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购黑幕:有网站后台可指定中奖人 有人亏70万

在一家“一元购”后台,可见“指定中奖人”功能。卖家说通过该功能能够实现指定中奖人。网页截图

网站实时更新参与用户和购买商品,有用户为提高中奖几率多次购买同一产品。网页截图

网站实时更新参与用户和购买商品,有用户为提高中奖几率多次购买同一产品。网页截图

一元购平台都自订了中奖规则,并强调所有的数据都是公开透明。网页截图

“一元购”平台都自订了中奖规则,并强调所有的数据都是公开透明。网页截图

目前市面上“一元抢宝”、“一元抢购”等网络平台繁多,统称为“一元购”。这些网络平台打着“投入一元钱”可博得“宝马”轿车、“iphone”手机等热销产品旗号,吸引众多网友加入。有的网友为此投入几十万元,血本无归。

新京报记者调查,在淘宝等平台上,仅需花费几千元就能购买到“一元购”网站模板,搭建 “一元购”网站。有些网站后台可人为操纵中奖,虚拟投注人数。

专业人士表示,“一元购”模式涉嫌打“博彩”擦边球,已有违法违规嫌疑。

有律师认为,若一元购平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后台指定中奖人,使得其他参与者没有机会获得产品或服务,从而骗取消费者钱财,则涉嫌诈骗。

疯狂的投注者

陈岭(化名)今年23岁,苏州人。

陈岭告诉记者,两个月前,他在某门户网站彩票页面浏览足彩时,第一次见到 “一元夺宝”。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他投了几十元,结果中了一张面值为1000元的手机充值卡。

尝到甜头的陈岭开始频繁光顾“一元夺宝”。但事与愿违,投入越来越大,好运气却离他越来越远。短短两个月,他亏损了八万多元。

陈岭没有工作,多年的肾病花光了父母全部积蓄。他说,投注的钱除了三张信用卡透支的5万元外,他还借了钱。

西安的张瑜(化名)在去年11月接触到名为“一元云购”的网站。

“一元云购”平台上有张瑜偏爱的苹果手机和各类黄金产品。

一部苹果手机被分为6000多份,一份一元。200克的黄金元宝被分为6万份,他经常会一口气花2万多元购买其中的三分之一。

今年1月1日,在跨年夜的喜悦气氛中,张瑜“被冲昏头脑”,一夜之间投入近12万元,结果血本无归。

为了翻盘,4月份,张瑜再次连续十几次下注,每次都购买2000份以上,一天内再次亏掉7万多元。

作为一名普通的工薪族,张瑜的月收入六七千元。为了填补在“一元云购”上不断扩大的“窟窿”,张瑜先后找小额贷款公司借贷十五万元,又从亲戚手中借了二十余万,后来不得不把自己的车抵押给了高利贷公司。

张瑜告诉记者,不到一年时间,他在“一元云购”平台上累计充值170万,中了107万奖品,亏了70万。

在一个群名为“一元维权群”的qq群里,有人说,“感觉自己没救了。上午输了两万五,中午用了两千回本,下午又输回去,有钱就输光。”据他说,他总共输了17万多元。

张瑜介绍,在“一元云购”下注,疯狂的时候一个分成68888份(元)的金元宝,几分钟就被抢光,而下一个金元宝接着开盘。

新京报记者在某门户网站“一元购”平台上看到,平台上的5000元移动充值卡抢购火热,5000元的电话充值卡被分为6000份,在20秒内被抢购完毕。再刷新一次,新盘又开始了。而这样的循环已经进行了3万多期。

商品普遍溢价10%-20%

在百度上搜索“一元购”,能得到超过900万条相关信息。仅前5页就有此类网站20家。百度搜索首页还有数家“一元购”平台标记为“广告”推广。

在某手机应用商店内搜索“一元购”,会出现名称相似的APP应用上百个,安装人次累计超过三千万。

新京报记者登录这些平台,模式大同小异,每件商品被平分成若干等份,参与者可以购买一份或多份,当等份全部售完后,由系统根据平台规则计算出最终中奖者。以“一元云购”平台为例,在其最新一期抽奖结果中,一部苹果6s(64G)手机标价5688元,被分为5688等份,共有56名用户参与购买。每个人根据购买份数,获得相应数量的幸运云购码。

这部手机最终花落云购码为“10001991”的用户,这位ip显示为来自广东东莞市的幸运儿购买了6份。也就是说,他只花了6元钱,就获得了一部苹果手机。而与此同时,其余55名用户投入的资金则打了水漂。

记者注意到,在众多的“一元购”网站上,绝大部分商品都存在着溢价销售现象。发售的商品标价普遍高于市价,溢价10%-20%。

以“一元云购”上颇受欢迎的商品——中国移动充值卡为例,一张100元的充值卡被分为120份,这意味着市价100元的充值卡,被定为120元。上面提及的苹果6s(64G)手机市场价5000元左右,在“一元云购”上标价5688元。

平台自订中奖规则

不同的“一元购”平台,抽奖规则有所不同。

“一元云购”的抽奖规则是,平台选取该商品最后购买时间前网站所有商品的最后100条购买时间记录,按时、分、秒、毫秒排列取值之和,除以该商品总参与人次后取余数,余数加上10000001即为中奖的“幸运云购码”。

还有的“一元购”平台则引入了外部数据,即最近下一期中国福利彩票“老时时彩”的揭晓结果,与平台数据相结合,通过固定公式计算出获奖号码。

新京报记者调查,百度搜索到的前20家一元购平台,如云购商城等,大多数与“一元云购”的计算方法类似,即完全采用平台自身数据。

“一元云购”网站首页最下方的标注显示,该平台是通过“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信用认证平台”认证的诚信网站。

新京报记者在该认证平台查询发现,“诚信网站”认证,仅能表明网站的“身份可信”,即域名、网站名称、公司工商信息无误,无木马病毒等安全威胁。而网站运营状况、财务状况、信用状况等不在“诚信网站”认证范围内。

另外,按照该认证平台介绍,缴纳15000元的认证服务费,就能获得有效期为10年的“诚信网站”认证。

而中国电子商务信用认证平台的日常管理及运营,是由北京盘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承担,该公司官网显示,这是一家互联网广告营销平台。

“射幸”行为

在记者采访中,各家“一元购” 网站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运气”、“公平”、“透明”等字眼。

“一元云购”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平台是一种新型的购物模式。不存在暗箱操作,所有数据都是公开透明的。而所有消费者都是自愿消费,最后的结果要看概率和运气。

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今年8月,公司接待过数名投诉者,但只要“结果揭晓,就无法退款。”

还有的“一元购”网站称,他们平台无法保证玩家参与就一定获得商品。在注册时,消费者同意注册,就默认了这种网购模式。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有奖销售活动中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指出,凡以抽签、摇号等带有偶然性的方法决定购买者是否中奖的,均属于抽奖方式。抽奖式的有奖销售,最高奖的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以非现金的物品或者其他经济利益作为奖励的,按照同期市场同类商品或者服务的正常价格折算其金额。

而一元云购中的多种商品均超过了此数额。

2016年5月25日,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发布消费提示称,这些“一元购”平台看似销售的是实物商品,而实际是将商品(奖品)单价提高,并拆分成若干份销售,抽取其中一份中奖,其本质并非销售实物,而是销售中奖机会和中奖概率,其形式与彩票如出一辙。

该委员会称,在我国,合法彩票只有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两种,其他任何部门、机构和个人均不得擅自发行或变相发行彩票。另经该委员会调查核实,这些一元购运营方工商注册的经营范围均没有博彩或彩票业务。

天津凌宇律师事务所张利华律师认为,“一元购”平台的最终目的是销售产品,其营销手段是利用消费者的博彩心理,以很小的投入购买价值远大于投入金额的产品机会,这是一种“射幸”现象。现在法律对此类平台的属性尚无明确界定。

浙江腾智律师事务所互联网电商部副主任麻策律师指出,一元购属于一种“射幸”行为。射幸行为还包括彩票和赌博等。在我国并不允许通过“射幸”行为进行营利,彩票属于公益而被允许销售,赌博行为则被严格禁止。如果“一元购”存在溢价销售等“抽头渔利”行为,则可能涉嫌赌博罪。

今年2月26日,泉州公安公众服务网发布预警:警惕“一元夺宝”类网站。这则预警信息里提及,夺宝”行为符合赌博的特征。“夺宝网站”通过提供不同价值的商品,变相设定赔率,诱导夺宝者按照赔率对各个商品以小博大进行夺宝,网站则坐收高额佣金,夺宝参与人涉嫌赌博,网站管理者涉嫌为赌博提供条件或者开设赌场。

泉州警方认为,“夺宝”游戏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提示广大群众注意法律风险,切勿抱有侥幸心理主动参与此类网站的“夺宝”、“购物,对于设立、经营此类网站的,也可能涉嫌犯罪。

有“一元购”后台可指定中奖人

在淘宝上搜索“一元夺宝”或“一元云购”,可搜到多家店铺提供建站服务,宣称“小投入,高回报”,不到十元即可购买全套一元购平台源代码和安装说明,买家可以自助建站。

多家店铺亦提供代建站服务,几千元即可上线一家一元购平台。

一个卖家展示了一个叫“e夺宝”的一元购网站,卖家说这是他们的建站样本,称平台建好后和样本一模一样。

新京报记者以体验为由,要求登录后台查看功能,卖家提供了后台网址和管理员用户名、密码,记者登录后,在“云应用”模块中,赫然可见“指定中奖人”功能。卖家说通过该功能能够实现指定中奖人,至于在前台如何显得真实,则要“购买了以后教你”。

至于采用何种算法和规则能够指定中奖人,卖家表示,可以套用“一元云购”的算法。

在“会员列表”选项中,有一项“批量导入的会员(虚假会员)”。卖家解释,这项功能实际上就是添加机器人,购买人数不够的时候凑人数用的,可以用机器人任意刷人数。

卖家表示,自己的技术十分成熟,已经成功搭建了30多家网站。在记者表明有购买意向希望提供成功案例后,卖家发来了“一起夺宝网”、“开州云购网”等几家风格极其相似的一元购平台。

根据卖家报价,搭建这样的平台,只建网站需要1800元,网站加微信公众号需要2800元,如还需开发ios和安卓系统的APP,则需6500元,付款后仅需一周平台就可上线,还可根据买家要求调整页面样式和功能。

平台建好后,剩下的事情就是拉人了。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一位专业推广此类平台的人士许慎(化名),他介绍,目前比较主流的推广方式是通过百度推广、新浪微博、陌陌投放广告进行导流,“一个月赚个十来万还是比较容易的”。他同时也表示,现在竞争十分激烈,推广很烧钱,他们的合作都是推广费五万元起步。

对此,天津凌宇律师事务所张利华律师认为,若一元购平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后台指定中奖人,使得其他参与者没有机会获得产品或服务,从而骗取消费者财物,则涉嫌诈骗。

新京报记者采访相关监管部门,对方以不了解情况,不便回应为由婉拒。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实习生 王婧祎 黄斌

来源:news.southcn.com

上一篇:巴西男子为变成芭比男友 不惜锯断两根肋骨

精彩推荐
中国这些村子都和八卦有关
几十位水果女神降临西贡
衣衫美如画 才能把日子过成诗
中国最美的30个低调村镇
拼团十渡漂流湿身大战
九尾狐渡劫,引发大火
孙怡董子健这对CP真甜
从剧本就可以看明星和演员的差
吃饭用这种筷子等于慢性中毒
贵阳:开阳马头寨发现古神龛