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峰深谙运作极草卖出黄金价 青海春天涉嫌虚假宣传

张雪峰深谙运作极草卖出黄金价青海春天涉嫌虚假宣传

张雪峰深谙运作极草卖出黄金价青海春天涉嫌虚假宣传

“冬虫夏草,现在含着吃”,正是这句广告词让“青海春天”(SH.600381,ST春天)变得家喻户晓,而现在,冬虫夏草正面临着停产风险,公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

2016年3月,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春天药用收到了青海食品药监局发出的《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停止试点有关事宜的通知》,其主营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正式宣告暂停销售,公司董事长张雪峰遇到了借壳上市以来的最大危机。

在ST春天8月初发布的半年报中,公司营收2.56亿元,同比下降53%,净利润也仅剩0.54亿元。由于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3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而受到证监会的风险警示,6月29日起,青海春天股票也正式变更为ST春天。

面对生死存亡的关口,张雪峰如何应对?采取何种措施拯救公司?为此,《投资者报》记者向ST春天董秘办公室进行了咨询,且发去了书面的采访提纲,但令人遗憾的是,公司方面并未就此事发声。

从“管理者”转变成“科学家”

与青海春天的高调宣传不同,一直作为公司总设计师身份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的张雪峰为人比较低调,自2011年正式担任公司董事长以来,从未接受过媒体专访。

据公开资料了解,张雪峰是四川成都人,毕业于四川大学并获取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同时具有执业律师、注册会计师等资格,毕业之后曾于四川省华兴公司、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四川省分所等担任经理或主任职务。

在外界看来,张雪峰第一次与冬虫夏草业务产生交集应该追溯到2003~2005年,当时张雪峰收购了青海唐古拉药业有限公司并担任公司董事长。

为何毫无科研背景的张雪峰毅然会从律师职业转向了与冬虫夏草相关的创业呢?由于ST春天方面并未给予回复,准确的事实我们无从得知。

但坊间流传着一些关于张雪峰转行的说法,据称多年前张雪峰到活佛那做客,活佛最珍爱的一匹马入冬后就生了场怪病,活佛将7根冬虫夏草混入草料中,喂了一周,马就痊愈了。这件事让张雪峰对冬虫夏草产生了浓厚兴趣,并下定决心对此进行研究,使珍贵的冬虫夏草对人体健康产生更大的作用。

此后,张雪峰似乎转型成了“科学家”,青海省药学会常务理事、青海冬虫夏草与人类健康研究发展基金会理事等成为张雪峰的新头衔。

自2004年起,张雪峰全程参与并推进青海春天冬虫夏草的项目。虽然此后该项目发展历尽波折,但目前看来,一切的冒险与波动都带来了相应的回报,青海春天成立十余年后正式于2015年2月份成功借壳上市,公司的冬虫夏草系列产品也获得了高知名度,这些都为张雪峰带来了数以亿计的财富。

曾躲过数次危机

在一些公开场合的演讲中,张雪峰本人坦言,大学时期就开始做生意,期间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他还表露了一些做企业的心得,“做企业是俯视,是整个飞起来看,会看到很远,而且你会看到这个过程中可以预见和可能不会遇到的各种困难。”

此次青海春天遭遇的来自监管层的危机,不知道是否在张雪峰的“俯视”之中。近年来,关于冬虫夏草的相关政策一直不明朗,公司的冬虫夏草业务也多次遭遇“被黑户”的尴尬,不过在张雪峰的运作之下,青海春天惊险过后却又平安地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坎。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卫生部发文明确规定,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此后,青海春天极草系列产品的食品证被命令取消。

无奈之下,2011年极草产品开始转型为“中药饮片”,但伴随着冬虫夏草中药饮品炮制规范被撤销,极草的身份只能一再转变,2012年7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了《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青海春天即成为五家试点企业之一,其极草系列产品得以继续销售。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青海春天迅速崛起。到2013年,青海春天在冬虫夏草市场市占率已约50%。

借壳上市之后,张雪峰更是遭遇了多事之秋,2月份,青海春天因药品生产许可证,迟迟未发,而迫停牌核查,经申请,省食药监局将公司药品生产许可证延期至3月31日。

2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官网上提出了警示,称冬虫夏草砷含量超过国家安全标准,青海春天再次陷入被质疑的境地。这一次,张雪峰的强硬作风体现无遗,连发两公告公开“叫板”监管部门,称“食药监总局的消费提示缺乏研判依据,存在不严谨之处。”

多项举措收效甚微

自3月占营业收入比例约达80%的冬虫夏草纯粉片业务遭遇暂停之后,ST春天的股价不断下跌,6月29日复盘到8月31日收盘期间,股价已跌去21%,目前约11元/股。

尽管一些业内人士对张雪峰的活动能力表示认可,并称“公司能挺得过去”,但目前张雪峰启动的一些自救行为成效甚微。

今年3月底收到暂停通知,4月18日即启动了资产重组,不过重组进程并不顺利,近两个月之后的6月17日,公司即宣布因与潜在交易对方各方经过多次协商、沟通,仍难以在计划的时间内就交易方式、交易作价等相关细节达成一致而终止重组。

这期间张雪峰还搬来旗下的三普药业做救兵,拟将三普药业生产的包括虫草五味颗粒、等六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药品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主体公司春天药用,春天药用也拟充分利用自身在优势与三普药业开展相关合作。

不过体量较小且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三普药业能否充当“救世主”的角色呢?资本市场对此普遍存疑,张雪峰本人也没有在公开场合对此表态。

不过从目前张雪峰的自救布局来看,三普药业的入局只是权宜之计,重头戏主要还是集中在对优质资产的并购重组以获得外延发展的机会,公司方面也表示,“相关的标的资产将专注于医药行业、大健康产业、投资行业等领域。”

此外,张雪峰还押宝6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新产品,据ST春天的半年报显示,其中的3种已向有关部门开展注册申报工作。

不过重组并购行为及新产品何时过审目前均没有具体时间表,张雪峰此次能否让公司重回巅峰仍无法预测。

深谙运作极草卖出黄金价

回望青海春天一路发展历程,张雪峰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作为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2015年,张雪峰利用资产购买、资产重组等方式带领青海春天成功借壳登陆A股,成为首家冬虫夏草概念股的上市公司。

作为一个生意人,张雪峰无疑也是优秀的,他深谙市场操作之道,此前他也在公开场合表示,了解顾客将使得公司发展更为迅速。在极草业务发展之初,他就将极草的目标客户群体定位于“基本上家庭流动净资产房子、车子不算要在1000万元以上。”

这使得此前并无冬虫夏草科研经验的张雪峰依然将冬虫夏草业务做到极致,创造了继“脑白金”之后市场的又一传奇,公司主要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的价格从原料阶段的100~200元每克飙升至上千元每克,价格甚至是黄金的数倍。

这与张雪峰不遗余力的广告投放有密切关系,自2013年起,“冬虫夏草,现在含着吃”的广告从央视到省一级电视台循环播放,机场等高档场所也经常能看到青海春天冬虫夏草纯粉片的宣传。这一点也在披露的数据中得以验证,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6年上半年这两年半的时间里,公司的广告费用支出就高达4.6亿元。

涉嫌虚假宣传遭质疑

高调的姿态引发了市场对于青海春天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过度宣传的质疑。

据了解,张雪峰对外宣传主要集中于微粉粉碎和纯粉压片技术两项“高科技含量”技术上。青海春天相关人士曾公开表示,极草纯粉制片的炮制方式在冬虫夏草乃至整个中药材界都属孤例。

但多位业内人士证实,纯粉片压制技术并不复杂,一台制作纯粉压片的机器成本仅有3万元左右。在此前媒体的报道中也提到,包括上市公司东阿阿胶在内的多家企业也有各种纯粉片加工技术。

而著名打假人王海的出现更是将张雪峰“打脸”宣传摆在了台面,2014年,著名打假人王海也对冬虫夏草纯粉片的功效提出了质疑,王海称,通过检验机构的检验,青海春天生产的“极草”纯粉片中未检出虫草素,王海认为,这意味着极草不具有冬虫夏草应有的功效,并据此向工商部门举报。

随后,青海春天方面提起诉讼,案件于今年年初审理,王海败诉,但他也对媒体表示将会继续上诉,王海与张雪峰之间的战役仍将持续。

目前看来,政策上的不明朗、市场及公众对产品的质疑致使张雪峰的处境四面楚歌,危机四伏之下,突破点却始终未见。不过他曾于公开场合表达了对保健食品行业发展前景的肯定,他认为下阶段一些不规范的、竞争弱的小企业将惨遭淘汰,一些规模大的、科技含量高的企业会进一步做大做强,“保健食品行业前景广阔、光明的发展之路可期。”

来源:fashion.ifeng.com

猜你喜欢

色彩穿搭的冬天看腻了
瘦贼偷红木一次数百斤
开车时给朋友圈“点赞”
心灵鸡汤:做人,别太真
下次在五星酒店看到这些东西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怀孕可以改变女人的大脑
21岁大学生娶55岁中年妇女
墨西哥少女15岁生日意外获千人
厉害word哥!60岁老人劈腿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