逐渐恶化,左右腿股骨头病变坏死,疼痛持续不断,医生一直要求手术,面对十几万元的手术费用,全家人只能仰天长叹。

“双髋关节病变、股骨坏死,建议立即住院手术。否则,你将永远离不开轮椅。”2012年7月,朱春梅拿到病情诊断书时,泪如泉涌:“我倒没什么,但我还有三个老人、一个智障人需要照顾呀……我完全离不开轮椅的话,怎么煮饭、洗衣,怎么照顾公爹?”

朱春梅只好强忍疼痛,一边继续尽好为人媳、为人女、为人嫂的责任,一边寻求中医保守治疗。但每月二三千元的中医药费用,仍然令朱春梅的家庭无法承担。

2015年6月,朱春梅被评为二级残疾。

“最美媳妇”、“最美女儿”、“最美嫂子”的事情,牵动着大家的心。高坪区民政局组织局救助股、信访股,与区交通运输局、区老龄办、区残联及白塔街道办、梨树街社区工作人员一起,从7月份开始多次到朱春梅家中了解情况、走访调查,并派专人到了解其病情。

区民政局在给予5500元慰问金、临时生活救助金同时,按低保条例规定,将朱春梅按程序纳入城镇低保;针对儿子辍学的情况,该局与省民政干部学校联系,到该校读书,学杂费全免,全额资助生活费并指导就业;商请白塔街道办联系区医保局,协调将朱春梅纳入特殊残疾人跟踪服务,解决部分门诊费用;商请白塔街道办衔接具体帮扶联系社区的区交通运输局,将其纳入重点帮扶对象。

7月28日,朱春梅在热心人士帮助下,前往成都某医院检查治疗。该院在了解到朱春梅的孝顺事迹后,免去近万元检查就诊费。该院院长、全国著名骨科专家赖志刚为朱春梅进行了诊断,“只要进行科学地治疗,你下半生能自由行走,不会在轮椅上度过……你今后可以继续照顾你家里的老人和弟弟。”

目前,南充有关方面正在研究宣传、帮扶朱春梅事宜。

赵升华 贾新玥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汪仁洪 摄影报道

来源:news.southcn.com

猜你喜欢

上班痛苦吗?其实不上班更痛苦
香椿虽好,但并不是人人能吃
美国纽约一名双性人获发全美首
世界最吓人的4大天坑
身上各个器官的下火方法
女嘉宾讽科学家脱离社会
这2个时间段不适合洗头
检出乳腺增生,一花一草泡杯水
胶带捆扎蔬菜甲醛超标10倍
摩拜单车的盈利问题和壁垒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