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卡病毒再蔓延 东南亚严阵以待

当地时间9月4日,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名工作人员在当地一家学校放学后对教室进行灭蚊处理。 图/视觉中国

新加坡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继续激增。该国卫生部和国家环境局5日发布联合声明,证实当天新增16例本土传播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至此,新加坡境内经确诊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总数已达258例。同处东南亚的马来西亚情况也不容乐观,恐会发现更多本土传播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

此外,中国与新加坡人员来往频繁,目前已有30名中国公民在新加坡感染寨卡病毒。好在患者病情并不太严重,大多已经康复或正在康复中。

新加坡

部长上街发传单宣传灭蚊行动

今年5月中旬,新加坡发现首例输入性寨卡病毒感染病例,8月27日发现首例本土传播病例,此后新增病例连续多日激增。

4日,新加坡卫生部和国家环境局发布联合声明,证实当天新增27例本土传播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根据联合声明,新增的27例感染病例中,25例与此前发现的疫区疫情有关,1例与已经发现的疫区疫情没有关联,另1例发现的区域先前已有一例确诊寨卡病毒感染病例,意味着这一区域可能成为新发现的疫区。

一天后,新加坡宣布再增16例,该国境内经确诊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总数已达258例。

寨卡病例的增加促使新加坡政府开展大规模灭蚊行动,强化控蚊措施。此外,为提高灭蚊意识,新加坡多名部长、议员和基层义工出动对抗寨卡,到访全新加坡60多个地点分发传单,向公众宣传指导灭蚊行动。

马来西亚

卫生部长称寨卡病例将继续出现

马来西亚情况也不容乐观。自本月1日确认首例输入性寨卡病毒感染病例后,马来西亚又确诊首例本土传播的寨卡病例。这名61岁的男性患者先前已受高血压、冠心病、痛风和肾结石等疾病困扰,发烧3天后于8月30日前往沙巴州首府哥打基纳巴卢的医院接受治疗。3日深夜,马来西亚卫生部宣布这名患者死亡,但死因无关寨卡病毒,而是源于心脏疾病并发症。

路透社报道,每天经主要通关口岸往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员达到20万人次。新加坡本土传播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激增后,马来西亚加大了对两国往来人员的核查,并强化控蚊力度。

尽管如此,首例本土传播的寨卡病例还是在马来西亚引起不小担忧。

“哥打基纳巴卢确诊的第二例寨卡病例显示,这种病毒早已出现在当地。”马来西亚卫生部长苏布拉马尼亚姆在社交网站“脸书”上留言称,“我们国家已经有寨卡,新病例将继续出现。”

东南亚

泰国印尼等都有传播寨卡可能

马来西亚一些卫生专家认为,马来西亚人口近3000万,数倍于新加坡,比新加坡面临更严峻的寨卡疫情挑战。

此外,马来西亚去年共确诊12万登革热病例,死亡336人,为1995年以来最多。马来西亚当局一直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应对登革热疫情。

一些地区卫生专家担心,因寨卡病毒感染者出现的症状相对轻微,这一疫情在马来西亚乃至东南亚地区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事实上,世卫组织已经将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和越南列为“2016年可能局部传播或本土传染寨卡病毒”的国家。 综合新华社

■ 落地

专家:中国南方寨卡病毒传播风险更高

中国与新加坡人员往来频繁,新加坡也是中国人的重要旅行目的地之一。据央视报道,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接新加坡卫生部通报,截至5日中午,共有30名中国公民在新加坡感染寨卡病毒。患者的病情并不严重,大多已经康复或正在康复中。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于日前发布提示,孕妇和计划怀孕者及其性伴侣尽量避免到发生寨卡病毒本地传播的地区旅行。

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的寨卡疫情对中国有何影响?

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中心副主任王凌航对此表示,东南亚国家登革热疫情较为严重,而传播登革热病毒的蚊子是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与寨卡病毒的传播媒介是一样的。虽然成人感染寨卡病毒后症状比较轻,近期我国也一直没有输入性病例,但新加坡的疫情提醒我们,对寨卡病毒的防控不能掉以轻心。

王凌航表示,中国也有传播寨卡病毒的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蚁。相对而言,蚊虫更活跃的南方传播寨卡病毒的风险要高些。

他以北京为例说,今年上半年,北京一共发现了3例输入性寨卡病毒感染病例。在收治第一例寨卡病毒感染病例的时候,北京就已经对蚊虫做了监测。数据显示,白纹伊蚊在北京所有蚊虫中所占的密度在5%之内。

王凌航分析,从蚊虫密度来看,寨卡病毒在北方本土传播的风险比南方小得多。我国南方一旦有寨卡病毒感染病例出现,本土传播的态势还是比较严峻的。

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 相关新闻

“灭蚊行动”令美数百万蜜蜂遭殃

全球寨卡疫情现蔓延态势。在“主战区”之一的美国,为对抗寨卡疫情,南卡罗来纳州等地正在大规模喷洒灭蚊剂。灭蚊效果尚待观察,迄今却已有至少250万只蜜蜂惨遭杀灭,令广大蜂农叫苦不迭。

英国《卫报》4日报道,一般情况下,美国养蜂业收入预计达到290亿美元规模。然而,今年不少蜂农却因应对寨卡疫情的灭蚊措施而损失惨重。

不少美国蜂农把自家蜂房的“惨况”视频发布在“脸书”等社交网站上。一则视频显示,蜂房里的蜜蜂尸体堆积如山,仅剩的几只活蜜蜂正在费力地挪走同伴的尸体。

《卫报》援引南卡罗来纳州蜂农胡安妮塔·斯坦利的话报道,初步估算,当地至少250万只蜜蜂死于灭蚊行动,而她家蜂房的惨状“犹如遭原子弹攻击”。

根据南卡罗来纳州的应对疫情标准程序,一旦验明某人感染寨卡病毒,当局便会在此人住处周边200码(约182.9米)范围内喷洒灭蚊剂,以防蚊虫叮咬此人后传播疫情。

然而,南卡罗来纳州蜂农安德鲁·马克抱怨说,这场灭蚊行动已经毁了他的蜜蜂生意,“我们疯了吗,要从天上往地面喷洒毒液?”

佛罗里达州养蜂业协会副主席珍妮佛·霍姆斯表示:“我交流过的每个人都对(灭蚊剂的)效果存在较大关切……设想一下,如果喷洒某种液体会导致你的半数‘牲口’(指蜜蜂)一夜之间丧命,那么你将如何为生呢?”

按照霍姆斯的说法,不少蜂农不仅担心蜜蜂大量死亡,也担忧剩余蜂群的繁殖能力会受影响。此外,还有人担心,灭蚊剂就长远而言会破坏生态平衡。

来源:news.xinhuanet.com

标签:东南亚

猜你喜欢

身上各个器官的下火方法
小哑巴对养父母的报恩
17个精辟又百读不厌的社会定律
俄罗斯的冬天到底有多冷
日本电铁推猫站长造型巧克力
古代战场上成千上万的尸体怎么
晚上睡觉,手机离多远才能无害
身上筋结散,体内百病去
有了它,工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手
为啥《王者荣耀》这么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